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位面老司机 > 第四十二章 不污不成书!
    随即几人就开着车向市中心进发,李布衣没有坐胡一军的车,而是坐到桑塔纳上。

    “表哥,刚才干吗让我决定?”

    “你要走出去,姨父有心结,但你不能这样,这才是开始,这个世界很大,有些东西你要承担,因为你是祖国的花朵。”

    “表哥,你能不能正经点。”

    “咳咳咳,我不敢沾花惹草,肯定不能便宜了别人,自然把人情送给你了,你咋这么笨。”李布衣有点无语。

    张小军算是明白了,挂羊头卖狗,自己又被当枪使了,竖起大拇指道:“哥,你真稳!”

    “嘿嘿,表弟,我出事的对象背景大,你就帮哥扛着点,咱们两家也没啥弟兄,你说是不是,咱们俩就是亲兄弟,你也不想你哥我被扒皮抽筋吧?”李布衣笑着道。

    张小军一头黑线,道:“表哥,你不是ri了天吧?”

    李布衣想了想,点头道:“差不多。”

    “卧槽,是政还是商?”张小军惊道。

    李布衣突然一脸凝重道:“在商言商,在政言政,咱们是商人,不要去碰(政,治),记住了,任何时候都不可以!”

    “哦,记住了!”

    张小军没有啥兴趣,本来他就对政和商没有啥子想法,开开心心的开车,找些好的故事积累下来,说不定还能遇到太上老君大人,再修个小仙,图个长生啥的,但是终究是一个想法而已。

    一顿狂欢后,张小军和李布衣回到了家。

    一入院子,张小军就喊道:“爸妈,我们回来了!”

    但没有回应,刘梅估摸着又加班了,张大军则是坐在院子里面抽着烟,张小军皱了皱眉头,每年出了那个特殊的日子抽烟外,张大军平时几乎不抽烟,一抽烟就说明张大军有心事,而且还是特别重的事情。

    “爸,咋了?”

    “姨父。”

    “嗯,你们回来了,自己去搬凳子来,我有事情跟你们说。”张大军随即把烟也掐了。

    张小军两人坐好后,张大军开口了,道:“你们上次遇到的火灾是人为造成的。”

    张小军和李布衣这才明白那天张大军急急忙忙的出去干了啥,果然是干过军人的,敏感性高到了一种他们震惊的程度。

    张大军说完后看着两人,发现两人的脸色都没有变化,便问道:“你们已经知道了?怎么回事。”

    张小军看了一眼李布衣道:“爸,我来说吧,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所有我和表哥纯属碰上了,杨继康是想要找胡一军报仇。”

    “那就好,不是找布衣的就好,好了,没事了,先去吃饭吧,今天我做的!”

    “那一定要尝一下姨父手艺!”

    张小军也附和道:“老爸手艺贼好,你等着,我去端出来。”

    两人又强行往肚子里面塞了些饭菜,饭后,张大军又开口了,道:“小军,你提醒一下你同学,注意点安全。”

    “嗯,已经说了!”

    “好,我去忙了,你们把院子收拾一下,晚上就不要出去了。”张大军留下了一句话就去忙了。

    张小军则是干起了家务来,李布衣懒散的躺在院子的躺椅上。

    张小军提着垃圾走到了躺椅边,踢了一脚李布衣道:“起来!把垃圾倒了!”

    “表弟,我是客啊。”

    “呸,你脸呢?”

    “咳咳咳,我去,我去,倒在那里?”

    “出大门左转十五米!”

    “哦!”

    张小军看着李布衣提着垃圾桶出了门,脸上露出了笑意,自己这大表哥好像真的有点变化了,以前性子如同一匹野马一样。

    “看样子出了那档子事情你有点收敛,不过值啊,第一次就那么……哈哈。”

    张小军忍不住歪歪起来了当时的画面,实在“污不成画(shu)!”

    李布衣吹着口哨回到院子里,发现张小军正在摆弄院子的花花草草,便问道:“表弟,你胆子不小啊,敢动姨父这一百多盆花花草草,你是在作死啊!”

    “又不会弄坏,快点来帮忙,给他们浇水!”

    李布衣似乎知道什么一样,连忙挥着手拒绝道:“我不敢,姨父看到了绝逼要打死我!”

    张小军很奇怪,他一直都没有碰家里的花花草草,今天主要是想要把“树精的精血”用上,让这些花花草草有些灵气,改善一下家里的环境,至于什么修炼成精之类的,张小军没有奢望,因为“建国之后不允许动物成精了!”

    张小军疑惑的看着李布衣道:“表哥,你咋了?”

    “姨父没给你说?你自己数数这里的花花草草有多少盆,我回房间玩会电脑,有事“别”叫我!”

    “滚吧!”

    李布衣回屋后,张小军数起院子里的花盆来。

    “一、二、三……五十九……草,数那了?重来……一、二、三……一百……一百零八,总共一百零八……”

    张小军在原地转了起来,这一百零八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一时间想不通,自己老爸平时照顾的那么小心……一百零八……

    张小军半天还是没有想到,索性不想了,开始给花花草草浇起兑了“树精精血”的水,树精果然没有骗他,这水一喷到院子里的花草上后就被花草吸收了,它们颜色瞬间鲜亮了许多。

    正当张小军浇的开心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军,你在干什么?”

    张小军吓的一惊,急忙转过身解释道:“啊?爸,我没干啥,我就看天气有点干,给它们浇点水。”刚才受过李布衣的警告,他知道不敢胡来。

    张大军皱了皱眉头道:“把洒壶给我,你回屋去吧。”

    “哦,好。”张小军把洒壶递给了张大军后就回房间了,看见李布衣正在打团战。

    “表哥,你也玩这?”

    “嗯,公司底下有个电竞队,我平时也去看看,没事也玩玩。”李布衣道。

    张小军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李布衣打游戏,不时喷上几句,搞的李布衣节奏大乱。

    “表弟,你再比比,我就揍你啊!”

    张小军贱笑道:“呵呵,那天赵天豪想打我,你是没看到结果吗?”

    “哦,对了,忘记问你了,你这一身力气怎么这么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