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神医谷晨 > 第153章 陡生变故!
    【现在已经融合了一大半,还有一个月,应该可以完全融合,可是,】花花有些担忧地看着双眼不满血丝的小黑,【黑老大,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很不好,如果接着强行融合的话,可能不仅仅是走火入魔,甚至,会伤及你的本源。】

    【不要紧,】小黑摇了摇头,【等到主人回来,我们就会前往南岸三洲,因此,在这一个月内,我必须完成融合,否则,不仅是我的性命不保,连主人恐怕也……】

    看着皱眉的小黑,花花也没有再劝它什么【总之,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

    小不点如果一出生就没了父亲,那真的太可怜了,还有小主人,一定会非常伤心的。

    【嗯,事不宜迟,赶紧开始吧。】

    **

    “少爷,你真的打算去极北之原?”木木一脸担心地看着司墨。

    司墨说着,喝了一口咖啡:“那东西只有极北之原才有。”

    “极北之原可是被称为现世三大凶地之一,寻常人一旦进入,毫无存活的可能,就算是我们去,也定是危险重重,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看着木木一副都快要哭了的表情,司墨放下手中的咖啡:“她需要雪灵参,所以,无论如何,我也必须去,”

    知道司墨去意已决,木木没有再劝说。

    少爷口中的她自然就是宁谷晨,都已经嫁给阎痕了,可少爷还是放不下,听说她怀孕了,为了能让她平安生下孩子,参加完婚礼后,居然决定亲自去极北之原寻找雪灵参。

    想到这里,他都要为少爷抱不平了,明明一开始那个女人是少爷的未婚妻的,定情信物都有了,可最后,她还是跟别人结婚了,生下少爷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不说,现在还要为了她去冒险!

    “木木,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有事,”

    听见这话,木木心中一凛,少爷一定是现在是在警告他!

    “我知道了,少爷,”

    **

    时间一晃,一个月后,

    度蜜月回来的宁谷晨,相比于之前,微微胖了一些,四个月的肚子已经显怀,回到阎家的时候,阎痕一副小心翼翼地模样扶着她走进去的,生怕她哪儿磕着碰着了。

    客厅里,庄心玥坐在沙发上看着书,阎麟则在一旁给她削苹果。

    因为庄心玥已经五个月,肚子有些大了,为了能够时刻陪着她,阎麟特意将公司的一些文件带回家里,一些重要的会议也是通过电脑进行。

    “玥姨,麟叔,”走进来,宁谷晨就笑着跟两人打招呼,看得出来,这一个月两人的蜜月旅行过得很甜蜜。

    坐到庄心玥的身边,开启瞳术,看着她健健康康的胎儿,宁谷晨微微一笑。

    只可惜,对于她自己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她无法看清他(她)的模样,隐约只能感觉到有从他(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能量。

    “你在这里跟婶婶聊聊天,我和二叔有点事情要谈。”

    “嗯,”宁谷晨点点头。

    等到两个男人离开后,宁谷晨才转头看向一脸幸福地庄心玥。

    “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吗?”其实她刚刚看的那一眼,就看出了孩子的性别。

    庄心玥摇摇头:“麟哥说,不用事先去查,等到出生的时候才更有惊喜,你的呢?”

    “我也不知道,等他(她)出生的时候再说吧。”她和阎痕的这个孩子有些特殊,不能到医院去查探,至于是男是女,就像玥姨说的,等出生的时候就知道了。

    那男人说希望是一个女儿,像她小时候一样的女儿,她倒是觉得,女儿或儿子都可以,只要是他们的孩子。

    而另一边,二楼书房,阎家三代的男人此刻都聚在这里。

    “你决定了吗?”阎麟看着阎痕,有些担心地问道。

    毕竟,那边那么危险,而且,小晨现在又怀着孕。

    “是,父亲已经半年没有消息,再加上如今南岸三洲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我必须去一趟。”

    坐在软椅上的阎老爷子沉默了半响,然后道:“去吧,将你父亲带回来,小晨这边,我和你二叔会照顾好的,不过,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是,爷爷,”他会活着回来,晨晨和小家伙还在家里等着他。

    晚上,宁谷晨洗完澡后,换了一件宽松的长裙,坐在床上,看着一本儿童读物。

    她也是第一次做妈妈,对于孩子,真的是一无所知,蜜月期的时候,男人查了许多资料,看了很多书,最后才给了自己这几本怀孕期间可以看的书。

    阎痕走进来,从宁谷晨的手中将书抽出来放在床头:“不要看太久,”

    说着,半跪在床边,手伸进被子里,轻轻地放到她微凸的腹部。

    “不知不觉,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嗯,毕竟已经四个月了。”

    “宝贝,你以后可得替爸爸保护你妈妈,不能让别人欺负她,”

    看着一本正经地教育孩子的阎痕,宁谷晨有些觉得好笑:“他(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你说这些有用吗?而且,不是应该我来保护宝宝吗?怎么成了宝宝来保护我了?”

    “晨晨,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阎痕看着他,眼中满是眷恋和不舍。

    “你突然间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这样子的阎痕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总觉得,他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阎痕摸了摸她的头:“没别的事,明天有一个任务,我会暂时离开,这段期间,你就好好待在阎家,哪里都不要去,知道吗?”

    宁谷晨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任务危险吗?”

    “不危险,只是去的时间可能比较久,归期不定,”

    看了看阎痕,宁谷晨突然间伸手抱住了他:“我和宝宝等你回来。”

    阎痕闻言,一愣,然后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柔和,回抱住宁谷晨,怜爱地抚摸着她的长发:“我一定会回来。”

    第二天一早,宁谷晨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离开,下床穿着衣服,推开窗,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抚摸着微凸的肚子:宝宝,你爸爸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对吗?他可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从未食言,这次一定也是。

    **

    时间飞逝,转眼间,已经过去五个月,庄心玥几天前已经生了,是个大胖小子,阎老爷子得了一个孙子虽然也很开心,可是,说好的孙女没有了,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阎家一直以来阳盛阴衰,已经连续三代没有过女孩儿了,好不容易期盼着生一个女娃娃,没想到又是个带把儿的小子。

    之前阎老爷子给孩子准备的东西可都是粉红系列的,为了不浪费,这个刚出生的小奶娃只能穿粉红粉红的小衣服,小裤子了。

    庄心玥现在已经在医院休养,阎麟收拾了一些东西就去了医院陪她。

    宁谷晨呢,八个月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行动也并不是很方便,阎家也没什么人,请保姆呢又怕信不过,因此,顾鲤自告奋勇地搬到了阎家照顾她。

    “你这都还怀着孕呢,那人居然在这个关头去执行任务,这都五个月了,人还没有回来,也没个音信,眼下你都快要生了,”

    说到这,顾鲤都有些生气:“早知道当初我就不那么轻易的答应你嫁给他。”

    宁谷晨摸了摸手中绣好的一个红色肚兜,听见顾鲤的抱怨,笑了笑:“他毕竟是一个军人,结婚后陪我度了一个月的蜜月,我已经很满足了,再说了,我现在不是有你陪着我吗?”

    “反正我就是很生气,”

    “对了,最近有消息了吗?”这一段时间,顾鲤一直在寻找着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顾氏族人。

    当年界之门打开,为了守护白虎兽玉,躲避天域来者的追杀,顾氏一族几乎所有人都来到了现世,可因为时空乱流,一部分族人失散了。

    后来,顾辛带着剩下的人,建造了徽州安阳县的那座地下城,因为黑气的侵蚀,最后那里成了他们的墓穴。

    而其他失散的人,现在依旧不知所踪,是生是死,未知。

    “我之前在一个偏僻的村落发现了顾氏族人生活过的痕迹,我想等你生完孩子后,就去看看。”

    她再古墓里继承了顾氏一族的传承,成为了现任的族长,找回失散的族人,并带着他们回倒故乡,是她的责任。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这点小事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你就安安心心的在家里带孩子好了,你说对吧,小宝贝儿,”说着,顾鲤瞅了瞅宁谷晨的肚子。

    话说,她心里还蛮期待的,小晨长得像个小仙女一样,而阎痕自然也是不差的,这两人的结合体,不知道又是一个怎样的妖孽。

    “我先预定了,等小宝贝儿出生后,我要做他(她)的干妈。”以后带着这孩子出去,那该是一件多么拉风的事情!

    **

    南岸三洲,乌南岭

    “化风!”面对靠近的朝自己追过来的一团黑丝,许苏蓝瞬间变成了阵风,呼休呼休地飞到了侯渊的身边,然后重新变回本体。

    这是他的异能力,幻想具现化,说白了,就是只要他能够想象到的,就能把自己变成任何事物,就像刚刚的“化风”一样。

    “这些是什么鬼东西,打散了又重新聚集起来,而且,一旦被沾上,甩都甩不掉。”

    他们这次带来的人,已经为此已经损失了一大半,就叫他和侯渊几个,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不知道,总之,先解决掉他们再说。”

    侯渊卧倒在一块低矮的岩石后面,手里的狙击枪瞄准了黑雾中的一个实体,然后开枪,从瞄准到开枪,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停滞。

    “噗嗤”一声,子弹入体的声音。

    “厉害,”许苏蓝吹了个口哨。

    因为有黑雾的干扰,此刻四周的能见度不过几米,在这种情况下,侯渊依旧能够百发百中。

    “你这”定位“我可真是羡慕得紧。”

    “定位”是侯渊的异能力,能力者可以根据周围的频率,声波甚至是呼吸等各种声音准确的判断出目标的方位。

    侯渊没有说话,眼睛警惕地看着四周,从刚刚开始,他就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痕爷被一个黑袍人给缠住了,他们必须要尽快摆脱这些东西去帮他。

    “猴子,狸猫,小心你们身后!”在另一处山坡上监控着四周情况的魏来,看着突然出现在许苏蓝和侯渊附近的一股巨大的能量,惊呼着提醒两人。

    两人闻言,同时看向身后,一直干枯的犹如木乃伊般的手朝他们抓过来,那手上蕴含的能量,让两人一阵头皮发麻。

    “退!”侯渊抱起地上的狙击枪,拉着许苏蓝就往后面暴退。

    可是,那只枯手却十分的诡异,速度明明不快,可是,转眼间,却到了两人的眼前,眼看着就要碰到两人,许苏蓝的手瞬间变成一块钢铁朝着枯手砸去。

    “砰”的一声,

    许苏蓝只觉得自己面对的仿佛是一座大山,他那一只手根本就不是对手。

    “咔嚓”一声,他似乎听见了骨骼碎裂的声音,一股剧痛传遍全身。

    “狸猫!”看着许苏蓝那恢复成原样后,裂开的,有些发黑的手,侯渊心里一急。

    那只枯手依旧不急不缓地朝两人抓来,这一次,就在他快要碰到两人时,一阵寒气瞬间降临,枯手被冻结,停在了原地。

    “离开这里!”

    “痕爷!”看着不远处和黑袍人战斗的阎痕,侯渊忍不住叫出声。

    刚刚为了阻止那枯手,阎痕瞬间的分心,被对方抓住了机会,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前。

    咳了两声,抹掉嘴角的鲜血,一脸凝重地看着黑袍人:“离开这里,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这些人出乎意外的强大,侯渊他们几个不是对手,就在这里只会送死。

    刚刚咬散一团黑气,小黑凑到阎痕脚边,有些担心地看了他一眼。

    侯渊咬咬牙,然后扶着许苏蓝离开了山洞,在他们刚刚走出去的瞬间,一块夹杂着寒冰的巨大暂时堵在了洞口。

    “痕爷!”

    **

    “啊!”

    “小晨,你怎么了?”看着脸色突然之间变得难看的宁谷晨,顾鲤一脸焦急。

    宁谷晨手放在肚子上,额头满是汗水:“肚子,肚子好痛,我,我可能要生了!”

    刚刚那一瞬间心悸的感觉,让她非常的不安,总觉得,阎痕出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