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生意
    慕萱微微蹙眉,对她这种无礼要求有些反感:“抱歉,此剑是在下的常用兵器,恕不能相送。”

    她想要绕开这姑娘,继续前行,谁知这姑娘再一次张翅堵住了她的去路。

    慕萱暗恼自己方才态度太好了,没事儿对陌生人笑什么笑,结果人家以为她是个好脾气的,直接上来讨要宝贝了。

    眼看慕萱要发火,另外一个圆圆脸的姑娘忙赶上来道:“妹妹,不得无礼!前辈,舍妹无意冒犯,还请见谅。”说着,她去自己的翅膀碰触着那个嚣张小姑娘的翅膀,就像在伸手拉她一样。

    妹妹委屈道:“可是姐姐,你答应过我在我生辰之日送我一件保证让我喜欢的礼物。今日见了这把剑,我就想要它嘛。姐姐,你帮帮我……”

    圆脸姑娘为难地看了慕萱一眼,道:“这……妹妹,我们不能夺人之爱。这把剑是前辈的心爱之物,你这样拦路已是对前辈大大的不敬了,怎能再行无礼之举。回去之后,我多送你几份礼物好不好?”

    慕萱看着一唱一和的姐妹俩,心中一动,笑道:“想要飞剑却也不难,我可以为令妹煅造一把,只不过我从来不无偿为人煅造兵器,看你们出得起什么样的价码了。”

    在两个灵妖境的小妖面前摆一摆前辈的架子,感觉还不错。慕萱能想到这个主意,最主要的还是出于对妖晶的迫切渴望。再看这两位鸟姑娘,羽翼华美,脾气又明显是娇生惯养出来的,说不定就是某血脉高贵的传世大族,想必会很有钱。反正她乾坤袋里还有几把飞剑,到时候随便拿一把出来应付好了。她们若不同意拿妖晶换,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那鸟妹妹眼前一亮,喜道:“真的吗?你……前辈的价码是多少?我和姐姐出来的匆忙,身上没有带太多妖晶。”她紧张兮兮地盯着慕萱。生怕慕萱报出个难以接受的价钱。

    慕萱一听有戏,心中欢喜,表面却不动声色,微笑道:“铸把飞剑或长剑并不稀奇。难的是御剑之术。我这连飞剑带御剑方法可值不少呢,你们最多能出多少?”

    两姐妹听罢,聚在一起低声商量起来。慕萱也不着急,不催促,笑眯眯地等着结果。这场买卖来得真及时啊,而且是送上门来的。哪怕这一桩不成,也好歹给慕萱指明了赚妖晶的一条新路。

    片刻后,两妖商议已毕,圆脸姐姐转身道:“前辈,我姐妹二人身上加起来也只有一千三百多妖晶。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舍妹实在是喜欢的紧。”

    慕萱在心里快速算了一下,按照严正真人的说法,妖晶比灵石难赚,差不多是一比二的兑换率,那一千三百妖晶也就是两千六百灵石。这样的价钱卖出一把飞剑。只赚不赔。

    她想了想,道:“也罢,听闻你方才说快到这小姑娘的生辰了,我虽与你们萍水相逢,但相逢即是有缘,差几百妖晶就算了,御剑之术依然相赠。抹去零头。一千三百妖晶。”

    小姑娘喜道:“前辈答应了!姐姐,真好!”

    买卖既成,一人两妖落到地上,两位鸟姑娘翅膀也化成了手臂。

    圆脸姑娘无奈地笑笑,手上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袋子,望向慕萱。

    慕萱也不含糊。从乾坤袋中取出两柄飞剑,道:“这两把皆是我昔日所铸,两位看看可还满意?若是都看不上,我也可以为你们重新铸造。”

    话是这么说,真要看不上。慕萱也不会给她们重新铸造。费时费力费材料不说,关键是她并不擅长冶炼煅造,炼器术要求的天分可是很高的。这一次慕萱只拿出了两柄剑,如果姐妹俩看不上,她就打算假装重新铸,然后再换别的拿出来试试。

    这两柄飞剑与慕萱所用的品质差不多,但在外观上就胜出一大截了。慕萱不喜欢花里胡哨的,讲究个实用,而这两把剑一把剑柄饰以珠玉宝石,剑鞘花纹繁复华丽,看起来十分漂亮;另一把乍一看不如那把出色,其实也是做足了功夫,属于低调的奢华。这两种风格,向来都是最受女修士们欢迎的,慕萱猜两位小姑娘也不例外。

    她猜对了。不仅先前嚷着要剑的妹妹对那把外表华美的剑爱不释手,就连刚开始不怎么感兴趣的圆脸姐姐也不住地摩挲着另一把剑。

    慕萱笑道:“两位选一把吧。”一千三百妖晶,是万万不可能出两把剑的。

    最终那姐姐略有不舍地把她手中之剑还给慕萱,笑道:“多谢前辈,可否请教前辈名号?日后或许还要麻烦前辈呢。”

    慕萱摆摆手,装高人,道:“我向来四处游历,居无定所,无迹可寻。名号嘛,无名小卒,亦不足挂齿,不必提。”

    姐姐一脸遗憾,看着仍然爱不释手的妹妹,笑笑道:“还请前辈传授御剑之术。”

    妖族之中也不乏用剑者,但把剑拿来当飞行工具的却几乎没有,就是因为妖界没有御剑之术,或者不擅长修习此术。小姑娘之所以会缠上慕萱,不见得就是看上了她用的那把剑,而是对她能御剑这件事比较感兴趣。

    一千三百妖晶解了慕萱的燃眉之急,她心情不错,便细心地指导了那位妹妹如何掌握御剑术。好在小姑娘天资聪颖,只消半个时辰便能御剑而起,只是飞的不太稳当,还须多加练习。

    慕萱嘱咐了她几句便再次踏上了前路。这一耽搁,虽然原本半日的路程延期了,但有一千多枚妖晶在手,慕萱对赶下下个城市打擂已经不那么急切了。

    御剑中,她也没闲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白佑聊着。

    白佑对妖界也十分向往,当年跟随碧影仙子的时候都没机会来妖界逛逛,谁知跟着慕萱这个筑基小修士却来了一趟。可惜的是,他还被慕萱的阵法困在洞天里的苍临山顶上,无法出来亲眼目睹一番。对此,他无比怨念。

    慕萱安慰了他几句,无非是告诉他以后还有机会什么的。

    这种遥遥无期的承诺,别说白佑,连慕萱都有点不信。三年后离开,以后大约再也不会来了吧。即便来,白佑的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更严重,哪能放他出来溜达。除非,等她飞升,白佑功体复原,可到那时候,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你说,阿萌和逐风,放在妖界里会有什么问题吗?”不想再继续白佑何时能亲眼看看妖界这样的郁闷话题,慕萱便把话头往两只灵兽身上扯。说起来,阿萌和逐风,其实本质也是妖呢,只不过它们是人界的妖兽妖禽,不知道和妖界的妖有什么区别。

    白佑道:“肯定有问题啊,按你说的,妖界几乎所有妖哪怕没有妖力的,都能化形。阿萌和逐风的修为大约是筑基中期,在妖界里可就是地妖境的妖了,还不能化形你不觉得奇怪吗?一下子就暴露了。就算气息上没问题,形体上也难以解释。”

    慕萱顿了一下,道:“说也奇怪,同为妖类,为何生活在人界与妖界差异如此之大?还有,既然有独立的妖界,那人界又为何还有妖兽妖修呢?”

    白佑大概也没想过这个问题,过了一会儿才答道:“这个问题……有深度,大约是生活的空间有没有灵气的缘故?哎呀,你管这些干嘛,反正来都来了。想把它们俩放出去透透气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最好也让它们带上迷踪粉。这里是妖界,说不定这俩货还能帮你点儿忙呢。”

    慕萱想了想,道:“再说吧,说不定还真有用到它们的地方。”

    没过多久,慕萱来到了路观图上标注的下一个妖城,九品城。名字有点怪,但这绝不是慕萱关注的重点。她根据凌云城的物价,在路上就已经估算了一下大概需要多少妖晶傍身才能不用每到一个地方就先打擂台。

    如果一年不用打擂台的话,那她至少要攒够一万妖晶才行。而这一万妖晶,如果照凌云城那场挑战,才给五十妖晶,她要打两百场才行。还有,那些摆擂处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有人等着你去挑战的。最关键的是,两百场,哪怕只挑修为相近的,慕萱也不敢保证自己全胜,每输一次,还要给庄家做一件事,想想就觉得麻烦。

    这样算下来,只求胜利避免失败,完成两百场大约也要一年的时间。两个时间有相当一部分是重叠的。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一边前行,一边挑战打擂了,还能空余出一些时间来。

    没有钱的日子真难熬,看着乾坤袋里的上万枚灵石却花不出去更难熬。货币不通是个大麻烦啊,慕萱默默地想。

    御剑术和一把飞剑卖了个好价钱,那其他的东西呢?不知道在人界能换灵石的东西是不是在妖界都能换妖晶呢?除了方才那桩送上门来的生意,慕萱真的没有什么商业头脑。她在乾坤袋里扒扒捡捡,为攒妖晶而绞尽脑汁。

    ps:

    昨天没更的以后会补上,我大约欠了四五章了,压力山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