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暖爱拼婚之间谍夫妻 > 第五章 归来记(三)
    晏归道:“您说——”

    “她们确实都好得很,”张深璞的笑意更深了些,他想起一个月前叶翡回来交任务总结的时候,他问起以撒,叶翡头也不抬的说,他们打算要个孩子了。

    而没过几天,上官缘的婚期也就正式的定了下来。

    他也知道白鸠参军,现在在边疆守岛,据说要半年的时间,他也打过电话,结果那丫头一接起来听到他的声音就是一句“你他妈的”,他哭下不得,却一点也不生气,这个北斗年纪最小的姑娘,真的一点也没有变。

    张深璞沉吟道:“水妖和神女现在都在修整期,你要是想见她们……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可以见面吗?”晏归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礼,连忙摆手道,“抱歉,这实在是——您刚才说,只是什么?”

    “可以见,”张深璞点头,眉宇间藏不住笑意,“只是明天就是媛媛的婚礼,你——”

    “您说什么?谁的婚礼?!”晏归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深沉的眼眸里折射日光,满都是震惊的情绪。

    张深璞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做了个向下压的手势,笑道:“还能有谁,你认识的有几个上官缘?”

    晏归棱角分明的嘴唇缓缓张开,半响又合上,眼里的震惊潮汐涟漪般褪下去,换了深沉的笑意:“您说真的?”

    张深璞失笑:“我骗你小子干什么……”

    不过转瞬晏归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男方人怎么样?是做什么的?她那个脾气,一言不合就要出事……”

    “难怪叶子总说你是老妈子命,”张深璞难得的开玩笑,“你操心的比我这个老头子还多!”

    晏归不置可否,也没有对“老妈子”这个称呼表示任何的反对,显然在这之前已经被叫了很多次了。

    “你认识的,白祎,前年去了维和部队,四军区三十三团冰鳕突击小组的组长。”

    晏归回忆了一下,似乎是想把自己脑海里关于白祎这个人所有的细节都调出来捋一遍,一直隔了好几秒钟,他才沉吟道:“这个人虽然和我是同一个军区出来的,但是我也只是听说过他,对他一点也不熟悉……”

    张深璞再次哭笑不得:“这些话你对上官缘说去吧,对我说了可没用。”

    他说着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然后将电话递给了晏归。

    晏归迟疑的接了过去,忙音响停,电话接通,他轻轻的“喂”了一声:“我是晏归。”

    ==

    白祯是上官缘的伴娘之一,而她之前在白祎将上官缘带回去见父母的时候就见过她的准嫂子,和家里其他人的反应一样,见到上官缘的第一反应都是“太漂亮了”,她自己长相也不差,但是和上官缘一比简直就是蒲柳之姿。

    上官缘这个人有多难相处叶翡是知道的,但是神奇的是她竟然和白家一干人处的相当和谐,白祯甚至说出了“嫂子脾气这么好大哥以后可要享福了”这样的话。

    叶翡当时的反应是:excuse``me?

    所以在送走了白祯之后她就笑的直不起腰来:“我说神女娘娘……你这演技简直不输于言臻啊,还脾气好……这姑娘得是有多瞎?你要是脾气好那我就是弥勒佛了哈哈哈哈……”

    对于此类嘲笑,上官缘轻蔑微笑:“你以为我情商有多低?”

    正说着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随手拿过来接通,声音柔和但是叶翡明显能听出来不耐烦:“你好,我是上官缘,请问有什么事吗?”

    然后她忽然顿了一下,声音仿佛哽住了一般,脸上的表情如果让叶翡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活见鬼,她“豁”的将手机从耳边拿在眼睛盯住屏幕半秒,又重新搁在了耳畔,动作力度有些过重,以至于手机边缘直接抵在了耳蜗上。

    叶翡看见她深吸了一口气,在脸上调整出一个无懈可击却又无比古怪的笑容,轻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麻烦再说一遍。”

    半秒钟,上官缘忽然“啊”一声尖叫。

    头顶的水晶吊灯都晃了两晃。

    叶翡捂住耳朵:“你干什么,疯了啊?”

    电话那头传来低沉温和的笑声,上官缘另一只手指了指手机,有些懵然的道:“叶子,老大……”

    “什么?”叶翡走过去到她身边,上官缘忽然抓着她的肩膀使劲摇晃,似乎是想把她的脑浆摇匀了:“老大啊!晏归!他打电话来了!你个脑残!”

    叶翡被她摇的七荤八素,却也准确的抓到了她话里信息,半响震惊的抬头:“真的……?”

    电话里应声而道:“真的,如假包换。”

    ==

    婚礼之前本来不应该出门,但是上官缘这个准新娘在接完某个突如其来的电话之后疯了一样冲到卧室换了衣服,随便扒拉了两把头发,登上鞋子就拉着叶翡出门。

    当然叶翡比她稍微淡定点儿:“你没有带你的手机。”她提醒道。

    上官缘随手抓起手机扔进叶翡的包里,然后冲到门口拍电梯按钮。

    叶翡:“……”

    “你在拍它不会立即就上来……”

    上官缘深吸了一口气:“老大回来了……他竟然回来了!”

    最后一句说出口时,叶翡看见她眼底隐有泪光。

    一个领袖对于团体来说意味着什么?

    想必不论是什么,都不能替代领袖的地位……他不仅是核心,是中轴,是指挥,是兜底者,他更是他们信念的集中,是他们精神的依赖。

    而晏归之所以为领袖,不仅是因为他的指挥天赋,更是因为他沉稳冷静却又温和涓涓,他是个优秀的指挥官,他可以果决乃至狠断冷血,因为出身军方,他也铁血刚毅,但是在北斗其他人眼里,他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男人。

    就像是他的名字,归来者,即使满袖风尘,满肩风霜,满面沧桑,但是他依旧回到了最初的伊甸,宛若诞生之地,宛若灵魂皈依。

    “我们去哪找你?”上官缘低声问。

    “我还在国安没有出来,你们选个地方吧,我过去找你们。”

    上官缘沉思一秒,道:“去鸟儿最喜欢的那家杂酱面店。”

    “好,你们先过去,我离得有点远,可能慢点。”

    “没事没事,你慢慢走,不着急……”

    叶翡掌着方向盘忽然一个大转弯折过去,在某个所有人都无比熟悉的方向疾驰而去。

    杂酱面店在城南一个小胡同里。

    这一片估计是北平唯一没有拆的老四合院,胡同里住的几乎全是老人,胡同口有个歪脖子枣树,枣树下有家杂酱面店,是鸟儿最喜欢去的地方。

    也是后来北斗组建之后,大家陪她来的最多的地方,熟悉的闭上眼睛都能走到。

    叶翡的车到了前面的巷子就再也走不进去,她将车停在了路边的停车位上,和上官缘一起走进了巷子。

    胡同两边低垂着青瓦,上面苍苔厚重,谁家新抽的桃枝颤颤的探出了墙头,在春光里笑着,几个拿着风车的孩子从墙底下跑了过去。

    确实胡同口那家杂酱面并没有多好吃,但是鸟儿是喜欢来这里,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都只是默然的跟着她来,最后成了一种习惯。

    一种淹没在两年前的时间洪流里的习惯。

    人聚人散,时间不乱。

    小店的招牌依旧是十几年前那种喷绘彩布的牌子,早就已经褪的看不出颜色,喷绘布也早已烂的垂了下来,露出里面的生锈了的铁架子。

    叶翡从小店里进去,刚想喊老板,抬头却看见一个中年人正站在柜台边擦柜子,但是她明明记得,老板是个老头儿来着。

    中年人有些矮胖,他转头看家叶翡和上官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道:“两位想吃点啥?”

    叶翡忍不住问:“李大爷呢?”

    中年人一愣,随即怔然道:“我爸都过世快一年了……”

    叶翡也一愣,半响才道:“原来如此……麻烦你给我们做一碗杂酱面吧。”

    中年人点头进厨房去了,上官缘打量着小店,看见门上贴着的“出租启示”,喟叹道:“都变了……”

    晏归过来到小店里却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天都已经快黑了,从国安部过来这边着实有些远,他挺拔的身姿被暮色勾勒成坚硬的剪影,走过来时踩碎了满地令人恍然的霞光。

    出门的时候焦灼难耐,这个时候却反而淡定了许多,叶翡撑着自己的下巴,看见杂酱面小店一方规整的门里框出暮色苍穹,一道人影渐行渐近,最终抵达在自己眼前。

    上官缘起身,两步上前,拥抱了这个匆忙的,从时光深处而来的归来者,或者对于晏归来说,她们,才是归来者。

    “好了,”晏归拍了拍她的胳膊,笑道,“这么长时间不见,你都变得多愁善感了。”

    “那是因为她要结婚了,”叶翡从后面绕出来,也拥抱了一下晏归,“咦你怎么一点也不惊讶,肯定是老张,他又剧透!”

    她的语气颇有些扼腕,晏归后退一步,站在离她们俩不远处,打量了半响,道:“嗯,都变漂亮了。”

    叶翡哈哈大笑:“是不是看惯了北斗的美女们,出去找不到媳妇儿了?”

    晏归丝毫不在意的轻笑:“找不到就找不到吧。”

    叶翡拉着他坐在了靠门的位置,继续调笑道:“一直单身怎么行?”

    晏归也笑:“现在最有资格说这句话应该是媛媛,而不是我和你。”

    “哦,”叶翡淡定的抿了一口饮料,“我孩子都快生了你和我讨论单身的问题?”

    晏归:“……”

    上官缘:“……”

    上官缘万年不变的神情蓦然出现了一道裂痕:“你……你说什么?!真的假的……”

    叶翡“哦”了一声,道:“经期推迟了十天了,我也不知道。”

    上官缘“腾”一下站了起来:“走,去医院!”

    叶翡觉得她今天的情绪总是有点激动。

    晏归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你们……你——叶子?孩子?!”

    叶翡满意的微笑:“看来老张没有给你剧透,我也结婚了。”

    晏归:“……”

    他只是离开了不到两年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黑人问号脸。

    上官缘却使劲又小心翼翼的要将叶翡拽起来:“走!你给我起来,现在就去医院!”

    叶翡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急什么啊,回去的时候买个验孕棒不就行了?”

    上官缘继续拽:“走!走!”

    晏归也站了起来,一脸凝重深沉的道:“先去医院,剩下事情完了再解释。”

    叶翡:“……”

    你竟然一点也不好奇谁拱了你家的大白菜?!

    于是以后才能够阔别两年分外伤感的见面成了紧张兮兮的她被晏归和上官缘裹挟着去了医院检查到底有没有怀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