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天命果真不可违?
    斗转星移,苒苒物华更换。数年过去,慕萱仍静坐在飞仙阵中,一如最初。

    每半个月,叶无双都要前来探望一次,有时候他还会带着聂臻丫头。然而每次前来看到的都是同一副场景,他凝望许久最终也只得黯然离去。

    烈阳真君不仅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对慕萱本身的变化也极为关注。慕萱究竟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心魔他无从探查,但若果真有异必然也会通过身体反应出来,关键时刻他便可以出手相助。

    慕萱这几年来外在表现出来的并没有异常,烈阳真君只能认为她一切安好,耐心等待。

    事实上,从闭关那日起,慕萱只花了两日时间就渐渐进入了心魔丛生肆虐的意境,只要破了种种幻象便算渡劫成功。然而这与她结丹时经历的心魔考验又不同,好像一切并不需要她亲自参与,而是种种幻象如一幕幕戏剧般在她面前上演。

    慕萱进入了一种似醒非醒的状态,以一个看客的身份看了一场又一场戏,却无法融入其中,这种感觉颇为怪异。她懵懵懂懂中还记得自己是在渡心魔劫,可是这种渡法闻所未闻,是有别的深意吗?在没想明白之前,她不敢轻举妄动。

    不知过了多久,慕萱渐渐发现,在她面前演示出的那些幻象没有一个是与她自身相关的,甚至连她认识的人都没有。世间百态如走马灯一样不紧不慢地从眼前过去,各种生老病死、荣华富贵、穷困潦倒等都一一上演,不知寓意为何。

    看久了看累了,慕萱揉揉眼睛,发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能动。她像被某种神秘指引着一般。往前走去。然而在前进的路上,仍然是各种画面不断闪过,如投射在虚空中的画卷一般,慕萱能从那些不间断的各种场景中穿身而过,唯独无法进入任何一个场景。

    时间越来越久,慕萱仿佛不知疲倦一般在未知的奇异世界里不停地走。她没有觉得累,但不知不觉中心境却日益明朗。慢慢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无疑她是在渡心魔劫。然而这种不需自身参与的心魔劫通常只有一种破解方法,便是参悟其中的道理。当想明白了某一关节,心魔就会不攻自破。

    慕萱细细想了想渡劫入境这么久以来她看到的种种画面。可谓包罗万象尽纳浮生百态。不但有修仙界修士的机缘奇遇,也包含凡俗界凡人们的悲欢离合,各种情绪应有应有。若想攻破这等心魔,难道是要参悟所有画面的共同特征?

    心中想到这里。脚步也恰好正走到一幅画面之前,慕萱停住。仔细地观察起来。

    眼前的景象是一位形容枯槁的暮年老者病怏怏地躺在床上,只剩一口气还吊着,破旧狭小的屋内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生命之火如风中残烛随时会灭。然而慕萱却发现他本该浑浊的眼睛亮的惊人,透出无尽的求生意志。即便如此,病入膏肓的他已经无力回天。只能不甘心地咽下那口气,死不瞑目。

    慕萱沉吟片刻。又转到另一幅画面前。

    一座雄伟城池城门处,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身负书匣满怀信心地赶赴大考。守城卫士欺他贫苦恶意捉弄,富家纨绔妒其才华蓄意加害打压,少年都咬牙一一闯过。经历数十年少年终成位高权重之人,报复手段狠辣,所有得罪过他的人没有一个得了善终,再无人敢轻易招惹。然而一道圣旨覆灭其家,终还是落得凄惨下场,无人收尸。

    她若有所悟,继续看向下一幅画面。这一次却是讲的修仙界的事。

    出自某修仙世家的一子弟因灵根低劣而被家人放弃培养,气愤之下他与家族划清界限离家出走,并发誓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踏上仙途,将那些看不起他的人通通踩在脚下!他从最底层的散修做起,为达修为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很快就凭借其心机手段聚敛了大批修仙资源,强行为自己拓展了体内的后天灵脉。修行路上,他强取豪夺,得了几次较大的机缘,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迈进金丹境,却在结婴时死于天劫之下。

    看完这个场景,再结合前面的种种画面内容,慕萱似乎品味出了一些意思,然而还不能肯定。

    再走再看,慕萱发现不论修士还是凡人,不管他们是贫穷还是富贵,画卷中所表达的大致意思都是同一种——天命不可违,纵然凭借外力或个人手段能改变一时的处境,然而最终还是逃脱不了天道的既定轨道。

    那病重的穷困老者,哪怕他再想活下去也无法跳脱出生老病死的亘古规律;赶考的少年就算凭借自己的才华和能力成为高官,却还是天子之臣,逃不掉皇家天威的制裁;废灵根的修士本身资质不行,没有仙缘,即便使尽手段也无法改变这一既定命运,强求之下反而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

    种种画面场景都在传达着这样的信息,无非是想让人低头认命,让慕萱深深地认识到这一点从而屈服。

    这大概就是心魔考验的内容了吧?慕萱猜想。

    说实话,从最初的懵懂状态到现在完全清醒,慕萱不知道已经看过了多少画面,所有画面要表达的意思都如出一辙。若是一般人,从神智不太清楚时就受此蒙蔽,这种“天命不可违”的观念可能真的会印到骨子里,形成根深蒂固的念头,着了心魔的道。然而慕萱从一开始只是好奇,并未入戏太深,不曾有过什么感同身受的经历,所以到现在还能清醒地分析情况,这心魔劫离破解已经不远了。

    心魔不可捉摸却又无处不在,她的每一个念头都会被心魔捕捉,只要坚定自己的想法不动摇,便可渐渐瓦解这虚构的种种幻象,击败心魔。

    心魔不是想让她觉得天意不可撼动、一切与天抗争皆是徒劳无功吗?她偏不让它如愿!

    垂死挣扎的老者一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仍未放弃努力活下去的念头,即便他贫苦无依。如果他一直自怜自艾,只会加重病情,恐怕早就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出身低微的少年没有被世人的冷眼击倒,而是奋发向上,为自己为家人争取了数十年的荣华富贵。若他最初便自卑懦弱,屈服于对手的折辱,一辈子便是个只会愤世嫉俗、感慨自己怀才不遇的迂腐书生而已,何来后面的显赫一生?

    至于那个低劣灵根的修士,不被家族长老一言所囿,而是努力活出自己的精彩,即便最后陨落了,不也强过认命庸碌到死吗?他试过了,他没有输给自己,这就足够了。

    或许所谓天命能够操控最终的结局,然而从开始到终点,这一路的过程却掌握在自己手中。是庸庸碌碌如蝼蚁般认命而活,还是奋起改变自身的处境、誓与所谓的天命抗争一番,这些却不是天命所能够左右的。

    慕萱一遍遍强化着这些念头,果然见这方空间内的大多数画面慢慢消失不见,只留下极少的一部分。

    她冷笑一声,大声道:“别人之事我能看得透彻,自身亦不会迷茫失心。哪怕当初还以为自己是废灵根时,我慕萱也没有退缩畏惧过,何况如今?天命在身,即便前方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闯一闯,是否会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那已是身后之事,此时有何可怕?!无论结局是否已经注定,不到最后身死心僵,谁也休想阻止我继续前行!”

    她的声音不大,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回荡在看似无边无际的神秘空间内。不过须臾功夫,这片空间里剩余的那些画面果然全部消失了,四周上下似乎变得更为光亮,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多的变化。

    慕萱观察了片刻,抬脚往前走去。走着走着,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盈,不知不觉间已经轻飘飘地飞了起来。便在这时,她又开始觉得有些晕乎乎的,好像再次进入了混沌不明的状态之中。然而哪怕是这样,慕萱心底仍然坚持着自己的看法,坚决认为要抗争到底不能妥协。

    就这样,浮浮沉沉,慕萱觉得好像已经过了很漫长的岁月,她终于抵挡不住困倦的侵袭,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时,慕萱发现已经已经从心魔境中脱离出来,眼前不再是一成不变的浑噩之景,而是可亲可爱的师伯师兄和众同门们。

    “太好了!师父终于渡过了心魔劫,可喜可贺!”一个身穿圣门白色弟子服的娇俏少女喜道。

    慕萱一眼看出她是筑基修士,面容有几分熟悉。再扫向无厌、烈阳、玄同等众位师伯和惠清、天韵、华鼎等几位师兄,无一不是太上长老,再不济也是赵彧和梦机真人这等金丹长老。那么这个少女还能是谁?何况人家连称呼都已经叫出来了。

    “呵呵,宝儿都长这么大了,那我这次闭关少说也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吧?”慕萱微笑道。(未完待续)

    ps:坑爹啊,又卡到半夜!大家应该都睡了吧?弱弱地求个推荐票,或者给个点击。没收藏的烦请收藏一下,还差十多个就满三千收藏了,希望完结之前本书再赚个荣誉(马上就完结了还不到三千收,我也够悲剧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