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鸿元师祖
    慕萱硬着头皮站在那里,道:“前辈想问什么,晚辈定知无不言。”

    老者道:“你是何时来的妖界?近些年没有听闻妖界结界被打开,难道人界与妖界另有秘密通道?除你之外,还有别人吗?”

    慕萱便把他们来妖界的始末都告诉了老者,然后小心翼翼问道:“前辈又是如何来到妖界的?看起来,您好像留在这里很久了。再过一年多便是裂缝再次开启之时,前辈要一起回去吗?”

    老者瞥了她一眼,道:“休要多问。我且问你,你在修仙界可有师门,如今修仙界第一大派是哪个?”

    慕萱想了想,回答道:“修仙界第一大派是圣门。”她没说自己也是圣门弟子,谁知道这脾气古怪的前辈跟圣门有没有仇。先回答一半,看看他的反应再说。

    谁知,老者竟然欣慰地点了点头,慨然:“不错,这帮弟子还算保住了数千年的脸面。我再问你,圣门的无厌真君和烈阳真君是飞升了还是陨落了?”

    慕萱看他的这般表现就知道这位前辈是友非敌,她激动的问道:“前辈,晚辈正是圣门弟子,您认识两位老祖宗?”

    老者也微微有些诧异,道:“你是圣门弟子?可曾拜师?”

    慕萱道:“晚辈慕萱,入圣门之后拜在炎灵真君门下,受玄同师伯教导。”

    老者点头笑道:“不错不错,你此时才筑基修为,就已经能拜入真君门下,定有不凡之处。不过,炎灵那小子呢?收了徒儿不管却交给师兄管教是何道理?莫非又钻入阵道中出不来了?”

    慕萱此时心中已经不是惊讶,而是震撼了。

    老者的每一句话都透露出他对圣门极为关心和熟悉,还有说话的口吻,连炎灵真君在他嘴里都是“小子”,分明是以前辈的立场说的。慕萱心中慢慢浮起一个大胆猜测。难道这位前辈竟是圣门的某位先祖?可是,他连炎灵真君已经陨落都不知道,这说明他来妖界至少已有百多年的时间了。圣门最有资历的两位老祖宗无厌和烈阳,都寿数将尽了。可能还有比他们更有资历的前辈活着吗?

    慕萱感觉自己的心在胸膛中如擂鼓一般,她想回答老者的话,却有千言万语堵在嘴边就是倒不出来。

    老者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小辈,你怎么了?”

    慕萱艰难地吞咽着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颤抖着声音道:“敢问前辈,何以对我圣门之事知晓这么多?”

    老者爽朗笑道:“既然你是炎灵的徒儿,我也不瞒你。论辈分,你得叫我一声师祖哪。”

    慕萱听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老者看了她一眼。奇道:“怎么,吓傻了?你这小辈,见到师祖难道不该过来叩个头吗?”

    慕萱得到确定的答复,反而不像刚才那般难以接受了。不过她的情绪仍然激动,以至于说话都不自觉地带上了颤音:“证据呢?”

    老者一愣。哈哈大笑:“你这小辈倒也有意思,方才你说你是圣门弟子,炎灵的徒儿,我可曾跟你要了证据?居然怀疑起老祖宗来了,有意思!炎灵和玄同就是这么教导你的吗?”

    慕萱道:“前辈不跟我要证据是因为自信,我一个小修士也骗不了您什么。可是您说的是否是真的,晚辈可没那么大的魄力全部接着。再说。您要是真要证据,我这里有,那您又如何证明您的身份呢?”

    老者听了慕萱的话,不但没有生日,反而开怀大笑起来:“这下我敢肯定了,你这滑头的性子一定是玄同教出来的。炎灵可没这么贼。小丫头,想要证据?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圣门的门派英杰志?如果不出意外,你应该在上面看到过我的名号。我乃鸿元真君,烈阳真君是我的亲传弟子。”

    慕萱大吃一惊,道:“怎么可能!?门派英杰志上说鸿元真君已经在两百年前飞升失败而陨落了!”

    鸿元真君笑道:“那是他们不知道我阴差阳错之下来到了妖界。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不但没有陨落。到了妖界之后,我还得了个大机缘,吃了一枚神果,增加了六百年的寿命。对了,你还没回答我,无厌和烈阳这两个臭小子还活着吗?”

    慕萱听他这番解释,虽然觉得神奇,但也接受了他是鸿元师祖的身份设定。定定神,她回答道:“无厌师伯和烈阳师伯尚还健在,我师父炎灵真君已经陨落了。”

    鸿元真君吃惊道:“这如何可能?炎灵那小子还年轻得很,怎会无端陨落?”

    慕萱心里也很难过,连大家都以为陨落了的鸿元师祖都还活着,自己的师父却是真真正正的陨落了。她把叶无双当初告诉她的关于炎灵真君的事情跟鸿元真君转述了一遍。

    听罢,鸿元真君沉默半晌,然后叹气道:“炎灵……这是何苦呢?真是吃饱撑的没事儿搞什么通天之阵!我在飞升之时就知道了贼老天的把戏,大难不死却意外落入了妖界,无法重回人界告诉他们。否则,他何至于此啊……”

    鸿元真君深深地叹息了一回,忽然问慕萱:“这么说,修仙界其实已经知道了飞升的秘密?可有办法解决?”

    慕萱道:“大门派几乎都知道了,但目前还无法可循。师祖……您能一人对付五只天妖吗?”

    鸿元真君道:“五只?!老祖宗我还没成仙呢!你要干什么?不会是一下子惹了五只天妖吧?”

    慕萱忙道:“不是!是……唉,算了,那您有结交很多天妖境的朋友吗?”

    鸿元真君奇怪道:“没有,一个也没有。你到底想做什么?”

    慕萱道:“没什么,弟子看上了一颗天蜃珠,但是那珠子有五个天妖在看守。所以弟子想问问您有没有朋友,咱们一起组团把珠子抢过来。”

    鸿元真君鄙视道:“我还以为是有哪个不开眼的妖敢动你,原来是为了一颗破珠子!那珠子也就被一群傻妖们吹捧得厉害,其实一点儿用处也没有,还不如东海明珠好看呢。我在妖界这二百年,刚到的时候不知道用迷踪粉,被妖怪们发现了,一路追杀。那时我寿命将尽,十分孱弱,也就是在逃命的的过程中无意得到了续命神药。后来功体恢复,便把当初杀我的妖通通杀了一遍,搅得半个妖界不得安宁,到现在跟许多世家还结着仇呢。所以,我一旦现身,可能还会掀起腥风血雨,那破珠子,咱就不要了吧?”

    慕萱叹了口气,道:“好吧,您老真不愧是圣门的老祖宗,走到哪儿杀到哪儿啊。”

    鸿元真君客气地摆摆手:“小意思,小意思!”

    慕萱又道:“师祖,再过一年多结界裂缝重新开启,您跟弟子一起回去吧?回到圣门,师伯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

    鸿元真君摇摇头:“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回去吗?那结界的裂缝我也发现过一次,站在裂缝前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放弃了。我在修仙界,已经是顶阶的存在,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再也不能遮掩自己修为。妖界没有灵气,对我来说足够安全。只要回去,不出十天,必然会再次引来天劫。我已经死过一次了,知道了飞升的把戏,两百年过去,我不怕再死一次,却不愿就这么窝囊地死!我还有四百年可活,我要等到后辈们找到解决办法再回去,我要飞升成功,为炎灵报仇,为无辜死在天劫下的修士们报仇,到天上跟那些家伙们干一场!”

    慕萱点点头,坚定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师父的仇,我亲手来报!”哪怕历尽千难万险,慕萱发誓也一定要找齐参商玉碎片,找到打通天地通道的办法,然后为师父报仇!

    鸿元真君招招手,道:“别站着了,过来坐。让老祖宗检查检查你的修炼情况,妖晶够修炼用的吧?”

    慕萱道:“还没给师祖叩头。”说罢,她双膝跪下,恭恭敬敬地向鸿元真君磕了三个头。

    鸿元真君连忙虚扶了一把,道:“好孩子,快起来!”

    慕萱谢了起身,走到他身边的另一把椅子上坐下。鸿元真君从乾坤袋中掏出一件法宝,笑着塞进慕萱手中,道:“这小玩意儿是师祖给你的见面礼,别嫌弃。这些年斗法太狠,毁了不少法宝。不然的话,师祖定然给你一份大礼。”

    慕萱忙推辞不要,道:“弟子下山游历前,玄同师伯给了好几件厉害法宝,足够使用。师祖您以后还要在妖界很多年,法宝定还会损耗,弟子怎么敢要?”

    鸿元真君故意板起脸道:“师祖好歹也是元婴巅峰的存在,赚些妖晶买法宝又不是难事,你休要推三阻四的!这小玩意儿不好,等回了圣门,你再去找烈阳那小子要个好的!”

    烈阳真君年纪一大把,头发胡子都白了,在门派中极有威望,却被鸿元真君叫成“小子”,慕萱不厚道地笑了。

    待慕萱不再推辞,收下法宝之后,鸿元真君扣过她的手腕,开始探查慕萱在妖界的修炼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鸿元真君浑厚的灵气进入慕萱的经脉,游走了一会儿,他猛然惊道:“你竟是五灵蕴火之体质!?”

    ps:

    今天就两章,明天四更,我又开始作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