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百六十章荻黛米

    莫尼古斯坐起身,感受着梦境中残留着的那种感觉,下一刻他感觉到全身的骨骼在“咔咔”作响,肌肉酸疼的他想要叫喊出来。

    很快,莫尼古斯便消失在床上了,他的睡衣堆成了一团,不一会儿那团睡衣动了动。

    等到他再次回神的时候,他发现他的视线已经低了不少,张嘴大吼了一声,果然是嘹亮的鹰唳,顶开将他包裹着的睡衣。

    莫尼古斯试着扇了扇翅膀,果然轻松的就飞了起来,他还记得此时的他还在宿舍中,没有飞的太高,只是离开了床铺一点点。

    从帷幔中飞出,他飞到了镜子前面,便看到了他此刻的新形象,果然是哈佩角雕,与他在梦境之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解除了阿尼马格斯,莫尼古斯觉得这一次的变身似乎没有第一次那么痛苦了,至少他的肌肉没有酸疼的让他几乎想要哀嚎。

    “想不到你已经自恋的有这种爱好了?”卢修斯神情有些怪异的看着赤/裸着身体站在镜子前面的莫尼古斯,他实在没想到走进莫尼古斯的卧室竟然看到这么一副诡异的画面。

    莫尼古斯转头郁闷的看着卢修斯,将堆在床上的睡袍飞来,利索的披在身上。

    虽然不怕被卢修斯看光,但是这样的情况下赤/裸着身体还是怪怪的。

    莫尼古斯边往盥洗室走边说道:“我刚刚学会了阿尼马格斯。”

    卢修斯挑挑眉头,“挺快的啊,才一个多月而已,是什么?”

    从盥洗室中传出莫尼古斯的声音,“哈佩角雕,如果你不把时间说的那么明白,其实我会更开心。”

    卢修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拳头抵着唇轻轻的笑,其实他就是故意的。

    他知道莫尼古斯在魔法方面的天赋十分的出类拔萃,可是在变形术上他的天赋的确比不过詹姆·波特那头蠢狮子。

    虽然莫尼古斯不说,但是卢修斯知道其实他心里对于这点是有些懊恼的,所以小小的调侃一下他,让他郁闷一下,卢修斯还是非常乐意的。

    等到莫尼古斯梳洗妥当,再次出现在卢修斯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他寻常的形象了。

    卢修斯站起身,接过莫尼古斯手中正在打着的领带,帮他系了起来。

    熟练的打好领结,帮助莫尼古斯整理了一下巫师袍,又仔细的检查了下上面佩戴着的徽章、首饰,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莫尼古斯安静的看着此时卢修斯温柔的眉眼,不自觉的他也柔和了眸子。

    待卢修斯的动作结束后,莫尼古斯才出声问道:“怎么这么早过来?”

    一般情况下,如果卢修斯不在他这里过夜的话,他应该不会选择早上出现在他的宿舍里。

    卢修斯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说道:“安迪奇受伤了。”

    莫尼古斯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怎么回事?”那家伙的灵魂虽然不完整,但是仍旧是非常出色的巫师,能够与他比肩的人并不多。

    更何况,在他拥有了魅魔的身体之后,他的魔力应该是有所增长的。

    卢修斯摇摇头说道:“具体的我不太清楚,我今天早上去密室与父亲一同吃早餐。安迪奇忽然过去,随后就昏迷,我和父亲帮他处理了伤势,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这会儿应该还昏睡着。”

    莫尼古斯点点头,他仍旧有些困惑,究竟是谁伤了安迪奇。

    “我去看看他。”莫尼古斯说道,正好他今天上午也没有课,还是将安迪奇受伤的事情弄清楚的好。

    “那好吧,今天上午我有课,不能陪你了。”卢修斯说着在莫尼古斯唇上轻轻一吻,挥挥手便离开了他的宿舍。

    下一刻,莫尼古斯也消失在了他的宿舍之中。

    莫尼古斯出现在密室的时候便看到了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看着他微微蹙着眉头,就知道应该是在为安迪奇担心。

    “阿布。”莫尼古斯召唤道。

    阿布拉克萨斯抬头便看到了莫尼古斯,刚刚他一直在思考问题,竟然都没注意到这里多了一个人。

    “莫尼,你来了。我带你去看看安迪奇吧。”阿布拉克萨斯在看到莫尼古斯之后,蹙着的眉头便舒展开了,微微笑道。

    莫尼古斯点点头,跟着阿布拉克萨斯走到原本挂着萨拉查·斯莱特林画像的那间房间,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了一间客房。

    而安迪奇正睡在床上,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精致魅惑的容颜上竟然还有着一条浅浅的疤痕。

    莫尼古斯黑色的双眸燃起了怒火,要知道安迪奇的伤势已经经过了处理,而卢修斯和阿布拉克萨斯所用的魔药都是经他手配置的。

    处理过的伤口竟然还有一条浅浅的疤痕,可见安迪奇脸上的这伤原本有多重。

    而且,让莫尼古斯有些诧异的是,这些伤痕看起来像是……鞭痕。

    掀开安迪奇身上盖着的薄被,发现他赤/裸的上身包扎着不少洁白的纱布,只是上面都有透出的隐隐血渍。

    “都是皮外伤,只是伤口很深。”阿布拉克萨斯也同样看着安迪奇的伤势,轻声说道。

    莫尼古斯点点头,他已经看出来了,安迪奇的对手应该是个用鞭子的高手。

    而安迪奇虽然不敌对方,但是都尽量的躲开了要害,所以鞭子造成的伤口都不在致命的地方。

    “阿布,麻烦你照顾他了,如果他醒来,通知我。”莫尼古斯慎重的说道,他觉得安迪奇的受伤并不简单,因为最近他并没有给安迪奇派过战斗任务。

    而在魔法界,能够将他伤成这个样子的人几乎没有,更何况是用鞭子。

    阿布拉克萨斯点点头,“我会的。”

    莫尼古斯拍了拍阿布拉克萨斯的肩膀,将安迪奇交给他照顾,他是十分放心的。

    等到阿布拉克萨斯通知他安迪奇已经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莫尼古斯正与卢修斯一同用餐。

    两个人便放下餐具,一同来到了密室中的客房。

    “安迪奇,你怎么样?”莫尼古斯问道。

    安迪奇点点头,说道:“我很好,主人。”

    “是谁将你伤成了这个模样?”莫尼古斯变出一张沙发坐下,问道。

    安迪奇沉吟片刻说道:“我想应该是查尔斯家族的人。”

    莫尼古斯疑惑道,“查尔斯家族不是已经被暗部连根拔起了吗?”

    安迪奇有些羞愧的说道:“不,还有一条漏网之鱼,那个艾朵·赫克利斯并没有死。”

    闻言,莫尼古斯原本黑色的眸子忽然变成了红色,他微微眯了眯眼睛说道:“我记得我交代过,艾朵·赫克利斯必须死。”

    “是的,主人,这是我的失误,想来艾朵·赫克利斯应该是用了什么手段,让我们的人认为她确实死了。”安迪奇低着头说道。

    莫尼古斯深吸一口气,看着安迪奇脸颊上的伤痕,觉得心中的火气稍稍消了一些,“我认为她应该没有将你伤成这个样子的实力。”

    安迪奇抬头说道:“是的,将我打伤的那个人被她称为圣女。”

    “圣女?”莫尼古斯问道。

    安迪奇点点头,拿出一个小瓶子说道:“我已经将那段记忆抽出,里面有那个圣女的长相。”

    莫尼古斯将玻璃瓶飞来,卢修斯已经找来了一个小型的冥想盆放在了沙发桌上。

    莫尼古斯走到冥想盆前,打开玻璃瓶子的盖子,将那丝丝缕缕的银色倒入了冥想盆中,直到那些银色汇聚成一股,开始顺时针流动。

    他微微向前倾身,下一刻,他便感觉到身体的失重,他清楚的感觉到此时的他在飞速的坠落。

    然而,莫尼古斯并没有惊慌,他知道他会安全的降落在一个可以清晰地观赏这段记忆的地方。

    果然,当他的双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便看到了三个人,两个女人一个男人。

    男人是安迪奇,两个女人分别是艾朵·赫克利斯,还有一个想必就是那个圣女了。

    女人拥有一头黑色的长卷发,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高耸的胸脯,纤细的蛮腰,结实而富有弹性的长腿,她穿着一袭类似于东方的旗袍似的衣服,只是大腿侧面的开衩非常的高,袖子做成了蕾丝广袖,让其中包裹着的手臂若隐若现。

    莫尼古斯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第一眼并不是觉得惊艳,虽然她的确拥有迷人的相貌,他觉得这个女人非常的眼熟。

    他想他应该在哪里见到过这个女人。

    随后,他觉得这个女人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死气,还有他眼睛中透出的彻骨的恨意,这应该是一个有着悲惨过去的女人。

    此时,他们已经不再谈话,那个女人的身手非常的迅速,她的武器是一条拥有着红色手柄的黑亮鞭子。

    莫尼古斯看着那个女人灵活的闪动,鞭子如同毒蛇的信子一般,不时的舔上安迪奇的身体。

    而每每给安迪奇造成一道伤口,他就发现女人的脸上的笑容就深了一分。

    莫尼古斯能够看出,女人享受着伤害他人的过程。

    看着女人的表情,莫尼古斯微微眯了眯眼睛,忽然他的眼睛一亮,他想起来这个女人是谁了,她是荻黛米!

    沃尔图里家族阿罗长老的亲妹妹——荻黛米,同时她也是马库斯长老的妻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