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五人会面
    历辛悠然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句话你没听过吗?我身上的担子不比慕小友轻多少,可不像白道友这般清闲——不过答应过别人的事,我还不曾食言。”

    眼看白佑眼睛喷火了,历辛才不慌不忙说出下半句,着实拿白佑开涮了一把,也算报了当年白佑毒舌的仇。

    慕萱打圆场道:“多谢前辈百忙之中仍不忘此事,晚辈和白佑承蒙大恩,他日必当回报。”

    历辛笑道:“我可不是图你们什么。说来惭愧的很,这么多年我一直没等到仙君下界,此办法还是自己琢磨出来的,万一无用倒让两位失望了。”

    慕萱道:“无妨,最坏的结果也无非如此。前辈不如先说说你的办法?”

    叶无双附和地点点头,笑眯眯地看了看白佑。白佑这会儿已经顾不上跟他置气斗嘴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历辛身上,并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历辛忽然转向白佑,问道:“白道友当年跟随碧影仙子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可曾听说过涤尘绝命丹?”

    白佑低头思忖片刻,喃喃道:“涤尘绝命丹?听着耳熟……你让我再想想……”

    慕萱听出来他们说的是一种丹药,但名字却十分诡异,不由惊奇道:“这丹药的名字似乎有些怪异……”

    历辛笑道:“虽名为绝命,可我自然不会害白道友,所以吃了也于身体无害……”

    他才说一半,白佑突然跳起来叫道:“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那个害人的玩意儿!”

    慕萱和叶无双都是满脸迷茫,历辛说无害。白佑却说是坏东西,究竟谁说的可靠啊?

    白佑看慕萱在紧张,忙安慰她道:“那种丹药确实吃不死人,我说的害处是指它的功效。慕萱,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仙魔大战吗?当时堕仙一方之所以落败如此迅速。涤尘绝命丹起了很大的作用!”

    “它的效用到底是什么?”慕萱追问。

    白佑气鼓鼓地看着历辛,答道:“以驱除体内杂质浊气为名,封闭周身灵气或仙气运转,浊气一日不除干净,就别想恢复法力。所以它能涤尘不假,却也实在绝命!”

    怪不得白佑愤慨呢。用这丹药对付堕仙,顶多根据他们每人的不同体质持续一阵子,可对他来说,在慕萱飞升之前就等同于完全是个凡人了。虽说命保住了,失去力量的感觉却绝对不是白佑想要的。

    慕萱一点即透。她心中虽然有些同情白佑,但不得不承认在找到更好的方法之前此法更为稳妥。慕萱问道:“前辈还有别的办法吗?”

    历辛摇摇头道:“别的办法我也想过,但以我的修为和阅历,都不能得到确切的行之有效的法子,只能等仙君再次下界了。其实这个法子听起来简单,想要做到却也不容易。”

    叶无双道:“此丹既然是天界之物,凡间只怕难寻。不知天界炼丹术强到了何种地步,若是不难炼制。有丹方的话,无厌师伯或许能够一试。”

    历辛赞道:“久闻圣门无厌真君丹术无双,白道友这下或许真的有救了!”

    白佑耷拉着脑袋。半死不活地回应道:“别高兴的太早,就算有丹方,炼不炼得成还难说呢……”

    慕萱拍拍他以示安慰,期待道:“这么说前辈手中确有绝命丹的丹方?”

    历辛道:“不错,上次圣宝仙君下界办差,特意赠予我让我维持仙灵之体纯净的。这丹方在天界本就不是什么秘密。现在我把它转赠给慕小友,你可以随便处置。但最好不要随意流传以免引起大乱。”

    慕萱道:“晚辈省得。”

    历辛直接以神识为媒将丹方传给慕萱,然后又道:“其中的材料人界都能找到。若实在找不到的,慕小友请再来我这里一趟,反正白道友尚能支撑,算时间,再过些年又该有仙君下界了。”

    慕萱俯身拜了一拜,由衷感佩道:“多谢前辈。”

    历辛道:“何须客气,我早已说过,帮助你们虽然有感念当年碧影仙子救命之恩和佩服慕小友独扛重担的原因,但说到底还是为了维持天地之地平衡,职责所在罢了。”

    即便历辛再三推脱,慕萱也知道他必定为白佑之事费心不少。都说水麒麟仁慈宽厚,这番举动正是他们一族特性的写照,否则何以被委以掌管人间之力的重任呢?

    此别历辛之后,慕萱和叶无双并未在寮日城多作逗留。距金非相约之期尚早,她打算趁机往东面寻觅一番。历辛指点的方向,前有南边沧浪海妖界为例,慕萱觉得可信度相当高。

    往东一直走,能走到东海,再乘船东渡,就可到达蓬莱仙岛。慕萱对那块能与莽莽昆仑相提并论的修仙胜地一度非常向往,可惜总不得机缘前往。她有时候甚至会想到,剩下的那枚碎片会不会真的就在海外蓬莱。

    走走停停,寻寻觅觅,慕萱和叶无双一路走来,注意搜集涤尘绝命丹需要的各种灵草灵药,在没有达到蓬莱之前,金非约定的期限一天天逼近了。

    当年金非说的很清楚,参与聚会者是当初一起进妖界的五人,那就包含慕萱、郭睿、江如夜、水蝴蝶,地点在神州大陆中部的修仙城市俞州城,正好兼顾北方远在昆仑的慕萱和南方远在沧浪城的郭睿、江如夜。

    为了不使金非起疑,慕萱始终没有进入俞州城查探。此城究竟有何机巧,竟让金非选择在这里?金家是决定要动手了还是想先试探一番?没有见到金非以前,这些全部都只能是猜测。

    “师兄,此行你有何打算?”慕萱还得先问问叶无双的意思,毕竟金非没说可以带别人一起去。再者。若叶无双跟去了,金家必然有所顾虑,无法引蛇出洞。

    叶无双道:“俞州城并无特别之处,想来金非只是以此为中转,最终目的应该在别处。师妹就先去会会他。我在暗处接应你,有什么风吹草动咱们也好防范。”

    慕萱道:“也只能如此走一步看一步了。”

    在离约好的时日还有两天时,慕萱一个人进了俞州城,挑了一家客栈静静等待其他人的到来。

    半日之后,金非抵达。两人用传讯符联络之后碰面,多年不见。自然免不了寒暄客套。

    “从妖界回来之后,我便一直闭关参悟剑道,偶有出关也不太关注外界之事。当得知名动天下的天才女修静舒真人竟然叫慕萱时,我真的很替慕道友高兴,今日终于能亲口说一声恭喜。”金非脸上挂着深深的笑意。很诚恳地表达着自己的恭贺。

    慕萱笑道:“运气好而已,金道友如今也已结丹,可喜可贺,不知道号为何?”

    金非笑道:“比起慕道友,在下这点儿进步实在汗颜,不足挂齿。我的道号乃我家老祖宗所赐,曰澄明。”

    慕萱拍手道:“好名好名!金道友乃是剑修,最讲究心境的人剑合一。澄明二字不仅是道号,更是极佳心境的境界,我祝愿金道友早日登达澄明之境。”

    她在心里冷笑道。一家黑心烂肺的,丧尽天良的事都快做绝了,还澄明呢,不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吗?

    金非脸上闪过一瞬间的不自在,立即又恢复了淡淡然无愧的神情,笑道:“那我就借静舒道友的吉言了。”

    一个心不干净的人偏偏叫澄明。一个注定不会“静舒”的人却叫静舒,两个人都心知肚明那点儿猫腻。却又彼此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其实这样也挺累的。

    闲话许久金非干脆也在慕萱落脚的那家客栈订了间房。与她一起等待另外三人的到来。

    一天后,水蝴蝶到达。再一天,最远的郭睿和江如夜也到了。

    看着安静不语的江如夜和嘻嘻哈哈的郭睿进来,金非迎上去给了他们俩一个大大的拥抱。郭睿和江如夜都是一怔,这个举动似乎有些过于亲密了,不但不符合金非以往的冷清形象,他们几人之间的感情也没那么好吧?好在他俩反应很快,神态自若地回应了金非,大声问着好。

    金非激动道:“两位道友,久见了!我原以为凭江道友的性子不会前来,你能来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了,实在太好了!”

    郭睿不满道:“金道友说的是什么话嘛,你如此期盼小夜夜来,干脆我还回去好了……”

    金非失笑道:“是我的不是,见到几位太高兴了,连话也不会说了,郭道友见谅。”

    慕萱和水蝴蝶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问道:“小夜夜?”

    江如夜瞥了满脸不在乎的郭睿一眼,轻哼了一声,双手抱臂酷酷的转过半个身子说道:“无聊。”

    多年未见,五人已全部是金丹境修为,江如夜外表看起来与人类修士一样,其实他是名副其实的妖,修为也是圣妖境。当年入妖界时水蝴蝶已经一只脚踏入了金丹,如今几人中反而是她的修为最低,只有结丹初期后段。郭睿和江如夜都刚刚达到结丹中期,金非已经可以冲击后期了,与慕萱只有一步之遥。

    这等情况不得不令人心惊。慕萱很清楚,自己修炼的那么快,完全是流年殿的功劳。金非作为一个剑修,修炼速度几乎不输给她这个开了金手指的人,说出去绝对更令修仙界疯狂。

    莫非他也有加持了时间法则的法宝?慕萱试图为他的不正常找理由。

    与金非说完话,郭睿这才来得及跟慕萱和水蝴蝶打招呼,他还不忘亲切地问询叶无双的消息:“慕道友,惠清前辈近来可好?”(未完待续)

    ps:今天没有了,明天三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