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宠妻如命 > 075 心思初察
    崔静嘉说不准自己是不是自作多情了,从上次同邵氏一起遇到凌昔的时候,就有些奇怪的感觉了,现在这种奇怪的感觉更是浓烈。

    偏偏,凌昔根本还没有做出些什么,只是口头上说着,对她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少夫人不用和孤客气,孤的良仪和少夫人还是姐妹呢。”凌昔没有发现崔仪嘉和崔静嘉的关系能够那么轻而易举的作为一个借口,现在说出来之后,却发现是个极好的突破口。

    崔静嘉往后又退了两步,距离凌昔的距离又远了些,不管如何,她都要同凌昔保持距离才可。离开了两步,崔静嘉才笑道:“太子殿下,只是一些小事罢了,殿下事务繁忙,还要分神处理这小事,实在是让臣妇过意不去。”

    她不着痕迹的拒绝着凌昔的提议,就算是真的有事,崔静嘉大可找楚弈言帮忙,而不需要找凌昔。两个人掺和在一起,算什么?

    凌昔若有所思的望着崔静嘉,想着之前她给崔仪嘉关于他爱好的事情,心头渐渐沉下,看得出崔静嘉对自己有几分抵触,而且神情淡漠,不似作伪。

    根本就不像是对他有什么想法的人,反而就像是陌生人。不,甚至比陌生人还不如,分明是想要躲开他。

    他收敛了几分自己灼灼的目光,恢复那般温和谦逊的模样:“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弈言在朝堂帮父皇做事,是父皇的左右手,这宫内的事情,他不好插手,可是对孤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崔静嘉沉默的听着凌昔说着,事实上,安阳这事情还真的不好处理。

    若是他们自己处理,那这个事情要能够么是吃哑巴亏,要么就是把这事情往大了闹。陛下本身就因为傅严波拒婚的事情而恼了,现在传出安阳雇凶打人,这名声就更难听了。

    而这个事情若是交给凌昔来处理的话,那就方便得多了。身为太子,又是安阳的一母同胞的哥哥,说气话来还是有些分量。

    崔静嘉静静地思考着,笑道:“殿下,这事情还是不麻烦您了,小小事情,不足挂齿。”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凌昔脸上的笑意也有些淡了。崔静嘉这是打定主意不想要他插手了。

    忍字。

    崔静嘉在这安阳上面忍了多少次。安阳三番两次挑衅,每次都只是让她受到轻罚,最多就是在宫中关了禁闭。等时间一过,安阳又再次恢复那嚣张的模样。

    忍了这么多次,就算是闹大了又如何。崔静嘉的气性也上来了,她在乎她的家人,傅严波也被纳入到其中。惹着她,她或许还不会过多生气,可是惹着自家家人,崔静嘉就不能忍了。

    这个事情,她会仔仔细细的查证,把这前后证据全部给查出来,给一个交代。

    她抬眼看了一眼眼前这俊美如玉的男子,凌昔惩罚了安阳又如何,他同样也是安阳的家人,并不会让安阳真正的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崔静嘉心思活络,转眼间就想好了要如何处理这事情。

    “少夫人客气了,既然如此,孤就不惹少夫人讨厌了。”凌昔浅笑着说着,似乎完全不在意,但那眉眼中又隐含了些惆怅。

    好似因为崔静嘉的举动而伤心难过一般。

    崔静嘉的左眼皮直跳个不停,越是和凌昔带着,胸口那诡异的感觉越是明显。她正准备开口告辞,却没料到凌昔再次开口:“少夫人可是来探望张老的?孤记得少夫人是张老的得意门生。”

    虽算不上孤男寡女,可两人站在别人家府邸门前说话,还是引起了周围一些人关注。

    特别是那男女都十分貌美,女的娇媚动人,男的谦谦君子,好似一对。

    郁月站在一旁,低垂着头。作为一个旁观者,她才更为奇怪这种感觉。先是自己遇到了平日只在脑子还有话本里出现的太子,后来又听见自家少夫人同太子聊天。

    少夫人好似有些讨厌太子,而太子的态度却又更加奇怪,不像是敷衍,反而很认真,她有些懵了,两个人说话不断地拐弯抹角,她平日里说话也就直来直去,现在更是分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

    崔静嘉强忍住心中的不耐,现在完全可以肯定凌昔对自己有什么想法,或许这也可能是他对楚弈言有其他想法。

    平时若是在路上相遇,谁家不是浅浅谈论两句就走了,现在直接在这路边讨论,可不是奇怪了吗,她不想再和凌昔虚与委蛇,飞快的说道:“殿下,时辰不早了,臣妇该回去了。”

    凌昔胸口难得涌上一股怒气,不过下一秒又被理智给浇灭。他也意识到了自己今日有失分寸,把人堵在这里,着实不大雅观了些。

    嘴角有些僵硬的笑道:“既然如此,孤也不耽误少夫人了。”

    崔静嘉心底松了一口气,若是凌昔执意要和她在这里说话,她还当真没法子,不过现在心中也有了一种吞了苍蝇的恶心。

    喜嬷嬷伺候着崔静嘉上了马车,不一会儿的功夫,马车就行驶回了楚国公府。

    凌昔的笑意渐渐淡了几分,目光远远望着崔静嘉走过的马车。

    他现在对于崔静嘉的感观越发奇怪了,说不清他是看上了崔静嘉的脸,还是那性子。她对他当真是没兴趣,没有兴趣,为何又如此了解他。

    这又是个有意思的问题。

    总归是不急的,他有的是时间去了解崔静嘉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身边还站了两个侍卫,凌昔侧头语气淡漠,吩咐起来:“去,查查那群人是个什么来头,刚才楚国公府少夫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既然,她不愿意说,那他就自己去查。

    崔静嘉回到楚国公府,脸色有些难看。让喜嬷嬷吩咐人把这群人给带了下去,自己先行回了厢房。

    她今日回来的有些晚,楚弈言又回来的比平日早些,刚好在她前脚换好衣衫。

    听见下人说她带了几个人去审讯,脸色有些不好,下意识的就以为崔静嘉出了事情。刚出房门,就看到崔静嘉满脸沉思的走了过来。

    他冷峻的脸上一下放松下来,快步走到崔静嘉的身边,细细的打量她全身,问道:“婉婉,出事了?”

    崔静嘉正在思考,猛地瞧见楚弈言,听见他关心的话,嘴角一翘:“没有,路上遇到傅严波,帮他解围了。”说着,崔静嘉就把刚刚的事情给楚弈言说了。

    这里面还夹杂了崔静嘉的分析,楚弈言听了也知道是个怎么回事,他搂着崔静嘉的腰,同她一起往里面走:“这事情,*就是安阳公主做的。”

    凌昔和云贵妃是个什么样的人,楚弈言比崔静嘉更清楚。现在的凌昔风头太旺,云贵妃和凌昔两个人除了拉拢朝臣,别的小动作却是不敢做的。

    为的就是不在陛下那里留下一个坏印象。

    现在连拉拢朝臣都被陛下看做成不安分的举动,再加上这样一个拉后退的女儿/妹妹,三番五次给他们找麻烦,显然会造成大祸。

    崔静嘉连自己不准备放过安阳的事情都给楚弈言说了,她也是就事论事,安阳身为公主过得实在是太逍遥了,蛮横不讲理,做事冲动,随心而做。

    身为皇室之女,本该德艺双馨,可到安阳这里,却只看到了刁蛮任性。

    楚弈言显然也是支持崔静嘉的想法的,无论什么都赞同,弄得崔静嘉有些哭笑不得的。不过不得不说,他能够支持自己的举动,崔静嘉还是很满意。

    坐到软凳上,崔静嘉想起凌昔,轻蹙起眉头,“弈言,你可有发现太子殿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楚弈言本在崔静嘉身后,闻言,冷傲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坐在崔静嘉身边:“今日你还遇见太子殿下了。”

    崔静嘉颔首,手搭在桌上的锦缎桌布,有些迟疑:“可能是我多心了,总感觉太子殿下看着我,有些让我发毛。不知是对楚国公府有打算还是什么……”

    楚弈言神色微冷,狭长的眼里有些出神,想着往日自己见凌昔时候的模样,他看着他的视线的确不一样。有高人一等的傲气,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他转过头看向崔静嘉,正准备让崔静嘉不要多想,却在看到她模样的时候,心头一颤。

    一个念头卷上心头。

    那个念头有些可怕了,可若真的放开胆子去想,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身为太子的凌昔,惦记着自己的妻子!这样一个想法简直有些疯狂。

    他看着崔静嘉,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手上戴着祖母绿的手镯,更加贵气。一般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妇人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

    楚弈言许久没有这般认真的打量崔静嘉了,她的脸庞依旧白白净净的,雪白的肌肤上细腻如初,不见毛孔。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嘴角此刻绷着,没有往常那上翘的弧度。

    在说这话的时候,眉目带了些担忧,又增添了些不一样的韵味。整个人坐在那软凳上,文静优雅。身上混合着妇人的成熟和少女的青涩,哪里不吸引人。

    楚弈言望这方面想到之后,身上的气势越发惊人了些。

    崔静嘉有些奇怪的看着楚弈言,扯了扯他的衣袖:“怎么了?想到些其他的了?”

    她虽然脑子里一闪而过凌昔会喜欢自己,但那也只是转瞬即逝。这想法感觉有些过于自大了。

    楚弈言看着崔静嘉,抿着唇,声音低了些,对着崔静嘉神情严肃:“你曾经嫁过他。”

    崔静嘉猛地呆滞住,没想到楚弈言竟然想到了上辈子去,她神色有几分落寞,瞥了一眼楚弈言:“上辈子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若是你实在是在意,那……”

    那该如何?

    崔静嘉嘴边的笑意一下苦涩起来。

    楚弈言大手一捞,就把崔静嘉带入怀中,轻声道:“我只是有些吃醋罢了,这辈子,你在我这里,我不会把你让给别人。”

    哪怕这个人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日后登上九五之尊也不相让。

    他的婉婉,这辈子都是他的。

    楚弈言没有把凌昔可能有的心思告诉给崔静嘉听,或者说根本不想要污了崔静嘉的耳朵。现在这也只是个猜测,到底真相是如何,他会慢慢等着看。

    倘若凌昔真的对崔静嘉有那样的心思,那他就是拼了命,大不敬,也会让凌昔付出代价。

    两个人分析得差不多,崔静嘉就让人把两个孩子给抱了过来。奶娘那边传来消息,说刚喝了奶,才睡下,崔静嘉就没让人再折腾了。

    和楚弈言一起去看了两个孩子,睡得正浓。

    崔静嘉从怀中拿出平安符,分别放在两个孩子的里衣里面,轻笑起来。

    楚弈言在一旁看着,靠近崔静嘉的身子,冲着她耳朵轻轻吹气:“婉婉,没有我的吗?”

    崔静嘉嗔怪的看了楚弈言一眼,道:“这你也要跟孩子抢不成?除了你的还有爹娘还有杏玲的,我这次全都求了。”

    楚弈言牵起崔静嘉的手,神色自若:“那我们先去给爹娘送这平安符,你回去之后再给我。”

    手指在她手心里划过一道痕迹,似是勾引。

    崔静嘉不动声色挣脱开楚弈言握着的手,就知道他心思不纯。

    把平安符送到邵氏和楚沐风的手中又花费了一番功夫。

    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崔静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平安符拿给楚弈言后,楚弈言晚上显得格外勇猛!折腾的她快要喘不上气来。

    身上每个地方都落下他的痕迹,就像是宣告他的所有权一样。

    可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自然不知道楚弈言是醋了,因为想到凌昔的想法后,动作有些难以克制。

    在看到崔静嘉浑身无力又酸软的情况下,还是忍不住怜惜了几分,没再折腾。

    次日。

    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楚弈言和崔静嘉均被闹了起来。

    门外传来男声:“世子爷,您醒了吗?有新情况。”门外站得是吴霆,眉头紧皱,大块头站在门外有一股压迫感。

    芸儿就站在他身边,瞧着他眉头紧皱的模样,意识到他要现在定然要去执行公务,从袖口里掏出平安符,一把夺过他的手,把那平安符放在他手心。

    吴霆一愣,低下头看着手心那小红包,抬头看去。

    芸儿怕耽误他时间,语速很快:“这是平安符,昨日跟着少夫人一起去求的,你且小心些,别受伤了。”

    受伤了,她会难受。

    吴霆神色严肃的把这平安符握住,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怀中,看着芸儿目光都温柔了不少:“别担心,我会好好回来的。”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打开了,楚弈言身着黑色长袍,长发束在头顶,神色凌厉:“有什么新发现。”

    吴霆一下端正了态度,同楚弈言边走边道:“萧大人那边有痕迹了,昨晚上半夜三更的时候,有一个男子鬼鬼祟祟的进了萧大人的府邸,在天亮前出来了,属下尾随他到了京城一处宅子,发现里面一群男子,虽然身上并无什么厉害的本事,可是有些诡异。”

    萧暮远奇怪、诡异的地方多了,现在只是出现一群摸不清身份的人,倒显得很正常

    “那伙人的身份查了么?”楚弈言问道。

    吴霆点点头:“诡异的就在这里,这群人根本查不出和外人有什么联系,除了内部几个小厮会在白日出门,其余的人,只有几个会在半夜出门。”

    ------题外话------

    二更掉落时间:12号10点。

    么么哒~(づ ̄3 ̄)づ╭?~,发现写顺畅了,可能是因为这个阴谋比较好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