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湘西迷雾 > 第八十七章 云娘应战
    朱彪听说皮大膀投奔了解放军后,恨得咬牙切齿。他不知道云娘对皮大膀下手了,只是有些埋怨云娘话说得太满,结果自己吃了亏。可是,云娘把他拉到床上缠绕一番后,这些埋怨就被忘到九霄云外。

    “当家的,损失一条乌蛇王算不得什么。奴家的蚂蝗蛊还是让共军吃了不少苦头,那个婆娘,对了,就是蓝凤奴也着了道。等下次共军再来,我让他们尝尝虱蛊的厉害。至于那婆娘嘛,哼哼,我的金蚕蛊等着她呢。”云娘两条腿盘着朱彪的腰,在朱彪身下不停的扭动着。

    “是,是,娘子说的是。”每到这时,无论云娘说什么,朱彪都是这句回话。

    “不过,那婆娘好像能破解我们的迷宫阵,这谷里的道路机关靠不住了。”云娘说着双腿松了松,朱彪这才抬起屁股,从她身上滚下来。

    “这可怎么办?乌龙谷只有一个出口,如果共军识得道路,我们连跑都没路。”朱彪此时还飘飘欲仙的,但听说共军识破了谷中道路,马上惊出一身冷汗,人也清醒过来。

    “不如派些人在谷中道路设下埋伏,如果共军进来,我们层层阻击,等共军到了乌龙峰也精疲力尽了。要想进入乌龙峰山腹内只有一条路,就是千军万马也一时攻不进来。如果共军围困乌龙峰,我正好对他们放蛊。到时候当家的再派人断了他们粮道,保管叫共军有来无回。”云娘枕着朱彪的胳膊说道。

    朱彪弯起胳膊把云娘的头紧紧搂住,在她脸上乱亲一通后说道:“我的宝贝,真没想到你还是个军事家呀,简直就是孙武复生,诸葛在世。”

    云娘嘎嘎笑着嘲笑朱彪:“当家的,你还知道孙武?奴家可真是看走眼了。”

    “我知道的多着呢,哈哈。对了,宝贝,你说咱们派谁去打头阵好呢?”朱彪问。

    “让菜刀谭带一千人为第一队,铁枪李带一千人为第二队,当家的,剩下的三千人跟着你在乌龙峰周围设防,你看怎么样?”云娘似乎早有筹划,几乎没想就答了出来。

    “那两个老家伙靠得住?别又投了共军。”朱彪对皮大膀投共的事一直耿耿于怀。

    “嘎嘎,他们肚子里的蛊虫一日不除,就一日不敢投共,当家的只管放心。”云娘笑着说完,又爬上到朱彪身上,紧紧的缠住了他。

    两人在床上相拥着商量一番后,又兴奋过两回,朱彪才昏然睡去。云娘见朱彪睡熟了,悄悄爬起来,独自到蛊虫洞中,抓出两条金蚕幼虫放进嘴里,而后出洞到谷中飞奔起来。不一会,她头上冒出腾腾黑雾,自觉幼虫已经化为精血,这才回到洞里躺在朱彪身边睡下。

    第二天,朱彪命令菜刀谭带领一千人到谷中防御,并且慷慨的给了他十挺轻机枪。菜刀谭离开后,他又要铁枪李带着一千人在谷中布置第二道防线,两道防线相距十里,叮嘱他们无比构筑好工事,顶住共军的进攻。

    云娘看朱彪安排妥当,又要他派牛疤脸带些人接应两路人马。

    当时皮大膀去伏击侯大炮,牛疤脸恰好拉肚子没有随行,皮大膀投共后他就留在乌龙峰。只是因为别动队全体投诚,牛疤脸常听到匪兵们的风言风语,一直抬不起头来。这次一直和自己不对付的云娘居然出面为自己求得一个差事,使得他对云娘感激不尽。他自然不知,皮大膀投共后云娘要另寻练功对象,已经看上了他。云娘知道他吃软不吃硬,所以给他个风险小又露脸的接应任务,其实是为了讨好他。

    云娘自己也不闲着,独自下山跑到谷口去侦查共军动向。

    菜刀谭带人来到指定地点构筑了工事。他手下都是占山为王的土匪,也没什么修工事的经验,只是草草的挖了些坑,人能趴进去就行了。不过,他们在树上修的隐蔽处却很有水平,二十米外无法发现,此外就是挖陷阱,下夹子,设钉板,这些都是土匪的老本行。

    让菜刀谭郁闷的是,高高兴兴的带了十挺机枪来,到地方才发现一点用都没有。这里的树太密,树干错落而生,子弹最多射出三十米就会被树木遮挡,机枪远没有步枪管用。

    菜刀谭布置好队伍的第二天午饭时分,他开了筒罐头,又拿出一壶小酒,一口肉一口酒的正滋润时,土匪暗哨回来报告:“共军来了。”

    “来了多少人?”菜刀谭嘴里还嚼着肉,含混不清的问。

    “很多,得有七、八百人。”暗哨只见到了一个营就赶紧往回跑,不知道后面还有两个营跟着。

    菜刀谭惊得把嘴里的肉吐了出来,失声道:“什么?什么?共军大部队来了?”

    土匪惯用的战术是以多打少,还要埋伏起来打闷棍,这种面对大部队真刀真枪干的事从来没有做过。如果是往常,听说来了官军与自己人数相当,菜刀谭早就钻山沟子跑得没影了。可现在不行,这乌龙谷是个死地,只有一个出口还被共军堵死了,除了和共军拼命别无选择。

    当然,本来还可以缴械投降,但自己被该死的水蛇腰下了蛊,如果投降还是死路一条,而且死的更惨。

    “共军距离这里还有多远?”菜刀谭惊魂不定,半晌才问道。

    “我们在二十里外见到的,现在也就是十里地了。”暗哨说。

    “他奶奶的,兄弟们不要慌,共军来了是我们立功的机会。左、右两队马上埋伏好,其它人进入阵地。打败了共军每人都有赏。”菜刀谭虽然紧张,还是大声喊着给土匪鼓劲,因为他别无出路。论战术,他还真动了些脑子,除了正面防御之外,另外安排了两队游击,一旦正面打响,就从左、右两侧攻击共军。

    当然,菜刀谭还有个指望,就是那个水蛇腰婆娘给共军下蛊。他自己着了道之后对放蛊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一直琢磨为啥朱彪和水蛇腰在这么个没出口的死地中安然驻扎,料想就是依仗着那些恶心的蛊虫。如果水蛇腰前来助阵,不用说对面是七百共军,就是七千也不在话下。

    菜刀谭不停的给自己打气,但头脑还是很清醒。他悄然绕到阵地后侧蹲下,如果需要撤退逃跑时他能够打头阵。

    经过一阵乱哄哄的跑动后,土匪们终于各就各位,每个人或蹲或趴,紧张的不敢出一点声音,森林中又恢复了寂静。

    菜刀谭不喜欢这种静。他习惯大声嚷嚷着吃肉喝酒玩女人,一旦安静下来会憋得自己喘不过气。此时便是这样,他似乎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的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心要从胸腔里蹦出来。就在他觉得胸口憋闷喘不上气来时,远处传来“哎呦”一声,在幽静中非常突兀。

    “共军这么快就到了?不是说还有十里,他奶奶的。”一旦有了声音,菜刀谭就放松许多。布置阵地时他在前面撒了些铁蒺藜,而且是抹上蛇毒的。铁蒺藜其实就是个折弯的铁片,两头磨尖,散在地上后再上面撒上落叶,一旦人踩上去,尖头刺破鞋底就能伤了脚板。虽然不致命,可尖头上的蛇毒也能让人丧失活动能力,搞不好还会废他一条腿。

    这东西本是古代战场上防御对方骑兵的利器,土匪则用来埋伏往来商队。菜刀谭来了百十个,蛇毒是在乌龙峰时水蛇腰云娘临时给涂抹的,森林中落叶多光线暗,这东西正好能派上用场。

    那一声“哎呦”,料想是共军踩上了铁蒺藜。不过,刚刚暗哨说共军距这里还要十里路,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菜刀谭惊疑不定的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