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直死无限 > 040 早就成为一个正常人了
    从门外传来的声音,方里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里认了出来。

    “菖蒲小姐?”

    声音的主人,赫然便是四方川菖蒲。

    不仅仅是方里而已,生驹也认了出来了。

    “菖蒲大人?”生驹讶异出声。“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只是想来问问而已。”四方川菖蒲那即使隔着一道门都能够清楚的听出其中的犹豫和踌躇的声音响起,如此说道:“三位的身上有携带食物吗?需要我为你们准备一下吗?”

    四方川菖蒲的话,让方里与生驹互相对视了一眼。

    对于甲铁城内的状况,两人都是非常清楚的。

    在这个食物与用水短缺的状况下,再加上方里一行人的立场,四方川菖蒲如果真的为方里一行人提供食物和用水的话,肯定会招惹来许多非议吧?

    然而,四方川菖蒲却还是专门到这里来,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证明了四方川菖蒲是真的在关心众人。

    只有无名这个没有多少心机的少女没有理解到四方川菖蒲的良苦用心,百无聊赖般的说道:“我们不需要人类的食物,只要有血……呜呜呜呜!”

    无名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咽呜声。

    因为,方里捂住了无名的嘴。

    不顾无名的挣扎,方里对着门外的四方川菖蒲说道:“请放心,菖蒲小姐,我们有携带一部分的食物和用水,短时间的话应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是…是啊,菖蒲大人。”生驹似乎也不愿意将自己需要饮血的事情暴露出来,连忙接过了方里的话。“请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很好。”

    “那就好。”四方川菖蒲貌似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说道:“其实,再过一会,甲铁城会暂时停下,我是来告诉三位这件事情的。”

    “停留?”生驹不禁询问道:“为什么突然想停下来啊?”

    “……其实,储水的水箱刚刚被发现破裂,里面的水已经不够了,这样下去的话锅炉会停止作用,甲铁城也会无法启动。”四方川菖蒲无可奈何的说道:“所以,我们必须停下来取水才行。”

    “是吗?”生驹犹豫了一下,有些小心的说道:“需要我去帮忙修理吗?”

    毕竟,生驹亦是锻冶工人,最擅长做这种事情了。

    只不过,以生驹现在的身份,就算他肯帮忙,别人也不一定会领情。

    因此,四方川菖蒲说道:“请你不用担心,你过去的同事们也在甲铁城上,有他们在的话,水箱应该很快就会修好的。”

    生驹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想来,因为四方川菖蒲的话,生驹想起了之前跟自己一起工作的同伴们了吧?

    “大概再过一会,甲铁城就会停下。”四方川菖蒲说道:“到时候,希望你们尽量别引起民众们的恐慌。”

    “知道了。”生驹点下了头。

    至于无名,则是早就挣脱开了方里的限制,如同生起闷气来一样,扭过头,一句话都不说了。

    只有方里,望着窗外逐渐黯淡下来的天空,轻声呢喃。

    “刚好将事情给办了…”

    ……

    在夜幕降临时,甲铁城如四方川菖蒲所说的一样,停了下来。

    车门一个接着一个被打开。

    一个个的武士与一个个的民众从甲铁城上相继下来,聚集在了一片颇为隐蔽的空地之上。

    旋即,在四方川菖蒲的指示下,一部分人开始前往取水,一部分人则开始修理水箱,剩下的人全部聚集在空地上,忙活了起来。

    忙什么呢?

    武士们在周围围成一个圈,忙着进行警戒。

    民众们却是在中间搭起了篝火,在篝火之前跪下,开始念经祈祷。

    方里、无名与生驹三人同样从车上下来,看到了这一幕。

    眼看着一个个的民众围着篝火祈祷,无名眨了眨眼睛,问道:“他们在干什么?”

    生驹沉默不语。

    方里瞥了一眼篝火的方向,轻声说道:“在替死者举行葬礼。”

    无名顿时也不说话了。

    眺望着那徐徐燃烧着的篝火,望着那一个个跪在篝火之前祈祷的人们,无名与生驹均都陷入了沉默。

    “呜…呜呜呜…”

    没过多久,哭泣声开始在篝火前的人群中起伏。

    一个个的显金驿民众们终于忍耐不住心中的悲伤,接连的开始哭泣。

    悲伤在空气里弥漫而开。

    那是源自于对逝去之人的思念。

    面对这样的场景,连那些武士们都一个个的露出了感同身受的表情,没有一个能够开口说话。

    哪怕是生驹,情绪亦是变得有些低落了起来。

    无名静静的看着,表面上没有任何的表现,内心其实也是有些复杂。

    面对这一幕,能够无动于衷的人应该是不存在的吧?

    就在心中产生这么一个想法时,无名陡然间注意到了。

    站在自己旁边的方里,凝视着那弥漫着悲伤与哀痛的场景,眼神跟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呢?

    ————平静。

    异于常人的平静。

    平静到甚至让人觉得害怕的地步。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对死亡感到麻木了一样,已经完全可以称之为无情了。

    这让刚刚才产生了没有人会对眼前这一幕无动于衷的想法的无名眼中神采微微一晃。

    旋即,无名忍不住对着方里说道:“你难道不觉得悲伤吗?”

    闻言,方里转过头来,望向无名,一对黝黑的眼眸中携带着令人压抑的平静。

    下一秒钟,方里开口了。

    “如果会觉得悲伤的话,那我早就成为一个正常人了。”

    留下这句话,方里抛下怔然的无名,向着前方的人群走去。

    方里的出现,自然引起了周围的人的骚动。

    但是,方里却视若无睹,直接朝着篝火前一个静静的跪着祈祷,表情比谁都虔诚的孕妇走去,在其身边经过。

    当方里经过那孕妇时,他的嘴唇轻轻的动了几下,似乎说了什么。

    那孕妇立即是睁开了眼睛。

    可惜,这个时候,方里已经越过了人群,朝着前方森林的深处走去。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