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位面老司机 > 第三十八章 盘龙山!
    的确,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壶翁原来住的地方是在二十三重天的一个地方,但最后被流言蜚语赶到了这第一重天,美其名曰救助底层的仙人,实则是逃避。

    张小军看着壶翁脸上阴晴不定,终于送了一口气了,上次在那仙界的小镇被仙人一手抓起来的事情他可还没有忘,刚才他就是在赌,赌壶翁的悬壶济世之心。

    mao爷爷曾经说过,凡是先抓住主要矛盾,就能打开缺口,张小军运气不错,抓住了主要矛盾,让壶翁的心动了,动了就有希望了,一旁的程老伯也看出张小军的路子了,心中百味杂陈,但更多的是感激,这个少年看似鲁莽的举动,原来每一步都是有着计划的。

    半响后,壶翁开口了,道:“你小子从开始就算计我。”

    “嘿嘿,壶翁前辈,您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不要和我这凡人计较了吧,您看,我程伯这……”张小军没有说完,但意思很明显。

    壶翁没有直接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问道:“你和他啥关系?”

    “咳咳咳,说实话?”

    “实话。”

    “刚认识,我看看时间,六个小……三个时辰!”张小军到没有撒谎。

    “三个时辰?你刚才不怕我杀了你?”壶翁有点震惊。

    张小军正色道:“您有一颗悬壶济世的心,我顶多受点伤,但如果我受伤可以救人一命,我可以做上一做!”

    “好一颗悬壶济世的心,你们随我来!”壶翁发话了,程老伯绝望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曙光。

    张小军也长出了一口气,只有童子还一脸疑惑,自家师父被人砸了门匾,最后反而没有生气,好像还要救助老人。

    “童儿,你去门外看着。”壶翁挥手道。

    “是,先生。”

    待童儿出了房间关上门后,壶翁开口对着程三金道:“你过来。”

    程三金急忙走了过去,壶翁随即取出了一套银针,然后开始在程三金的手臂上扎了起来,越扎眉头皱的越深。

    壶翁收起了银针问道:“万年前你就该死了,为何残存至今?”

    “心结未解,不愿抱憾。”陈三金回道。

    张小军有点方了,这执念活了一万年,简直有点恐怖,同时也羡慕神仙有着无尽的寿命,可以在天地间自由驰骋。

    “唉,老君啊,您千万要让我拉上一回啊。”张小军叹道。

    壶翁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张小军,道:“你滞留的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

    张小军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

    “嗯,他交给我了,我会尽全力,你快点走吧!”

    张小军没有迟疑,上次在那小镇,用手握住他的仙人也说了同样的话,无独有偶,这事情不简单,连忙道:“那好,麻烦壶翁您了,我这就走!”

    “童儿,送他一程!”

    “是!”

    门外的童子脚下瞬间生出了一朵白云,同时示意张小军上来,张小军有点发憷,因为他知道云是水蒸气液化的集合,这玩意能载人,但童子这时伸出了手,张小军瞬间飘到了云上,搞的紧张的张小军急忙闭上了眼睛,(类似蹦极的感觉)两人开始向山下飞去。

    “不用怕,我会御空术已经许久了,带一头万斤的灵牛都没有问题。”童子安慰道。

    张小军这才睁开了,感受着这神奇的一刻。

    “小哥,这能传给我不?”

    童子不屑的看了一眼张小军,道:“传给你也没用,你是个凡人,经脉中没有灵气,给你了口诀也没有用。”

    张小军瞬间感觉到了浓浓的歧视之意,同时也很无语,哀叹道:“地球真心没法待了,他打算去火星。”

    不多时,两人就来了桑塔纳旁边,童子把张小军一扔就飞回了山上,张小军吐了两口泥巴,很想破口大骂,但最后还是忍了,因为他的脚边被童子射来的一点星光击出了一个小坑。

    “真倒霉!”

    张小军说了一句后就着急向回去赶了去。

    回到了楚州市的郊外,系统的声音就在张小军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恭喜完成任务六中帮助一名乘客解决问题的隐藏任务,系统发放奖励,基础属性点4个,自然属性点一个,最高时速不变。车辆油箱二次元空间扩大一倍。是否分配属性点?】

    “分配。”

    张小军在右边的玻璃上一顿点,基础属性都变成了七。

    就在张小军打算松口气的时候,手机使劲的响了起来,张小军看着几十条短讯,上面都是胖子,暴发户,自己表哥在xx年月日几点几分几秒打的未接电话,张小军急忙回了一个电话,然后气都没有歇就开车去了东三街。

    东三街,华悦会所中,一群二代玩的很开心,色子扑克啥的,整个大包间中全是欢声笑语,但却有人暗自较劲着。

    一个浑身着这黄颜色衣服的青年端着酒杯来到了李布衣的跟前,道:“李兄,楚州的江湖还没有听说过你这一号人,不知道你家里干啥啊?”

    这黄衣服的是楚州市黄灿灿珠宝连锁店的老总黄山金的儿子黄言色,家里也特别有钱,和胡一军家里差不多。

    “家里啊,种地的。”李布衣笑道,他也没有说错,华夏第五大的农业公司就是他们家集团下属的公司。

    “种地的?”黄言色开始思索了起来,楚州市处于南方沿海,但是经济发展很快,土地资源早就不多,而且根本没有能形成产业链条的资源,但是今天能来这的那一个不是有点身家和背景的。

    “李兄不是楚州市人吧?”

    “嗯。”

    “哈哈,来李兄干一个。”

    李布衣没有举杯,只是笑了笑,这黄言色刚才干的事情他尽收眼底,这种人他不屑与之有多少交情。

    黄言色看到李布衣半天没有动杯子,脸色瞬间变了,但是能在这群二代中有着影响力的黄言色也很会来事,脸上堆满了笑容道:“李兄不喝酒啊,那我就先干为敬,晚上盘龙山见!”

    盘龙山,一个楚州市的开放性旅游景点,由市政府出资,供整个楚州市的市民休闲爬山锻炼欣赏美景的地方,而且市公交公司还有专门的公交线路,一般运营到晚九点,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去处,但同时也是一个赛车的好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