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我真是雷神 > 第79章 超级女声
    “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苏老师,您这条微博上的‘寒山问拾得’,当真狠狠给了那小子一个巴掌!”

    “呵呵。”

    “身为业界前辈,那个臭小鬼一点都不知道尊重!岂不知当年苏老师您一首《麻雀》,红遍了大江南北!”

    “呵呵。”

    “我觉得这种不懂音乐、更不懂得尊重前辈的不良少年,必须滚出娱乐圈!”

    “呵呵。”

    “苏老师,听说您最近写了一首单曲?”

    “小魏啊...”

    “苏老师,您看我怎么样?我是您一手带出的学生,我对待歌曲,一定像对待生命一样尊重!”

    “呵呵。”

    ...

    电话挂断。

    魏思握紧手机,一把举起——想了想,换了只烟灰缸——想了想,魏思又换了只抱枕,用尽全力,狠狠砸到地上!

    “呵呵——呵你全家的蛋!!”

    魏思胸口起伏,怒气满腔。

    “哎不对——他是在呵我?...泥煤!”

    魏思又捡起抱枕狠狠砸下!

    “什么忍他、让他、由他、避他......昨天三线人气榜更新,你丫被那混蛋反超,不是还在微博上上窜下跳?”

    “还修身养性...昨天要把人赶出娱乐圈的不是你?”

    “别人一周没作品,你就说江郎才尽;你丫几年才出一首——居然不给我唱!枉我喊了这么多声老师!啊呸!不就‘超级男生’当过我几次评委吗?还不如于老师,人家至少真的淡泊名利!”

    魏思很生气。

    却也很失落。

    今时不同往日,自从这个月跌落三线,他在公司里的日子,一日不如一日。

    曾经魏思无比厌烦上通告,疲倦面对签唱会,没空搭理众粉丝......而今时间有了,精力饱了,通告却没了,新专辑也没了,就连助理也没了.....

    唯一还不离不弃的,只有一些真正的“海豚”......

    一想到这里,魏思都有想哭的冲动!

    他自出道,便以能飙海豚音广受关注,参加超级男生,得到第一,又有幸碰到“直通春晚之歌曲”,接着成功入线......一路可谓顺风顺水,可而今跌入十八线,助理不再有,经纪人爱搭不理,在公司都不敢大声说话!

    唯有看到网上粉丝的安慰,魏思才感受到一丝温暖。

    但也愈发难过!

    他很后悔当初没有珍视这些无条件喜欢他的人,现在懂了,却除了被人安慰,再也无法让“海豚”为他而骄傲...

    魏思是傲气的。

    他年轻的心,像方才这样为了一首歌,低声下气地去求人,放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接受的。

    而他近乎谄媚的讨好,却换来一声声“呵呵”...

    这简直让他心凉。

    “没有公司的资源,只凭自己,我还能再次入线吗?”

    魏思没有一点信心。

    但就此放弃,从此混迹十八线,让人气一点点消尽,最后沦落到酒吧卖唱,他又怎能甘心?

    “为了成功,受些嘲笑又如何,我再去问问,没准苏老师被我诚心打动了呢?”

    魏思拿起手机,再度拨通了苏道长的电话——

    嘟。

    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魏思:“......”

    草!

    群山的人都这么现实吗?

    魏思怒了!

    他知道苏道长是群山唱片的,并且还是一位小股东,他如今在滚动的日子一天天难熬,所以求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又何尝不是在为今后寻求出路!

    毕竟他与滚动的合同,明年就到期,现在滚动的人还没跟他续约,几乎摆明了要将他抛弃;而在抛弃之前,魏思相信,公司一定会榨干他最后一点价值,他现下这些不离不弃的粉丝,或许也会因此而离开......

    所以,大唱片公司,魏思不敢想,但群山明显在走下坡路,正需要新鲜血液,自己怎么说也红过两首歌,一旦再遇到一首好歌,东山再起也是很有可能的啊!

    “你们这些混蛋!”

    “一个个吃人不吐骨头!”

    “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还没有那个杀马特实在!”

    魏思想到雷峰,心中虽恨对方把他拉下三线,但每每想到那些作品,他心中也委实无力,并且有些羡慕。

    “一个杀马特,从无到有崛起,我难道不行吗?”

    魏思觉得自己要反思!

    有道是最值得你学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魏思觉得,排除杀马特非主流的打扮,雷峰身上,或有很多值得他学习的地方!——例如不要脸——魏思觉得,如果现在雷峰在这,一定会继续打电话、或者不停发私信给苏道长...

    “可这些,我做不到哇!”

    魏思实在放不下矜持!

    他想了想,取过电脑,却是点开了微博——

    “当时网络歌曲大赛时,那个混蛋可不像骂不还口的人,昨天苏三省在微博那样黑他,我就不信他能忍得了这口气!”

    魏思打开微博,却是翻到雷峰的主页。

    “世人谤我、欺我......咦,这不是苏三省的那条——卧槽!是改了的!尼玛这骚年现身了!”

    魏思瞪大眼睛!

    雷峰的主页,第一条微博,赫然是一段对话——

    昔日,有人问禅师:“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如何处之?”禅师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我懂了,大师是让我过几年再看吗?”“不,我是说你活该。”

    正是苏道长那条“寒山问拾得”的改编版!

    魏思几欲鼓掌!

    他是讨厌雷峰的,但同样讨厌苏三省,现在见双方似乎要展开撕逼,这简直太好了,他都恨不得浮一大白!

    “不过就这一条吗?”

    魏思有些可惜。

    他随意点了点刷新,只见一条全新的视频微博,出现在了首页——

    “《超级女声》?”

    魏思瞪大眼睛,盯着标题。

    他参加过选秀节目《超级男生》,苏道长正是评委之一,而在《超级女生》中,苏道长也是评委!眼下这个《超级女声》,虽然将“生”改成了“声”,但魏思绝不会以为,这二者之间,会完全没有关系!

    “反击要开始了吗?”

    魏思点开视频!

    也不知怎的,他心中莫名有些激动,隐隐有些期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