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闹别扭
    ads_wz_txt;

    王李氏看听慕萱一直追问那个男人的事情,不禁惴惴道:“这……慕大小姐被那男人抛弃,怎么会肯在人前多提他呢?再说我们家跟她并不熟,她也未曾把我们当亲人看,一句也没说过啊……”

    慕萱便有些颓然,叶无双喝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想想!若有半点遗漏或编造,不但要打入地狱,还要下油锅,来生贬入畜生道!”

    王李氏吓得抖了又抖,拼命想了半天才嗫嚅着说道:“我家老头曾跟人打听过,听说那男人好像挺有本事的……他曾经给邻乡的一个人招过魂,还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脏东西,很邪乎……”

    叶无双和慕萱对视一眼,继续恐吓她:“还有吗?少说一句便要受百倍折磨,你可想清楚了!”

    王李氏吓得连连摇头:“老爷们,老妇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方才说的那些事还是拐弯抹角从别人嘴里听来的,那男人我们是真的没有见过啊!”

    慕萱对叶无双道:“大概就是这样了,我在王家的那两年她也从未提过我父亲的相关事情,可见是真的不知道。”

    叶无双思忖道:“听他的说法,你父亲能看到某些不干净的东西,还会招魂,想来也是修士了——普通的凡人道士若无修为,绝对不会招魂。待我们再去鸣风楼问问于真,或许真的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慕萱点点头,叶无双则在王李氏头上施了个咒,令她忘记方才的幻境。就算醒后万一想起来什么,也是很模糊的,会以为一切都是梦。出于对王老三的不放心,叶无双连他也没放过,一起放倒在院子里。

    这时屋里又传来细细的声音,好像是有人披衣下床弄出来的动静。慕萱和叶无双在王家院子里这么长时间也没其他人出来看看,看时间。可能是都在睡午觉。

    听到屋里传来的动静,慕萱眉头微皱,对叶无双道:“我们去乔玦家看看。”

    两人翩然飘远,身后王家土院里远远传来一个女人惊慌失措的叫喊:“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啦——”

    来到乔家,慕萱拿出乔玦的信物,守门小厮便知来者也是同自家少爷一样非是凡人,恭谨地将慕萱和叶无双让进去,同时示意旁人快去通知乔老爷。

    慕萱这是第一次进乔玦家,平静地走在领路小厮的后面。反倒是叶无双,背着手像天子出巡似的左看右看然后不住地点头……

    乔老爷已经年届八十,头发胡子都白了但精神矍铄。得知乔玦未归却来了两个陌生人,乔老爷子心中焦急,面上却还算平稳。热情又不失分寸地招呼着两人。

    慕萱便托辞乔玦要闭关修炼、几年内不方便回家,让乔老爷子保重身体。

    乔老爷略有些失望,勉强笑道:“乔玦得了仙缘,老朽一开始是极欢喜的,只想着我儿出息了。乔家终于要出人头地了。可先是乔玦一走十多年渺无音讯,那时老朽便已经开始悔恨,后来他虽然回来了,却也很少在家,父子亲伦虽在,却还不比一个陌生人……罢了,他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老朽一把老骨头了也看得开,可惜终究是个遗憾啊!”

    慕萱讷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虽然也是自小修炼,毕竟父母俱已不在,了无牵挂,所以乔玦和乔老爷之间的这种亲情羁绊她虽然理解,却因没有感同身受而不好做出评价。

    叶无双微微一笑。道:“老爷子这是在埋怨乔玦吗?”

    慕萱听他话头不对,悄悄拉了拉他的衣服,示意他话别说太过火。

    乔老爷一愣怔,忙道:“不敢。”在他眼中,慕萱和叶无双都是仙人。虽然不用惧怕,但该有的敬意必不可少。

    果然,叶无双下一句就开始摆资历了:“我活了二百多岁,生身父母早已作古,若论亲情天伦,这世间也是孑然一身。老爷子此刻感到孤老凄苦毕竟是一时的,最多不过二三十年罢了。你可知往后更长的岁月中乔玦的感受吗?当初要修仙也是你的意思,如今老了才后悔却不是晚了么?”

    乔老爷讷讷道:“这……”忽然他像是猛地想起来什么似的,忙问道,“两位仙长,你们这些修士难道注定要一个人修到最后吗?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绝对不会让乔玦去学什么术法!”

    当年乔老爷的愿望不过想让是乔玦能学一些术法,像凡俗界那些有着低微道行的道士天师一样,将来好谋个锦绣前程,哪想到独子踏入仙道便如两个世界的人一般了呢?

    叶无双看了一眼慕萱,道:“当然不是,若乔玦有心,可与情投意合之女修士结为道侣,也是如凡俗之人一样成亲生子的。”

    乔老爷看了看坐在一排的慕萱和他,越看越觉得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恍然大悟道:“就如两位仙长一样,这才是真正的神仙眷侣呀——等下回乔玦回来,老朽一定要好好嘱咐他,再晚了可就连孙子都抱不上了!”

    其实乔老爷就“终生大事”早已不止一次催促过乔玦了,但乔玦每次要么说修道之人不合适谈这个要么说暂时不考虑,找尽各种办法推脱搪塞,老乔也只能摇头叹息一筹莫展。搞的他还以为修士不能谈婚论嫁呢。

    叶无双呵呵笑道:“那您老可要抓紧时间提醒他,晚了就……呵呵。”再早,还得好几年呢。叶无双瞬间打定主意,这几年一定要把握住了。

    慕萱瞪了他一眼,好像是在责怪他。她笑着对乔老爷道:“我与乔玦是好友,他在青冥派一切都好,老伯不要挂念,保重好身体就是对乔玦最大的安慰了。另外,我与师兄并非是……”

    叶无双忽道:“师妹,乔老伯上了年纪,说了这么会儿话精神已然不济,我们还是先告辞吧。”

    乔老爷道:“老朽身子硬朗着呢,哪有那么容易……”

    叶无双收起笑容,面无表情道:“我们还有要事待办。”

    乔老爷闻言讪讪道:“是么,那是老朽唐突了。既然如此便不多留两位仙长了。”

    慕萱再次瞪了叶无双一眼,起身与乔老爷子告别,两人离开了乔家。

    出了乔家,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升上天去,慕萱不悦道:“师兄方才的话语有些过了,对一个老人家,何苦出言咄咄相逼?”

    叶无双道:“师妹觉得我说错了吗?当年是他送乔玦去修仙,如今却又想乔玦时刻守在身边尽孝,哪儿有那么好的事!”他的态度相当强硬,语气也不很和善。

    慕萱气道:“你!”她背过身去,不再理会叶无双。

    认识这么久,相处这么久,两人第一次闹不愉快,气氛十分尴尬。

    最让叶无双不可思议的是,慕萱生气竟然是为了一个老头,难道就因为那人是乔玦的爹吗?他想着想着就想到了乔玦的心思上,进而怀疑慕萱是不是更在乎乔玦,索性钻进牛角尖不出来了。

    而让慕萱气愤的是,平日里一向温文尔雅很是讲理的叶师兄,竟然出言讽刺一个八十岁的老翁。没仇没怨的,犯得着吗?何况那人是乔玦他爹。

    僵持了一会儿,慕萱冷声道:“既然师兄还有要事,那就去做吧,正好我也有别的事情,就不与师兄同路了!”

    叶无双毫不相让:“我也正有此意,师妹多保重。”

    说罢,他运气凝力,一下子飞出了老远,方向却不是回圣门的。

    慕萱见他走了,气得一跺脚,这才发现自己还在半空悬着呢。她冷哼一声,负气地祭出冲云羽,头也不回地往圣门冲去。

    一从小千世界出来慕萱就去了青冥派,然后又来清水镇,从小千世界中捕捉到的那些妖兽神兽还在参商洞天里没来得及送出来呢。慕萱要下山远游,不管是找爹还是继续寻找参商玉碎片,这些必须先还给门派再说。

    她心里憋着一股气,像发泄般不顾一切地御使冲云羽往天胥山冲去,甚至连给乔玦的回信都没有再去青冥派,而是草草发了个传讯符。

    中间坐了几回传送阵,慕萱终于在三天之内赶回了圣门。

    他们离开这几天,圣门、天衍宗和青冥派的那些元婴真君早已商谈妥当,达成了协议。天衍宗在两派夹攻之下断然讨不了便宜,在众多“铁证”跟前,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丢了人还赔了款,损失不少,总算堵住了圣门和青冥派的嘴。

    这些都跟慕萱想的差不多。除非天衍宗的正庆真君疯了,否则他们能选的只有这一条路。若说与圣门开战,不用打,天衍宗直接就分崩离析了——这些年圣门越发强盛,天衍宗弟子可都看着呢,谁会傻到白白来送死啊?

    慕萱本想先找天韵真人接洽一下神兽的事,可来到太极殿一打听,天韵真人正忙着处理这大半年拉下的圣门杂务,便不好打扰,转道去了玄同真君洞府。

    玄同真君见她一人前来,笑道:“惠清没跟你一起回来?他去哪儿了?”

    慕萱把头扭向一边:“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