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师兄心魔的秘密
    他动作有点大,一不小心又扯到了伤口,疼得直“哎哟”。

    慕萱白了他一眼,道:“别装可怜了,我不走就是了。”当时直接被雷劈都不吭一声,今日只是扯了下就这么夸张,慕萱只觉好笑,心道师兄也太孩子气了。

    叶无双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笑道:“那时候抱着萱儿,自然感觉不到痛。现在你要离我而去,便是一分的痛也能放大千倍万倍了。”

    慕萱板着脸道:“油嘴滑舌。”

    叶无双笑而不语,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道:“幸好我们都挺过来了。萱儿,你的结婴过程都不同于其他人,如今可感觉有哪里不适吗?”

    说到正事,两人都收起了玩笑的心思。慕萱道:“除了伤口还有些疼,并无其他不适,稍后再闭关稳定一下境界即可。师兄呢,你被那么多雷光击中,可有伤到经脉?”

    叶无双道:“些许小伤不足挂齿,萱儿不用担心。这次结婴天劫着实凶猛,万幸你是身在门派内啊!”

    慕萱也道:“正是,早知天劫会比寻常修士的更厉害,却也没想到上面是存心想要我的命。”她隐约有些忧虑,届时飞升天劫又该如何呢?

    叶无双不想让她此时过于担心将来之事,便转移话题道:“当日你结婴初成而显金凤天象,我和师父师伯们都以为你至少还需半个月的时间来渡心魔劫,却不曾料到直接便引动了天劫,莫非萱儿你并没有渡心魔劫?”

    慕萱思忖道:“此事我也不甚清楚。从婴变后期开始我就陷入了昏沉之状态,对外面以及自身的情况一无所知。清醒前我只觉得自己像是灵魂出窍般在一片灰蒙蒙不知名的所在游荡,看到了某处亮光便过去了。然后就听见你们对抗天劫的声音,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叶无双微微撑起上半身,凝眉思索道:“竟是如此?这与一般的心魔考验完全不同,难道就是你特有的心魔劫难?”

    两人都说不明白,慕萱想起一事便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师兄当年的结婴心魔劫是什么呢?现在能跟我说了吧?”当年他们俩还在参商洞天里,那时慕萱曾追问过。可叶无双不肯告诉她。

    叶无双闻言又迅速地重新趴回枕头上。道:“这么久的事,我早就忘了。”

    元婴修士的记性什么时候这么差了?慕萱越发觉得他言行可疑,不死心地追问道:“当时师兄可是答应过我以后告知于我的。这才几年你便要变卦?如此一来,我不得不重新考虑你对我说过的某些话的真实性和可信度了。”

    没错,后面一句就是慕萱故意说来威胁他的。

    叶无双大急,道:“我那些话并不曾骗你!只是……只是……此事有些难以启齿啊……”

    慕萱顿时兴趣大增。装得十分恶声恶气,催促道:“快说!”

    叶无双抬起头。深情地望着慕萱的眼睛,叹口气道:“唉!也罢,既然萱儿想知道,我说便是了。不过你可不能生气啊……我当时的心魔劫是你我二人在一起的场景。只不过幻境中的气氛比较**,情景也相当旖旎……”

    慕萱原本一脸看好戏的戏谑表情僵硬在脸上,不敢置信道:“你……你说什么?”

    叶无双难得地红了脸。咳嗽一声道:“咳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那样的考验,萱儿你别生气。我发誓我并不曾对你有过任何轻薄的心思!再说了,其实吧……什么都没发生我就清醒了……”

    他声音越说越小,低着头不敢去看慕萱。

    半晌后慕萱才收回自己惊掉到地上的下巴,心里倒不觉得有多生气。她想了想,道:“这么说来,师兄的结婴心魔劫是色、劫?可是……”她倒吸一口凉气,惊悚道,“在你的心魔幻境中,是‘我’去……勾、引了你?”

    叶无双不自然道:“算是吧……”

    慕萱继续问道:“你没被心魔所缚住,是因为你没有被诱、惑?”她有些哭笑不得,是该感慨师兄坐怀不乱呢还是该伤感自己没有魅力?

    叶无双连忙摆手,道:“幻境之真实几乎能以假乱真,我之所以识破是因为知道萱儿的秉性,你品行端方,不可能主动做出这种事来。再者,那时我虽然已对你有了朦胧的情思,毕竟还未挑明,万一做出什么事来岂不唐突欺侮了你?”

    慕萱瞪着他不说话。

    叶无双拉拉她的手,笑道:“幸亏是当时。若是现在再渡那劫,一切就不好说了。”

    这种话怎好就这样说出来?慕萱有些生气地甩开他,把头撇向一边跺脚道:“越说越混账了!师兄好好养伤,我先回去了!”

    叶无双来不及挽留,慕萱已经大步跨了出去。他暗叹一声自己还是太心急了,忘了萱儿脸皮薄,但愿她不会一直生气才好。

    赵彧见慕萱出来,忙躬身相迎。慕萱顿住脚步,道:“你师父已经醒了,劳烦你这孩子多多费心照料,劝他凡事不可逞强,养好伤最要紧。”

    赵彧都一一应下。叶无双在房间内听见,嘴角弯起,知道慕萱不是真生气便放心了。他伤势很沉重,才醒来就说了这么多话,这会儿困倦袭来撑不过就睡了。

    慕萱从叶无双洞府出来后没有立即回宁清院,而是去了玄同真君那里。第九道天劫后半段,玄同真君为了救自己的徒儿和师侄,不惜舍命相护。慕萱感动在心,决定过去探望一番。至于无厌真君等人,等她再休养几天再去拜见也不迟。

    到了之后她才被执事弟子告知玄同真君在闭关疗伤,五天后才能出来。

    慕萱只好慢慢走回宁清院,一路上遇见不少圣门弟子和其他门派的弟子,许多人上前见礼,她又不好推却,只能笑着受了。消息传得很快,不出半天,静舒真君已经醒来的事就在天胥山上传开了,引得更多的人前去探望。

    慕萱早就料到会这样,一回到宁清院就吩咐执事弟子,凡是圣门前辈或同辈前来探望,要作好记录以便她日后回访;若是外来门派之人,只需客气地挡回去就好。

    眼下她境界不稳,伤势也较严重,不想太过劳心劳神。布置好后,慕萱唤上阿萌和逐风还有白王,在修炼室内布下禁制,进入久违的参商洞天。

    白佑正百无聊赖地用翅膀尖在地上画圈圈,感受到慕萱进来的一刹那,他激动地飞过去道:“结婴成功了?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难道又有什么不顺之处?”

    慕萱笑道:“除了天劫狠了点,还算顺利。我这几年不在,你无聊坏了吧?”

    白佑撇嘴道:“还说呢!以前好歹还有小狐狸和凤头鹰陪着老人家我,再不济还有个会喘气的杨勋,现在就剩金舟和高登这两个死气沉沉的东西了,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苍临山顶另一边的丹顶鹤和狮猁兽早已陷入沉睡,更不可能陪白佑说话。

    阿萌甜甜笑道:“白佑哥哥不怕,我和逐风姐姐回来看你了。”

    逐风则严肃地点点头,表示赞同阿萌的话。一向冷酷傲娇的白王听不下去这三个幼稚的鸟兽的对话,扭头去远处修炼去了。

    白佑眯了眯眼道:“叶无双那小子呢?他的灵兽在这里,他人呢?”

    慕萱道:“师兄为我挡天劫受了伤,暂且不宜挪动,我就先把白王带进来了。”

    白佑促狭笑道:“等他伤好了,你们的好事也快了吧?到时候我可一定要出去喝杯喜酒!”

    慕萱别有深意道:“是啊!想必无厌师伯的涤尘绝命丹也该炼好了,只要你肯服药,随便在外面待多久我都没意见。”

    白佑认命地垂下鸟头,叹气道:“炼都炼出来了,我敢不吃吗?也罢,用修为换自由,仔细想想还是我赚了!”

    慕萱和他又说了些闲话,自去流年殿修炼不提。两天后她从流年殿出来,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只有内里还须细细调理。慕萱见已经耽搁了两天,同白佑说了一声,又嘱咐阿萌逐风勤加修炼,然后出了洞天。

    她撤去禁制,唤来执事弟子相询,得知这两天果然有很多人上门拜访探望,圣门之人与其他门派各占一半。

    “本门中有哪些长老及太上长老来过吗?”慕萱问道,长老以上级别的,她不能怠慢,须得亲自上门回访才行。

    执事弟子道:“禀师叔祖,无厌老祖遣了弟子前来问询,说是有丹药要交给师叔祖。凤宾神秀、丹泽等多位师伯祖虽未亲至,也有派亲传弟子前来。另外,掌门真人和庶务堂穆长老都曾过来过,他们说并没有大事,师叔祖出关后不必特意跑一趟。”

    慕萱点点头,把他说的那些人都记住,然后打算先去无厌真君那里。无厌师伯派人说的丹药,必然是涤尘绝命丹了,正好给白佑吃。

    见她欲走,执事弟子又道:“师叔祖,其他门派有数位真君前来拜访,弟子都一一谢过了他们的好意。只是有一位叫乔玦的青冥派弟子,看起来对师叔祖相当关心,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未完待续)

    ps:最近这几章属于过渡阶段,悲催地卡文了!痛苦中。还有一章在写,肯定会很晚,不要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