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暴君如此多娇 > 第160章 雨夜残尸
    大雨滂沱,夜如泼墨,即便是这般,那属于野兽的危险气息还是让众人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随着距离的拉近,一道白色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是白月,果然是白月,确定了是白月,众人不由的放下了两分戒心,白月虽然是巨兽,可商玦在这里,有主人在它必定不敢放肆,随之又是心中一疑,似乎自从午间水祭之时在船上见过白月,此后却是未曾见着了,沉下去的船是朝夕那艘,当时白月也是在那艘船舱之中,后来……

    后来一片混乱,白月去了何处却是没人注意,却不想这会儿出现了。

    蜀王宫之内守卫森严,白月去了哪里又是从哪里来?

    这些疑问瞬间而起,却是没人开口问,白月乃是商玦的爱宠,白日里伤了凤念芷都无事,他们又怎么好说它的不是?一众人虽然不敢上前靠的太近,却也不至于十分害怕,神色也十分寻常,只有杨莲心,在看到来的是白月之时眉头大皱,原来是这畜生!

    王庆站在嘉宸殿门前台阶的最前,看清了白月不由的往后退来,刚退了两步,却忽然觉得哪里不对,白月体型巨大且通体雪白,十分的俊美,可是此刻,他的腮边却有十分明显的印记,倒像是沾到了什么脏污一般,再仔细一看,那印记竟然是一片腥红之色!

    “这……世子殿下……您快看看……”

    本来众人都放下了戒心,被王庆满是紧张的一说都神色微变,却见王庆抬手指着白月的方向,却是让他们去看白月的,众人忙跟着定睛看去,这一看,都是倒抽一口凉气!白月已经走的很近了,吓得台阶之下的侍卫轿夫们都让开一条路来,而它越走越近,他腮边的腥红便越发明显,商玦和朝夕几乎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他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朝台阶之下走了两步,白月看到了他二人,却好似害怕吓到了其他人似的走到台阶之下便停了下来。

    “那是血吗?!是血……天啊……”

    杨莲心轻呼一声,“它……它刚刚做了什么?”

    众人本来已经是一片心惊,杨莲心这话更是让所有人都面色大变,是血,且还是沾在腮边的,众人几乎第一时间心中就生出了一个念头!

    白月刚才……吃人了?!

    连着退了两步,王庆更是第一时间挡在了凤钦之前,“王上当心些。”

    杨莲心站在后面,这时候当即颤声道,“这……这畜生必定是在宫中伤了人,虽然是世子殿下的爱宠……可……它身上必定有更多的血,淋着雨也没冲洗完,可想而知……王上,看,它的爪子上也沾着血呢……我的天,也不知是谁……”

    杨莲心倒是眼尖,而同一时间商玦和朝夕也看见了,雨太大了,他们往台阶之下走了两步并未走到雨中去,白月却停在了雨中不肯过来,可二人也看到了白月爪子上沾着的血迹,可相比杨莲心,他二人则是淡然的多了,只是同时陷入了沉思。

    这边厢扶澜听着杨莲心的话有些不满的摇了摇头,“夫人多虑了,白月是不会主动伤人的,只要别人没有惹怒它,人怕它,它还不爱和人相处呢,这宫里虽然人多,可它要是想避开还是叫人发现不了的,他身上这些血必定有蹊跷,是不是人血还不一定呢。”

    扶澜和洛玉锵站在一块,自然是不满杨莲心这带着指责的话,而扶澜话音一落,站在最后的孙昭却径直走到了雨中去,不仅走到了雨中,且还走到了白月身边去,众人都被他这般吓了一跳,而孙昭却一点都不害怕的走到了白月跟前,稍稍一顿,抬手轻柔的在白月腮边沾了一下,他身上已是湿了,也不在乎淋雨,倒是等在外面的随从见此连忙打了伞上去,他依旧站在白月身边,指尖上腥红一点,轻捻下,又闻了闻,而后看着众人道,“是人血。”

    这话一出却是无法辩驳了,不管怎么说,白月身上沾了人血,好端端的哪里有人血给它沾?!虽然扶澜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可这件事几乎可以有七八分的肯定了,不管是别人先惹怒的白月还是白月忽然发狂,总之白月伤了人,只是不知道伤的是谁。

    凤钦唇角抽搐一下,他可是要去长秋宫休息的啊,怎么好端端的燕世子的爱宠又惹了事,牵扯到人命,他不得不多问一句,这么深的夜,也不知道是那个宫奴遭了秧……算了,一个宫奴而已,凤钦压了压心底的郁结,“世子殿下,这……孤会派人去查探的,看看是怎么回事……不过到底是在宫里,白月既然回来了,不如就让它跟着你去邀月台?”

    一听这话众人就知道他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先追究白月身上的血到底是哪里来的,却只是先让商玦带着白月去邀月台,明摆着是就算知道了白月伤了人也不打算追究了,总不能再把白月问罪处置了吧,孙岑和段凌烟同时挑眉,段锦衣唇角微牵出一丝冷笑,杨莲心则是咬了咬牙满是不甘心!

    白日里白月伤了凤念芷的时候她就恨不得剥了白月的皮,眼下白月又闯了这么大的祸,正是她追究白月的好时候,可显然,凤钦是不会因为一两条宫人的性命得罪商玦的,她心中不服,这时候却不敢再多说什么,来日方长,白月再厉害到底只是个畜生。

    杨莲心再不服也只能憋着想着以后找补回来,只有孙昭,听到了凤钦的话之后还蹲下来去看白月的爪子,白月一路过来,爪子上的血迹多数被冲洗掉,只有指缝之中还残留许多,他蹲下来,便是想借着嘉宸殿门口的宫灯看的更清楚些。

    看着孙昭一副要查个水落石出的样子凤钦心底暗暗着急,商玦还在这里呢,要查也要等商玦走了,派几个人去搜寻一下,看看是谁,是伤了还是死了,若是死了便葬了了事,若是没死多给些抚恤金安抚一下便是了,这还是对位分高些的侍卫宫奴,而那些最低等的宫奴,根本不必管死活,反正也是不值钱的贱物,就当给商玦的爱宠打牙祭了。

    这般想着凤钦便想制止孙昭再看下去,正要开口,却是商玦先说话了,而他所言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他是对着孙昭说话的,“廷尉大人,你看的如何?”

    白月不会说话,可商玦是深知白月的,而白月到底是他的爱宠,他说的话旁人能信几分?既然如此,便让这个廷尉大人来说好了,正低头查看的孙昭没想到商玦会问他,抬起头来,便见台阶之上的商玦和朝夕都看着他,二人背对着宫灯而立,表情都隐在阴影里,可不知怎么,孙昭却觉得他二人的目光表情都如出一辙,在对待白月这件事的态度上,二人虽然一个字都没有说,可孙昭却觉得他们想的一定是一样,就连他现在在做什么他们也都知道,并且,他们知道他说出来的话是正确的,并且能证明白月的清白。

    孙昭心底一时有些复杂,朝夕和商玦此刻是信任他的,然而这种信任是建立在全然洞悉和掌控之上,他仿佛只是一个棋子,而商玦和朝夕知道用他这个棋子能让这盘棋更好看,孙昭收回目光,而后站起身来开了口,“是人血,却并非白月行凶。”

    孙昭这话一落,台阶上的凤钦等人都是面色微变,商玦和朝夕仍然表情淡淡,扶澜则挑眉哼了一声,仿佛在说看吧就知道不是白月,杨莲心上前一步,“怎么说?”

    她语气里面还有不信任,孙昭便继续道,“白月从别处而来,身上的血迹却并未被冲刷干净,除了他毛发浓密之外,还因为它沾的是死人血,人死了血液会凝固,它脸上或许看不出,可它的爪子里面却有血块,白月应当是闻到血气才去,后来沾到了血而已。”

    孙昭语气温正,一字一句的满是让人信服之力,且他本就是廷尉,他都这么说了,旁人哪里敢反驳一字?杨莲心动了动唇,忽然灵机一动道,“也有可能是它伤了人,直到人死了之后又碰到了,所以身上的血迹是凝着的,毕竟好端端不会死人……”

    说来说去,还是觉的白月伤了人,且已经被白月弄死了。

    杨莲心这么一说,孙昭一时之间也无法反驳,宫中好端端的怎么会有死人?且白月消失了这么长时间,谁也不知道它到底干什么去了,其他人面色也是一肃,今日出的乱子已经太多了,如今宫中的死人只有一个,便是于美人,可于美人是被溺死的,总不至于白月身上沾着的是于美人的血,这么一来,宫里便有了新的死人,这简直……

    “是不是白月伤人,去看看便知道了。”

    白月被指责,商玦也并不生气,只是语气淡了两分,扶澜闻言也笑一声,“对啊,是不是白月伤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反正今日出了这么多事,也不差这一件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出事的又是谁……今日真是大大的不吉啊!”

    若是别人如此说凤钦必定要雷霆大怒,可说这话的是扶澜,他便只能有怒也要忍着。

    这边商玦已看着白月,“白月,带路。”

    这便是要去找那死人之地了!

    白月出现之时就已经有些不安,听到商玦这话立刻低低的吼了一声,虽然并非狂怒大吼,可这么小小的一声也足够震人心肺,众人看着白月越发不敢靠近,而商玦左右看看,目光落在了不远处侍从拿着的伞上,“应该不远,拿伞来。”

    事已至此,也没人有心坐辇车御轿了,王庆又喊了一声,便有侍卫纷纷上前来送伞,商玦撑开一把大伞,看了朝夕一眼,二人当先跟着白月走进了雨中。

    白月走在前,速度极快,走出去一段又停下来转身看着商玦,且时不时的发出一声低吼,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商玦紧跟在后,将伞大半打在朝夕身上,转过嘉宸殿之前的宫道,便见白月竟然是往未央湖的方向而去,未央湖?怎么又是未央湖?

    商玦眉头微皱,朝夕也挑了挑眉,后面一行人也都打着伞来,凤钦被段凌烟搀扶着,王庆在后为二人举着伞,一边走一边道,“王上,这似乎是去往未央湖的方向。”

    未央湖……凤钦眼皮跳一下,“蔺辞呢?未央湖这边怎么回事?”

    未央湖本是守卫最为森严之地,这边会死人?凤钦走在雨里十分费力,雨势太大,没走几步裙摆便湿了,再加上夜寒越来越重,若非商玦提出去看看的话,凤钦怎么着也不会亲自走这一趟,可已经走到了半道,再没有回去的道理。

    “王上,蔺统领在排查宫禁呢,未央湖这边只有未央殿周围守着人,其他地方的守卫已经被撤去了,王上,可要宣召蔺统领过来?”

    王庆倒是清楚,听的这话,凤钦摇了摇头,“不必,先看看怎么回事。”

    顿了顿,凤钦又看向前面的商玦,“世子,白月当真能带我们找到?”

    商玦微微颔首,“王上放心,白月必定能找到。”

    动物对血腥之味本就十分敏感,再加上白月去过那里,自然能找到,不多时,一行人便走到了未央殿之前,未央殿依旧是一片灯火通明,而如王庆所言,未央殿四面皆守着侍卫,里面人影憧憧,大抵廷尉府的问询还在继续,凤钦看的心中一沉,这大抵是他在位以来最为声势浩大的凶案了,竟然连品阶最高的侯爵们都成了被问询的对象。

    夜雨之中的未央湖却是比白日里平静,风势没有白日大,此刻的未央湖边只有雨滴拍打湖面的声音,都到了未央湖,白月却还没有停下……看着白月往前去的方向,众人心中不由的生出了两分疑虑,未央湖本就已经偏北,而白月却还在往未央湖的东北方向走,再往前走,便是小未央湖了,既然到了小未央湖便距离邀月台很近了,莫不是邀月台出了事?

    朝夕眉头微皱,商玦摇了摇头,“不会是邀月台。”

    商玦是留了云柘在邀月台的,有云柘在,绝不会轻易出事,而若是白月熟悉的人出事,它也不会如此平静,朝夕闻言略微安心,后边杨莲心已冷不防的开口。

    “这条路……可是去往邀月台的路。”

    “我们刚从邀月台过来,可不知道那边出事了。”

    扶澜接了一句,杨莲心又道,“那想必扶澜公子适才走的并非一条路。”

    宫道弯弯绕绕,朝夕几人从邀月台去嘉宸殿的路的确不是这一条,而经过未央殿再去邀月台却是绕远的路,难道白月当真要去邀月台?

    正这般想,白月的速度却忽然慢了下来,一行人仍然距离未央湖边不远,且快走到了一处廊桥,那廊桥乃是未央湖的尽头,再往后便是小未央,与此同时,白月忽然冲着廊桥的方向吼了两声,众人正被这吼声吓的一颤,商玦却看向了白月吼叫的方向。

    随之定定落下四个字,“就在那里。”

    到底是不是白月伤人,被伤的又是谁,只有走到前面才能发现真相。

    廊桥临湖而建,两侧假山若干,湖边还有荷叶田田,然而此时夜深雨大,这里位置也略有些僻静连巡逻侍卫也无,倘若有人死在了这里,还真是叫人毛骨悚然。

    “去,派个人去前面看看……”

    凤钦速速下令,可当先走出的却是孙昭。

    孙昭乃是蜀国廷尉,对这等场面最是信手拈来,他和几个侍卫一起上前,侍卫们见他出来,便主动拿着火把为其照路,四五个人,当先朝着廊桥而去,商玦朝夕站在原地,而白月却好似有些兴奋一般的也跟着孙昭到了前面去,一行人先是走到了廊桥的入口,却并未进去,顿了顿,反而是往廊桥左侧的湖边山石而去,那太古山石有两人高,层叠而放,山石两侧还有垂柳丛丛,远远瞧着实在是一处好景,可在这风雨飘摇的夜里却满是血腥。

    一行人径直走到了山石之后去,半晌没有动静,片刻之后孙昭从那山石之后走出来,远远的对着这边喊道,“回禀王上,找到了……”

    只有这七个字,再无其他,可这话却是肯定的确死了人。

    凤钦心中咯噔一下,说真的他不想再看到死人,不管是哪个宫里的哪个侍奴……

    “找到了便交给侍卫们,我们不必在此久留。”

    凤钦下了命令,远处的孙昭却默了默……

    “王上,想必您得过来看看。”

    这话一出,众人心底疑惑又起,若是死的是寻常人,又怎么会让凤钦过去看看,这么多人看着,凤钦虽然贵为蜀王,却难道还怕一个死人?

    咬了咬牙,凤钦还是朝那山石走过去,他一走,其他人也不得不跟过去,大雨下的太大,太古石下已经淹了水,段凌烟扶着凤钦从那山石另外一侧绕过去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那触目惊心的血海一片,段凌烟倒吸一口凉气,凤钦更是忍不住抖了抖。

    其余人也跟了过来,见此都屏住呼吸不忍再看,扶澜更是看了一眼之后就拉着洛玉锵退到了一旁去,一边退一边道,“你不能看,你看了她就会找你!”

    死的人是个女子,火把照映之下,不知道穿着的是青衣还是蓝衣,但总归是个女子,且还是穿着一身宫中最为普通的侍婢宫服,此刻那女子发髻飘散,面朝下趴着,腥红的湖水堪堪没过她的背脊,从背面看不出她的致命之处在哪里,可所有人都看出来,她少了一只左手,她的左手齐肩而断,而她身下的腥红大半出自她肩部的伤口……

    孙岑和段锦衣站过来看到的时候已忍不住的干呕起来,而杨莲心更是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凤垣和凤煜倒是多看了两眼,凤垣叹到,“这是哪个宫里的婢女,怎么会来这样的地方,且看这死的模样,倒像是被穷凶恶极之人杀死的,宫里怎会出这等事……”

    寻常的死,又怎么会专门斩断一个人的手臂?

    凤钦也偏过了头去,他越发后悔来这里了……朝夕和商玦也看了过来,只看了一眼,商玦便挡住了朝夕的眼睛,朝夕抬眸,询问的看着商玦,她还怕这场面?

    商玦仍然挡着她的视线,却是笃定的摇了摇头。

    便是不怕,又有什么好多看的。

    朝夕眼底有两分叹然,主动转过了目光,见她这般,商玦才放下手来。

    凤垣叹了一声,众人都是缄默,寻常时候蜀王宫内一片祥和,而今日,或许是因为白日里变故太多,见到这般血腥场面众人心底的震动也没有那么强烈了,凤煜多看了那尸体几眼,又四处看了一圈,忽然道,“她的手臂呢?难不成在别处?”

    尸体面朝下趴着,肩部的伤口泡在水里,这会儿还在向外溢着血,而她的手臂却并没有在身体边上,火把能找到的地方有限,入目却是不见那断臂。

    王庆也四处看了一圈,而与此同时,跟着过来的白月却忽然跳进了水里像远处游去,众人不知它要去干什么,凤钦咬了咬牙道,“既然是宫婢,便好办了。”

    在场之人都是王室之人,除却孙昭,不过只有几个侍卫,侍卫们闻言纷纷低下头去,而凤钦这话也没有人敢反驳,只要死的不是贵族,自然是草席一卷扔出宫去,多么简单利落。

    孙昭皱了皱眉,“王上,她只怕不是宫婢……”

    不是宫婢?凤钦又看了一眼那尸体,尸体身上穿着的是寻常的宫婢衣服不错啊……

    “廷尉大人认得她?竟然不是宫婢?”

    尸体是面向下的,谁也没看到脸,而刚才孙昭在这后面耽误了片刻,想必是已经第一时间探看过了,王庆又问一句,“莫不是今日跟随命妇们入宫的世家之奴?”

    可那样也不会穿着宫中侍奴的衣裳啊……

    众人还是不得其解,而孙昭更是摇了摇头,“不是的。”

    他说着话,忽然转头看了凤钦和他身边的众人一眼,他身边站着的都是王室之人,而他的眼神竟然有两分严正又悲悯的意味,几人被他这眼神看的莫名,却见他忽然倾身走到那尸体身边去,众人呼吸一屏,他要把那面朝下的尸体翻过来了!

    孙昭还未有所动作,远处的白月却游了回来,侍卫那火把往远处一照,王庆第一个眼尖的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看,他口中叼着东西……”

    众人随之看去,果然看到白月口中叼着个什么,它叼着一截什么,远看好似莲藕,待它走近了,一直忍着的孙岑忽然“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白月口中叼着的……正是那一截不见了的手臂!

    那是一截手臂,袖子被冲的不知去了哪里,只有一只光溜溜的手,侍卫又拿火把一照,众人忽然发现那人的手上有东西,再仔细一看,那手背上竟然包着白纱……

    杨莲心是在孙岑吐出来之时下意识转头扫了一眼才看到那截断臂的,本只是实在好奇打算看一眼就算的,可看到那截断臂手背上缠着的白纱,她不知为何中邪了一般的再离不开视线,于此同时,孙昭倾身将那尸体缓缓的翻了过来……

    被翻过来的尸体终于露出了脸,可露出来的却是一张触目惊心的脸,女子的脸上布满了血口,更叫人悚然的却是她脸上那两个深深凹进去的血洞!

    凤念蓉忍不住惊叫一声躲在了段凌烟的背后,凤垣和凤煜也忍不住的转了头,王庆不忍再看,孙岑更是跌跌撞撞往后退了几步,段锦衣猛地闭眸转身,商玦又将朝夕的眸子挡了住,所有人都不忍再看,只有杨莲心,先是盯着白月口中的断臂,然后呆了一般的缓缓将目光移向了那惨不忍睹的尸体,她面上半分表情也无,一瞬,两瞬,三瞬……

    被斩下的断臂,被毁了的脸,被挖去的双眼……

    忽然,杨莲心歇斯底里的惊声尖叫了起来!

    ------题外话------

    这两天都在查资料什么蓝可儿什么的都被我不小心看到了o(╯□╰)o查的好怕怕,希望这一节没有吓到小可爱们抱抱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