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百四十七章禁术

    “贝拉,你这是怎么了?”纳西莎·布莱克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脸色苍白的贝拉特里克斯,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有些不太舒服。”贝拉特里克斯摇摇头说道。

    她的神色非常的疲惫,苍白的脸颊上还有着两团病态的红晕。

    纳西莎·布莱克抬手摸了摸贝拉特里克斯的额头,发现她的额头滚烫。

    “哦,梅林。”纳西莎·布莱克低声抱怨道:“贝拉,你在发烧,你都完全感觉不到吗?”

    贝拉特里克斯有些茫然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疲惫的轻轻摇了摇头,“没有感觉到。”

    纳西莎·布莱克紧紧的蹙着眉头看着贝拉特里克斯,前几天她回布莱克老宅的时候,她就觉得贝拉特里克斯的状态不太好。

    一直放心不下这个亲姐姐,所以今天她才会来莱斯特兰奇庄园看望贝拉,可是没想到看到的就是她独自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

    若是平时,贝拉特里克斯是觉得不会做出这样失礼的举动的。

    纳西莎·布莱克到收藏着魔药的柜子上找到退烧的魔药,递给贝拉特里克斯:“贝拉,感冒魔药,喝下去你就会舒服了。”

    “不,”贝拉特里斯摇了摇手,“我不想喝。”

    “贝拉,你看看你都病成什么样子了,快点把魔药喝下去,赶紧好起来啊。”纳西莎·布莱克担忧的催促道。

    贝拉特里克斯睁开眼睛,看向她的妹妹,无奈的说道:“西茜,别勉强我了,我真的不想喝。”

    纳西莎·布莱克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水晶瓶子放在茶几上,坐在了贝拉特里克斯身边,“贝拉,给我一个理由,你为什么不想喝魔药。”

    这一次纳西莎·布莱克并没有说特定的感冒魔药,而是指的任何魔药。

    贝拉特里克斯沉默良久,看着纳西莎认真的蓝眸,无奈的说道:“西茜,我怀孕了。”

    纳西莎·布莱克倒抽一口气,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所听到的。

    “这是真的?”纳西莎·布莱克惊讶的问道,随即她的声音低了下来,嘴唇几乎凑到了贝拉特里克斯的耳朵边,“主人的?”

    纳西莎·布莱克是绝对不会相信贝拉特里克斯会为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怀孕生子的,她从少女时期就爱上了那个人,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那个人的女人。

    可是也偏偏是那个人为她指定了结婚对象,亲手将他送到了现在的丈夫手中。

    只是,在贝拉特里克斯成为食死徒之后,她很快就将自己献给了她最爱的那个人。

    贝拉特里克斯微不可查的点点头,有些苦涩的说道:“我从来没和罗道夫斯同过床。”

    纳西莎·布莱克惊讶的瞪大了蓝眸,她没想到贝拉特里克斯为了那个人竟然这么疯狂,她拒绝了作为一个妻子的任务。

    “罗道夫斯,”纳西莎·布莱克白皙纤细的手指指着贝拉特里克斯的肚子,有些艰难的问道:“知道?”

    贝拉特里克斯点点头,平静的说道:“知道。”

    “哦,梅林的臭袜子。”纳西莎·布拉克捂着自己的额头闭着眼睛,她感觉到一阵阵的晕眩,恨不得现在就失去意识。

    她不明白这夫妻两个为什么会这么疯狂,显然她已经从刚刚贝拉特里克斯的表情中得知,这件事情竟然是罗道夫斯默许的!

    忽然,纳西莎·布莱克惊恐的睁开眼睛,死死的盯着贝拉特里克斯,“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莱斯特兰奇,你是不是疯了!”

    贝拉特里克斯苦笑着看着纳西莎·布莱克,看来她这个聪明的妹妹已经想到了。

    “这个孩子真的是你使用了布莱克家的禁术得来的?”纳西莎·布莱克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贝拉特里克斯,如果不是还有顾忌,她几乎要忍不住大声叫喊出来。

    贝拉特里克斯抿了抿唇角,还是忍不住眼圈一红,有些哽咽的说道:“他哪里会让人怀上他的子嗣。”

    一句话让纳西莎·布莱克沉默了下来,她的这个姐姐从小到大一向骄傲要强,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

    就算是当年那个人将他亲手送到了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手中,甚至为他们亲自主婚,贝拉特里克斯也只是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说话,却也没有掉一滴眼泪。

    可是现在,坚强的贝拉特里克斯竟然在哭。

    纳西莎·布莱克觉得心好疼,他们布莱克家的女子就不能有一个幸福的吗?

    骄傲优秀的贝拉特里克斯从小就爱上了一个一辈子不可能有希望的人,嫁给了一个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讨厌的男人。

    温柔安静的安多米达,在毕业之后就选择了外出游历增长见识,竟然在旅途中不声不响的嫁给了一个麻瓜,也因此被驱逐出家族,让布莱克家族挂毯上又多了一个烫掉的洞。

    而她呢?大概还算是幸运的,毕竟她爱着的那个骄傲优秀的男人是她的未婚夫,虽然她一辈子不可能获得她的爱,但是至少她还能与他一辈子生活在一起,为他孕育子嗣,延续家族传承。

    想着,纳西莎·布莱克的眼泪就流了出来,“贝拉。”她轻声叫着,将别过脸抖着肩膀哭泣的贝拉特里克斯的头抱在了怀里。

    贝拉特里克斯伸出双手抱住纳西莎·布莱克的腰肢,将脸埋在了她的怀里,开始的时候还小声的啜泣,渐渐的越哭越悲伤,越哭越大声,她心中有着太多的委屈想要宣泄。

    纳西莎·布莱克抱着贝拉特里克斯,同样被贝拉的情绪所感染,姐妹两个人哭成一团。

    贝拉特里克斯正哭着,忽然从小腹处传来熟悉的痛楚,“啊……”她忍受不住,惊声叫了出来。

    纳西莎·布莱克感受到贝拉特里克斯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看向贝拉特里克斯的脸,就发现已经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浸了出来。

    “贝拉,贝拉,”纳西莎·布莱克顾不得脸上的狼狈轻轻摇晃着贝拉特里克斯,她不知道贝拉这是怎么,不敢过分的用力推她。

    她能看出现在的贝拉特里克斯的状态十分的不对劲,她似乎已经疼得连喊都喊不出来了。

    嘴唇被贝拉特里克斯咬的鲜血淋漓,“贝拉你怎么了?你告诉我啊,我怎么才能帮你。”纳西莎·布莱克有些崩溃的哭了起来。

    她怕贝拉特里克斯就此回归梅林的怀抱,她似乎都能感觉到贝拉特里克斯的身体在抽搐。

    这时候,纳西莎·布莱克隐隐的闻到了空气中散发着的血腥味。

    纳西莎·布莱克心中一颤,缓缓的看向贝拉特里克斯的下身,她极其不情愿的看到了已经浸湿贝拉特里克斯身上裙子的血渍。

    “怎么办?怎么办?”纳西莎·布莱克已经方寸大乱,她已经发现贝拉特里克斯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对,卢修斯,卢修斯。”似乎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纳西莎·布莱克口中喃喃着卢修斯的名字,颤抖着手指按向手臂上的通讯臂环。

    通讯刚一接通,纳西莎·布莱克就哭道:“卢修斯,快来救救贝拉,她快死了。”

    卢修斯皱了皱眉头,他还没见过纳西莎·布莱克失态成这个样子,现在的她脸上的妆容糊成了一团,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狼狈的不成样子。

    “纳西莎,你慢慢说,贝拉特里克斯发生了什么事?”卢修斯镇定的问道。

    纳西莎做了一个深呼吸,让自己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说道:“卢修斯,贝拉她怀孕了。可是刚才她似乎是肚子疼,现在已经昏过去了,她流了好多血……”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卢修斯闻言神情一肃,每一个巫师幼崽都是珍贵的,更何况无论是布莱克家族还是莱斯特兰奇家族,都是马尔福家族的姻亲。

    贝拉特里克斯肚子里的宝宝也算是他的后辈,“纳西莎,镇定一些,你先照顾好贝拉特里克斯,我马上就到。”

    说完,卢修斯挂掉通讯,犹豫了一下,立刻联系了熟悉的圣芒戈医师,又叫上了西弗勒斯。

    如果不是莫尼古斯被困在rt庄园的话,卢修斯相信他一定会轻松的解决这件事。

    两分钟之后,圣芒戈医师还有西弗勒斯都出现在了马尔福庄园客厅中。

    “我们走。”卢修斯立刻带着两个人通过壁炉到了莱斯特兰奇庄园。

    圣芒戈医师开始为贝拉特里克斯治疗,西弗勒斯选择了几样并不会伤到贝拉特里克斯腹中胎儿的魔药给她喝了下去。

    觉醒了精灵血脉的卢修斯现在使用起治疗魔法简直是得心应手,效果好得都让圣芒戈医师侧目。

    忍不住说道,“真想不到马尔福先生在白魔法上竟然有这样的造诣。”

    若是换一个人的话他一定会问问有没有兴趣到圣芒戈工作,可是想想马尔福家族的底蕴,他就悄悄将这句话咽了回去。

    几个人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让贝拉特里克斯的情况稳定了下来,肚子中的宝宝也保住了,只是结果却并不乐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