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态度
    慕萱点点头:“他此时就在天胥山。青松师叔可能还不知道,乔玦逃离之后,被青冥派的恒智真人收为弟子,如今,他是青冥派的人了。”

    青松真人只觉头皮发麻,喃喃道:“青冥派……青冥派……”

    惹了慕萱就等于惹了圣门,惹了乔玦又多加上一个青冥派。两个大门派,如果真的要为自家弟子讨回公道的话……青松真人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慕萱看看他变来变去的脸色,思忖后道:“当年之事,我也曾听乔玦说过一些。但具体为何,不知青松师叔可否给在下解惑?”

    青松真人擦了擦脸上的虚汗,羞愧道:“当年在灵兽园废墟上没有找到你的遗骸,而四下追寻又不见,掌教师兄就知道你已经跑掉了。可是你一个练气二层的弟子如何能有这样的本事,不能不令人生疑,所以他断定是汪免隐瞒了什么事情。”

    “后来逼问之下,汪免终于说出了你手中有隐身法宝之事。可修仙界从未出现过真正的隐形法宝,掌教结合你的灵根情况和修为进度,得出了你手中之物,大约是一个芥子空间的结论……”

    说到这里,青松看了慕萱一眼,发现慕萱还是一脸平静,不置可否的模样,只好继续说下去。

    “掌教还说,你的灵根乃是上古时期的奇特的五灵蕴火,修为能增长如此快,芥子法宝肯定也是极品的。这些,我并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没过几日,掌教师兄和丹持师兄就定下了一条计策,想要用乔玦引你出来。”

    “故意放走乔玦之后,你却始终没有出现,掌教师兄才知他们的计划失败了,便决意要杀人灭口。我自幼在灵水派长大,对门派忠心不二。所以即便我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他们也不会对我怎么样。而乔玦,一心想着你,在掌教看来。绝不能留。”

    “我无力阻止,只好传信给武真师兄。武真师兄终生醉心于道术和修炼,对乔玦这个单一土灵根弟子颇为喜爱。幸亏有他出面,乔玦才最终逃过一劫……以上便是我知道的全部了,没有任何欺瞒,静舒真人还有什么想要问的?”

    慕萱端起茶啜了一口,慢慢道:“我相信青松师叔的为人,你说的这些,我都信。若非有你暗中报信,只怕乔玦早已命丧黄泉。我代他谢谢你。”

    说完这些,慕萱便闭了口。

    青松真人喉咙一紧,低声局促问道:“那……静舒道友打算如何处理这件旧事?”

    慕萱道:“冤有头债有主,虽然此事发生时我已经离开了灵水派,但乔玦却无辜被你们利用甚至差点被害死。这个仇不能不报。但我毕竟不是真正的苦主,稍后我会请乔玦前来商议此事。不过真人尽管放心,只要没有参与此事的,谁都不会被牵连到。掌教此人,可能会吃点儿苦头。”

    青松苦涩道:“这原是应该的,如果拦着,灵水派欠乔玦的就更多了。掌教师兄他……也是咎由自取。”

    慕萱看了他一眼。问道:“真人是不是又要通风报信了?”

    青松摇摇头,道:“来的路上,得知圣门新晋结丹真人的名字,我就已经发了传讯符回灵水派。回去之后,掌教师兄肯定会问这边的情况,已经瞒不住了。”

    慕萱突然笑了。道:“本也不需你去刻意隐瞒,结丹大典已过,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你还是如实说吧,还能博得一个忠心的美名。”

    “可是这样的话。万一……”青松真人听了慕萱如此大方的言论,他自己反而犹疑起来了。

    慕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微微一笑道:“真人是担心掌教‘畏罪潜逃’吗?若他果真丢下众多弟子同门跑了,我觉得这种人也不可能让青松道友死心塌地的追随这么多年。更何况,跑得掉吗?!”

    青松真人不语,感受着慕萱身上猛然爆发的气势,知道掌教师兄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他叹了一口气。当年筹谋此事的,还有丹持师兄,如果青冥派起了杀心,那他们二人即便不死,也绝对会被废尽修为。若武真师兄闭关结婴成功倒还罢了,一旦失败,整个灵水派恐怕真的要散了。

    一两百年汲汲营营的心血,只盼着有一天能够将祖宗基业发扬光大,难道真的再也没有这一天了吗?青松很不甘心,但他无力阻止圣门或者青冥派的行动,也没有理由阻止,毕竟是灵水派铸成大错在先。

    能保证不追究其他弟子的责任,不是一上来直接灭派,青松真人已经很感激了。至少这样,还留下了希望。

    话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甚至慕萱已经告诉他们这边会有行动,以后的日子里只怕灵水派掌教再也不会高枕无忧了。这正是慕萱的目的之一,让他也尝尝提心吊胆的滋味。

    青松真人觉得再坐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便讪讪告退。慕萱吩咐执事弟子送客,然后给乔玦发了个传讯符,邀他前来宁清院相见。

    不一会儿,乔玦便到了。

    慕萱看他微红的脸庞,惊讶道:“你和郭睿他们一直饮酒饮到现在?”

    乔玦摇摇头,道:“你走之后我就没喝了,不知为何脸还有些烫。你不是跟惠清前辈一起去找玄同前辈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把我找来,难道有什么事?”

    慕萱笑道:“确实有事,但我不知你是在宴会上还是已经回了乾坤台,懒得去找了,所以直接发的传讯符。听你这话,没事就不能找你说说话了吗?”

    乔玦把头扭向一边,道:“我是觉得你没事不大可能会找我……什么事情这么急?”

    慕萱没有细想他的第一句话,只当乔玦是在发牢骚,并不太在意,然后直接说了方才青松真人之事。

    “乔玦,我与青松已经见过,身份难以遮掩,干脆就承认了。当年你被他们设计追杀之仇,你打算怎么处置?”慕萱问。

    乔玦讶然,奇道:“你是说……此事你就此放手不管了?”

    慕萱道:“虽然灵水派的几位结丹修士都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但以我如今的实力,他们绝对不敢再把主意打到我身上。在灵水派的仇,于我来说只有一个汪免,其他的以后再说。但你就不一样了,当年掌教和丹持长老差点杀了你,这个仇你能放下?此事毕竟你是受我牵连,若你报仇,我自不会袖手旁观。”

    乔玦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就等我结丹之后再去吧。如今的我,只会拖你后腿,实在惭愧。以你这恐怖的修炼速度,等到我结婴时,说不定你都金丹后期了。”

    乔玦有些丧气,话题迅速从报仇的事儿上转移到了修炼上。可是一提到修炼,和慕萱的差距摆在那里,就难免心中有些失落和无奈。

    慕萱笑道:“等我结婴时,再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必须要加快修炼速度,可是你不用着急啊。你的寿数还很长,以单灵根的资质来说这个年龄达到筑基中期也不算慢了。借用叶师兄之前常说的一句话:修炼之事不可贪多求快,否则以后再想晋阶就难了。哈哈。”

    乔玦本想问问慕萱的苦衷是什么,可转念一想,既然她现在不说,那应该就是不能说,自己再问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关于报仇的事,两人都忘到了脑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这次大典观礼的事儿。慕萱顺便询问了乔玦是否知道青冥派何时从圣门离开。

    “前几日我曾问过恒通师叔,他说典礼过后两三天之内走,应该就是明后天了,再留下来就叨扰了。可惜,时间过得好快,转眼就要分别了。”乔玦依依不舍道。

    其实仔细算一算,因为同在昆仑圣境,青冥派出发很晚,加一起来了不足十天的时间,确实算是短的了。

    慕萱笑道:“说不定过几个月就又见面了呢,你别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好不好?”

    乔玦笑了,不过还是有点好奇她说的话,问道:“莫非几个月之后圣门还有什么喜事要办?”

    慕萱眨眨眼,神秘道:“虽然不是绝顶机密之事,但我毕竟是圣门弟子,不方便说太多。反正青冥派应该也得到消息了,等你回去之后,问问你的师父就知道了。”

    乔玦见她卖关子,便知此事八成是真的。想到几个月后还会再见,他也不再追问,反正很快就会知道了,很快就会再见了。

    三天后,青冥派启程回青蕊山,慕萱和叶无双各有好友在队,便一起去送行,直送到天胥山脚下的坊市才回转。

    同一天,沧浪城的人马也告辞了,慕萱又送一遍,把妖界结界裂缝之事抽空告诉了江如夜,好让他在剩下的这么多年中安心在修仙界再转悠转悠。

    至此,即便圣门山门处走了一波又一波,慕萱再也没有出去相送过谁。她除了每天去玄同真君洞府问安,便一直待在宁清院,为即将到来的小千世界之旅作准备。

    ps:

    谢谢小1小2小3的平安符和伊蜓的粉红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