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意中人
    ads_wz_txt;

    “你说。”白王洋洋自得起来。

    叶无双很郁闷。明明在参商洞天里的时候,白王没怎么接触过白佑,怎么这嘚瑟欠揍的模样就那么像呢,因为都姓白吗?

    不过在这个当口叶无双也不想跟它计较,他理了理受挫的心情,颇有几分矜持的问道:“其实……你也知道的,在此之前我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你帮我分析分析,师妹这反应是她根本就没有这种想法还是她只是针对我才这么冷淡?我觉得她对乔玦的事情比对我上心多了。”

    说到乔玦,叶无双语气微怅,并夹杂着少许不易觉察的醋味。

    白王认真想了想,这可是关系到自家主人终身幸福的大事,便不敢掉以轻心了。

    它试探着说:“我跟静舒真人没见过几次面,不算熟,她到底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

    叶无双瞪了它一眼:废话,我都跟师妹相处这么久了尚不清楚她的心思,你怎么可能知道?!

    “不过,”白王话锋一转,带着嘲讽道,“她怎么想我不知道,可是你真的犯了个很严重的错误!”

    叶无双虚心求教:“什么错误?”

    白王严肃道:“姑且把你问她的那句话算作表白心迹吧——虽然我真的觉得没有比你那个方法更笨的了。你表白之后,不管女孩子是什么样的反应,最忌讳冷场。你说了一声‘哦’就算了,从那一声开始,把人家晾在那里多久了?这种时候你不该搭理我,哪怕没话找话也得……”

    不等白王说完,叶无双直接单方面掐断了与白王的神识沟通。经白王一提醒,他确实觉得自己脑袋秀逗了。

    叶无双微微低头看了看慕萱,看到的却是慕萱没有什么表情的恬静脸庞,就像平常她不说话时的那种波澜无惊,看不出任何情绪。

    说点儿什么呢?叶无双头疼。长到两百多岁的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竟也有会有手足无措的时候。就这么一路想着,等他终于想到一个感觉还不错的话题时,一抬头发现青蕊山已经近在眼前了。

    叶无双懊恼地拍了一下头,笑道:“这就到了。原来天胥山和青蕊山离得也不远。”

    慕萱瞅他一眼,道:“不远?天都快黑了。”他们出发时时辰还早呢。

    叶无双尴尬道:“呃,师妹,要不你自己去吧,我在山下坊市等你……”不知为何,他不太想见乔玦。

    慕萱奇道:“不是师兄自己说的想乔玦了吗,来都来了怎么避而不见?莫非师兄另有要事去做?”

    叶无双像个小孩子似的负气狡辩:“谁想他了——我是来看他的伤势恢复情况的。走就走,不去我还不放心呢。”

    慕萱觉得他很莫名其妙,但叶无双已经直接飞落至青冥派的山门处了,她也没有多问赶紧跟上去了。

    青冥派的山门。慕萱很多年前来过一次,但并未进入。而叶无双与恒通真人是好友,早就熟门熟路了。

    元婴真君的强大气息接近,青冥派山门弟子早已感知到而出来迎着。结果等人来到近前才发现不是他们门中的。

    叶无双落下站定,看看身后的慕萱。对那几个犹疑不定的青冥派弟子道:“圣门惠清真君和静舒真人前来探望乔玦的伤势,烦请通传一声。”

    那几位弟子急忙行礼:“原来是两位前辈驾到,请跟晚辈来。”

    说这话的绝对是个机灵的,知道在乔玦之事上圣门对青冥派有恩,连通传都省了,直接就领着叶无双和慕萱进去了,面子上给的足足的。不过。暗中通报肯定是有的。

    果然,没走出多远,恒通真人就已经迎面赶来。他板着那张万年冰块脸,先跟两人行了个道礼,然后才问叶无双:“既然要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若是怠慢了名满天下的惠清真君。可如何是好?”

    叶无双笑道:“你这张脸一点都不适合说笑话,真的。我跟师妹来给乔玦送药了,本也是临时起意,故此没有提前说。你不用惊动你们门派的元婴真君,我们稍后就走。没打算在这儿过夜。”

    恒通真人道:“这可由不得你。就算即刻返回天胥山,也得摸黑走夜路,你就不为静舒道友考虑考虑?”

    对修士来讲,白天跟黑夜没有太大区别,尤其是天胥山至青蕊山这段路,又不是什么荒山野岭遍地妖兽,没有什么危险。恒通真人这么说,是有他自己的私心的。

    慕萱看他们两位好友打嘴炮,便笑道:“先看看乔玦吧,若今天不能回去,少不得要叨扰贵门派了。”

    恒通真人陪着两人往弟子房走去。他和叶无双并排走在前面,慕萱跟在后面。恒通真人一路上简单介绍了这些日子乔玦的情况,使慕萱放心不少。

    忽然,恒通真人回头对慕萱道:“静舒道友想必是一出小千世界就来看乔玦了吧?见了面乔玦师侄定会欢喜的。”

    慕萱笑道:“乔玦是我好友,理应早日前来探望。”

    弟子房不在青蕊山主峰,但也不是太远,几人脚程又快,不过片刻就到了。因为乔玦受伤之故,暂时失去了自保之力,青冥派特意加派了几个弟子前来执勤,保证乔玦无恙。慕萱猜测他们大约是在防天衍宗下黑手。

    守门的弟子见到恒通真人,行礼道:“师叔前来看望乔师兄吗?弟子这便通知乔师兄。”

    恒通真人道:“你告诉乔玦,圣门的静舒真人来看他了,还有惠清真君也一起来了。”

    叶无双瞥他一眼没说话。

    慕萱忽道:“我们已经到了门外,乔玦还不能发现吗?”按他的恢复情况,不应该啊。

    恒通真人解释道:“乔玦为了能够早日重新修炼,每日都会禁绝五识,全心修补身体,故而察觉不到气息。”

    慕萱点点头,这时那弟子又出来道:“乔师兄请几位前辈进入。”

    恒通真人咳嗽一声,第一个进去了。叶无双有意无意拦了慕萱一下,第二个进去。慕萱只能排在第三个。

    进入之后,慕萱才明白那两人是什么意思——乔玦还在浴桶里泡着呢。为了药浴效果,必须是赤身裸体,就算乔玦是坐在桶里的,肩膀部分仍然在外面露着。

    不知是药液的蒸腾还是害羞了,乔玦脸红红的,对三人道:“晚辈不方便起身见礼,还请三位前辈见谅。”他眼睛在慕萱身上快速瞄了几下,然后迅速挪开。

    恒通真人道:“都不是外人,何须讲这些虚礼。你与静舒道友也许久没见了,想必有许多话说,我和惠清就不打扰你们了。惠清啊,陪我去喝酒怎么样?”

    叶无双万般不情愿在此时离开,但看慕萱和乔玦一起看着他等着他的回复,他只得跟随恒通真人一起出来。

    两人飞至山顶,叶无双拿出两壶酒,扔给恒通真人一壶,自顾自地喝了起来,郁闷之情瞎子都能看出来。

    “怎么,有心事?”恒通真人拿掉酒壶的塞子,喝了一口。

    叶无双道:“你是故意让他们俩待在一起培养感情的吧?”

    恒通真人道:“既然你看出来了,那我也没别的可说。你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莫非是觉得乔玦配不上静舒道友?虽然他暂时耽误了修炼,好在你们圣门那药确实厉害,再过几年绝对能痊愈,乔玦赶上静舒的修为境界,只是迟早之事。”

    叶无双冷不丁道:“我承认乔玦天资还行,可是他有把握在两百年内飞升吗?”

    恒通真人道:“还没喝多少呢你就高了?两百年飞升,痴人说梦吗这不是。”

    叶无双道:“那他就别想了,反正我不答应。”

    恒通真人歪过头奇怪的看着他:“你以什么立场和身份干涉?就算是玄同前辈也不能强制干涉这种事情吧?你可只是个师兄啊!”

    叶无双又郁闷了,这种事该怎么跟好友开口呢?显然恒通真人不仅把他自己,也把叶无双当成了乔玦慕萱的长辈一级的,完全没想过自己的好友跟自家师侄会有这种方面的矛盾。

    叶无双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无耻了,可真让他眼睁睁地看着慕萱和乔玦关系亲密,他自问绝对做不到。而且他清楚自己对慕萱的感情不是那种兄长对妹妹的爱护。

    “恒通,认识这么久了,你还没说过你可有心仪之人?”叶无双不答反问。

    恒通真人无所谓道:“没有,男女之事太麻烦,有那功夫还不如好好修炼。你这么问——你有看上的姑娘了?是哪家的,我认识吗?”

    他跟叶无双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叶无双的性子相当了解。惊闻一向自视甚高的好友竟然有了意中人,恒通真人不可免俗地燃烧起了八卦之火。当然,他更多的是对那姑娘的好奇,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能让叶无双倾心?

    叶无双自嘲一笑:“你岂止认识,方才咱们三人还一起走呢?”

    恒通真人一怔,惊讶道:“你的意思是……你的意中人是静舒道友?”

    他瞬间觉得酒醒了。

    ps:

    还有一章在写,零点之后发,不要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