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八十九章血脉

    第二天早晨,莫尼古斯在仍旧熟睡着的卢修斯露出的白皙肩膀上落下一吻,便离开了马尔福庄园。

    召唤了海尔波,进入了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起居室。

    莫尼古斯走进第一间屋子,看见的仍旧是坐在樱花树下看书的萨拉查。

    只是这一次,不太一样的是,在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个有着金色短发的英俊的年轻人。

    莫尼古斯挑挑眉,他想他大概知道另外一具骸骨是属于谁的了。

    “你好,莫尼古斯。我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原本靠在萨拉查身边与他一同看书的男人,在莫尼古斯走进这房间的时候便抬起了眸子,看着他笑得爽朗。

    莫尼古斯行了一礼,“我想,您大概就是我的另外一位先祖了。”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闻言,只觉得头发都要炸起来了,刚想反驳,便发现自己的手被另一只温暖熟悉的手握住。

    咽下刚刚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哼。”冷哼一声,扭过头去,却露出了金色短发下通红的耳根。

    他小声嘟囔道:“就不该一时心软,出来见这小家伙,果然斯莱特林最讨厌了。”

    萨拉查温柔宠溺的看着金发男人,笑着摇摇头,随即转眼看向莫尼古斯。

    “找到了?”萨拉查笑问。

    莫尼古斯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点点头,“是的,先祖。”

    随即,他一挥手,两具雪白的骸骨便出现在了画像之前。

    刚刚还扭着头不肯看他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也已经转头看着这两具骸骨,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

    萨拉查也同样有些复杂的看着他们的尸骨。

    “莫尼古斯,谢谢你将我们带了回来。如果你能够重新继承斯莱特林的血脉,请将我们带回家族埋葬起来。”萨拉查郑重道。

    “我的荣幸。”莫尼古斯微微欠身。

    他明白,两个人的尸骨会埋在那样的地方,而不是他们两人任何一人的家族墓地之中。

    显然,千年前他们的死亡还另有隐情。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脸上划过一抹黯然,随即感受到手上的温暖紧了紧,再次露出一个阳光般的笑容。

    萨拉查身体微微前倾,在他唇角落下一个吻。

    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话语,但是注视着彼此的眸光似有千言万语划过。

    莫尼古斯没有打扰两人,默默的退出这间房间。

    他还有许多事需要提前准备,而越早得到他所需要的,他就越能早些离开这里。

    在刚刚那一刻,不得不说,他想念卢修斯了。

    走进魔法阵实验室,莫尼古斯在门上甩上了几个锁门咒和静音咒,他希望这段时间没有人进来打扰他。

    毕竟,这个密室他已经和那几个他所认可的人分享。

    而明确知道他要做些什么的只有卢修斯,西弗勒斯大概只是模模糊糊有所猜测。

    也许,他该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西弗勒斯这些原委,毕竟西弗勒斯是除了卢修斯以外他所最信任的人。

    莫尼古斯打开放在桌子上的魔法笔记,翻到做了标签的那一页:

    祖先的骸骨,可使你的后代复活。

    重生的*,可使你的灵魂禁锢。

    转世的灵魂,可使你的血脉重生。

    归来吧,逝去的荣耀,自此以后重归于世。

    莫尼古斯不知道是谁创造了这个神奇的咒语,但是于他来说这却是一个奇迹。

    因为这的确是找回他血脉的关键,也是他能够成为斯莱特林继承人的关键。

    甚至,是他与黑白魔王对峙的重要砝码,现在的他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

    深吸一口气,莫尼古斯抑制住有些激烈的心跳和激动的心情。

    拿出特制的水晶碗,开始按照笔记上所记载的步骤调制起绘制魔法阵所需要的材料。

    当水晶碗中的液体材料终于变成了蓝紫色微微泛着金色时,莫尼古斯呼出一口气,总算是完成了。

    光是调制这材料就花费了他两天一夜的时间,现在的莫尼古斯不是一般的狼狈。

    黑色的长发有些乱糟糟的东翘西翘,身上原本整洁的长袍这会儿也变得皱巴巴的,上面还溅着星星点点的不知名液体的痕迹。

    原本白皙的皮肤现在变得更加的惨白,眼睛中布满了红血丝,一抹青黑挂在眼睛的下方。

    莫尼古斯不用照镜子就可以知道现在的狼狈,没有惊动任何人回到了伊迪斯庄园他自己的房间,扒掉了身上脏兮兮的袍子泡进了浴池。

    不知不觉就被热水熏得睡了过去。

    等到莫尼古斯被冰凉的洗澡水冻醒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

    “该死。”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莫尼古斯赶紧将自己从浴池里捞出来。

    重新穿上新的巫师袍,莫尼古斯翻出感冒药剂喝了下去,等到暖暖的感觉游遍了全身,莫尼古斯再次消失在了伊迪斯庄园。

    重新回到魔法阵实验室,莫尼古斯仔细看着水晶碗中的液体状态,点点头。

    拿出一支特制的符文笔,莫尼古斯一手执笔,一手端碗,来到早就准备好的空地之前。

    此时在这块空地正中已经摆放着一具雪白的骸骨,那正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

    虽然莫尼古斯已经得知他的另一位先祖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可是并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可以重新继承他的血脉。

    对于这一点,莫尼古斯并不觉得遗憾,因为无论是斯莱特林还是格兰芬多对于莫尼古斯来说都是获得成功的捷径。

    而相比于格兰芬多的血脉,莫尼古斯更希望能够保留普林斯的。

    这对于莫尼古斯来说只有利没有弊,也许格兰芬多家族是比普林斯家族更为悠久的纯血贵族,但是想想刚刚戈德里克·格兰芬多那黯然的样子就知道,千年前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被肯定的,这两个人的结合应该是不被家族所祝福的。

    而通过现在的发展,莫尼古斯大胆的猜测,萨拉查的处境可能比戈德里克好一点,最起码他没有被家族剥夺继承权。

    因此,莫尼古斯仍旧可以通过斯莱特林血脉继承斯莱特林家族,可是戈德里克那一边则不行。

    小心翼翼的将已经牢记在头脑中的魔法阵一点点的刻画了出来,不断的以自身的魔力去沟通每一个魔纹,直到完成最后一笔,整个魔法阵发出蓝紫色的光芒。

    点点金色贯穿整个魔法阵之间。

    莫尼古斯松了一口气,便感到阵阵眩晕。

    似是脱力一般,莫尼古斯再撑不住身形,一屁/股坐在地上。

    莫尼古斯唇角泛起一丝苦笑,现在的他刻画这样的魔法阵实在有些勉强了,这十三岁的身体还是脆弱了一些的。

    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魔药喝下,莫尼古斯感觉好了一些,身体中的魔力也在缓慢的恢复。

    将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骨骸工工整整的摆在整个魔法阵的中心,再次拿起符文笔开始在雪白的骨骼上绘制符文。

    这次,莫尼古斯进行的很快,因为萨拉查·斯莱特林本身就是强大的巫师,即便他已经死亡,在他的尸骨中仍然含有强大的魔力。

    这让莫尼古斯可以轻松的沟通魔纹,不像是刻画魔法阵的时候那样吃力。

    所有准备工作都完成之后,莫尼古斯感觉身体中的魔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

    白皙的手指滑到黑色巫师袍的扣子上,一粒一粒的解开,随即莫尼古斯双臂一震,黑色的丝质袍子就顺着他的躯干滑至脚边。

    莫尼古斯不疾不徐的解下身上的衣服,直到全身只剩下一条黑色丝质的平角内/裤才停手。

    抬起光/裸的双足,莫尼古斯一步步踏入魔法阵之中,正对着萨拉查的骸骨。

    纤细的手指握着他的接骨木魔杖,缓缓的挥动起来,同时莫尼古斯的口中清晰的吐出一个个音节,将那记载在笔记上的咒语念了出来。

    只是,随着莫尼古斯念诵咒语,似乎每吐出一个音节都要耗费他很大的力气,这让他念咒的速度越来越慢,也越来越艰难。

    所幸,最终他还是将咒语完整的念诵出来,在他吐出最后一个音节的时候,原本静静摆放在魔法阵中的萨拉查的骸骨忽然凌空飞起,停滞在魔法阵的上空。

    莫尼古斯见状,立刻躺在原本骸骨所占据的位置,将身体中所存的最后魔力一股脑的都输送入魔法阵中,随即他便失去了所有知觉。

    在昏迷之前,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处于地狱之中,被烈火烘烤,又似乎感觉到他已经飞了起来,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尼古斯醒来的时候便发觉他仍然躺在地板上,而萨拉查的尸骨就在他的身边,地板上和骸骨上的那些魔纹都已经消失。

    打了一个寒颤,莫尼古斯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抓过自己的巫师袍披在了身上。

    然后将萨拉查的尸骨重新收进魔法袋中。

    在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之后,莫尼古斯挥手在空气中画出了一面镜子,看着镜子中映出的血红色瞳眸,唇角勾出一个肆意的微笑。

    抬起手在空中一划,看着那行银绿色的字体,莫尼古斯满意的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