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醉红颜,倾王妃 > 第271章 西郊府邸(一)
    天边,蒙蒙发亮。

    从晚晴宫地下通道走出,天边已然大亮。

    相比夜间进入地道的惊疑,此刻走出来的琉璃姗一张绝美的面容上尽显平和。

    没有人知道这一/晚她面对的是什么,也没有人知晓她明了一切后她的选择是什么。

    总之,走出地道来到女帝寝宫后的琉璃姗,平静的如同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就连至始至终带着她,等着她的女帝都不清楚琉璃姗究竟是看到了什么,又知道了什么。

    “姗儿…”看着一脸平静,双眸毫无波澜的琉璃姗,同她走出地道的女帝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没办法,她完全猜不准琉璃姗的意思。

    “我母亲在哪?”

    “……”

    等了良久,又是等来了琉璃姗这么一句脱离主题的问话。女帝默了。

    “即便现在我不能见她,我父亲总可以见吧?”似是看懂了女帝沉默下的意思,琉璃姗眸光眯了眯,听不出喜怒的脱口。

    闻此,女帝一双丹凤眼微微沉下,无声一叹后开口:“你父亲的确可以见,可你母亲如今的状态,还不如不让他们见。”

    “……”琉璃姗默了。

    从女帝秘密召集医者的事迹来看,凤城国的人,包括皇室都不知晓有她母亲这么一个人。他们知道的,无非是自己与女帝长得一模一样,她是琉璃旷及女帝之女。如今一家团聚而已。

    她的母亲…

    脑中突儿闪过琉璃旷一张成熟的俊貌,琉璃姗的心莫名的紧了紧。如今,琉璃旷也认为女帝便是他寻了多年的妻吧,找了那么久,如今找到了发现她身边不止他一个夫,心里该有多难受?

    若是告知一切,他是否会揪心?会担忧?

    琉璃姗突儿拿不定主意了。

    “我…母亲会好吗?”

    女帝眸底浮起忧伤,想到那个气若游丝的……她的心——疼:“不好说。”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她?”问了几次女帝都回绝她,可想而知母亲呆的地方自己还不能去。即便自己想去看看,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将其医治都不行。

    “等你到了紫境巅峰。”

    闻此,琉璃姗双眸闪了闪。

    莫不是……

    若真如此,在这方被锁定的天地,在这灵气极少的天地,要修炼到紫境巅峰……恐怕不容易。

    即便自己真的能修炼到那种境界,她的母亲——凤芙能等得了?

    “姗儿,你母亲一事能否余后在谈?如今凤城国处于危难间,你得以承袭,贵为守护者不能不管凤城国安危啊。”听着琉璃姗句句不离她的母亲,女帝有些急了。

    可,再急,迎来的还是琉璃姗那淡漠如水的眼神。

    这下,女帝默了。

    “修炼灵力在这方天地本就属逆天类。你如今绿境,已算强者,还奈何不了他人?”琉璃姗清眸悠悠扫过,说出的话其中也是参了一般的嘲讽。

    “……”

    “再且,那四皇女也是一位橙境灵者,你俩若是联合,这天下估计早就是你们的了。如今呢,被人逼入绝境…”

    说着说着,在琉璃姗清眸扫视下,女帝渐而惭愧的低下了头。

    不得不说,琉璃姗讲的很在理。

    “姗儿,凤美攸沙为人阴狠,她的父君更是不逞多让。所以……”

    “你是担心日后凤美攸沙会毁了凤城国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不,我担心的是她会摧毁结界。”女帝摇摇头。

    琉璃姗蹙眉,深深的看向女帝,她这话什么意思?

    之前在聚灵阵中,她能看到的景象有限,那场万年前的战争过后,她能看到的也不过短短几十年间发生的事。

    难不成,那帮老不死的东西想到了什么逆天之法,来摧毁她师傅以献祭灵魂结下的结界?

    可,这也不太可能啊,灵魂献祭这可是逆天改道的秘术。从别的大陆前来的强者若是没有在指定的时间内回到属于他们的大陆,实力被压制在这方紫境巅峰不说还有可能随着质地变化而减弱他们本该有的力量。

    更何况,如今这片被封锁的天地不适合灵修,且天地灵气少之又少。

    他们即便近万年不死,如今体内灵气也够他们支撑得如同这方天地的老者一般,只差一步便入土了吧。

    莫怪琉璃姗如此想,实在是从聚灵阵出来,女帝带她进入的另一个密室里,那里留下的全是她师傅备下的古籍。

    怎么说她师傅也是这天地的守护者,能留的,知晓的固然是这里的人不知道的。所以,她用了一个后半夜的时间,懂得也不少。

    即如今,以女帝的绿境实力,若凤美攸沙叛/变,根本就动不了她。如此,琉璃姗实在想不通她在顾及什么了。

    “唉,有些事不是一时之间便可讲明的。天亮了,熬了一夜,你估计也疲了。若可以,便留在宫中多陪陪我几日。若是不喜,你便携带宸王及琉将军入住西郊的德王府吧。”实在是无法忍受琉璃姗盯着自己一会疑惑一会诡异的样子。女帝累了,心累了。

    她…为了某人,容易么……

    “不管你是谁,如今坐上凤位就得担起保卫国家的重任。”紧盯着女帝每一个细微的神色,琉璃姗眯了眯双眼。

    眼前的女帝,似乎还瞒了她不少事呢。不过她也不急,她还有要事要做,并且,她也相信这宫里谁都可能出事就她——女帝不会。

    “……”咬咬牙,女帝甚是无语。

    见女帝如此,又看了看窗外的天际。嗯…天亮了。

    这场莫名的闹剧,该结束了。

    想着,淡漠的眸随意的扫了女帝一眼,琉璃姗直接连基本的礼数都懒得给予,潇潇洒洒的起身,跨步而去。

    “姗儿,在事情未解决之前,你会留下的对不对?”眼看琉璃姗就要走出寝宫,女帝脑海中突儿闪过什么,急忙抬脚追上。

    前方,琉璃姗脚步一顿。没有转身,女帝同样的没有跟上前来,就这么如同娇妻期盼夫君状、期望的注视着琉璃姗高挑挺立的背影。

    而琉璃姗,则是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晨的芳香。再睁眼,清眸闪烁着睿智之光:“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无需顾及其他。”

    师傅的请求,她必会完成。只是现在还不是她出手的时候……

    听了琉璃姗一番淡漠如常的话,女帝心中狂喜,遂想到琉璃姗如今的灵境,继而勾起红唇,意味深长的脱口:“即如此,姗儿还是尽早去西郊府邸看看吧,指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呢。”

    琉璃姗挑眉。

    西郊府邸…这西郊府邸里难不成有着什么宝物不成?不然,昨日宫宴上重伤的凤美攸沙本可以挺过散宴的,后来经女帝拿西郊府邸这么一说事,被刺激得吐血了。

    如今又得女帝一番提醒,琉璃姗心下好奇了。

    既是好奇,那么她自然会去走上一遭。况且,她也想知道,为何提到西郊府邸,那阴/险狠/辣的凤美攸沙会那么激动。

    微微侧首,琉璃姗红唇扬起,皮笑肉不笑的脱口:“女帝好意,我收下便是。”

    得已琉璃姗答复,身后的女帝笑意更深了。若此刻琉璃姗转身看去,估计会深思她那狐狸般歼/计得逞的模样了。

    “那我便等候你的好消息了。”

    琉璃姗清眸加深,听着耳边那似是得意,似是期待的话,她就知道这西郊府邸绝对不是人居住的地方。

    再且,听那女帝的口气,那西郊府邸,似乎还要她如同过五关斩六将的收复呢。

    有意思,真有意思。

    琉璃姗嘴角笑意加深,再也不作停留的扬长而去。

    “莫璃。”

    “姗儿。”

    刚刚踏出晚晴宫,琉璃姗连方向都没有来得及去辨认。身后,两道不同嗓音,不同语调,不同称呼,却同样带有温恬之意的呼喊毫无预兆的传入耳里。

    琉璃姗没来由的浑身一颤,完全被这两道声响腻歪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转身,神色有些古怪的看去。

    入目的是:一身白衣尽显仙姿傲骨的洛宸与一身黑衣却穿出难言的尊贵气质的慕容浩。

    嗯…

    看多了洛宸一身黑及一身紫的,突儿一席白衣还是挺养眼挺赏心悦目的。

    微微偏开视线,琉璃姗不动声色间,眸底却是浮满不解。这张浩怎么个情况?他一项不是最讨厌黑色么?如今穿着一身黑…莫不是当了慕容浩连喜好都变了?

    啊呸呸呸~

    不对、都不对。

    琉璃姗清眸疑光闪动,神色极为诡异的看看洛宸又看看慕容浩。他们…他们怎么走到一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