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一百六十四掌 腾蛇一族
    此情此景,慕萱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幸亏叶师兄不在这里,不然的话,凭着他那张脸,还不得被这些热情的姑娘们拆吃入腹?

    金非看到慕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一脸抱歉地向围着他的几位女修说了几句,然后便奋力向慕萱这边挤过来。慕萱听不到他说什么,但他这举动一看就不妙,这家伙是想祸水东引啊。

    慕萱自从与罗新月见面之后,还是男装打扮,并没穿斗篷。斗篷效果虽好,一直闷着也不舒服,这一次她干脆就收起来了。但是为了掩饰女子身份,她特意对面容修饰了一番,少了几分清丽,多了几分粗野,除了整体看起来有些瘦小,其他的也看不出来。

    金非能一眼认出她来,慕萱有几分意外。看着他努力分开人群,往自己这里挤,慕萱眉毛动了动,身子未动,等着他过来。

    那群原本围着金非的女修见他找借口走了,个个都很不高兴,视线一路追随而去,发现金非居然到了一个看起来也不差的瘦弱小子面前,有几人就又兴奋起来,思忖着要不要过来搭个讪。

    慕萱感受到不远处那几道炽热的目光,瞥了她们一眼,笑着对金非道:“金道友出门应该戴个面具才是。”

    金非苦笑道:“慕道友就不要取笑在下了,一路从北边而来,一切安好,哪里想到沧浪城民风如此彪悍,女修士们也都……呵呵,在下真是有点不知所措了。”

    慕萱心中一动,笑道:“这么巧,我也是从北边过来的,你我也算同乡了。冒昧地问一句,不知金道友师从何门何派?”她对姓金的总有一种不信任感。

    金非笑道:“乃是一个修仙世家,不足挂齿。我观慕道友年岁不大,言谈举止却自有一股大家气势。又是北边来的,想必是出自昆仑那几个大门派吧?”

    慕萱听到“修仙世家”,心里一突,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而是谦虚道:“金道友谬赞了,我乃区区散修,不过是自幼便在这修仙界中摸打滚爬,见识的事情多了,早就成了老油子,当不得你的夸赞。这些年的游历中,我曾到过昆仑西丘,倒是听人说起过明光城附近有个极有名望的金家,金道友便是出自那个金家?”

    金非的来历,慕萱一定要探听清楚。

    金非笑道:“确实明光城附近的金家。没想到慕道友也曾听闻。”话是这么说,可慕萱没有从他的语气中听出半分的自豪之意来,反而隐藏着一份不易觉察的冷漠。

    金非亲口承认,慕萱捏了把汗。金家的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是巧合还是发现了什么?看金非的言行举止。对自己并没有流露出丝毫恶意,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慕萱默默推断着,没有开口说话,金非疑惑地道:“慕道友,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大会已经开始了,要看下去吗?”

    慕萱“啊”了一声,抬头一看。发现高台上人影晃动,招婿大会要开始了。一阵白色浓雾过后,一道珠帘出现在高台上比较靠后的地方,帘子后显现出了数道妖娆身影。高台前半部分的主位上坐着一位面相威严的老者,他的下首坐着两男两女,衣着华贵。华衣男女身边站着几位管事打扮的男子,高台两边罗列着十几个红衣侍女。

    慕萱往台上看了一眼,看着珠帘后若隐若现的女子身影,笑道:“听说腾龙一族的女子化身都特别美呢,金道友可有兴趣娶个异族夫人回家?”

    这腾龙一族究竟是个什么物种。慕萱根据之前那位男子说漏的话大致有了个猜测。那人把腾龙说成了腾蛇,后来又改口,慕萱觉得所谓腾龙,其实就是腾蛇。腾蛇是什么,她并不陌生,修仙界流传已久,腾蛇也是上古神兽的一种,而且是女娲大神亲手所造,血脉高贵,神力不凡。

    眼前这些自称腾龙的,想必就是那些神兽腾蛇血脉最淡薄的一支后裔,无法升仙,只能滞留人间。因为先祖的高贵血脉,即便只得了极少的传承,也使得它们比一般妖兽有着修炼上的优势,逐渐成为繁荣的一支势力。

    与人类修士通婚,或者与其他种族通婚,对血脉稀薄的腾蛇一族来说,已经不算什么大事了。用联姻的方式相互扶持,或许还能保证种族的兴旺不衰,否则的话,神血越来越稀薄,它们最终也会退化为普通的妖兽。这是不可避免的悲哀。

    金非摇摇头:“在下一心向道,并无儿女私心,何况是与异族婚配。”他侧过脸,看着若有所思盯着台上看的慕萱,再次摇了摇头。

    慕萱没注意他的小动作,笑着说:“那金道友可要当心了,我听人说腾龙族的女子喜爱美色,长得英俊之人极有可能被选上呢。以金道友之风姿气度,在场的少有人比得过啊。”

    金非道:“这种事难道还能强人所难不成?我只是来看个热闹,并不准备参加选拔。”

    正说着,台上的人各项事宜都已准备完毕。一位蓄着胡子的中年男修走到台前,笑道:“感谢各方道友前来捧场,今日是沧浪海腾龙族的三族长为两位女儿选婿之盛会。俗话说,一家有女百家求,今日到场的豪杰才俊非常多,但腾龙族只有两位女儿,诸位欲求得美人,须得先过几关考验。”

    他说话期间,台上的帘子被一道不知哪里来的风卷起,露出了两张绝世容颜,眸光流转,顾盼生辉。台下众人看得分明,一瞬间的寂静过后,便是沸腾欢呼。

    慕萱和金非也看到了,两人对视一眼,金非道:“果真名不虚传,就不知是谁能通过最后的考验了。”慕萱笑而不答。

    台下众修士已然看到了腾龙小姐的惊人美貌,不少人动了心思,不耐烦胡子修士的啰嗦,便大呼起来:“快说快说,是怎样的考验!”

    中年修士虚压了压两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笑道:“公布考验关卡之前,我先给大家介绍几位贵客,他们是来自沧浪海的倪公子、章公子、龙公子以及来自沧浪城的上官公子。这几位贵客都是出自与我腾龙族世代交好的家族,可以直接进入第三关。”

    话音刚落,便有四位不同气质的男子从台下往台上走。众修士有的心里酸溜溜的,有的纯粹不爽这种享受特权的世家公子哥儿,于是一阵阵嘘声送给了四人。

    四人中有两人面无表情,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样。还有一位有些羞赧之色,一看就知道脸皮太薄,没经过这种场面,甚至来这场相亲都有可能是父母逼来的。最有特点的一位,听到台上的嘘声,不急不怒,反而笑嘻嘻地反嘘回去,一副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样子。

    慕萱并不认识这几个人,但刚才那中年修士报他们的来历的时候说的很清楚,四个人有三个是来自沧浪海,想必也是某族妖修,那个来自沧浪城的,则为人类修士。

    金非仿佛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似的,轻声笑了几下,道:“不到沧浪城,竟不知天下还有如此奇闻奇观。这种事情放在昆仑,真是难以想象。莫说通婚,便是人妖结交为友,亦会招致非议侧目,天下之大,果真无奇不有。”

    慕萱接道:“一方水养一方人,风俗民情的差异可以理解。沧浪城妖修、巫修、佛修、道修各色人等混杂居住,包容性比较强,人妖通婚想必也是这么一步步融合过来的。”

    金非对她的说法颇为赞同,不住地点头。

    台上的修士已经开始说选拔的基本条件和考验内容了,慕萱也顺道听了一遍。

    这招婿选拔分两种,一种是男方自己报名,只要尚未婚配、品行端正、身康体健即可;还有就是女方中意某男,但那人并未主动报名,则派侍女赠一只荷包,男子若不拒绝,就算默认了参加选拔。

    慕萱和金非兴致勃勃地看着自愿报名的男修排成长队,每个报完名的男子都会被派发一个玉牌,两人猜测上面是写着编号还是直接刻着考验的问题,结果便有两位红衣侍女从台上下来,递给他们二人一人一个红荷包。

    慕萱哭笑不得,金非会接到荷包她一点都不意外,但是她自己怎么也有呢?

    金非看着慕萱目瞪口呆的模样,笑着打趣道:“慕道友是否忘了,你今日也是男人装扮,虽然身高不及我,可你这张修饰过的脸依然胜过场内的绝大多数男子了。”

    说完,金非拿过她手中的荷包,连着他自己的那个,放在一起,笑道:“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哎,这位姑娘——”

    他在叫已经转身回去的红衣侍女,想把两个荷包还回去。

    慕萱眨眨眼睛,一把拉住他的袖子,道:“别忙,这荷包我要了!我要参加选拔会,金道友,一起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