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查房!
    叶无双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便凝神倾听。慕萱也看着他,等着他说。

    贪狼顿时得意起来,抓住这个机会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但你们保证保我平安,直至蓬莱。”

    叶无双立刻道:“好,叶双、项轩以性命立誓,此事过后定然将贪狼道友平安送至蓬莱。”

    贪狼这才放心下来,严肃道:“两位道友请看,这珠子从外表来看极为普通,它本名天珠,因为周身氤氲紫气才被叫做紫天珠。紫者,紫气东来也,乃是吉兆;天者,天命之所归,至高之存在,由此可见此珠不凡。听说这珠子关系到整个修仙界的气运,要不然老夫断不会拼了性命也要保全它。”

    叶无双与慕萱对视一眼,暗自点头。他故作怀疑道:“不过是个看起来有些漂亮的珠子而已,贪狼道友竟说它关系修仙界气运,不信,我万万不信!”

    贪狼道:“本来我听人这么说的时候也是不信的,可后来龙邪不顾多年交情算计于我,如今连承天真君也加入了抢夺,我坚信这个说法是真的。两位若是不信,我也不强求,正好把珠子还给我吧。”

    叶无双翻来覆去地把玩着紫天珠,没有要还的意思,反而又追问道:“贪狼道友说的我信,这紫天珠若无玄虚,怎会有那么多人感兴趣?不过你说了半天还是没说这幅图的用处啊。”

    贪狼眼巴巴地看着叶无双手中的紫天珠,觉得自己此生八成是与紫天珠无缘了,不由得肉疼道:“我只知道这图有大用,具体如何用法却不知晓……”

    慕萱道:“此物你是从何人手中得来。又是听谁说的那些传闻?”

    贪狼苦着脸道:“在一帮人混战时我趁机抢的,那些人我也不认得。至于传闻,我有一位朋友前些日子刚从蓬莱回来,他说蓬莱许多修士都在秘密寻找一个叫紫天珠的宝贝,听他的形容我猜测这个便是。所以才想要离开。”

    叶无双道:“这可奇了,你明知蓬莱修士在找紫天珠还敢往那边去,不怕一下船就被人盯上吗?”

    贪狼嘿嘿笑道:“前辈这就不懂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蓬莱修士找了许久都没线索,只会派人前往大陆暗中查探,绝对料想不到有人敢拿着紫天珠在蓬莱行走。我之所以躲开。还因为龙邪盯上了我,不摆脱他这宝贝我就得不到——对了,龙邪一心想要紫天珠,说不定他知道地图的用处。”

    叶无双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龙邪魔君我早晚会去找他。但现在可不是时候。你就先乖乖地在这里呆着吧,到了蓬莱我们再放你出去。”

    慕萱朝他点点头,两人一起往苍临山上飞去。这东西究竟是何来头,还得先问过白佑才能下定论。

    这些日子来没人陪白佑说话,他都快闲出病来了。此次慕萱和叶无双一起来找他,白佑虽然知道两人肯定有事,却也难得的保持了好心情,笑脸相迎。

    慕萱把紫天珠拿给他看。白佑干脆化为人形,捧着珠子蹙眉思索。半晌后他挠头道:“这地图看起来有些眼熟,可我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慕萱欣喜道:“真的?你确定眼熟见过?再好好想想!”如果白佑认得。那么这紫天珠就真的与天地通道之事相关没跑了。

    白佑不好意思道:“是很眼熟,可是我到底在哪儿见过呢?慕萱你看,这里……有没有很熟悉的感觉?”他指着图中的某一点问。

    慕萱和叶无双同时探头过来看,白佑鄙夷地看了叶无双一眼,道:“你看什么,我都不知道的你怎么可能知道?”

    叶无双压根不理他。仔细看了看白佑指的那一点,也疑惑道:“这……确实眼熟……这是座山吧?旁边是个湖。看这地形地势走向,我怎么觉得跟参商洞天里的环境有点像呢?”

    慕萱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师兄这么一说,越看越像,不会真的是参商洞天吧?可惜洞天只有这么大,周围的山川河流都没被弄进来,无法更进一步辨别了。白佑,你说呢?”

    白佑别扭地咳了一声,脸红红的尴尬道:“这……不是参商洞天之景,好像真的是苍临山……”

    慕萱一怔,道:“什么意思?”

    白佑讪讪道:“那个……我的意思是说这珠子里的场景环境正是当年碧影仙子未飞升之前的修炼之地,苍临山。你别忘了,这洞天里的一切,都是按照当年的真实场景复制的,只不过因为芥子空间承受能力有限,碧影仙子只把苍临山和明珠湖弄进来了……正因如此,我才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来,惭愧啊。”

    叶无双悠悠道:“刚刚还有某只说,他都不知道的东西我怎么知道呢,哎呀呀,现世报来得真快啊!”

    白佑瞪他一眼,但因自己确实理亏,便没有作声。

    其实此事说起来也不能全怪白佑。他本是天界出生的仙禽,虽然跟了碧影仙子后随她下过几次界,也去过几次苍临山,可那都是久远前的事了。后来他又沉睡了一千多年,对俗世过往的印象越发模糊,一时想不起来也情有可原。再说了,紫天珠本就不大,镌刻其中的地图也不甚精确,不能给人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白佑认不出来才正常。

    慕萱习惯性无视他俩的拌嘴斗气,思索道:“这么说紫天珠也是与我们要进行的任务有关了?它内里显示真正的苍临山之景,莫非有什么寓意?哦,我好像一直没问过,苍临山原址究竟在哪里?”

    白佑道:“既然出现了苍临山之景,那就肯定用得着。苍临山离昆仑不远,不过后来那里发生过地动,原貌毁了,苍临山和明珠湖都不在了,那位置我大约还能找到。”

    慕萱点点头,道:“想不到意外得到的一件东西都能牵扯到飞升之任务。若我们今日错过了,将来用到时再找就麻烦了。苍临山看来得去一趟,从蓬莱回来后我就动身。”

    慕萱把天芒杖也拿出来,与紫天珠放在一起,皱眉道:“看来想要完成最终的飞升仪式,仅仅找齐碎片是远远不够的。这紫天珠、天芒杖都与它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更多我们没碰到却可能用的着的,任务还很艰巨啊!”

    叶无双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师妹别着急,离妖界缝隙再次开启尚有七八十年时光,拿不到最后一枚碎片我们就无法得知最终需要用到哪些法宝,不如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将修为提上去,为祭天升天做好准备。有我和门派相助,到时候什么东西都不难寻。”

    白佑这才发现他们俩的举动及言辞都有些**,诧异道:“你们……!”

    叶无双笑道:“是啊,我和萱儿已经决定携手一生了,飞升后也做一对神仙眷侣。”

    白佑的表情由惊讶转为愤怒,气道:“慕萱!这么大的事你也不跟我说一声,未免太草率了吧!万一所托非人,你后悔都来不及啊!”

    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白佑当然早就明白叶无双的为人,也信得过他。此时这么说,无非是咽不下这口气,以及看不惯叶无双得意又高深的表情罢了。

    慕萱好笑道:“你让我怎么说?巴巴的跑到你面前告诉你我们在一起了,还是假装犹豫不定先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别闹了,你不是早就接受师兄了吗,这会儿生哪门子的气啊?”

    叶无双挤挤眼,添油加醋道:“就是,我们可不是草率结合,这件事是禀告了萱儿的父亲的,我师父和掌门他们也已经知晓了。如果萱儿愿意,我不介意让整个修仙界都分享我的喜悦,如此美事白佑你再耷拉着脸可就不像话了啊!”

    白佑撇撇嘴,道:“唉,整个修仙界都知道了,原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亏我一直把你们当朋友,这叫我如何不伤心……”说着,他还故意做出哭得抽搭搭的动作来,惹得慕萱和叶无双一阵大笑,白佑自己终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末了他强作严肃,以前辈的口吻严厉道:“小子!慕萱的父母不在了,我就算她半个娘家人吧,你以后若敢欺负她,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无双双手举起,身体后倾作害怕状,连声笑道:“不敢不敢!别说欺负,连委屈我也不让萱儿受半分……”

    三人玩笑了一回,慕萱考虑到外面龙邪魔君和承天真君也打得差不多了,便与叶无双一同出了洞天。贪狼还不宜出现,就留在了洞天里。另外为了保险起见,慕萱把天芒杖和紫天珠都放在了流年殿里,不再随身携带。

    两人出现在房间里,慕萱撤去禁制,就听到外面熙熙攘攘一片喧哗。她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往外一看,龙邪真君和承天真君已经不见了,甲板上出现了不少看起来像船坞伙计的修士,皆是满脸肃穆。

    叶无双道:“他们来了。”

    慕萱转身,恰在这时他们的房门被敲得震天响,一个声音毫不客气道:“查房找人!请道友开开门配合一下!”(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