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百一十三章袭击

    “看,那是黑魔标记!”莫尼古斯听到有人这么喊道,然后更多的尖叫声响起。

    莫尼古斯拉住西弗勒斯,“西弗,你回去把这里的状况告诉祖父一声,然后就呆在帐篷里保护大家。祖父年纪大了,母亲太久没握过魔杖,父亲是麻瓜,奥尔还不能很好的掌控力量,你要做的很多。”

    西弗勒斯点点头,没有争辩什么,立刻转身返回帐篷。

    在这样混乱的环境中,没有哪里是安全的,如果有人袭击他们家的帐篷,那么他的家人的确处境危险。

    在西弗勒斯离开之后,莫尼古斯便往黑魔标记升起的地方走去,他想他可以在那里找到他需要的。

    越靠近黑魔标记人群就越少,他也果断的隐去了身形。

    果然那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莫尼古斯看着还算是老熟人呢。

    韦斯莱家的、隆巴顿家的、波特家的、还有几个凤凰社有名的干将。

    莫尼古斯没有再往前去,听着那些人大声的嚷嚷,他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的魁地奇世界杯最后抓到金色飞贼的那个找球手死了,那个人是英国人,是凤凰社的。

    而在他尸体的上方就漂浮着黑魔标记,直到一天后,这个标记才会渐渐消失。

    小心的退出这个范围,虽然是一群蠢狮子,但是也是一群战斗力爆表的蠢狮子,莫尼古斯还是不愿意独自一人招惹这些麻烦的。

    在浓密的森林里匆匆走过,莫尼古斯焦躁的一把扯下头上的兜帽,怎么还没有找到?

    又走了一会儿,莫尼古斯皱了皱眉,他听到了低低的喘息声,也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谁?”一个男声低声喝道。

    莫尼古斯蹙眉,低声道:“卢修斯?”

    卢修斯惊呼,“莫尼!”

    莫尼古斯走过去,看到了两个人影,一个似乎坐在地上,另一个则半跪在他身边。

    心中一紧,联系到那血腥味,莫尼古斯担心卢修斯又受伤了。

    快步走上前去,他才松了一口气,受伤的不是卢修斯,而是另一个男人。

    还是个熟人,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

    看着他们还穿着黑色的斗篷带着兜帽,银色的金属面具已经摘了下来,莫尼古斯问道:“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显然那个找球手该是罗道夫斯的杰作,之后大概是受了伤,被卢修斯救了出来。

    “罗道夫斯受的伤太重了,没办法进行幻影移形,也用不了门钥匙。”卢修斯有些焦急的说道。

    他不能将罗道夫斯扔在这里,救走他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凤凰社在集结。

    “我来吧。”莫尼古斯从卢修斯的手中接过罗道夫斯,简单的检查一下他就知道卢修斯所言不虚。

    罗道夫斯受的伤哪里叫重,简直是濒死。

    肝脏已经被搅碎了,胃部也破裂,导致胃酸流的腹腔里都是,将腹腔里的各种肠子腐蚀的一塌糊涂。

    可以说这会儿他还能喘气,实在是个奇迹。

    莫尼古斯甩了好几个治疗魔咒下去,只能将血止住,对于内脏的效果很小。

    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一瓶他刚刚研制出来的魔药给他灌了下去。

    就算是他,也不禁呲了呲牙,心疼啊!

    这瓶魔药价值至少三万加隆,而且他手里总共只有三瓶。

    想要做出下一批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呢!

    “告诉你们那个黑暗公爵,这瓶魔药我是不会打折的,三万加隆,一个都不能少。”莫尼古斯黑着脸对卢修斯嘶嘶道。

    卢修斯低头闷笑,“好,我会如实禀告的。”

    看着迅速好转的罗道夫斯,卢修斯总算是放下了心。

    这时候,远处已经传来隐隐的人声。

    “他们来了,快走。”莫尼古斯抱起罗道夫斯拉上卢修斯迅速的幻影移形走了。

    在他们啪的一声消失之后,凤凰社的成员寻声匆匆赶来,却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看,这里有一大摊血,他们有人受伤了。”有人发现了树下罗道夫斯伤口中流下的血液。

    “看起来还是很重的伤,他们在这里呆的时间并不短。”穆迪看着被压倒的草推测道。

    然后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就算他们在这里呆了很久,他们仍旧没有抓到人,这是事实。

    莫尼古斯和卢修斯带着罗道夫斯回到了马尔福庄园,随后由卢修斯将罗道夫斯送回莱斯特兰奇庄园。

    在卢修斯回来之后,换了一身衣服,两个人再次用门钥匙返回了魁地奇世界杯的场地。

    回到家里的帐篷,莫尼古斯就看到艾琳的脸色有些苍白,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怎么了?”莫尼古斯问道,随即他发现了,“奥尔呢?”

    西弗勒斯脸色难看的说:“奥尔受伤了,在房间里休息。”

    莫尼古斯没再问什么,“我去看看奥尔。”便匆匆往小姑娘的房间走去。

    要知道奥尔瑟雅可是血族,能让她躺在房间养伤,那得是受了多重的伤!

    打开房门,莫尼古斯就看到奥尔瑟雅苍白的小脸缩在柔软的被子里,虽然已经睡着,但是眼角似乎还留有泪痕。

    莫尼古斯走到奥尔瑟雅的床前,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额头。

    奥尔瑟雅似乎是感觉到了莫尼古斯的气息,在他的手指触摸到她的皮肤的时候,便睁开了眼睛,像只小猫似的虚弱的喊道:“莫尼。”

    莫尼古斯坐在她的床边,将奥尔瑟雅连同被子一起抱进了怀里,“奥尔,告诉哥哥,谁伤了你?”

    奥尔瑟雅的小脸蛋在莫尼古斯的胸膛上蹭了蹭,然后说道:“有一伙人冲进了咱们家的帐篷,祖父、西弗还有妈妈都和那些人打了起来,我就在后面保护爸爸。”

    “我不敢用出血族的能力,魔咒也不太敢用,可是有两个人攻击爸爸,我只能用身体挡住爸爸。”说着,奥尔瑟雅怯怯的看向莫尼古斯。

    果然,看到了黑着一张脸的莫尼古斯,她缩了缩脖子继续说道:“然后我就受伤了嘛,这时候闯进来的那些人都被清理了出去。可是因为我受伤了,对于血液的渴望就变得很强烈了,妈妈就让我吸了她的血。”

    莫尼古斯皱了皱眉,也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巫师可以用补血剂来补充流失的血液。

    奥尔瑟雅有些忐忑的对着自己的手指,不时抬头偷偷的看着莫尼古斯的脸色。

    莫尼古斯无奈的敲了敲奥尔瑟雅的脑袋,“今天属于特殊情况,下次一定要以安全为重。”

    “知道啦。”奥尔瑟雅讨好的笑着。

    “睡吧,好好休息。”莫尼古斯将奥尔瑟雅重新放在床上,为她掖好被子,在她额头上亲吻一下,这才关好门离开。

    看着艾琳仍旧有些苍白的脸色,莫尼古斯关心的问道:“妈妈,你怎么样了?”

    艾琳摆摆手,“我没事,已经喝了补血剂。奥尔怎么样了?”

    莫尼古斯摇摇头,“没事了,已经睡着了,以她的体质很快就能恢复的。”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西弗勒斯有些愧疚的说:“抱歉,莫尼,我没有保护好大家。”

    莫尼古斯抬手揉了揉西弗勒斯的脑袋,“说什么呢,受伤总是难免的,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随即,他抬头看向似乎一直在思考的多米尼克,“祖父,您觉得这伙人是什么人?”

    多米尼克皱皱眉,摇了摇头,“我不能确定,两边都有可能。”

    莫尼古斯点点头,“其实我觉得那一边的可能性不大。”

    多米尼克眸中精光一闪,随即冷笑一声,“真是打的好算盘,拿我们普林斯家族当傻瓜耍呢。”

    莫尼古斯垂眸,的确,真的以为穿着黑色的斗篷戴着银色的金属面具就是食死徒吗?

    开玩笑!

    “祖父打算怎么做?”莫尼古斯抬头问道。

    “呵呵,”想通了其中关节的多米尼克已经不再纠结,脸上的笑容变得高深莫测,“今天的袭击让我受了重伤啊。”

    莫尼古斯一愣,随即笑着摇摇头,倒真的是好办法。

    西弗勒斯有些疑惑的看着祖父和莫尼古斯,虽然仍旧有些地方没有想通,但是顺着他们的话想下去,他就抓住了一些重点。

    倒是托比亚一直沉默的坐在一边,其实他有些内疚。

    如果不是因为他只是个普通人,那么他的女儿就不会因为保护他而受伤。

    看着自己的孩子倒在自己的面前,那种无力愤怒的感觉他真的是不想再体会一次。

    可偏偏这件事情不是他所能决定的。

    艾琳察觉到托比亚心情的低落,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只得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托比亚抬头看到自己妻子担忧的眼神,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

    只是,在他的心中却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没有办法获得魔力这样强大的力量,那么他可以获得更多力所能及的力量。

    比如,枪支。

    对于强大的巫师,枪支可能不会给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是用来自保还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以他现在的身价,弄一些武器来还是轻而易举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