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天火大道 > 第二十五章 保镖?
    时间就像是静止了,白裙黑发、纤纤玉指、梅花紫砂、淡淡茶香。勾勒出的,是一副完美而不自觉烙印入人心的画卷。

    茶水倾倒两杯,同样是小小的紫砂杯,只够一口饮用。

    “你要一直站着吗?”周芊琳抬起头,看向面前那有些呆滞的男人。

    白色长裤,淡绿色衬衫,黑色短发,修长的身材。最引人注意的,是他那一双充满了回忆的眼睛。

    “嗯。”蓝绝醒悟过来,走到她对面的藤椅前坐下。

    周芊琳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则是端起一杯香茗,在那茶香袅袅之中,将它送到嘴边,缓缓饮尽。

    蓝绝将茶杯送到鼻端,吻了吻,“金骏眉,正山小种。”他一向喜欢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茶道传自于上元古中国,有着悠久的文明与历史,其中更是蕴含着无数丰富的道理。他自然也很喜欢。和大多数喜欢茶的人喜爱绿茶不同,他更爱红茶。

    绿茶给人清香,红茶给人温暖。

    一口饮尽,浓浓的香气顿时溢满全身,身体仿佛在刹那间通透,心中的忧虑也仿佛在一瞬间全部倾泻。

    “好茶。”蓝绝由衷的赞叹道。

    周芊琳又为他斟上一杯,再给自己倒上。小小的紫砂壶,只有四小杯的量。再喝,就需要重新加水。

    再次饮尽面前茶水,放下杯子,蓝绝这才抬起头,看向对面。

    明眸蔚蓝如海,平静的眸光外,是微微轻颤的长长睫毛。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蓝绝,是天火大道宙斯珠宝店的老板。”蓝绝主动向周芊琳伸出手。

    周芊琳抬头看向他,目光平静中带着一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

    蓝绝讪讪的收回了手。其实他刚才差点去问一句,你还好吗?后来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这显然不是什么好问题。

    “我请你来,不是要和你重新认识的。而是谈谈我们的事。”周芊琳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动听,但却也寒意逼人。蓝绝心中暗暗腹诽,或许,这也是她给自己喝红茶的原因吧。

    “嗯。”蓝绝点了点头。

    周芊琳突然有点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真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那天说过,会答应我一个要求。”周芊琳道。

    “是。你想好了?”蓝绝有些惊讶的看向她。那可是宙斯的许诺,这姑娘不会是当成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吧。

    “我想好了。”周芊琳点了点头。

    蓝绝巴不得赶快解决这件事,表面平静,并不代表他内心忘却。正相反的是,这种强烈歉疚的感觉,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出现过了。

    “我是一名学生。”周芊琳打开紫砂壶壶盖,重新向内注入热水,“华盟国家学院国士二年级。”

    国士?蓝绝心中一动,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看到那个视频的时候,她确实是正在一间教室中上课。

    华盟国家学院他也曾听说过,那是华盟最优秀的几所学院之一,而且是一间机甲学院。教导和机甲相关专业。因为华盟国家学院的机甲研究分院最为著名,所以,它才没被冠上军事学院的名称。

    按照华盟的学历,华盟国家学院已经是最高学府了,四年制的学士学习,毕业后,就可以参加相关工作,拥有这份学历,是绝大多数人进入社会、军队最好的敲门砖。而在学士中,一些特别优秀的人才,通过考核,可以继续深造。就是国士。

    国士同样也是四年制,一旦学成毕业,那就是整个联盟的高端精英人才,在相关行业中必然会受到重用,更是很可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相当成就。

    在整个华盟,拥有教导国士学历的高等学院,也一共只有十几间而已,每年毕业的国士总量,也绝不会超过一千人。正因如此,国士在华盟中的地位很高。在西盟和北盟也是如此。

    “没想到你还是一位国士。”蓝绝微笑着说道。

    周芊琳道:“在没有毕业前,还不能这么说。”

    蓝绝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华盟国家学院是一间机甲学院。你既然是国士研究生,你想让我教你有关机甲的东西吗?这个可以,不过会比较苦。”

    这是他首先想到的,虽然周芊琳未必知道他的身份,但那天他已经展现过自己机甲强大的实力了。看来,这姑娘还是聪明的。

    但接下来周芊琳的话,却让他目瞪口呆。

    “我不许要机甲老师。”周芊琳冷冷的道:“你认为,我会找一个莽汉做我的老师吗?”

    “莽、莽汉?”蓝绝只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根根竖立了。还从未有人这么评价过他。

    “我们贵族,会是莽汉?”蓝绝的气息明显有些不匀。

    周芊琳冷声道:“难道不是吗?一个连什么叫医院都不知道的人,还不是莽汉?如果不是你的鲁莽,我会被你……”

    就像被一巴掌劈在脸上,蓝绝的怒火瞬间被拍没了。嘴角牵动着靠在椅背上,他没有再解释什么,无论怎么解释,也不能抹去他坏了人家清白的事。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蓝绝问道。他现在只想赶快走,面对这个女孩儿,总是带给他强烈的无力感。他觉得现在不是宙斯,简直就像是砧板上的肉丝。

    “距离我毕业,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因为受到一周前这件事的影响,西盟会对我们华盟,尤其是对我们家进行报复。我很担心自己的安全。你虽然莽撞,但做个保镖应该还勉强可以。在我毕业之前,我需要你保护我在学校的安全。”

    “保镖?”蓝绝的声音一下就高了八度,他万万没想到,周芊琳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如果说,之前他还认为周芊琳漠视了他说的那个要求,那么,现在他心中却仿佛有一万头羊驼瞬间践踏而过。

    -----------------------------------------

    今晚8点的活动别忘了哦!给大家读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