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我真是雷神 > 第131章 进去了吗?
    校外。

    一辆辆警车停在梅花学院正门口,周边公路街道路段全部封锁,宝丰县公安部局长、副局长、众多民警......全部聚集此处,一个个面色严肃、甚至脸色难看地盯着校门后边站着的几人!

    “前方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警车前,沈德芳手握扩音器大吼!

    身为宝丰公安局局长,他此刻极度愤怒,颈部的青筋都鼓起,恨不得当场下令冲进学校,擒下前方几人!

    但是!

    他不能这样做!

    因为梅花学院正大门里边,三个肆无忌惮的凶徒身前,有一个年纪很小的小孩,此刻正被一人提在手上、哇哇大哭着!

    “嘿嘿,又是这一套!”

    正大门里边,三人相视大笑!

    如果雷峰在此,马上便能认出这三人其中一人,正是先前离开的迷彩服男子;而其他二人,一人皮肤很白,面容阴柔,另一人则个子很高,体型宽大,手中提着一个大约刚读小学的小孩子,手里转着把枪!

    “里边的人听——”

    “好了好了!”

    校门内,皮肤很白的那个男子挥挥手,他似有些厌烦了喊话,掏出一把匕首,拽过另一人手中小孩,用刀尖抵在小孩脸上。

    “别伤害人质!!”

    沈德芳惊呼!

    那男子个子并不大,面相阴柔,声音尖细地冷冷道:“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划一刀;还有,我奉劝你们不要打其它注意——尤其是偷偷潜入学校——因为一旦被我们发现,也许就有一条生命因你们而死......反正人质多得是。”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沈德芳喊道。

    男子笑了笑:“你做不了主,等做得了主的人来了,我再告诉你——放心,我们也不喜欢杀人,先前那些受伤的已经交给你们,这也说明了我们的诚意。”

    “就是!背得我累死了...”

    那个叫“老七”的迷彩服男子嘀咕了声,不过被为首那男子瞪了眼,便又低下头。

    吱——

    几人谈话间,又是几辆车子开来!

    一行人匆匆下车,县委书记、县长、各大小官员陆续而来。

    “怎么回事?情况怎么样了?”

    宝丰县县委书记大步走来。

    “周书记,整个学校被劫持了,歹徒手中有枪,人数暂时不清,但他们先前释放了几十个重伤者,从伤者口中,我们推测至少有十数人;因为有大量学生在他们手中,我们还不敢轻举妄动......”

    一旁有人汇报中,一行人走到校门口。

    “周书记、李县长......”

    沈德芳面色难看地打招呼。

    周书记点点头,又望向前方——

    “我是宝丰县县委书记周云生,你们有什么要求?”他大声道。

    “哈哈!”

    校内那为首男子笑了笑:“不愧是做县一把手的人,说话直接我喜欢,我们途经贵宝地,无意与政府作对,只是我们一些兄弟被抓,被逼无奈,只好出此下策,请政府高抬贵手,放了我等兄弟!”

    “你兄弟是谁?”

    “我兄弟很多,其中一位姓姚名书客。”

    “姚书客?”

    周书记愣了愣,忽然瞪大眼睛:“这不是那个贩毒团伙——你们b市被抓的人,怎么向我们a市来要!?”

    周云生差点吐血!

    上个月b市打击一处毒窝,当时还闹得挺大,因为似有少许人逃脱,所以就连相邻的a市都发了通缉,本以为只是防范未然,却没想到竟真的逃进了a市,还进了宝丰县!

    这不躺枪吗?

    “周书记,你青天大老爷,想必一定会为我们做主。什么时候见到我兄弟,我这边立马放人。当然,能快一点就更好了,否则我们这些人还好,里头有些人可能等不及了。”为首男子道。

    周云生脸色难看!

    一座学校被劫持,这特么多么大的事你知道吗?而且还是梅花学院!我都已经接到好几个电话,有好多人都亲自赶了过来!

    你这是坑人啊!

    周云生血压有些上升。

    他半生努力,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个位置,这一次出了这种大事,如果没出人命,或还能挽回,一旦出了人命,今天这事简直会惊动中央!他这个县委书记也势必当到头了!

    “武警还没到吗?”

    周云生转身回走。

    “武警还在路上。”沈德芳低声道,他顿了顿,“歹徒人数众多,手中有大量人质,匪首先前几次强调,一旦我们进入学校,他将动手杀人,恐怕......”

    “别说了,你先去稳住歹徒,同时联系好武警、医生与谈判专家!我去联系市里,b市惹来的烂摊子,他们得负起责任!”

    周云生脸色铁青!

    沈德芳点头。

    他向人吩咐了一遍不许放家长进入,而后又往校门口走去——“前方的人听着,你们的要求我们已经上报上去,但我们要求看到所有人质!”

    “这不可能。”

    为首男子摇头拒绝,但想了想又笑道:“不过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可以再送一批学生出来。”

    “老大!”

    一旁老七一愣!

    “有一个人质和两个人质不同,但一千个和两千个没有任何区别,老七你回去,通知老六那边放一批高中生出来——记住,先放一小部分,可以适当让他们看起来惨一点。”为首男子低声道。

    老七当即不再多说。

    对他而言,在此处晒太阳,哪有回去作威作福来得痛快;更何况,由于突然被喊过来,他心头那股火还没泄掉呢!.

    “那老大我先过去了。”

    老七点头离开,墨镜里头闪过兴奋之色!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雷峰吞服智力果,想到罩罩内的钢圈,得到允许后,顿时挪向张晴晴背靠背摸了过去!

    “你别乱摸,你试着把那三个金属小——”

    张晴晴脸对着墙壁,正小声向雷峰讲解——却突然觉得背后一股温度袭来,胸前一松,还来不及反应,胸口一凉,罩罩已被抽走!

    “你——”

    张晴晴脸刷的一下红起!

    她t恤本就破了,经罩罩一带,当即完全落下。凉凉的感觉,让她面红耳赤,而雷峰熟练的手法,更令她如同遇见了色狼!

    “指甲剪给我。”

    雷峰拽出罩罩,也顾不得感受上面的体温,拽了几下,发现拽不破,当即又开口道。

    “啊?”

    “指甲剪!”

    雷峰小声强调道,“你先前不是说有指甲剪吗,我要用它把罩罩剪破!——呃,是不是在你裤兜里不方便拿?”

    雷峰瞄了瞄张晴晴的牛仔裤——

    话说,刚摘了罩罩,又要摸腿腿,是不是太猥琐了?

    “不不!指甲剪拿得到!”

    不过让雷峰失望的是,张晴晴的指甲剪,却是与两颗小珠子、一个卡通吊坠一起挂在腰上——以一根红绳子串着。

    她用力将绳子拽断,哆嗦着身子,将指甲剪递给雷峰。

    “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雷峰也顾不得多想,一手拿着指甲剪,一手拿着罩罩,很吃力的在背后一阵乱剪,终于取出一根弧形钢圈。

    靠着墙壁努力起身,雷峰跳到一旁桌子前,取过一张粗一些的砂纸,像磨刀一样,用力打磨起一端有塑料包裹的部位!

    钢圈不粗,但打磨起来,也相对困难,雷峰磨了一会,手指皮都磨掉了,只得借用星爷《国产凌凌漆》中聚精会神看a片挖骨取弹头的精神,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大胸妹某个部位,转移一下注意力!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一番打磨,本不粗的钢圈一端,终于没了塑料,也细了许多。

    自己先试试...

    雷峰想为自己打开,但手反铐得紧,一只手又不能动,一时总戳不准锁眼。

    “我先帮你打开手铐!”

    雷峰蹦到张晴晴身边。

    “你真的行吗?”

    张晴晴眼中泛起一丝希望。

    “哎呀,男人怎么能说不行——你别乱动啊,我先对准位置!”

    “嗯...”

    “哈,摸到了,你别乱动——”

    “嗯。”

    “我戳。”

    “进去了吗?”

    “当然进去——呃,你这样问,很伤人自尊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