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百五十三章标记

    “谁能告诉我,凤凰社最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次战斗都是我们这边损失较大?”黑魔王微微眯着猩红色的眸子,挨个审视着战战兢兢弯着腰站在下面的食死徒。

    没有人答话,他们也不知道凤凰社这段时间为什么跟吃了春/药一样,攻击力猛增,每次接触都会给他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黑魔王的红眸准确的捕捉到所点名人的位置。

    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闻言,身体颤抖了一下,上前一步跪在地上。

    黑魔王盯着几乎用额头触地的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几秒钟,一道钻心剜骨准确的击中了他。

    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开始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却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黑魔王唇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继续在人群中寻找下一个目标,发泄着他的怒火。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黑魔王的目光盯住了那个有一头黑色波浪长发,小腹已经微微凸起的女巫。

    “主人。”贝拉特里克斯轻唤一声,跪在了他的丈夫身边。

    “哼。”黑魔王冷哼一声,看在她身怀有孕的份上,最终还是没有下手惩罚她。这段时间的行动多数都与贝拉特里克斯没有关系,因为她基本都在家中养胎,只负责一些后勤事务。

    贝拉特里克斯没有感受到那种刻骨的疼痛感降临,心下微微欣喜,只是将头埋的更低,却止不住微微勾起了嘴角。

    她的主人,她的爱人,终究还是怜惜她的。

    而正在接受惩罚的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在听到他的主人叫出了贝拉特里克斯的名字的时候,心下一抽。

    虽然知道自己的妻子从来不爱他,甚至不肯履行作为一个妻子的责任,但是他却从小就喜欢着这个骄傲倔强的女巫。

    就连他与贝拉特里克斯的订婚,都是他向父亲求来的。

    他害怕贝拉特里克斯受到伤害,更何况她现在怀了宝宝,又一度有流产的迹象,身体状况十分的糟糕,根本承受不了一丁点的惩罚。

    心神动荡间,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没忍受住疼痛,一不小心一声痛苦的呻/吟就溢出唇边。

    他心下一惊,知道不好。果然下一刻,更凶猛的疼痛袭上身体。

    贝拉特里克斯听到罗道夫斯痛苦的声音的时候,身体就微微抖了起来,她太了解他们的主人,痛苦的声音只会让他更加的生气,那也意味着更强烈更长时间的惩罚。

    可是,她不敢看向罗道夫斯。虽然她不爱他,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丈夫,一直都将自己和宝宝照顾的很好。

    就算她十分过分的要求只做名义上的夫妻,罗道夫斯也从来没有强迫过她,所以她是拿他当哥哥的。

    就算不用看的,贝拉特里克斯也知道此刻的罗道夫斯究竟有多痛苦。

    “奥赖恩·布莱克。”黑魔王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就好像死神的镰刀挥舞向下一个人。

    奥赖恩·布莱克深吸一口气,有些腿软的跪在了贝拉特里克斯的旁边。

    “我听说你们家族的西里斯·布莱克已经加入了凤凰社?”黑魔王的口气十分平淡,但是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凶险。

    奥赖恩·布莱克心下一叹,果然来了。

    他一点都不怀疑主人知道了这件事,因为在詹姆·波特的宣传下几乎整个霍格沃茨都知道詹姆·波特和西里斯·布莱克已经加入了凤凰社,成为了正式社员。

    当雷古勒斯通过家养小精灵告诉他们这件事的时候,奥赖恩·布莱克和沃尔布加·布莱克相视无语。如果凤凰社的成员都是詹姆·波特这样的,那凤凰社还有明天吗?

    就连最基本的保密都不懂,凤凰社成员名单、行动内容应该都是机密吧,就这样被他大咧咧的嚷了出来?

    波特家族是不是真的要消失在这个傻子手里了?

    相比较之下,自家乖巧懂事的雷尔简直好的要甩他好几条街,就连被驱逐的西里斯·布莱克也比他优秀的太多了。

    “姑姑真可怜。”奥赖恩·布莱克仍记得妻子的感叹,只是此刻谁能来帮他承担些主人的怒火。

    “回主人,西里斯·布莱克已经被驱逐出家族,布莱克家族在他的名字消失在挂毯上那一刻起就与他没有关系了。”奥赖恩·布莱克沉稳的说道。

    “这么说,西里斯·布莱克无论做什么都与你们布莱克家族没有关系了?”黑魔王眯了眯眸子,在他掌下的纳吉尼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怒火,忽然人立起来,猛然张大了蛇口,露出里面锋利的毒牙。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食死徒都禁不住的后退了一步,他们已经不是一次观赏过纳吉尼小姐表演蛇口吞活人的戏码了。

    奥赖恩·布莱克心底一惊,却堪堪止住了自己想要往后退的双腿,只是额角已经沁出豆大的汗珠。纳吉尼小姐带来的压力,真的不是他一个中年人能够扛得住的。

    吞了吞口水,奥赖恩·布莱克声音有些发紧的说道:“主人,西里斯·布莱克这个叛逆,会由我们布莱克家族下一任家主亲手清理。”

    “哦?”黑魔王闻言安抚了躁动的纳吉尼,让她又安静的趴下来,带着点兴味的问道:“下一任家主,是谁?”

    奥赖恩·布莱克恭敬地说道:“是我的次子,雷古勒斯·布莱克,现在霍格沃茨就读六年级。”

    黑魔王挑挑眉毛,“西里斯·布莱克的亲弟弟,”说着他微垂了眸子想起了另一对兄弟,“好吧,西里斯·布莱克就交给他了。圣诞节舞会的时候,我希望能够见到他。食死徒已经太久没有新鲜血液的注入了,这一次会有几个优秀的后辈加入我们。”

    奥赖恩·布莱克的手指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攥紧了自己的袍子,带着点激动的说道:“谢主人恩赐,这是我们布莱克家族的荣耀。”说完,膝行了几步,恭敬的双手托起黑魔王的巫师袍脚亲吻了一下。

    黑魔王挥挥手,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今天的会议结束了,这说明他们逃过一劫。

    就在这时,灼热的疼痛从他们的手臂升起,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痛苦弄的脸色发白,却不约而同的将痛呼吞回了口中。

    等他们再次抬头的时候,王座上已经没有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手臂上的疼痛却告诉他们惩罚才刚刚开始。

    贝拉特里克斯大概是唯一没有受到惩罚的人,她将已经痛苦的几近昏迷的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的头搬在自己的大腿上,让他能够稍微好过一点。

    “贝拉,快带罗道夫斯回去。”奥赖恩·布莱克强忍着手臂的疼痛吩咐道。

    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这倒霉的家伙,几乎从会议开始就一直承受着钻心剜骨,甚至中间还被加了一次码,最后还要接受黑魔标记的惩罚。

    估计这一次惩罚之后,他要在床上躺上一个星期了。

    贝拉特里克斯在奥赖恩·布莱克的帮助下将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弄回了莱斯特兰奇庄园,也顾不得他仰躺在地板上,拿出自己喝的灵魂稳定剂就给他灌了下去。

    因为怀孕,贝拉特里克斯身体中所有的魔力几乎都供给给了腹中的胎儿,就连简单的漂浮咒她都用不出来。

    无奈的叫来了家中的家养小精灵,让他帮忙将罗道夫斯泡进浴池里。

    在所有食死徒被惩罚后都虚弱的躺在床上时,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卢修斯·马尔福真是个好运的家伙,竟然因为在霍格沃茨授课而免受这次惩罚。

    谁都看的出来,黑魔王这次惩罚的都是平日里得力的助手,因为他们的工作失职了。

    凤凰社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原因,这怎么能让黑魔王不发怒。

    而卢修斯·马尔福真的如同所有人猜测的一般没有受到惩罚吗?其实不然,只不过他的身边有一个黑魔王,使得黑魔标记只是发红却没有任何痛楚。

    卢修斯戳了戳那个难看的标记,问道:“他发怒了?”

    莫尼古斯耸耸肩,“显然。他驱动这个东西要比钻心剜骨简单多了,省时省力还随心所欲,可瞬发可群攻。”

    “噗嗤,”卢修斯也想不到莫尼古斯会这样评价黑魔标记,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猜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莫尼古斯若有所思的说道:“他很快就会召唤你,将调查的任务交给你。谁让你在霍格沃茨教书呢,离阿不思·邓布利多这么近,算是一步诡棋。”

    卢修斯收敛了笑容,好看的眉毛皱了皱,“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他即使不调查也知道凤凰社最近为什么会实力大增。可是他却不能如实相告,而如果任务完成的不顺利,得来的自然只能是惩罚。

    莫尼古斯却笑着摇摇头,“不,这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他将这任务交给你,等于被你蒙上了双眼。你想让他看见什么就让他看见什么,想让他看到多少他就看到多少。虽然有些风险,但是我相信这对于你来说不算什么。”

    卢修斯缓缓勾起唇角,眸中闪着自信的光芒,“那当然。”

    当奥赖恩·布莱克踉踉跄跄的从自家壁炉中出来的时候,他就差点因为脚步不稳趴在了地上,还是他的堂姐同时也是他的妻子一把扶住了他,才免于他的脸亲吻地面。

    “谢谢你,堂姐。”奥赖恩虚弱地笑笑。

    沃尔布加·布莱克担忧的看着奥赖恩,“主人惩罚你了?”

    他们对于今天的事情都有心理准备,所以沃尔布加·布莱克一直守在壁炉边等待着奥赖恩·布莱克归来。

    却没想到奥赖恩无所谓的笑笑,“每个人都受到惩罚了,我不算是特例。”

    沃尔布加·布莱克却不见笑颜,反而更加的担忧了,“你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奥赖恩被扶着坐在沙发上,也收敛了笑容,叹口气道:“财物美人什么的都是小事,他要在圣诞节标记雷尔。”

    沃尔布加眼眶霎时就红了,低吼道:“雷尔还没有成年,他才十五岁!”

    夫妻俩眼本打算的是多受点*上的折磨,哪怕是将布莱克家族的财产贡献出去三分之一都没有问题,却没想到他们的主人要的是他们的儿子。

    这是要将布莱克家族永远的绑在食死徒的战车上啊。

    奥赖恩·布莱克叹口气,疲惫的倒在了沙发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