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毒宠之特工皇妃 > 利用筹码(首推二更求收)
    “您别误会”为首的男子拉下黑色的面巾,二十几岁的年纪,一身黑色夜行衣衬托着他修长的身形,头发黑色竹簪束起,白皙俊朗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儒雅,尽管在微亮的灯光里,可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来人的儒雅跟礼貌。

    “在下秦俊卿”来人自报家门,声音不大,透着温和“实不相瞒,自您一进来,我们就一直在暗暗地观察您”

    “你想干什么?”满身的戒备,陆珈抿唇看着眼前的男子“你们是什么人?!”

    “如果在下没有猜错,在下跟姑娘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在下也是来救人的,来救陆家公子的”

    “…。”闻言真的一愣,陆珈抬眼仔细打量着来人,心里疑惑满满,现在这个时候危险重重,什么人都不能轻信的,她在考虑着要不要喊出声响,让人把这几个人请出去。

    “敢问”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那人率先开口“在下大胆猜测一下,您可是陆家的大小姐,前皇后?”

    “…。”陆珈还是没有动,只是握着宝剑满是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人。

    “恕在下冒昧”那人拱手“我听说了前皇后的事儿,也从宫女侍卫宫人那里听说您身手了得,今日一看,果真名不虚传”

    “说说你的身份”心下一横,陆珈冷声开口,宫里来的?反正已经这样,索性就赌一把,成败的,就听天意吧,说不定赌对了呢。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来到这里?”握着宝剑陆珈冷冷的开口,万一这个人要是大喊出声,那她就手起剑落,先把他杀了!

    “实不相瞒”秦俊卿对着陆珈再次躬身,坚定的开口“在下确实是为了陆公子而来,陆家二小姐虽然未过门我秦府,却也是与我秦府通过婚,下过喜帖的,横死府中,秦府虽不能做些什么,却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陆家家破人亡,在下一直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别人不管,不敢管,但是在下得管,得救下陆公子,所以在下就来了”

    “哦”上下打量着这个叫秦俊卿的人,陆珈的心里嘀咕,二姑爷?!

    “那你几时来的”再次询问盘点,陆珈始终看在他的眼睛,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比你早来一天”秦俊卿开口“我是跟着太后来的”

    “那就是说,已经过去了四天的时间”心里一惊,陆珈皱起了眉头“就是说,天一亮,就是第五天了?”

    “对”秦俊卿坚定的点头,也是满满的着急“可是直到现在,在下还是一筹莫展,除了正门以外,西门,北门,南门,门口都是这悬崖峭壁,我们有意在北院悬崖下设索道,但奈何那里的守卫实在是严,根本无从下手”

    “…。”皱紧眉头,陆珈转了一下秦俊卿的话,惊喜的抬头“你说,你可以在山壁外下索道”

    “是”秦俊卿点头,直直的看着陆珈“长姐可有办法”

    “…。”反应过来,陆珈暗自失落的长长出了一口气,宝剑入鞘,无声的叹息,有什么办法,能有什么办法?!

    “其实有办法的”秦俊卿盯着陆珈的眼睛,认真的开口“从今天晚上的事情看,东城王对您甚有好感,若……若真如此,这不失为一个好的筹码”

    “…。”站在原地,陆珈满脸不置信的看着秦俊卿“这……”

    “长姐”秦俊卿再次躬身“恕俊卿直言,若这是一个办法不妨试试,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因为我们不确定萧太后什么时候会回来,因为已经过去四天了,明天就是第五天,一旦萧太后回来,我们再想救出小少爷,那绝不可能了,到时候,陆家的根就真的保不住了,当然,俊卿相信,长姐比任何人都要着急,长姐,没有时间时间犹豫了,您且试试吧,成与不成,我们问心无愧就好”

    “可是你该知道,我跟东城王认识不过短短两三天时间,能有什么,能谈得上什么情谊,若我做的太过明显,只怕会弄巧成拙”

    “长姐不试如何知晓”皱紧眉头,秦俊卿再次拱手“长姐且试试,只要有机会,我们现在得想尽一切办法把小少爷救出去,不能让他死在这里,长姐,您就试试吧”

    “…。”心乱如麻,陆珈看着眼前的男子,心中一阵纷乱,他说的有些道理,试试总是对的,可是这么试的话,是不是……有些……。

    “长姐”秦俊卿往前走了一步,拱手开口“明天你让东城王带你亲北院,然后你想办法带走北院看守的人,我们会做部署,我们下了绳索的扣子,只需要一会儿就好,不需要太长时间,长姐且放心,且一试吧,萧太后回来之前,我们想办法把陆少爷救出去,长姐,俊卿实在无法看着陆少爷小小年纪被凌迟处死,您也不愿意对不对,您试试又如何”

    “……”经常长时间的挣扎,陆珈终于开口“我会尽力试试,你明天抓紧时间,给我个暗号就好,希望一切顺利”

    “好”秦俊卿欣喜的拱手,身后的两个蒙面人也激动的击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陆珈侧身,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们会在北院附近守着”秦俊卿拱手“到时候等着长姐行事”

    “好”陆珈开口应承,心里乱成一片,身后的人躬身后,从房顶窜出,单手抚住额头,陆珈坐在了床边。

    东诚殿下!

    如果东诚殿下是一个筹码,这也是一件幸事,这确实是一条生机,虽然不甚地道,但她此时确实已无计可施。

    一夜的昏沉混乱,陆珈睁开了双眼,此刻,天光大亮。

    清冷的日光隔着窗户照进屋里,紧抿唇,陆珈从床上坐起身,仰起头,深深地叹息,她双手合十紧闭着眼睛,默默祷告“菩萨恕罪,陆家只有这一条血脉,我不能坐视不管,无论是多大的错,都请您务必原谅,菩萨普度众生,保佑我你救出陆家小少爷,以后必定对您日日朝拜,朝朝贡献”

    “小姐”外面有丫头谨慎的开口,轻敲着门框“您醒了吗?”

    “醒了”放好枕边的宝剑,陆珈应声从床上下来。

    门口推动,两个梳着鞭子的丫头低着头走进来,伺候着她洗漱,洗漱完毕后,陆珈转头看着桌子上放着几套衣衫,无声的抿唇,几经心里斗争,还是站起身走向了那些的锦服。

    中午时分,陆珈打扮好以后从屋里走了出来,身后带着两个随身的丫鬟,从走廊的尽头,走向了正院的聚义堂。

    她知道姿色诱人是最低级的手段,但是抱歉,这寥寥无几的时间里,她得用尽一切办法,为的也是一个生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