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箭魔 > 第两千六百五十一章 做贼心虚
    这不对啊!这跟剧本完全不对应啊!

    说好的计划呢?

    白里这会儿已经一脸懵逼了,自己盘算好的一切以及各种应对之法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暗影那群杀手会在这里动手。

    可是如果这群货不在这里动手的话,那么不光自己准备的那些东西毫无卵用,自己想要拿到灵石也就没有可能了。

    所以这个时候白里也只能一咬牙一跺脚了!尼玛,你们不动手是吧,那我帮你们动手!

    看了一眼旁边的白鹤天,白里心道队友不就是用来出卖的么?所以不好意思了兄弟!

    一脚直接踹在了正撅着屁股往外看海宁的白鹤天的屁股上面。

    随之就见白鹤天滋溜一声就从后面窜了出去……

    台上,穿着高贵晚礼服的海宁正在款款而谈,她的口中不断的讲述着关于海洋之心的传说和各种作用,从美丽的爱情故事,到神秘的含义,基本上比编剧还能编那种。

    而就在海宁款款而谈之时,突然一道人影从后面窜了出来,然后就在无数人的目光之中人影呼啦一下子就把海宁扑倒在了台上!

    整个拍卖场哗然,可就在所有人都纳闷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个声音传遍全场!

    “哈哈哈哈!没有人能阻挡我们暗影拿走海洋之心!谁敢阻挡就干掉他们!”

    这一嗓子过后,整个拍卖场瞬间跟炸了的鸡窝一样!呼啦一下子就有无数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人忙着往外面跑,毕竟暗影名声在外,谁也不想死在暗影的手里。

    但是更多人则是一脸懵逼,因为此时他们发现台上扑倒了海宁的那位怎么看都特么不像是暗影的杀手啊。

    你能见过杀手穿人字拖吗?你们见过杀手这个时候竟然还在海宁身上动手动脚而不是去拿近在咫尺的海洋之心么?

    你们见过杀手可以笑的那么猥琐和淫荡么?

    而且杀手现在都流行穿着跨栏背心儿了么?

    不对!这货不是上午的两位奇葩之一么?

    幸好这话白里没听到,不然白里非得攥着这货的领子问他什么叫两位奇葩?你特么说谁是奇葩呢?

    此时此刻有眼尖的人已经认出来了,这货不就是牛奶油条男之一么?

    别说他们懵逼了,现在连徐振南都懵逼了,这特么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白鹤天此时会冲上台?还有刚才那一嗓子是特么谁喊的?

    一群徐振南的手下也是懵了,大佬,现在我们怎么办?上去干掉这个奇葩么?

    徐振南一挥手,很显然现在事情有些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也不好弄明白了。

    但就在徐振南想要再次控制全场的时候,忽然一道箭矢从阴影之中飞出,纵然徐振南反应很快,也依然擦破了徐振南的脸颊,带走了徐振南的一丝头发,最终插入了徐振南身后的一个手下的喉头之中……

    这一切来的太快了,快到徐振南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而就在这支箭飞出的同时,场中很多人也突然动了,果然根白里猜测的一样,这些宾客之中果然隐藏了不少的杀手。

    此时这群杀手突然出手杀了徐振南的人一个措手不及,白里亲眼看到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胖子前一刻还一副猥琐的藏在自己旁边女伴的裙子下面,但下一刻这胖子就用自己指甲下面藏着的小刀子划开了徐振南的两名手下的喉咙,鲜血四处喷洒……

    就是这群老鼠!白里的目的就是逼出这群老鼠,尼玛你们来了这么多人都藏在暗处不肯出来,那特么怎么玩儿?

    正所谓做贼心虚,白里突然的一嗓子对于一般人而言是懵逼,可是对于这群杀手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一瞬间他们还以为自己哪个环节出错了呢,自己暴露了?这种情况下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选择强攻。

    白里的眼睛看向远处的黑暗之处,那里就是之前徐振南没有发现的那个适合射手隐藏的位置,果然,刚才第一发偷袭徐振南的箭就是来自那里,不过徐振南的运气也真的不错。

    按理说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对手突然的一箭是很有可能重伤他的,但是突然被白里打乱了节奏的暗影显然也有些失神,所以那一箭可能只发挥了三四成的实力,这才出现了徐振南直接躲闪过去的画面!

    白里没有冒然出手,因为此时海洋之心还留在台上,这个时候就算干掉暗影也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赶紧朝着台上还压在人家海宁身上的白鹤天挥手……尼玛这货是要妞不要命啊!

    没看到已经打起来了么?而现在这货所在的位置后面就是海洋之心,全场所有的目光可都盯在那里呢!

    所以你特么还不跑?

    或许是白里的提醒让白鹤天清醒了过来,此时白鹤天拉起了被自己压得已经完全懵逼状态的海宁直接躲到了后面!

    “躲在这里哪里也别去!装死懂吗!”白里指着白鹤天,同时手已经提起了烈阳神弓,同时将烈阳箭全部背在了自己的身后。

    “你……”海宁看到白里此时提着弓和箭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毕竟关于烈阳神弓和箭以及那位神秘箭术大师的事情海宁还是知道的,之前海宁也在纳闷为什么箭术大师到这会儿还没有现身,而现在看到白里这个动作海宁惊呆了!难道眼前的白里就是那位大师?

    可是还不等海宁开口询问,白里已经直接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一个弓箭手,要永远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位置……

    海宁看着白里消失的黑暗处,陷入了沉思……

    “小宁儿……其实你可以问我的……”白鹤天一副你想知道的我全都可以告诉你的样子。

    “你?”海宁一脸嫌弃!

    白鹤天:“???”

    卧槽什么鬼?你是看不起我这个即将成为惠云星最强男人吗?

    很好……白鹤天再一次被海宁无视了,还是彻底的无视那种……

    看到这一幕白鹤天眼泪都下来了,自己就长得那么不可信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