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我真是雷神 > 第184章 过年 下
    “大一岁了。”

    初一早晨,雷峰站在家门口,地上是一片烟花爆竹的残屑。

    他是七点起床的。

    雷母烧了一些汤圆,王家兄妹吃完后,乘车回春雨镇拜年去了;雷峰也已吃过早饭,此时见雷欣与纤纤穿着新衣服出来,便搓了搓耳朵,坐上电动三轮车驾驶室,载着拿着一些东西的两人,也出去拜年。

    第一家自然是邻居春香阿姨家。

    三人没拿东西。

    不是不舍得,而是中华文化讲究礼尚往来,大家住得太近,没有必要。

    春香阿姨一人在家,她儿子早早便到雷峰家拜过年,现下走亲戚去了,三人喝了杯茶,吃了些瓜子花生,坐了一小会儿,起身前往下一站。

    雷家在大河村人挺多,不过对于雷峰三人,共太爷的那些堂亲,只跑一家(有一个奶奶健在),除此之外,就只剩大伯小伯家。

    三人开车到雷家老宅,大伯小伯都在。

    如今的雷峰,与去年此时已成两人,那一次次央视音乐频道、以及最近一次颁奖典礼上的亮相,都让他身份有些变化。

    无论承认与否,身份地位的变化,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外人对其态度。

    哪怕雷峰他大伯是个老实忠厚的,在外人谈及他有个明星侄子时,也会忍不住有些虚荣心出现。

    这是人之常情。

    雷峰也是如此,他认为虚荣心这东西,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有,这点与虚伪不同。同情弱者与依附强者,是人性的两种体现。

    雷峰不是特别在意外人对他的看法,但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一点。

    现实一点,无可厚非。

    当然,一切都要有度。

    如果当一个人在衡量别人时,第一个反应是对方是否穿着名牌、是否有房有车...那就真的有问题了,而且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出了问题。

    这一点,亲戚之间,还不至于。

    雷峰停下车子。

    雷欣与纤纤一人拿着一对酒、一包麦片,二人从电动车后边下来,喊过长辈后,便将东西拿进两位伯伯屋里。

    东西不贵,和往年差不了多少。

    大伯挺高兴。

    他早先看不惯雷峰,是因为雷峰成天在外鬼混,如今见自己侄儿子混出了名堂,也由衷感到高兴。

    “进来坐!”

    大伯家烧了一堆篝火,很大的树根放在里头烧,令人很是暖和。

    大伯母给雷峰三人泡了茶,拿出瓜子果盘,放在火堆旁。

    火堆里,用炭灰埋着一条年糕。

    农村家的很多东西都让雷峰觉得新鲜,城市里的人,或许一辈子都无法体会到这些乐趣,就像这样的年糕,在烤熟之后,它的外壳会变得金黄脆硬,因为埋在灰里,所以熟了之后,吃它时要拍去表面炭灰,但很多时候,大家就直接将年糕往地上一砸,震落表面灰尘后,再用手击拍、吹一吹,就直接开吃。

    没吃过的人,肯定会觉得有灰残留,但吃起来真的很香,尤其是抹上偏辣的霉豆腐,雷峰觉得这就是一样无需高超厨技的美食。

    三人在大伯家坐了会,又到小伯家拜年。

    雷家老宅还是雷峰爷爷手上造的,雷父搬走、雷峰小姑出嫁后,老宅便被雷峰大伯小伯平分。两家之后也接了一两间屋子,但总体依旧是相连的。

    比起大伯一家,小伯一家更为客气。

    雷峰有些不适应。

    这两个伯伯,他更喜欢做事有自身原则的大伯,对于势利的小伯,雷峰不算特别有好感,太过客气,反而会让人不自在。

    但亲戚之间,终究有着剪不断的联系,雷峰虽然从未对外说过自己有多少钱,但买一辆车子,大伯小伯他们却是知道的,雷峰不算特别小气的人,所以他分别塞给了两个伯伯两包好烟,也算是一点心意。

    此处拜完年,雷峰还得跑临村的小姑家。

    初一先把礼送到,之后,几家人还要你一家我一家的吃饭。

    这是一件无比繁琐的事!

    雷峰很想说要不大家聚一起吃一餐得了,像这样初二中午在你家,初三晚上在他家,实在太坑人了。

    雷峰不喜欢跑来跑去,他母亲那边还有外公外婆三个舅舅两阿姨,似这样每家都得吃一餐饭,得吃到初八之后!

    但事实上,直到初十,雷峰才终于结束了漫长的拜年过程。

    他的三轮“宝马”,载着雷母三人,这些天只要家中没客人,便往返于亲戚家,有时候很晚才回来。

    雷峰有点心累,更觉得要做饭的雷母累。

    一想到今后每年都要这样来一次,雷峰简直想屎!他已决定,明年初一把年拜完后,就带雷母她们出去旅游,其它全都不管!

    好在一切都已过去。

    初十很多人都已上班,张晴晴、曲风歌,以及施柔等人,一同跑到雷峰家里。

    “逍遥哥哥!”

    曲丫头见到雷峰很开心。

    她人虽然傻乎乎的,但特别讨人喜欢,尤其是雷母,在听说小丫头要嫁给雷峰后,简直乐坏了。

    “逍遥哥哥,你有没有想我?”

    曲丫头跑到雷峰跟前。

    一“年”没见,她看起来还真像长高了些,只是脸上还是肉肉的,一颗小虎牙一笑就露了出来。

    “当然想了!”

    雷峰亲昵地摸摸她头。

    说真的,看见曲风歌,雷峰心情真不错,这一度让他觉得自己是萝莉控,因为有纤纤、曲丫头在,他就莫名开心。

    “逍遥哥哥,你又要给我灌(和谐)肠吗?”

    “......,是灌顶!”

    雷峰大汗。

    “哦,是灌顶,逍遥哥哥,你放心摸,今天我洗过了!”

    “你是说洗过头了吧......”

    雷峰无语问苍天,赶紧将放在她脑袋上的手拿开,再说下去,雷母跟张晴晴估计会暴走......

    几人的到来,意味着“雷云社”即将重出江湖。

    这段时间,韩国那边《nobody》、《gee》终于因为发歌超两个月,退出争榜。没了这两首歌,2月13日,即正月初五那一次的“音乐银行”,韩国歌手写的韩国作品再一次夺回了周冠。

    韩榜前十皆韩;华榜前十亦皆华。

    两国都有春节,前几天消停了下,春节过后,两边渐渐开始不满意这样“打平”的局面,终于弄出了个新花样——

    巡回演唱会比赛机制!

    大致就是说,在华韩音乐巡回演唱会上,由观众投票,最后分个高低。

    这是个无聊的赛制。

    因为雷峰无法参与。

    “算了,参加不了就参加不了,‘华音世界’上,几首中国风人气开始下滑,第二批中国风歌曲,也是时候上传了。”

    雷峰有点遗憾。

    他其实很想加入华韩巡演的华国代表团,那样一来,他不仅可以在演唱会上获得很多雷人点,还能更好得宣传广场舞。

    可惜...

    “求人不如靠己,新的一年到来,旧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为了不让大家遗忘,我得弄个作品,将以前发的作品整合一下,”雷峰沉吟了一下,忽然眼睛一亮,“要不,来个广场舞大串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