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弟三百四十二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慕萱笑道:“师兄很好,多谢郭道友记挂。”

    郭睿不无惋惜的叹道:“若是前辈也一起来就好了,可惜以前辈的脾性,必然是不屑于参加我们小辈的行动的。”

    慕萱道:“郭道友想多了,师兄只是在忙门派里的事情,无暇他顾。关于今日约定之事,我并未告知于他。”

    水蝴蝶笑道:“若说叶惠清,别的我不服,他的修行资质和心性的确是万中无一。可偏又碰上了慕道友和金道友这样的逆天之材,我们这样的在你们面前连自惭形秽的资格都没有啊!”

    慕萱奇道:“水道友与我惠清师兄有过过节?”当年在沧浪城外,水蝴蝶第一次看到慕萱时好像就因为叶无双而不怎么待见她。

    水蝴蝶“哼”了一声,道:“陈年旧事罢了,我不想再提。他这人并不坏,就是性格太讨人厌了。”

    慕萱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道:“有吗?我觉得师兄的性格挺好的呀。”

    水蝴蝶打趣道:“你是他师妹,能觉得他不好吗?”

    郭睿看水蝴蝶这样说自己的偶像,十分尴尬。他不想让慕萱难堪,但也不想得罪水蝴蝶,便咳嗽一声急忙转移了话题。

    “金道友既然把咱们都叫过来,不知有什么安排啊?”郭睿问道,如果只是为了见一面,或者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叙叙旧,完全没必要费这么大的劲把五人天南海北地搜罗在一起。

    郭睿这么一说,其他几人果然停止了谈话,注意力转移到这个问题上来。

    金非笑道:“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想让大家聚一聚,但选择在这个时机这个地方。另有关键。”

    郭睿道:“俞州城虽然不小,可也说不上大,在修仙界中更是籍籍无名,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听金道友的意思,莫非这里近期将要发生什么大事?”

    金非笑着点头。道:“郭道友猜的没错。俞州西部多山,其中不乏灵气充沛的小洞天福地,最适合修炼,因而这里有许多年代久远的前人遗迹,曾经引发过探险狂潮。”

    水蝴蝶点点头:“不错,当年我师父曾经跟我描述过这里的盛况。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这种地方一旦暴露,有再多宝贝也被人抢光了,绝不可能留到现在等着我们,金道友提这个做什么?”

    金非道:“水道友既然知道这段历史,就该明白俞州有宝不是传闻。虽然这些年几乎没人再来这里探险了。但总有一个两个不死心想碰碰运气的。地上的好东西被挖完了,那么地下呢?可巧还真的在无意中撞了大运,发现了一下地下洞窟。”

    慕萱思忖道:“金道友说的这个好运气的人是谁?是他把这消息透露给你的,可靠吗?”

    郭睿暗暗给慕萱使个眼色,想告诉她不要太冲动。从另外几人的角度来看,慕萱这么问显然是相信了金非的话,并且很感兴趣想去一试,有些鲁莽了。

    慕萱对他的挤眉弄眼视而不见。静静等着金非的回答。但从神情和话语上说,她既显得犹豫不信,也恰到好处地保留了一丝期待和兴奋。难怪郭睿会信以为真。

    金非顿时有了种胜券在握的感觉,笑道:“这两人是我的好友,也是鸣风楼的结丹修士,我家老祖宗与其中一位的长辈乃是世交,他们没有理由骗我。即便骗了我,有你们几位在。他们两人也讨不了便宜去。当然,前提是你们得相信我说的话并愿意帮我。”

    鸣风楼?世交?慕萱猛然想起与父亲有很大关联的鸣风楼于长老。一瞬间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猛然闪过,她却无能抓住。懊恼不已。鸣风楼、金家、父亲、神秘的血腥祭礼,好像一张错综复杂的网,扑朔迷离,倏尔来去。

    水蝴蝶道:“我们当然是相信金道友的,只不过鸣风楼的两位……”

    郭睿适时接道:“不错,咱们若去了,应当是按个人身份吧?鸣风楼的两位道友身后有门派撑腰的话,除了慕道友,我们几个可都难以抗衡。”

    金非道:“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那两位也是私下里行动的,不会有鸣风楼插手。如若不然,他们也不会找我这个外人来了。我不妨告诉大家,这两位在鸣风楼地位稍低,所以发现宝贝之后才宁愿与咱们平分,也不愿便宜门派中那些权势熏天的同门。”

    几人想想,也是这个理。一直沉默的江如夜忽然道:“那还等什么,何时动身?”

    金非得到他的催促,非常欢喜,道:“这个暂且不忙,鸣风楼的两位道友要先把门派事务处理完才能赶来,大约还需两天时间。我们可以先在俞州城内逛逛,平日里忙于修炼,趁这个机会放松一下也好。”

    郭睿笑道:“如此甚好,虽然我不嫌法宝多,可这刚来就忙活大事,总觉得像是被金道友特意唤来干活的一样。”

    说完,几人一阵大笑。

    金非忽然正色道:“说到法宝,有一事我必须事先告诉大家。此处地下洞窟虽然已经证实确实没有被人发现过,但里面究竟有没有法宝还不能断定。万一大家出了力什么也没有得到……”

    郭睿满不在乎道:“那也没什么,反正不远,就当吃饱了活动活动筋骨好了。”

    金非道:“几位道友能体谅就好,毕竟我们五人相聚为重,探险一事只是附带一提。据说那洞窟有厉害阵法保护,届时还请慕道友多出一份力。”

    慕萱笑道:“金道友客气了,应该的。”

    说完正事,几人各自回房。毕竟远道而来有些劳累,前往未知洞窟还不知道会碰见什么,养好精神十分必要。

    慕萱一路想着回到了房间,机械地坐在床边,不住想鸣风楼那两人究竟要干什么。

    若说金非真的就是好心想要大家一起去挖宝藏,打死慕萱她也不信。她认定了金非此行不怀好意,那就只能往坏的方面想,如此一来,鸣风楼的两位结丹修士要么是跟金家一伙的,要么也被金家利用了。

    再想到于长老和下落不明生死未知的父亲,慕萱更倾向于他们是一伙的,共同酝酿着一个惊天阴谋。

    想了半天也理不出个头绪,慕萱这才想起叶无双还在暗中跟随。她拿出传讯符,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情况通通告诉叶无双,让他帮着分析分析。

    片刻后,叶无双回应道:“先静观其变,我找人调查一下鸣风楼近日有无动作。”

    两日后,金非所说的那两人已经到来,众人出来相见。

    经金非介绍,这两位金丹修士一个姓王,一个姓李,道号是什么金非并未报出来。慕萱郭睿等人的信息,金非也只是简单说了姓氏,并没有让双方深入了解的打算。

    王长老和李长老大概知道金非已经说了他们找外人合作的原因和目的,所以面对众人时有些讪讪的,仿佛很丢面子。好在在场的一个两个都是人精,没谁故意去戳别人不痛快的点,连最不靠谱的郭睿都中规中矩地客套着。

    金非提议给王李两位道友一天的休整时间,众人自然没有异议。

    这时,叶无双的最新消息也已经传过来了。明面上,鸣风楼一切如常,并无特别的举动。不过他也说了,低阶修士消息来源少,若鸣风楼真有重大隐秘之事,多半是只在高层之间流传,秘而不宣。看来这个消息是由圣门在鸣风楼的卧底弟子提供的。

    不管是真是假,这一趟地下洞窟之行慕萱是去定了。只要有一分的可能性,她都不会放弃寻找答案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金非为首的一行七人悄悄离了俞州城,往西部山区而去。这么浩荡的一群高阶修士集体行动,即便刻意低调再低调,声势仍然很壮,引来了不少修士的好奇围观和指指点点。当然,威慑力也不是摆设,所以只有人小声议论,没人敢跟过去瞧。

    为了甩掉那些窥探的神识和目光,金非带着众人在大大小小的山峰间来回绕了几圈,最后才由王李两位修士指点着慢慢靠近一处不显眼的低矮峰岭。

    王长老小心戒备地往四周看了看,对几人道:“就是这里了,我与师弟追捕妖兽时无意间靠的太近,才发现轻微的阵法波动。看周围情形,已经很久没人进去过了,说不定就是前人遗留的洞府遗迹。”

    金非道:“咱们这些人中慕道友最擅阵道,有劳慕道友检查一下此阵,看是否稳妥。”

    慕萱走上前去,果然在一个不大的洞口处感受到了法阵存在的波动。法阵的气息并不强烈,须得走到极近处才能觉察。慕萱用神识探查片刻,回身对众人道:“只是一般的防御阵法夹杂着几个隐匿禁制,看结阵手法,至少在三百年以上了。我破阵需要半日时光,还请众位道友从旁协助。”

    众人纷纷答应下来。

    金非站在慕萱身旁,笑道:“慕道友果然令人大开眼界,有你在,肯定不虚此行。”(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