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八十四章 不情之请
    圣门弟子众多,林玉扇并非个个都认得。更何况他修炼时间居多,很少出门闲逛,是以从未见过慕萱。

    慕萱心一横,来都来了,人也见着了,别扭捏了,该说啥说啥吧。

    “在下慕萱,特来拜会……你,有些事情相商,不知阁下可否方便?”慕萱硬着头皮说道。她不想动不动就把炎灵真君或玄同真君抬出来,所以没有以师叔侄的辈分相见。

    林玉扇思忖着,自言自语道:“慕萱?好像在哪里听过——你特意登门,可是有重要事情?”他有些纳闷,一个不认识的人说找自己有事儿,这件事本身就是个事儿。

    慕萱点点头,看了一下四周,偶尔有一两位修士经过。她笑道:“我们能否进去再谈?”这件事,知道的人多了未必是件好事儿。

    林玉扇犹疑了一下,终是让开了挡住进门的路,比划了个手势,道:“请。”

    把慕萱让进小厅内,两人落了座,林玉扇淡淡道:“说吧。”

    慕萱思索了片刻,仔细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说辞,试探道:“阁下今日在青云台上,接住了莫非非那一剑,想必是有某物辅助吧?”

    林玉扇见她修为不及自己,年纪又轻,却不以师兄称呼自己,已有几分不悦。又听到慕萱打探那颗残粒之事,虽然没有发作,脸色却已经十分不好看了。看在那人是同门的份上,对方又年少无知,他淡声道:“此事乃林某私事,实在不便相告。”

    慕萱毫不意外,打探别人的隐秘本是大忌,她早就知道会得到这样的回答,所以不急也不气。

    想了想,慕萱拿出一个乾坤袋,往桌子那边推了推。林玉扇勃然色变,不待他诘问出口,慕萱忙道:“我知道拿这些俗物有亏阁下清名,但在下收藏不丰,确实没有别的东西了。这里面共有一万枚灵石,若是不够,我可以先欠着,日后慢慢还,恳请阁下能够割爱。”

    慕萱倾尽所有,加上玄同真君的赏赐和门派份例,总算凑足了一万枚灵石,顾不得心在滴血,一咬牙拿了出来。偏偏为了装大头鬼,还得作出一副不甚在乎的模样,当真十分痛苦。

    “那枚残粒对阁下而言,并无太大用途,对我而言却十分重要。不知阁下是否愿意成人之美?”

    林玉扇脸色又是一变。来者居然知道那物件是枚残粒,绝对是有备而来!

    他又望向桌上的乾坤袋,仿佛看穿了里面的一万灵石。作为精英弟子,林玉扇自然不缺灵石,但一万之多他却是拿不出来的,而对方居然轻松甩了出来,可见身份绝不一般。

    既然她不是普通弟子,那自己为何没见过呢?林玉扇脑海中又闪过慕萱的名字,越来越觉得耳熟——好像是自家师父方正真人提过,说是有个叫慕萱的小姑娘被玄同师祖收到了炎灵师祖门下……

    林玉扇心头一颤,终于想起来眼前之人是谁了。

    不怪她不肯称自己一生师兄,按辈分说起来,她是自己的师叔才对。方才自己还摆脸色给她看,这是以下犯上!

    林玉扇有些不安,握了握拳头,从椅子上起身,欠身道:“弟子见过慕师叔。之前多有怠慢,还望师叔海涵。”

    慕萱也忙起身,侧着身子受了半礼。她叹了口气,道:“我空占着真君徒儿的名头,其实各方面都比你们差得远,你不必如此。若有可能,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够不嫌弃我,愿意与我交个朋友。”

    慕萱说的交朋友,是真的交朋友。可这话听到林玉扇的耳中,就成了变相索要那枚法宝残粒了。

    看林玉扇低垂着头不说话,慕萱也知道自己失言,引起误会了。她坐回椅子上,心念一动,已把参商玉拿在手中。反正林玉扇肯定不是五灵蕴火资质,参商玉又已认主,拿出来也无妨,他感觉不到什么。

    “我没有别的意思,坐吧。你可知道我为何会知晓你手中残粒的秘密?因为我能感应到它,我才是这件法宝的主人。”

    迎着林玉扇讶异的目光,慕萱摊开手掌:“这就是那件法宝的主体。它意外破碎后,其中一枚碎片被你得到,因为离得近,在你把它拿出乾坤袋的那一瞬,我就知道了。不信,你把你那枚拿出来比对一下。”

    林玉扇道:“是。”他认死理,师叔的话就是命令,必须得听。

    慕萱把参商玉放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正中央的位置。林玉扇也把残粒拿出,放在参商玉边上。

    色泽、材质完全一样,可以肯定这两样东西是出自同一件法宝。

    慕萱正要开口继续劝服林玉扇把这残粒卖给自己,忽听得林玉扇一声低呼,她连忙低头往桌子上看去。

    那枚小小残粒仿佛收到了某种不可抗拒的吸引,慢慢的往参商玉滑去。速度虽然很慢,但两者本来离得就近,所以一下子就粘连在了一起。参商玉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把本身和那残粒一起包裹起来,像是在熔炼一般。

    慕萱没想到它们居然能够自动融合,当时白佑可没这么说过。她忙用神识与白佑交流,呼喊了几遍,却始终不见白佑回应。慕萱有些焦急,但又能感应到白佑并无危险,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林玉扇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是什么法宝,居然还能这样!

    慕萱有些不好意思,林玉扇还没答应呢,自己的法宝就把他的给吞了。虽然她并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这结果怎么看都像是她算计了林玉扇一样,让他不答应都不行。

    “这个……对不住啊,我也不知道它居然这么霸道。这灵石请你一定收下,就当是对你的补偿吧。”慕萱有些尴尬,忙把灵石袋往林玉扇身边推。

    林玉扇又推回来,摇头道:“之前不肯还给师叔,是不知道它本是师叔之物。如今既然知道了,我怎能继续霸占。天意如此,物归原主而已,我岂能收下这些灵石。”

    慕萱看他这个态度,便知他是明白事理之人,更觉亏欠,脱口而出道:“既然如此,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你若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必不推脱!”

    林玉扇想了想,便道:“这样也好。”他若不答应,慕师叔肯定不会安心。

    事情出乎意料地顺利,慕萱心情大好,想着丹房还有差事,便告辞了。

    送别慕萱,林玉扇自言自语道:“这下,更得跟师兄说一声了。”然后,他抬脚往莫非非的洞府中走去。

    (求各种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