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毒宠之特工皇妃 > 萧振曦的深情
    聚义堂里,萧振曦面对着事态也是一筹莫展。

    萧太后跟萧家的沟通出现大问题,萧家因为长女就要封后的原因并不愿意参与这次争斗,萧太后的游说,对萧家来说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这下,他们梁国就处在了非常尴尬的位置,本来萧太后跟他们说好的,楚国正统萧家上位以后的城池遥遥无际,更尴尬的是,他们这次的出兵费用,兵马粮草,沿途的开销,这么庞大的数目,萧太后根本拿不起。

    这些反而都是小事,楚国君主对这件事的态度才是让他们最头疼的,从出事至今,楚国君主一直是事不关己的态度,根本不关心这次的事态发展,现在完全变成了萧太后跟陆家的恩怨,跟楚国皇帝没有一点关系。

    更让他烦心的是,萧太后的重点关注的事情,萧太后上次让他带着大批使臣觐见楚国皇帝,本以为是趁着这个绝佳的机会,当殿谈萧家正统的事儿,可这一次唯一一次楚国君主对话的机会,居然不是用在谈正统君主血脉的事情,而是放在了要楚国前皇后,陆家大小姐的事情,他实在想不通,萧太后这是演的哪一出,就算真的要到了前皇后,对立正统君主有什么用处。

    更荒唐的是,萧太后没有在后宫没有找到前皇后,居然用这次的筹码,强行带走陆家小少爷,这件事让他着实恼火,这不是明摆着让天下人看笑话吗?这萧太后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的丑事吗?!

    而且这次修书来,态度强硬的要求他,若是七日后楚国前皇后要不来,要他凌迟处死陆家小少爷。

    这让他很是烦躁,他一个大梁的东诚王,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千里迢迢的来到楚国,是来解决萧太后跟她姘头家事来了吗?这是若传出去,那他东诚王的脸往哪里摆,岂不被天下人笑掉大牙。

    若是这样,那他一定会提前撤兵回梁国,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他不愿阻挠萧太后的意愿,但也绝不会陪着她胡闹,至于萧太后回不回大梁,那也是她的事儿,因为他在这件事上,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至于回去怎么说,那是回去的事儿,这里,他是一刻也不想再待了。

    “殿下”有人提醒,东诚王萧振曦不甚烦躁的抬起眉眼,外面往这里走的人让他的眼睛胶着在当场。

    正在往这里走的陆珈,一袭浅橙色长袭纱裙纬地,外套玫红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的兔子绒毛,一条橙红色段带围在腰间,绣着金色的暗花纹,点缀着和田玉,在雪地里闪闪发着光,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挽成了坠月簪,在发箕下插着一排挂金色红色的珠花流苏,趁的清丽绝伦的脸庞甚是妩媚,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见她的羞怯温柔衬托的娇嫩无暇。

    身旁的人识相的退下去,陆珈带着两个丫头走过来,双手叠在腰间,翩翩下拜“殿下”

    看痴了一样,萧振曦对着身后的两个丫鬟摆手,两个丫鬟福身低头退下,萧振曦走了过去,背着手看着眼前的陆珈,好半晌开口,声音暗哑“抬起头来”

    “是”忍住心口的不满,陆珈尽量笑的美好的抬起头,唇畔带笑,含羞带怯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身银妆,俊美得像天人。

    “…。”对上陆珈的眼神,萧振曦扯动嘴角微微的笑了,身边明亮了一片,看着他的笑容,陆珈突然想到了一句话,也不自觉地脱口而出“我想到了一句话”

    “什么话”看着她的欣赏的眼神,他笑的更加灿烂,歪着头,等待着她的回答。

    “什么是美好,漫山漫天的盛开的花朵,也不过是你的一个笑容”

    “哈哈哈哈哈”他的笑声很是愉悦,听得出他对这句话的受用,心里惊了一下,陆珈低下头懊恼的往后退了一步,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这句话说完更解释不清了。

    “干嘛躲”他的大怒跟烦躁郁闷,被她一句话神奇的消失的无影无踪,非常非常的开心,他伸手揽过她的腰肢,低头看她的局促的侧颜,取笑的开口“说都说了,怎么这会儿害羞了”

    “我我我”因为他的亲昵,因为心里的懊悔,陆珈一时间居然说不话来,想推开他觉得不妥,不推开他,这样让她实在有些,有些不舒服。

    “你什么”侧头俯身,他用鼻子蹭着她的侧脸,调笑着开口“你什么,你说说看”

    “我,我不是故意的”挣扎的撇着头躲着他的碰触,陆珈慌张的解释着“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到了,就说出来了,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不是故意说给你听的”

    “哈哈哈哈”再一次萧振曦的笑声响彻偌大的厅堂,陆珈懊恼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嘴,懊恼不已。

    “不许”他笑着拉住她的手,责怪的开口“我珍视的,谁也不能动,包括你自己”

    “不,不是”结巴着开口,陆珈小小的挣脱着,心慌慌的乱的“我,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刚才那句话,你别当真”

    “听见了为什么不当真”双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身,萧振曦笑的甚是愉悦,凑近她的耳边低声开口“你今天多美你知道吗?”

    “…。”脑子‘哄’的一声陆珈站住不再挣扎,她终于知道今天是干什么来了,稳住心神,她尽量的让自己自然一点,美好一些,双手试探性的扶着他的双肩,柔声开口“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儿”萧振曦的心情非常好,从来没有的好,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我,想问你”组织着词,陆珈思索着开口“我们认识,加上今天,也只有三天的时间,你,你那么肯定,你就那么喜欢我”

    “嗯”双手揽着她的腰身,萧振曦扬眉,坚定的开口“以前只是确定,现在肯定了,我确实非常的喜欢你,不对,非常的爱你”

    “呵”听到他这么说,陆珈心里没来由的愧疚了一下,再次组织着词语开口“那,我们才认识几天啊,你就这么肯定?!”

    “天下的恩爱夫妻都是从第一天认识就开始的”浅笑着,他侧头看她的侧颜,说的铿锵有力“我是从你提议跟着我的时候开始决定的,既然你等到了我,我就有责任收了你,何况你还救了我”

    “可以不在意我救你的事儿”摆着手,陆珈慌着开口“可以除去那件事”

    “你是天赐给我的”抵着她的额头,他笑着,美好极了“我也是天赐给你的,我们注定要携手走完一生,谁也阻止不了”

    “…。”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自己的自私,最后的最后,陆珈还是咬了咬牙,伸手搂住了他,貌似非常郑重的点头“记住你说的话”

    “记住了”搂紧她的腰身,萧振曦发誓般的重重的点头,抱起她在厅堂里转圈,笑声在她耳边盘旋,陆珈只是搂紧他的脖子,任由他抱着自己飞翔。

    东诚王,请原谅,我这真的没有办法的办法,希望你不要当真,希望你今天说的话,只是逢场作戏,过了就不再记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