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佣兵皇后,妖王擒妻忙 > 第248章 帮她,试试外面那个男人的心
    深吸了一口气,芙蓉补充了一句:“作为局外人,我无法评价什么。王后,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具体的来龙去脉,只有事情的受害者才能够感同身受,我也是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说出这样的话,具体什么情况,王后您还是自己感受吧。”

    郁染染不知道自己应该感受什么,只是没有想到,慕卿年背后的故事,不比她的轻松多少。

    每一个风流雅致的笑容背后,都那么伤,那么伤。

    那么鸠薇喜欢他,爱慕他,到底是对是错?

    或许没有对错,有些事情如果真的要去纠结谁对谁错,那就失去了感情本身的意味。

    “我只有一个问题。”郁染染收敛了漫不经心的神态,看向芙蓉的样子很慎重,也很认真,芙蓉也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明艳小巧的巴掌脸看向郁染染。

    “您问。”

    “慕卿年对鸠薇,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就你女人的角度来讲,你毕竟陪着慕卿年那么多年,应该有点懂他吧?”

    “说懂倒是撑不上,但是……如果让我感觉,我觉得,爱比恨要多的多。”虽然,爱有多深,恨就有多伤,芙蓉其实也无奈,卿年和她的关系,很奇妙,有时候明明他比她经历的更多,但是他却总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样的男人才可怕,看不清深浅。

    也许,王上身边的男人,心腹,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胜任的。

    ***

    “嗯。”郁染染呼了一口气:“故事也听完了,我们去接一下慕卿年?”

    芙蓉挑眉,显然没有想到郁染染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愣了好几秒钟,她才迟疑的摇头:“王上吩咐,主动见别的男人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在王后你的身上出现。还好现在青阳统领不在,不然……大概王后您的这话就要传到王上的耳朵里。”

    郁染染顿时眸色变得幽暗:“青阳,这吃里扒外的功力,是跟谁学习的?”

    这几个月,吃她的,用她的,还竟然敢私下传递这种信息?

    果然和墨白一样是养不白的白眼狼啊。

    “没办法,王上太严苛了。从到王上身边起,违背王上意愿的人,从来没有什么好下场。当然,符合王上心意的属下,过得都还比较滋润。相对于其他历届王者,我更欣赏王上的行事作风,这也是我身为鬼医嫡传弟子,没有去救济天下,反而在王上身边当魔影的原因。”

    郁染染从芙蓉的语气里听到了毫不掩饰的对妖非离的夸赞,忽然嘴边那戏谑的话都没法说出口。

    他就是有本事让跟着他的人忠心护主,不过……

    “蓉儿,你如果喜欢我哥,主要还是要主动出击,因为追求他的人太多了,他可能有点习以为常了。”

    不知道为何郁染染就开始传颂这方面的只是,芙蓉顿时脸颊一红,不知道作何反应。

    她这么多年,还没有主动追过一个男人。

    对于岑鸠天,她算是找了魔了,她没有见过那么两面化的男人,前一秒温柔似水,后一面冷如冰霜。

    而且……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有两幅面孔。

    她也是一次机缘巧合之后,处理完任务,在夜色中见识到了从青楼红馆出来的岑鸠天毫不怜惜的处理了一批杀手。

    那个男人,就算是杀人的时候,眼底都带着温柔的笑意,可是偏偏,令人毛骨悚然。

    她认出了他,却觉得奇怪,传说中花名在外的岑家二少,为何杀人不眨眼?明明温柔的笑着,却让人感觉到他内心一片荒芜?

    那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起了自己都控制不了的笑意,她躲在暗处,看着他和其他女人嬉笑怒骂,明明花名在外,可是他让其他女人接近他,他却从来不主动亲吻任何一个女人。

    **

    “怎么,又呆了?”

    郁染染伸出手,在发呆的芙蓉眼前晃了晃,颇为好笑的凝视着眼前明媚的少女。

    温柔善良,医术奇高有提壶济世的仁心,长得好看,笑起来眉眼弯弯,有时也喜欢发呆。

    感觉……是很暖的一个女孩子。

    而且……芙蓉的察觉力特别敏锐,能够触碰到人心的波动,也能观察到现实的细枝末节之处。

    这是让她佩服也惊讶的地方,这种人,是女中诸葛,堪当大任。

    或许,她真的可以长期的任用她,非离这次给她的两个魔影,她用的特别顺手,也很喜欢。

    和她在西南佣兵的手下不同,那群小兔崽子虽然身手不凡,有些善谋略,有些善部署,也有心思如发之人,但是带在身边……并不是那么方便。

    “还说我,王后你也发呆了。”芙蓉调皮的笑着。

    “恩,说的也是。”抱着软绵的抱枕,郁染染慢慢的抚摸着肚子:“忽然饿了,你的鸡汤,什么时候好?”

    “噗……还慢着呢,最起码得慢火细炖小半天,王后你有的等了。不过……如果你想要用膳,我可以现在去做,只要有厨房。”

    “算了,还是去看看慕卿年。”

    芙蓉看着说风就是雨起身朝外走去的郁染染,连忙跟上。

    ******

    岸边的水因为流动还未结冰,沿着河岸线,慕卿年眉梢之间没有多余的情绪波动,手指微动,跟在他身边的人会意,消失。

    通向嫡系子弟和长老所在的院落,有一条路要经过怪石嶙峋的池水假山,慕卿年因为多病而温润雅白的手搭在染着白雪的木轮上。

    吱嘎——

    雪水碾压,发出细微的碰触声。

    岑鸠薇躲在幽暗曲折的石洞暗角处,看着远方修长雅致的人影,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惊喜之中。

    可是狂喜之后,她却不敢走出去,她不知道,他是不是来见她的。

    或许他只是来找四姐姐,她贸然出现会引起他的反感,可是她又迫切的想要看他,想要抱抱他。

    怎么办?

    假山身后便是错落复杂的小路,通向各个地方,岑鸠薇后退几步,看着回廊走别致的岩石,不知道该不该出去。

    容千寻尾随而来,看见表情复杂的岑鸠薇,复杂的眸落在远方气质斐然的少年身上,靠近岑鸠薇,他的语气带着怜惜:“所以,你喜欢的人,就是他,对麽?”

    “恩。”轻轻的应了一声,岑鸠薇可以不回答,但是任何的遮掩都让此时的她觉得,是对面男人的亵渎。

    男子黑濯石般的眼眸深邃迷人,哪怕是坐在轮椅之上,也掩饰不了一身紫衣的男人浑身浑然天成的气场:“早知道你爱慕的男人肯定不会差,但是实际见到,却发现比我想象的更好,怎么办,即使是这样,我也还想要试试呢。”

    岑鸠薇现在心里早已就乱成了一片,容千寻的话在她的耳边说着,她的心却早已就到了远方的男人身上。

    她想念他低哑如乐的声音,想念他缠绵悱恻的亲吻,想念他爱她时候的疯狂。

    她有多想他?想到落泪算么?

    毫无预兆的,容千寻看着一直在自己面前都是张牙舞爪,没心没肺样子的岑鸠薇,眼角划过一滴晶莹的泪水,莫名的感觉心里的哪个角落被刺痛。

    “哭什么。”伸手,下意识的想要去替岑鸠薇擦泪:“喜欢你就前去,为什么躲着?”

    “因为害怕。”

    “如果一份感情让你犹豫不决,诚惶诚恐,那,这并不是一份好的感情。”

    “道理我明白,想要看透却太难。”

    少女美眸含笑,容千寻觉得莫名的,却笑出了声,还没有学会深爱,就已经要学会放弃了麽?

    “既然你怕,那我就帮你试试他的心。”

    “恩?”岑鸠薇晶莹的眸忽然略过错愕,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就被人带着偏离了原来的轨迹。

    错落此起的洞穴之内,容千寻搂着岑鸠薇的腰肢,带着她就出现在了慕卿年可以看见的角度。

    容千寻动情的看着岑鸠薇红艳妩媚的香唇,莫名的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就让他,试试外面那个男人的心。

    他想吻她。

    这个女人,如果那个男人守不住,不知道疼惜,那么就让他来宠。

    “唔。”眼睛猛地瞪圆,看着附身而上的容千寻,岑鸠薇感觉唇边一凉,整个人陷入僵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