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箭魔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白里?让他等着
    万山宗距离白霞城不算太远,在灵州虽说春秋华府是第一势力,但是春秋华府也做不到一手遮天。 .更新最快

    万山宗就是灵州春秋华府之下几个大宗派之一。

    万山宗地处万山岭,就在白霞城的北面,而万山宗虽然不是九宗之一,但因为万山宗势力很大的原因,所以也有幸得赐太阳战车。

    但战车的级别自然无法跟九宗以及十大家族的一阳战车相比,万山宗的战车应该是双月战车,虽然比一阳战车低了一个层次,但已经足以凸显万山宗的非凡了。

    “要说你那个学传送的弟子李珂可真是个蠢货啊!这都三年多了,竟然还没有把传送阵鼓捣出来。”猥在一旁跟着吐槽,其实猥吐槽的不光李珂,还有白里,因为白里本身也有传送的能力,只不过一级阵法师的传送白里是真的不敢保证准确性,鬼知道自己会不会把自己再一次的传送进入无尽风暴?

    而自己的声望如今所剩不多,

    想到声望,白里不免看了一眼自己箭魔戒指之中的技能树。

    技能树之上如今已经多了好几个技能,只可惜这些技能如今都是出于暗状态,是需要花费技能点才能够将其激活的,自己如今的声望连给自己兑换一个雷电领域都不够,哪有功夫再去学习辅助技能啊。

    但白里也没有办法,毕竟蓬莱就那么点人儿,自己甭管在那里怎么蹦也很难获取足够的声望,想要声望,还得看九州这边才可以。

    暂时抛开这些麻烦事儿,白里拉着猥开始往万山宗的方向而行,白里的速度还算不错,而且前往万山宗一路也有比较敞亮的官道,所以白里只用了小半天的时间,才刚过正午就来到了万山宗的宗门之外。

    而如今万山宗的宗门之外,已经是围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到这些人白里的第一想法就是砸场子的。

    但从这群家伙那一脸的菜色,白里知道,他们应该是来拜师的。

    白里没有理会这群菜鸟,径直朝着万山宗的山门而去,尼玛自己又不是来拜师的,自己是来抢双月战车的好吧。

    可是就在白里来到宗门前之时,几名应该是负责守卫山门的弟子直接伸手将白里阻拦在了山门之外。

    “拜师在外面等着!”这守山弟子很显然是将白里当成了前来拜师的菜鸟……

    “我不是来拜师的,我是来找人的。”白里一脸无语,尼玛自己看起来就那么像是拜师的菜鸟么?

    可是白里的解释显然并没有任何的卵用,守山弟子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白里一番之后再次开口:“我们万山宗收徒没有捷径,你就算是有熟人无法通过考核也没有用,所以还是去外面等吧……”

    “啥?”白里一脸无语……尼玛这过分了啊,把老子当成菜鸟老子也就忍了,可你们把老子当成走后门的菜鸟这是什么鬼?

    “我真的是来找人的。”白里强忍住自己内心的无奈,虽然说是来抢战车的,但是跟相桦好歹也是同窗,自己总不能真的一路打上去吧,要那样的话,相桦还不得联合一众同窗直接全世界追杀自己啊……

    “你要找什么人?”守山弟子一脸狐疑,这几日想要靠着关系进入万山宗的人他见的多了,所以他并不相信白里真的是来找人的。

    “我找相桦!”整个万山宗白里认识的相桦自己,所以直接报出了相桦的名字。

    可是白里不说相桦的名字还好,这相桦的名字出口,守山弟子却直接笑了。

    “如果是找首席的话,

    那么你可以回去了,因为首席已经交代,这两日不见任何人!”

    不是这守山弟子在胡说八道,而是相桦从天启书院回来之后就开始打理万山宗,如今万山宗的事物很多都是相桦在管理,而此次收徒,短短几日的时间已经不知道跑出来多少自称是相桦亲戚的人,面对这些人相桦是不厌其烦,因为这些人都是想要找他走后门的。

    所以相桦早有交代,这几日只要说是找他的,一律不见!

    “啊?”白里一脸懵逼之色,但仔细一想也就回过味儿来,白里微微一笑随之道:“你去告诉相桦,就说是一个姓白的老朋友回来了,他一定会见我。”

    “别说姓白的,就算是姓黑的首席也不见!”守山弟子态度出奇的强硬。

    而就在白里想一巴掌把这个说自己姓黑的守山弟子抽的满地找牙之时,忽然身后一阵骚乱,而后就见一个浑身锦袍的老者带着两名万山宗弟子从远处走来。

    看到这老者,几名守山弟子竟然直接丢下白里朝着那老者迎了上去。

    “弟子恭迎朱长老回宗。”守山弟子行礼的同时,白里转身望去,当看到这老者之时,白里眼神一亮因为白里认得这老者,当初在天启书院之时,老者去看望相桦之时,白里曾在天启书院之外跟老者有过一面之缘。

    他乃是万山宗的长老,在万山宗地位非凡。

    此时看到这老者,二话不说直接走了上去,同时开口:“朱长老,可还记得白某。”

    白里只身来到朱万诚的身前,可是听到白里这话,朱万诚却是一脸迷茫之色,很显然他并没记住白里,此时也没有认出白里的身份。

    “小家伙你是何人?”朱万诚开口一句小家伙让白里多少有些不爽,因为这小家伙是长辈对晚辈的称呼,而如今整个天启王朝,敢在白里面前自称长辈的人恐怕不太多吧。

    但想到这朱万诚乃是相桦的师门长辈,白里也没有怪罪,而是朝着朱万诚直接抱拳一礼,可是白里这抱拳的同时,朱万诚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因为此时白里这个抱拳礼并不是晚辈礼,而是平辈礼,这样一个小家伙竟然对他行同辈礼,这当然让朱万诚不爽了。

    “哼……不懂礼数……”朱万诚在心中暗讽了一句,同时就听白里开口:“朱长老,白里此次前来万山宗乃是有事要请相兄帮忙,不知朱长老可否帮我将相桦叫来。”

    白里话语落下,就见朱万诚瞥了白里一眼,随之微微点头道:“白里?你叫白里?”

    很显然白里这个名字还是有冲击力的,不过白里三年前就已经死了的消息如今已经是人尽皆知,所以朱万诚根本没有将眼前的白里跟传说之中的箭魔白里联系到一起去。

    朱万诚看都没有看白里一眼,直接带着身后的万山宗弟子穿过宗门一路朝着万山宗而去,

    白里眼望着朱万诚远去,心中也是带有怒火,尼玛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待遇?这也就是自己跟万山宗的首席弟子有旧,换成其他人这么嚣张让自己等着,白里此时一定把他的脑袋都拧下来了。

    想到相桦,白里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怒火,随之找了一片阴凉之处静静等待。

    而朱万诚一路进入万山宗,身后的两名万山宗弟子也开口了:“师父,刚才那人是谁啊,竟然如此不懂礼数,还让师父您这堂堂长老给他通报消息,师父怎么还答应了?而且他竟然说自己是白里?简直是可笑。”

    “白里死了都三年了,这家伙竟然还想冒充白里,要我说师父就该教训教训他,让他长长记性。”另一名弟子随之附和。

    可是朱万诚听到这里却是阴沉的一笑道:“哼!为师什么身份?如果跟这样一个黄口小儿动手岂不是有**份?还白里?还想要让为师给他通传消息?简直痴人说梦,让他在门口等着就是了,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