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百三十八章遇险

    精灵们虽然不理解他们的王子为什么要求制造两条船,但是多年来的生活已经让他们习惯服从莱戈拉斯的命令。

    莱戈拉斯也与精灵们一同动手,莫尼古斯自然也不会在一边站着,所以也去帮了些力所能及的忙。

    最起码,用魔咒砍树就比精灵们用斧子一下一下来得快。

    当两条木船制造出来之后,莫尼古斯也不得不感慨精灵们真的生就一双巧手,这船不仅结实而且极为精巧,甚至上面还刻有装饰性的花纹。

    一点都不像是花了三天的时间匆匆制造的。

    莫尼古斯摸着那精致的花纹感叹了一番,就被已经等不及的精灵们将船拖进了海里,他们已经等不了再耽搁一天了。

    其实莫尼古斯的心情同样不平静,也许他与卢修斯的距离只有这一片海了。

    握了握拳头,莫尼古斯与莱戈拉斯上了一条船,剩下的几个精灵上了另外的一条船。

    其实这是莱戈拉斯特意安排的,虽然他决定了要带着莫尼古斯前往海外仙境,但是他并不想拖累他的同族,他们并没有这个义务。

    因此,这样的安排显然是最合适的。

    两条船很快的先后动了起来,他们的海上旅程就此开始。

    然而这段旅程的确如同他与莱戈拉斯所预测的一般不顺利,甚至可以说是凶险。

    在两条船启程不久,莫尼古斯与莱戈拉斯就渐渐的看不真切载着其他精灵的那条船了。

    他们只能眼看着那条船一点一点的驶入雾气中,开始的时候还能朦朦胧胧的看见影子,渐渐的那条船看起来似乎越来越远。

    这样的变化让莫尼古斯和莱戈拉斯心中一沉,两人对视一眼,他们都知道现在面对的状况恐怕就是之前所预料的最糟糕的情况。

    而在那条船彻底的消失在了莫尼古斯和莱戈拉斯的视线中之时,他们都下意识的握住了自己的武器,这不仅能够对接下来的状况快速的反应,同时也给了他们心灵上的安全感。

    莫尼古斯苦笑道:“看来我想要到达海外仙境的希望很渺茫了,还连累了你。”

    莱戈拉斯挑了挑眉毛,没说什么,只是拿着弓箭更加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渐渐的,他们感觉到原本温顺的海浪变得狂暴,甚至开始有海水不断的倒灌进船中。

    莫尼古斯为了减小海浪拍击在船身上的冲击力,不断的用盔甲护身护住船体,而此时的莱戈拉斯就狼狈了一些,他的弓箭对于这样的状况完全无用。

    只能用容器不断的将倒灌进船体中的海水往外泼,用处不大却是将自己弄得更加的狼狈。

    莫尼古斯看出莱戈拉斯的力不从心,用魔力想办法将灌进来的水塑造成了一条水龙,以此将它们不断的抽空。

    虽然见效快,但是这样的方法也有非常大的缺憾,那就是十分的耗费魔力。

    莫尼古斯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久。

    就在这时,船身上开始传来“哆哆哆”的声音,这绝对不是海浪拍击在船身上造成的声音。

    “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莫尼古斯低声嘟囔着。

    而莱戈拉斯已经抽出了羽箭搭在了弓弦上,“是海兽。”他大声喊道。

    随即,羽箭射出,在海水中不断冒出血水浸染了原本澄澈的海水。

    莫尼古斯和莱戈拉斯的唇角的笑容都有一些无奈,他们都知道羽箭有用尽的时候,魔力也有枯竭的时候,现在的他们也只能是多撑一会儿罢了。

    果然,在他们支撑了一天一夜之后,莱戈拉斯的最后一支羽箭已经射光,莫尼古斯已经服下最后一瓶可以恢复魔力的药剂。

    “莫尼古斯,你怎么样?”莱戈拉斯担心的看着莫尼古斯,现在的他脸色苍白的可怕,连嘴唇都是紫的,似乎随时都能倒下。

    莫尼古斯扯了扯嘴角笑了下,声音沙哑的说道:“莱戈拉斯,谢谢你,认识你真高兴。”

    说完之后,莫尼古斯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他整个人便摔落进了海水中,瞬间被大海所吞噬。

    莱戈拉斯被突然的变故弄得措手不及,等他反应过来想要拉住莫尼古斯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踪影。

    “莫尼古斯!”莱戈拉斯大喊着,却没有任何的回音。

    而在莫尼古斯消失不久之后,海面重新恢复了平静,莱戈拉斯的船只也重新稳稳的向着一个方向行驶着。

    “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的爱人。”莱戈拉斯眼神复杂的注视着莫尼古斯最后消失的地方,默默的说道。

    “他醒了吗?”女人向她的丈夫问道,眼中含着担忧看向二楼的方向。

    金发男人微微摇了摇头,心情似乎也不太轻松。

    男人搂过女人的肩,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无声安慰着妻子。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女人便微微红了眼圈,“卡莱尔,你说这孩子究竟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会一身伤的倒在路边?”

    卡莱尔微微摇了摇头,“不知道,只是从他身上的伤口可以看出他的处境很危险,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他的衣服都是湿的,而且带着一股海水的味道。”

    女人眼睛一亮,“他会不会是从悬崖那边来的?小镇上也只有那边靠近海边。”

    卡莱尔拍拍女人的手,“好了,埃斯梅,我相信那孩子醒来之后会将这些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你的。”

    埃斯梅点点头,仍旧担心的看向楼上,“爱丽丝在楼上照顾着他?”

    卡莱尔颔首,“放心吧,他醒过来的时候艾丽丝会告诉我们的。”

    二楼客房。

    “唔,”黑色短发女子看着昏迷的黑发少年挑了挑眉,“铂金色,什么意思呢?”

    三天之后,昏迷的少年在卡伦一家的注视下,缓缓醒来。

    “唔……”少年按揉着疼痛的额头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就看到在他的周围围着一群人。

    少年戒备的看着这些人,手下意识的想要握住什么,却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呆住了,随即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茫然,越来越慌张。

    “孩子,你怎么了?”埃斯梅看着少年脸上的表情心下不忍,出声问道。

    少年呆呆的抬起头茫然的看向埃斯梅,问道:“我是谁?你们是谁?我在哪?”

    卡伦一家倒抽一口气,他们都意识到少年现在的状况恐怕是最糟糕的一种了。

    卡莱尔·卡伦作为一个医生,最先接受了眼前的状况,“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少年抱住自己的头,似乎在努力的回忆着,最终却无奈的摇摇头。

    经过刚刚的慌乱茫然,少年整个人已经镇定了下来,现在看起来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

    “我能问下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少年还是很介意究竟是如何跑到这样一个地方,甚至还造成了现在这样严重的后果。

    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出声说道:“是我在路边发现的你,当时的你浑身湿透了又有很多伤口,出了很多的血,我就将你带回家疗伤,我父亲是医生。”

    少年点了点头,真诚的说:“谢谢。”他知道如果不是遇到这家人,以那个少年描述的伤势,他怕是要丢掉一条命。

    犹豫了一下,少年还是问道:“你将我带回来的时候,我的手中或者身边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问完,少年的脸颊便染上了红晕,总感觉这么问好像很不礼貌,但是他忘不了刚刚做出的下意识动作。

    如果他的手里真的有什么东西,他相信那东西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有,有的。”爱丽丝立刻应道,跑到旁边的柜子上拿过来不少东西放在床上,“这些都是你的。”

    少年看着黑色短发少女捧来的东西,一把装饰的极为精致漂亮的银质匕首,上面镶嵌着一枚成色极好的祖母绿;几枚各种样式的戒指,应该是为了给他处理手上的伤口而特意摘下来的;一个巴掌大小的银色荷包;一个看起来像是火柴盒大小的东西,当他的目光扫到最后一样物品的时候,少年的瞳孔猛的一缩。

    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头痛,少年忍耐不住的抱着脑袋在床上打起滚来,口中发出低哑的嘶吼。

    少年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卡伦一家吓了一跳,他们都能看出少年现在的状况很糟糕,他很痛苦。

    “孩子,你怎么样?”埃斯梅担忧的坐在床边,却不敢触碰少年,只能看着痛苦的少年红了眼睛。

    卡莱尔心疼的将埃斯梅抱入怀中,他理解妻子对于孩子的那种特殊的感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痛苦的深渊里挣扎的少年总算是平静了下来,卡伦一家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即便他们再强大,遇到这样的状况,他们也只能在一边无力的看着。

    看着浑身都被汗水浸湿的少年,埃斯梅再次再次问道:“孩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少年似乎与刚刚有了些许不同,他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用沙哑的声音回道:“谢谢,我想我还不错。”

    卡莱尔闻言眼睛一亮,“哦?你想起什么了?”

    少年笑着点点头,重新坐起身,将身上的睡衣拉扯平整,拿起刚刚让他看了一眼就痛苦万分的东西,微微垂眸,轻声说道:“我想起来我叫莫尼古斯·普林斯·斯莱特林,我是一名巫师,这是我的武器——魔杖。”

    “巫师?”卡莱尔问道,但是语气中似乎没有太多惊讶的情绪。

    刚刚少年头痛的时候,周身便散发出一种十分强大的压迫力,而对于那种力量,卡莱尔觉得似曾相识。

    想了好久,才从记忆中找出拥有那种力量的群体——巫师。

    莫尼古斯点点头,“是的,我是一名巫师,而且我感觉得到,”说着,他微微顿了顿,眼神扫过周围的所有人,“你们似乎也不是普通人。”

    卡伦一家并没有出言否定,既然不是普通人类,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更何况,他们看得出眼前的少年并没有恶意。

    “那么你的记忆都恢复了吗?”卡莱尔再次问道,他还是将少年的身体状况放在首位。

    莫尼古斯看着卡莱尔苦笑道:“似乎没有,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