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末日之舞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虐心的不平等条约
    “去看看你儿子和瑾月吧,她们肯定很担心!”伊赛特勾住了江夏的脖子,身体的重量都挂在了江夏的身上,江夏笑着答应,把伊赛特抱回到她的房间后,准备去看看瑾月和小小江。

    伊赛特在江夏要走的时候,恋恋不舍的拉住了他的手,“记得回来,老公。”声音甜的有些发腻,江夏一个哆嗦,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然后轻轻合上了门。

    小小江躺在瑾月的怀中,有些不安的扭动着,看到江夏来了,一溜烟的就蹿到了江夏的怀里,“爸爸,你没事吧!”小小江的大眼睛有些好奇,滴溜溜的转着,他看出来江夏没有什么事情了,“当然没事,你看,爸爸现在充满了力量。”

    江夏说着还用单手拖着小小江,举高放下,小小江被吓到了,大叫起来,瑾月嗔怪的说,“你好啦,吓到孩子啦!”瑾月也同样看出,江夏没什么大问题了,身上的血气充盈,虽然已经被层层收敛,但还是有磅礴的力量体系透出。

    而后瑾月就给江夏在床边留了个位置,掀开了被子的一角,拍了拍,江夏赶紧溜了进去,瑾月和小小江睡得大床,自己好像还从来没享受过,被褥下是法则的波纹流动,自动根据温度,湿度调节,最重要的是,被窝里面有着瑾月的味道,让人瞬间就能安逸下来的花香,还有股淡淡的奶香味,江夏当然把持不住的把瑾月搂到了自己的怀里。

    “一股子伊赛特的味道,真是讨厌。”瑾月白了江夏一眼,江夏讪讪的挠了挠头,恬不知耻的继续搂着瑾月的腰肢,小小江被瑾月抱着哄睡觉,江夏则是抱着瑾月,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小小江要江夏给他讲故事,江夏支支吾吾半天,又说了个海的女儿,被小小江嫌弃了半天,还是瑾月一遍有节奏的拍打着小小江,一边讲着一些绘本中的神奇故事,同时调动手中的主神级别法则,直接创构出了一个立体的世界,小小江看的津津有味,而后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瑾月给小小江盖好被子,而后握住了江夏那只胡来的右手,“坏人,你干嘛呢?”瑾月轻声的问道,“你说呢,宝贝老婆?”瑾月的身子已经完全的落入了江夏的怀中。

    “这里不行,小小江要睡觉的!”瑾月刚出声抱怨,江夏就直接带着她,瞬移到了自己的卧室,现在调动这种时空秩序,真的不要太容易,暗物质几乎跟所有的至高法则有所关联,时间,空间,还有许多自己根本没有摸索出来,或者不在自己认知范围之中的秩序力量。

    “感觉,有些不一样了?”瑾月的手指划过江夏身子的时候,能够感觉到江夏力量的不同,江夏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之后,瑾月自然也是相当惊讶,但又觉得很骄傲,江夏的暗物质力量,已经确定了第一届远星会议的霸权地位,肯定是属于江夏这一派系的。

    瑾月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她的睡衣不知道何时已经被江夏脱掉了,“老婆,我想了,恩?”

    瑾月的身子一热,耳根一软,就被江夏抓进了自己的胸膛之中,灼灼的碰撞着瑾月的身子。瑾月很快就缠上了江夏的身子,开始迎合江夏的动作。屋子里自然又变得温热旖旎起来。

    瑾月的喘息声虽然被压得很低,但还是被伊赛特的听到了,“这个坏蛋,明明说了要回来的!”当然伊赛特没有太多的怨言,瑾月确实很久没见江夏了,让一让也是应该的。

    ······

    当清晨的阳光洒在阿瑟加德神殿的时候,江夏给瑾月盖好了被子,在差不多九点钟的时候,起了床,洗漱完毕后,直接从阳台之中穿进了暗物质的节点之中。早点去,多练练,这种显而易见的好处,让江夏发现了大暗黑天训练成果的强大,江夏在睡眠中,发现自己的心脏如同鼓声一般跳动着,相当有力,自己的力量如同燃烧的星辰,不不,不只是星辰,是星系,是一整个燃烧的星系,但是这星系,燃烧的又井然有序,相当的安稳,这样的盛景,自然值得江夏去多练练。早点踏进真神吧,解放大暗黑天,自己这边的实力估计能踏进顶峰了!

    虽然大暗黑天脾气不太好,咳咳,其实也不能算脾气不好,只是暴躁了一点,但对自己,真的是没话说,给的锻炼都是卓有成效,以后听她的,让她坐镇神系大陆和地球,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当江夏踏进暗物质时空断层的时候,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响,大暗黑天也没有说话,江夏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大暗黑天休息的暗之极中,其实本来也没有声音,江夏一定要搞得跟做贼一样。万一这货在睡觉,自己吵到了她不得了。

    暗之极在对江夏开放过一次之后,江夏已经获得了永久的权限,直接放江夏进入了,大暗黑天的长发散落,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紧闭着双眼,有破碎的星辰亮光落在她的身体上,她有些害怕,是的,大暗黑天在害怕,瑟瑟发抖的,好像在做什么噩梦。

    江夏呆住了,蹙眉的大暗黑天,嘴角显露着哀伤的大暗黑天,身子蜷缩成一团的大暗黑天,真的让人心碎不已,她原本固执一往无前的美丽,现在全部变成了楚楚可怜的小女人模样。

    江夏毫不迟疑的上前,抱住了大暗黑天,不知道为什么,大暗黑天一被江夏抱到怀里,这种害怕就就被驱散了,握紧的拳头也舒展开了,僵硬的娇躯也慢慢的软化下来,紧闭的美眸慢慢的睁开,“你,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大暗黑天有些疑惑的说道,然后她就发现自己被江夏抱住了,“怎么回事?你刚才是什么情况,这么害怕?”江夏柔声说道,大暗黑天刚才的表现,纯粹是个小女人,江夏的保护欲又开始泛滥了。

    “你便宜占够了没?”大暗黑天冷冷的瞪了江夏一眼,虽然她并不讨厌自己被江夏抱进怀中,但是江夏眼神中的那种柔情,完全就是对自己女人的柔情,该死的小家伙,自己的心好像已经慢慢的沦陷了。

    她的噩梦也自然是跟江夏有关,被传承者如果踏入真神,传承者也会被解放,战力会进一步上升,但是,“神虽超脱,但依旧在枷锁之中!”为了控制传承者的强悍力量,传承者必然要受到制约,很简单,在确定了被传承者的心智之后,传承者必须自愿成为被传承者的奴隶,当然没有奴隶那么惨,但是江夏一旦踏入真神,解放自己之后,自己必须依照江夏的意志行动,而一旦江夏能够随意的摆布自己。

    大暗黑天真的很难想象,江夏在拥有了掌控自己的力量之后会做什么,她的噩梦中,江夏肆意的蹂躏着她的身体,完完全全就是把自己当成了纵欲的工具,让自己成为他的利刃,屠戮了无数生灵,随意的撕裂了中低等星系的法则存在。

    这种条约,江夏当然不会知道,但是大暗黑天对此的记忆,却越来越清晰,该死的,自己可不要落到这种境地!虽然眼前的江夏看上去不像是会做这些事情的样子,但是自己在睡梦中相当真切的感受到了江夏的暴虐,甚至在大庭广众下,就将自己如同娼妓一般随意的玩弄,如果真的如此,她宁可永远被封存在黑暗中,也不可能让江夏这般羞辱。

    “你既然来了,我们就提早开始训练吧。”大暗黑天看了看江夏,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个噩梦似乎还消耗了自己不少的心神。

    江夏握住了大暗黑天的手腕,“我不会的。”当江夏能够踏入暗之极的时候,大暗黑天那部分晦涩阴暗的噩梦,就被江夏破解了,传入了江夏的脑海之中。

    江夏大跌眼镜,这算什么鸟毛规定,被解放了还要听自己的?这不就是霸王条款,虽然自己需要大暗黑天帮忙,但绝对不是已这样的形式,更何况在梦中的自己,完全就是个变态啊,而且是变态中的变态,自己根本不可能扭曲到这种程度。

    暗物质,又不是什么负面力量,这种还是要看原本的基础法则的,江夏是对大暗黑天有想发,但绝对不是这种恶性而卑劣的想法。

    “你,你都看到了?”大暗黑天的娇躯被江夏搂在怀里,挣脱不开。“你放开我,你这个卑贱的主神爬虫,你就是觊觎我的**和力量,你···”大暗黑天比小小江还要不安的扭动着,她能感受到江夏的气息,灼热的吞吐在自己的身上,她有些羞臊的发热着。

    “我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噩梦终究只是噩梦而已,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你喜欢我?这是必然的,无法拒绝的事情,对不对?”

    大暗黑天看着江夏像黑珍珠一般,纯粹而深远的眼眸,像一只失去了力气的野兽,“如果你能成为真神,我是必须要臣服于你,成为你的女人,如果你不愿意娶我,我也只能做你的奴仆。”大暗黑天叹了口气,伏在江夏的肩头说道。

    “原来如此,那你还对我那么凶啊。”

    “你果然记恨着我!”大暗黑天狠狠的瞪了江夏一眼,“我死也不会做你的奴隶!”

    “这种契约有什么办法解除,就是我踏进真神,你能否不成为我的奴隶?”

    “当然可以。”大暗黑天点点头,“只要你答应就行,但是你会答应?”

    “我答应啊!”江夏刮了刮大暗黑天的鼻子。

    “呵呵,说的好听,我知道你的套路,让我沦陷,掌控我的心,在真神之后,立刻执行条约,我会更加的死心塌地,反抗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