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十章普林斯

    莫尼古斯默默点头,他会和西弗勒斯一起努力,会如同艾琳和老普林斯所期望的那样,让普林斯家族重现荣光。

    只是除了普林斯家族,他的心中还有一个想法,那是属于他的根,他的荣耀——斯莱特林。

    而之所以能够让现在的莫尼古斯仍旧保有这样的想法,那还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仍旧保有斯莱特林血脉所特有的蛇佬腔。

    这还是一次他与西弗勒斯被艾琳和托比亚带到外面去野餐的时候发现,当他听到那条小草蛇嘶嘶的吐着蛇信,说着“好可爱”的时候,真的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颤抖,他甚至觉得这是梅林的恩赐!

    虽然没有与那条小草蛇对话,但是他仍然能够听得懂蛇语这就够了。

    也让他对于继承斯莱特林家族有了信心。

    至于他是蛇佬腔这个秘密,别说是艾琳和托比亚,就是西弗勒斯都不曾知道。

    因为,在魔法界蛇老腔是一个太具有识别力的标识,随便找一个巫师都知道蛇老腔代表了什么。

    他自然不能够再毫无自保能力的时候去冒这个险,给自己给这个幸福的家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老普林斯对于莫尼古斯和西弗勒斯十分满意,不足三岁的孩子能表现的如同现在这样,十分不易。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们将不再有悠闲自在的童年生活,你们将要面对的是严苛的继承人教育。每天都有繁重的课业,艰涩难懂的咒文,古老晦涩的魔药配方将充斥你们的全部生活。”老普林斯淡声说道。

    微微眯起的眼睛却是注视着眼前的两个孩子,满意的看见他们皆是淡然的点头,脸上完全没有一丝抗拒的神情,也许他真的可以期待……

    老普林斯站起身,递给莫尼古斯和西弗勒斯一人一枚雕刻着普林斯家徽的金色钥匙,道:“这是普林斯庄园的门钥匙,使用者只能是你们,当你们想要回到庄园的时候,只需要将自身的魔力注入其中,便会启动门钥匙。”

    停顿了一下,本以为这两个小孩子会迫不及待的去试验门钥匙,却没想到两个人睁着一摸一样的漆黑眼眸看着他。

    这让本来有些恶作剧心思的老普林斯尴尬的轻咳一声,继续说道:“随后的过程,大概不是那么舒服,而你们需要注意的就是落地的时候保持平衡站好就可以了。”

    待老普林斯话落,只见莫尼古斯伸出一只手拉住了西弗勒斯,随即两个人便一同消失在了老普林斯的面前。

    “这两个小鬼,一点都不可爱……”老普林斯咕哝着,也消失在了原地。

    莫尼古斯带着西弗勒斯使用了老普林斯给的门钥匙,一同降落在了普林斯庄园的客厅之中。在落地的瞬间,莫尼古斯抓着西弗勒斯的手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让他稳稳的站好才松开手。

    老普林斯回到庄园的时候对于没有看见这两个装老成的小鬼摔成一团的场景表示十分郁闷,心底却也悄悄涌起一丝自豪。

    看,这是他们普林斯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呢,如此的优秀!

    “莫比、山楂。”随着老普林斯的叫声,“啪”的一声两只绿色皮肤有着长长的耳朵的小怪物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随即它们对着老普林斯深深的鞠了一躬,齐声道:“主人,莫比(山楂)为您服务。”

    老普林斯吩咐道:“这是莫尼古斯少爷和西弗勒斯少爷,以后你们就负责照顾两位少爷。”

    “是,主人。莫尼古斯少爷(西弗勒斯少爷),莫比(山楂)很荣幸为您服务。”它们同样对着莫尼古斯和西弗勒斯鞠躬。

    莫尼古斯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它们,而西弗勒斯微微睁大眼看着这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长得十分奇怪丑陋的小东西。

    老普林斯对于没看到莫尼古斯意外的表情有些郁闷,却也耐心的对着西弗勒斯说道:“这是家养小精灵,他们随着巫师的房子而出生,用自己的劳动交换巫师房子里的魔力作为养料而生存。因此,没有了巫师的庄园便会慢慢散掉魔力,它们便会慢慢衰弱死亡。”

    西弗勒斯淡淡点头,对这丑陋的小东西有所了解。

    “莫比、山楂先带着少爷们回房休息吧。”老普林斯吩咐道,随即便往楼上的书房走去。

    而莫尼古斯和西弗勒斯也被莫比和山楂带去了二楼的一间房间,可是他们却不知道那里曾经是艾琳·普林斯的闺房,也是普林斯家族继承人的房间。

    虽然老普林斯在嘴上仍旧不承认他们继承人的身份,让小精灵们称呼他们少爷却不是小主人,但是却是真的将他们当做继承人来培养。

    即便未来普林斯的继承人只有一个,但是两个人双生子的身份却让两个人享有一样的待遇。

    就是这个普林斯家族继承人的房间,也如同在斯内普家一般被两个人共同分享。

    休息了一晚之后,老普林斯将莫尼古斯和西弗勒斯兄弟两人叫到了面前,郑重的说道:“今天我将会带你们前往家族的禁地,日后在普林斯庄园你们能够获得什么样的教育,只看这一次了。”

    “是的,祖父。”这次莫尼古斯和西弗勒斯也郑重的应道。

    他们都明白,他们所面临的挑战现在才刚刚开始。

    “好吧,男孩们,跟着我。”随即,老普林斯的脸上出现一个温润的笑容,这还是他在莫尼古斯和西弗勒斯面前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莫尼古斯拉上西弗勒斯跟着老普林斯往庄园的深处走去。

    一直来到走廊的尽头,老普林斯收敛了脸上的表情,神情严肃的咬开手指将指尖冒出的血珠往墙壁上雕刻着的普林斯家族族徽上那个银光闪闪的坩埚上抹去。

    只见艳红的血珠渐渐消失在了坩埚之上,随即坩埚开始通体泛出红光,“砰”的一声坩埚下面开始燃起了魔法火焰,而坩埚中盛满了红色的液体,待其间的液体开始冒出泡泡的时候,老普林斯看准时机注入自身的魔力。

    一瞬间,魔法火焰熄灭,坩埚中的红色液体也在瞬间褪去了艳丽的颜色,成为一种淡淡的粉红,然后顺着普林斯家族家徽里面刻着的仿佛杂乱无章的脉络缓缓流动。

    直到普林斯家族家徽上的“普林斯”字样被注满了粉红色的药液,成为闪烁着粉红色光芒的那一刹那,整面墙壁都发生了变化。

    似乎所有的转头都在一瞬间动了起来,而一扇精致的大门便出现在了老普林斯和莫尼古斯还有西弗勒斯的面前。

    从烛台上取下一根蜡烛递给了莫尼古斯,老普林斯这才说道:“前进吧,男孩们,这里是你们的必经之路。”

    莫尼古斯从老普林斯手里接过蜡烛,另一只牵住西弗勒斯的手,这才迈开步伐往里走去。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将要面对什么,但是莫尼古斯相信他会得到他想要的,而他也一定能够保证他和西弗勒斯的安全。

    西弗勒斯有些不安的抓紧了莫尼古斯的手,在他们踏进通道的那一刻,在他们身后的大门就被关上了。

    而这甬道里面也迅速的变黑,唯一的光源便是莫尼古斯抓在手上的蜡烛。

    莫尼古斯有些无奈的紧了紧牵着西弗勒斯的手,小孩子怕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算平时西弗勒斯看起来再成熟,他也只是个真实年龄不到三岁的小毛头。

    “啪”的打了一声响指,随即四五个光团出现在了莫尼古斯和西弗勒斯周围,“这回不害怕了吧?”吹灭了手上蜡烛的莫尼古斯戏谑的问着西弗勒斯。

    难得的,西弗勒斯横了莫尼古斯一眼,苍白的脸颊上出现一丝红晕。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在艾琳肚子里的时候西弗勒斯发育的不大好,虽然在莫尼古斯的帮助下建立了魔力循环,调养了身体,但是出生之后的西弗勒斯身体看起来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脸色仍旧十分苍白,看起来就觉得不太健康。

    这也一度让艾琳和托比亚十分担心,两个人抱着兄弟俩去了好几家医院都得到宝宝很健康的结论之后才算放下心。那时候的艾琳还对魔法有着抵触,直到她打开心结才用了好些魔咒将西弗勒斯的身体再检查了一次。

    确定了西弗勒斯健康之后,总算是放下了心。

    只有莫尼古斯知道西弗勒斯那时候面对的艰险,若不是他及早的发现了不妥,帮了西弗勒斯一把,现在有没有这个小家伙的出生都不一定呢。

    被光团环绕着的莫尼古斯和西弗勒斯这回能很清楚的看到周围的环境。

    他们行走在一条走廊之上,整个走廊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挂着一幅画像,那上面或男或女或老或少,却是无一例外的有着黑发黑眸,这让莫尼古斯不难猜测到这些人的身份。

    想来,这些画像都是普林斯家族成员。

    而这些画像全都安安静静的注视着两个小小的男孩手拉着手在他们的面前走过。

    莫尼古斯对于这些画像的安静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可是永远也忘不了霍格沃茨里面那些画像的聒噪。

    至于他曾经见过的一些纯血贵族的家族画像,似乎也因为他黑暗君主的身份而在他的面前保持了尊敬。

    就如同他在得力下属卢修斯·马尔福家中见到的他曾经的挚友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的画像,虽然还如同往昔一般与他亲密交谈,但是却也保持着对君王的疏离。

    想到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莫尼古斯的眸中一暗,随即收敛了心神继续眼前他所面临的未知考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