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又见风震岳
    金舟修炼的可是正宗的赤霞派功法,他被白佑炼成傀儡时,识海中有用的记忆都被取出来了,自然少不了赤霞派的上乘心法《九霄赤霞神雷诀》。

    慕萱把这功法口诀的一层教给小灵,练了两天并没有出现不适的情况,探查经脉也没发现异常,而且妖力的汲取速度明显加快了。这证明赤霞派的功法不但对妖没有坏处,而且非常有用。

    效果摆在那里,慕萱索性把整本功法全都给了小灵,让他在日后的修炼中自己领悟,并且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千万藏好了,不能让任何妖知道。哪怕是族长,或者木根,谁都不能说。

    小灵郑重藏好,把慕萱的叮嘱牢记在心中。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意外的发生,以及后来这本功法在妖界掀起的轩然大波和带来的种种影响,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功法的问题解决了,再一个就是小灵的去留。

    在木家的这些天,那些少爷小姐们经常来找慕萱,跟小灵也熟了起来。尤其是几位小姐,特别喜欢逗小灵玩,几次三番提出让小灵留在木家。她们还不知道慕萱在大天尊寿诞过后便会离开,还以为小灵会最先离开。

    小灵才刚开始修炼,有许多地方都还不懂,慕萱想着他留在木家,或许可以拜托十一少爷和六小姐七小姐他们指点一下他。以他们几个对小灵的喜欢,应该很乐意。但同时她也担心小灵自己待在木家会不适应。最关键的是,她和木家不知道何时会决裂,万一反目成仇那天,木家以小灵做质,慕萱不可能丢下他不管。

    思前想后,慕萱还是问了小灵的意思。得知前辈以后都不在这里了,小灵立刻表示自己也不要待在这里,他想跟前辈走。慕萱耐心解释了一番。让他明白自己不能带他走,小灵难过地选择了回木渊部落去。

    想想这样也好,毕竟木家这么大,万一有谁看慕萱这个“九小姐”不顺眼。反而找小灵出气就麻烦了。

    剩下这十天,就是慕萱和小灵最后相处的十天了。慕萱除了指导他勤加修炼以外,还抽空整理了一些修炼上可能遇到的问题,都是她以前遇到的一些瓶颈,也不知道适不适用于妖。反正该准备的都准备了,还被白佑讥笑说她母性光辉泛滥。

    十天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木翊大天尊的寿宴前一天。已有几个世家陆陆续续来了代表贺寿,慕萱便在商尹的有意引导下与他们一一相见。

    很多世家都与木家是故交,常年都有往来,木家有几位少爷几位小姐基本上都清楚。这一回不但突然冒出来了个九小姐。而且居然能够跟着木翊的头号心腹商尹出来会客,这可实在新鲜。但他们大多也就在心里有些疑问罢了,没有谁不知趣地打听人家的隐私。

    既然都这么地高调亮相了,木老爷子总会给个解释的,不必着急。

    慕萱对这种会见宾客之事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像这种世家大族之间的来往。表面上一团和气,看起来关系亲密得不得了,其实都是利益关系,那就免不了笑里藏刀,你来我去的试探,最虚伪不过。但是没办法,这才是与木翊合作的重点内容。她只能好好配合。

    慕萱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送第五拨世家代表前去厢房休息,看着引路的妖仆,她悄悄地吐了口气:这种事情,比修炼还累!

    本以为可以去休息了,却又从大门处传来一阵喧哗。有妖仆高声喊着通传:“北冥城风娄天尊亲自驾临,为大天尊祝寿!”

    商尹听罢,眉头一皱,道:“风娄居然亲自来了!?”

    慕萱忙问:“是北冥城金翅大鹏一族?”

    商尹点点头,道:“请九小姐跟我一起往前面迎一迎吧。毕竟来了天尊,我们不好怠慢。”

    慕萱笑道:“应该的。”她心里却在想,金翅大鹏,不会风震岳那货也来了吧?

    慕萱跟着商尹往前面几个院落走去,刚走到半路,就看到一行妖浩浩荡荡地过来了。商尹迎上去,笑道:“没想到风兄居然亲临青阳城,大天尊出关后一定极为高兴,咱们老哥儿几个可有许多年没有碰面了,别来无恙否?”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个威武高大的中年男人笑道:“正是因为许久不见,赶上木兄居然办起了寿宴,我才能厚着脸皮来蹭一顿酒水,平常木兄都在闭关,商兄你又为木家日夜操劳,小弟不敢来打扰啊!这次一定不醉不归!”

    他笑声爽朗,满面春风,鹰钩鼻子一笑起来就更加明显了。慕萱听着两天妖称兄道弟地亲热叙旧,再想到方才商尹的态度,觉得他们之间定然不如表现出来的这么和谐,也不知是在做戏给谁看。

    看了一眼风娄,慕萱的目光已经扫向他身后那一群。北冥城风家这一次来的妖不少,至少有二十个,也不知风娄领着他们是来祝寿的,还是来打架的。她这一扫,不其然遇上了一双熟悉的眼——风震岳就在风娄后面站着,恰好看过来。

    他也不顾风娄正在和商尹寒暄,便大嗓门嚷了起来:“木道友!你果然在家啊!上次还骗我说你不是木家的,哼哼,幸亏我聪明,压根没信。本来我刚回家不想再出远门的,可是想到木前辈难得举行一次寿宴,说不定你会回家看看,就来碰碰运气,还真让我猜对了呢!”

    “唰”“唰”“唰”,一瞬间在场所有妖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慕萱脸上。

    饶是脸皮再厚,也不一定扛得住这阵势,何况还有两位天妖前辈给的压力呢。

    慕萱脸色微红,有些尴尬地回道:“风道友能来给大天尊爷爷祝寿,在下十分欢喜。”她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些慌乱,所以说出了这句细细品来其实有点儿暧昧的话。

    风震岳听罢,喜道:“可不是嘛,我就说咱俩有缘分。你看,这才分别多久,就又碰上了。”

    慕萱直想扶额,自己怎么就忘了,风震岳这家伙的嘴向来不会说话呢。这下可好,连商尹看他俩的目光都带了几分探究的意味。

    风娄看着慕萱,有几分不解,疑惑地问道:“这孩子是哪位小姐?都说女大十八变,姑娘家出落的这么漂亮,这些年没来木家,我都认不出来了。”

    商尹道:“是九小姐,以前不在木家生活。不怪风兄不记得,因为从没有见过。”

    慕萱这才得了空向风娄行礼。风娄,看了看风震岳,又看了看慕萱,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安排好风家休息后,慕萱便匆匆赶回了住处。再不走,眼看风震岳又要黏上来,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呢。

    她以为回了自己的园子就没事了,谁知道风震岳居然让妖仆一路领着也找来了。

    慕萱想装死,怎奈风震岳一声声在外呼唤:“木道友,你开开门呐!是我,我是风震岳!”

    知道是你才不想开的好吗,这妖咋就没有一点儿自知之明呢?慕萱在房间内翻着白眼吐槽。

    可是,风震岳的声音之嘹亮让旁边引完路还没来得及通报的妖仆都觉得羞愧难当,连附近园子里的妖仆都出来查看情况了,慕萱只得起身为他开门。

    风震岳笑嘻嘻地跨进来,道:“木道友你溜得也太快了,我还想跟你好好说说话呢。”

    此时没有长辈和前辈在侧,慕萱便不那么客气了,斜了他一眼,问道:“有什么好说的?”

    风震岳自来熟的进了花厅,给自己斟了杯茶,喝了一口,惊奇道:“没想到在木道友这里能喝到这么好的茶,木翊前辈很疼你吧?我就说,以木家数千年的世家风范,怎么可能欺负一个小姑娘,一定都是误会,现在好了,木道友你回来了,以后可别再动不动就生气跑出去了。”

    慕萱皮笑肉不笑地答了一句谢谢关心,风震岳赶紧点头,好像慕萱是听了他的说教才有这觉悟似的。

    “对了,木道友,我一直想问问你,上次你用来逃跑的法宝是什么啊?这么厉害,居然能从奚正前辈眼前跑掉,还不留一丝痕迹,连他都被骗过了。哈哈哈哈……你是没看到他当时的脸色,太过瘾了……”风震岳眉飞色舞地跟慕萱描述这当时的情形。

    慕萱真想告诉他“我看到了,不但看到了他的神情,还看到你丫毫不犹豫就把我卖了”,但是想了想,她还是忍了,道:“既然是法宝,肯定不能随意告知,风道友能理解的吧?另外,在下今天已经累了一天了,明日寿宴还要忙,风道友是不是能让在下先休息?”

    风震岳意犹未尽地起身,遗憾道:“好吧,等寿宴过后,我多留几天,到时候咱们再好好叙旧。”

    慕萱客气地把他送出去,回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叙旧?两人也才见过一面而已,相处了不到两天时间,哪有那么多旧可叙啊?这风震岳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ps:

    还有一章,会很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