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百五十八章相聚

    莫尼古斯轻笑了一声,略带了些调侃的说道:“阿布,你是想要我叫你一声岳父吗?”

    阿布拉克萨斯闻言还有什么不明白,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voldy,我记得我曾经邀请你做卢修斯的教父。”

    莫尼古斯点点头,“是的,我拒绝了。”

    阿布拉克萨斯一噎,强辩道:“你们之间相差三十岁。”

    “唔,这个嘛,阿布你要知道,我今年才十六岁,过几天才是我十七岁的生日,我还在霍格沃茨上七年级。算起来的话,卢修斯还比我大六岁呢。”莫尼古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

    他这么年轻的脸庞,哪里看上去像是五十多岁的人呢。

    阿布拉克萨斯这回脸色是彻底的黑了下来,他知道在挚友这里怕是不能取得什么结果了,转眼就看到仍旧微红着脸低着头的自家儿子。

    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卢修斯,我可从来没教过你与人交谈的时候低着头。”

    卢修斯闻言立刻抬头挺胸,只是脸颊上的红晕仍旧未退,他没想到父亲能够叫破莫尼古斯的身份,更没想到莫尼古斯竟然没有否认。

    随后就是被聪明的父亲看出了端倪,他心中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从来不知道羞涩为何物的他,这会儿真是觉得全身都不对劲。

    “父亲。”卢修斯轻轻唤道。

    阿布拉克萨斯轻轻叹了一口气,抬手揉了揉额头,问道:“你知道他真实的身份吗?”

    卢修斯认真的点点头,“父亲,我知道的。”

    阿布拉克萨斯看了看莫尼古斯含笑的脸,忽然觉得那笑容有点欠揍,若不是他现在的身体不允许,或者他真该好好的揍这小子一顿,竟然在自己不在的情况下,将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给拐走了。

    不过从卢修斯的情态至少可以确定,他不是被强迫的,不得不说,这至少让他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莫尼古斯也上前一步,将卢修斯拉进了怀里,对阿布拉克萨斯认真的说道:“阿布,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卢修斯是我的灵魂伴侣,我会好好待他的。”

    这一次,吃惊的变成阿布拉克萨斯了,他听到了什么?灵魂伴侣!那是魔法界多么稀有的存在,每一对灵魂伴侣都是受到梅林祝福的。

    倒吸一口气,阿布拉克萨斯有些激动的问道:“真的?”

    卢修斯点点头,他知道父亲不会再阻止他们了。

    阿布拉克萨斯为儿子能够找到灵魂伴侣而激动,随即想起了什么有些颓然。

    他们马尔福家族作为古老的纯血家族,拥有着优秀的天赋,精致的外貌,似乎梅林都站在他们一边,将所有最好的都送到了他们的身边。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太优秀了,马尔福家族千年来都子嗣不丰,甚至旁支都已经渐渐凋零,而他们这支主支,也是几代单传。

    虽然魔法界不是没有男巫怀孕的情况,但是那种情况非常的稀少,这两个人虽然是灵魂伴侣,但是也不知道他们一生究竟会不会拥有自己的血脉。

    更何况,无论是马尔福家族还是voldy所在的斯莱特林家族都只是需要继承人的,难道他们马尔福家就要失去继承人了吗?

    卢修斯看着阿布拉克萨斯瘦削的脸上颓然的神色非常的不忍,想要安慰父亲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倒是莫尼古斯看出了阿布拉克萨斯的所思所想,“阿布,关于继承人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我已经决定我与卢修斯的第一个孩子就是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

    阿布拉克萨斯闻言并没有多么高兴,仍旧有些惆怅的说道:“可是男巫受孕的几率有多小,你不是不知道。”当他知道眼前的两人是灵魂伴侣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想要将两个人分开简直是不可能的。

    可是关于子嗣后代的事情,实在是困扰着他。

    莫尼古斯轻笑了起来。

    阿布拉克萨斯听到莫尼古斯的笑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笑得出来,如果不是因为他,他现在又怎么会愁的都要白了头发。

    “阿布,你也知道我是普林斯家族的继承人,我还有一个在魔药学方面十分优秀的弟弟,他曾经研制出一种魔药,可以帮助巫师怀孕。”莫尼古斯不敢再惹阿布拉克萨斯,怕他这个外表温柔美丽,实际脾气带着点火爆的挚友真的拖着病体从床上爬起来揍他。

    阿布拉克萨斯闻言,眼睛一亮,不可置信的问道:“真的?男巫也可以吗?”

    莫尼古斯肯定的点点头,“真的,男巫也可以。”

    这一次,阿布拉克萨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既然voldy说的如此肯定,相信继承人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真的不是难题。

    这时候,他的目光又重新定在了莫尼古斯年轻的脸庞上,狐疑的问道:“说说吧,你这是怎么回事?”

    莫尼古斯摊摊手,轻松的说道:“很简单,和你一样,死了,然后活了。”

    阿布拉克萨斯满头的黑线,“这就是你说的很长的故事,真长。”

    “噗嗤。”卢修斯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还不知道父亲竟然还有如此活泼的一面。

    他可以感受到,父亲在与莫尼古斯相处的时候,与平时的他不太一样,这时候的父亲是鲜活的,身上总是萦绕着的那种悲伤都淡去了不少。

    其实父亲的前半段人生是很幸福的,有着疼爱他的父母,优渥的生活,甚至就连婚姻都是自己选择的。

    因为他与母亲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个人的爱情水到渠成,两家人也乐于见到两个孩子的亲密,因此在两个孩子确定了恋爱关系之后便给两个人订了婚。

    直到两人从霍格沃茨毕业,便顺理成章的结婚组成了家庭。

    即便婚后几年,他们都没有子嗣也并不影响幸福的两人。

    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没有在老一代去世之前让他们抱上孙子了,只是又过了几年,卢修斯的母亲终于怀孕了。

    那时候的阿布拉克萨斯真的欣喜若狂,不说走路带风,但是那段时间的阿布拉克萨斯的脸就好像使用了过度的美容魔法,每天都亮晶晶的。

    就连莫尼古斯那时候都曾经调侃过阿布拉克萨斯,说看到他的脸就好像看到了钻石,被闪的眼花。

    那时候阿布拉克萨斯的脸上总是挂着傻兮兮的笑容,直到他的爱人动产,之后就是难产,然后是逝去。

    阿布拉克萨斯简直不敢相信,在他迎来新生命的时候,他最爱的人也离他而去。

    悲痛的他一边要操办爱人的葬礼,一边要手忙脚乱的照顾新生的儿子,甚至他的身上还压着一个家族的重担,食死徒又是刚刚起步,作为骨干的他自然还要承担相当一部分的重担。

    那段时间的阿布拉克萨斯迅速的消瘦,甚至身上都萦绕着淡淡的死气,若不是还有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儿子,怕是要心灰意冷的随着爱人而去了。

    自此以后,他便将对妻子的爱全部倾注在了儿子的身上,一点一点的学习如何做一个合格称职的父亲。

    阿布拉克萨斯听到卢修斯的笑声,一个眼神过去,就让卢修斯止住了笑,往莫尼古斯的怀里缩了缩。

    父亲的严厉同样印在他的心中,因此别看只是一个眼神,可是杀伤力可是一点都不小。

    莫尼古斯对于卢修斯的反应也有些哭笑不得,想不到他在他父亲面前竟然还有如此乖巧听话的一面,可是一点都不像外面所传的狡猾如狐。

    “好了,阿布,你不要吓唬卢修斯了,”轻轻拍了拍怀里的卢修斯的背,莫尼古斯笑着说道:“我死于1981年,也就是四年后。”

    阿布拉克萨斯闻言挑了挑眉毛,他的心中一动,已经有所猜测。

    而在莫尼古斯怀中的卢修斯则身体微微一抖,握紧了莫尼古斯的手,脸颊上的红晕也瞬间退去,变得有些苍白。

    莫尼古斯感受到卢修斯的心绪的变化,搂着他腰身的手紧了紧,将人抱得更紧一些。

    卢修斯感受到爱人的温暖,觉得心中的惊惶驱散了一些。

    “死于有心人的算计,”莫尼古斯说到这里,微微垂下了眸子,遮掩住一闪而过的狼狈,“我被阿不思·邓布利多引入歧途,变得失去理智,几乎疯狂,然后葬送了我自己。”

    阿布拉克萨斯闻言虽然吃惊却并不意外,他觉得对于voldy的变化总算是有了一个答案,要知道在他沉睡之前的挚友已经让他不能轻松相处,变得小心翼翼。

    那时候他就已经在怀疑究竟是什么改变了挚友,让他前后的转变那么大,甚至他都已经在怀疑他们创立食死徒的初衷究竟是不是错了。

    就连他患病之后,其实也曾经在心中偷偷怀疑过,是不是为了得到富有的马尔福家族,而算计他的人到底是不是他曾经的那个挚友。

    这种不自信导致他对待自己的疾病也十分的消极,甚至一度想要放弃治疗,甚至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意味,直到卢修斯从霍格沃茨带回了莫尼古斯。

    “然后呢?”阿布拉克萨斯问道。

    莫尼古斯似是陷入了回忆之中,“然后啊,我就再次出生了,成为了莫尼古斯·普林斯。”

    阿布拉克萨斯若有所思的问道:“所以,你一直都是你。”

    莫尼古斯点点头。

    “那我就明白为什么你会特意来到马尔福庄园帮我治病了,看来在你的前世我是死了。”阿布拉克萨斯已经想明白了很多当初想不通的地方。

    就比如那个少年,提出的那个对于他自己几乎没有好处的提议。

    莫尼古斯苦笑一声,“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阿布拉克萨斯倒是笑了,“不过我也总算是解除了心中的一个结,最起码我知道不是你想要我的命。”

    莫尼古斯微微敛了眸子,“阿布,对不起。虽然不是我设计想要害你,但是那时候的我的确是希望你死的。”

    卢修斯闻言身子微微一颤,这个猜测一直在他的心中,只是当这个人来到他的身边的时候,他就将这个想法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想不到这个时候,竟然猝不及防的被莫尼古斯亲手扒开了那道伤口,血淋淋的。

    他感觉到心脏在微微的抽痛,其实他很想质问,但是看着眼前靠在床上浅笑的父亲,胸中所有的愤怒竟然都被驱散了,总算他们还有补救的机会。

    阿布拉克萨斯听到莫尼古斯的道歉,非常平静的点点头,“我接受你的道歉。”他其实非常的理解那时候voldy的想法,他只需要什么都不做,就能够将马尔福家族控制在手中。

    他只是顺势而为,就能品尝最甘甜的结果,为什么不呢。

    莫尼古斯得到了阿布拉克萨斯的原谅,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其实他已经做好准备失去这个挚友了,却没想到阿布拉克萨斯还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唇角露出一丝苦涩,莫尼古斯继续说道:“所以在你死后,我也品尝到了孤独。我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朋友,甚至连能够与我平等对话的人都没有,这加速了我的疯狂,也加速了我的死亡。”

    “嗯哼,真高兴你有这样的下场。”阿布拉克萨斯挑挑眉头,似笑非笑的说道。

    莫尼古斯抬眸看着阿布拉克萨斯带着暖意的银灰色眸子,认真的说道:“所以我后悔了,重来一次,我一定要救活你。”

    放开怀中的卢修斯,莫尼古斯站起身走到床边,俯下身将阿布拉克萨斯瘦弱的身体抱入怀中,“我很想念你,阿布拉克萨斯。”

    阿布拉克萨斯闻言轻轻的笑了,抬起双手回抱了这个他已经失去了很多年的朋友,拍了拍他的背,轻声说道:“我也很想念你,voldy。”

    卢修斯看着相拥的两人,静静的笑了。

    “以后叫我莫尼吧,我已经开始了新的人生。”莫尼古斯重新坐回沙发上说道。

    阿布拉克萨斯点点头,“那个人怎么样了?”

    莫尼古斯叹了一口气说道:“因为我的存在有了一些改变,现在的他仍旧残暴但是还没到失去理智的地步。他从我的一些行为中获得了启发,竟然早早的发现了阿不思·邓布利多专为他设计的杀招,并且利用我们兄弟的才能将灵魂不稳定的缺憾强行压制了下来。”

    阿布拉克萨斯皱皱眉头,“现在的形式很严峻?”

    莫尼古斯摊摊手,“其实还好,只是理智的他比较难对付罢了。大体仍旧按照我的计划行进,要不了多少时候他就该落幕了。”

    阿布拉克萨斯没有再问,他是相信挚友的才智的,只是想到目前的状况,他还是说到:“我想我暂时不适合在魔法界出现。”

    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他出现在魔法界不仅会给卢修斯带来麻烦,更会让所有人这些年所作的努力付诸流水更会将马尔福家族拖进无尽的深渊。

    莫尼古斯是认同这一点的,所以点点头应道:“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需要一段时间调养。另外我希望你能够暂时在暗中帮我,适合的时候我会恢复你曾经的荣耀。”

    阿布拉克萨斯对于曾经的种种并不太在意,也许是因为经历了生死,很多东西他都看开了。而且看着卢修斯现在的样子,他相信马尔福家族在他的经营下状况一定还不错。

    “阿布你就先在这里休养吧,这里所有的房间都对你开放,我相信这里很多的书籍和魔法笔记一定很吸引你。”莫尼古斯笑道。

    密室中的萨拉查·斯莱特林和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画像已经被他带回了斯莱特林古堡,他相信他们两个人应该更愿意回到那里,至于曾经堆在这里的那些财产也被莫尼古斯扔进了古灵阁。

    既然有专门的理财中心,干嘛还要将那些东西堆在这里,还不如将那个房间倒出来给那些小家伙们做练习的场地呢。

    “这里是?”阿布拉克萨斯问道,他听莫尼古斯话里的意思,这里应该十分安全。

    “这里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密室,你也知道我是斯莱特林家族最后的血脉,于是我找到了这里。”莫尼古斯说道。

    阿布拉克萨斯闻言,惊的一下子坐直了身体,“那岂不是说这里他也能进来?”

    莫尼古斯白了阿布拉克萨斯一眼,他有那么蠢吗?“放心吧,阿布。他已经永远的失去了进入这里的机会。”

    阿布拉克萨斯松了一口气,靠回床头,同时他也听出了莫尼古斯口气中的失落,想必他前世应该是不知道这里的,若是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必然是错过了这里。

    而牵扯到了霍格沃茨四巨头,还是这样的密室,所带来的东西也绝对不会仅仅房间而已,相信莫尼古斯在这里一定得到了不少东西。

    “对了,这里偶尔会有一些小家伙们过来,如果阿布有心思,也可以帮我调/教调/教他们。”莫尼古斯想到了菲洛米娜他们也有这里的门钥匙,偶尔仍然会过来。

    阿布拉克萨斯点点头,就当无聊中的调味剂了。

    “卢修斯,陪陪你父亲吧,我相信你们还有不少话要说。”莫尼古斯拍拍卢修斯的肩膀,站起身离开了。父子俩人分开了六年,总是有许多话说的,他总是在这里不方便。

    在莫尼古斯离开之后,父子俩人相对沉默。

    卢修斯是因为想说的太多,一时之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而阿布拉克萨斯则是因为莫尼古斯带给他的冲击太大,有些无所适从。

    最后还是卢修斯走上前抱住了阿布拉克萨斯,“父亲,我很想你。”

    阿布拉克萨斯叹口气,将儿子抱紧,如同小时候一般在他发顶轻轻一吻,“卢修斯,你做的很好。”

    卢修斯闻言,咬了咬嘴唇,轻轻挣脱开父亲的怀抱,摇了摇头,“父亲,我是马尔福家族的罪人,”说着,他拉开了自己左臂的袖子,丑陋的黑魔标记烙印在白皙的手臂上,“我让马尔福家族的荣耀蒙尘了。”

    阿布拉克萨斯看着那标记眼眸眯了眯,随机无奈的拉过卢修斯的手臂,将衣袖拉下遮住那耻辱的痕迹,苦笑道:“在我选择假死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了。”

    让仍旧未成年的儿子骤然接手一个诺大的家族,面对着虎视眈眈的群狼,卢修斯还能有什么选择。

    其实说到底是他亲手将儿子推到了那个境地,若说罪过,这该是他的罪才是。

    轻轻抚摸着儿子苍白的脸颊,阿布拉克萨斯难得露出一丝温柔,“卢修斯,你是我最优秀的儿子,我相信你一定会亲手洗去马尔福家族族徽上的灰尘,让它重放光彩。”

    卢修斯坚定的点点头,这是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做到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