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八十一章 风云际会
    “银月流光?很好听呢,多谢师伯赐名!”顺带着,慕萱看那一团黑黑的绳索也顺眼多了。

    玄同真君把银月流光递给慕萱,道:“它融入了你的心头血,以后你把它放入识海进行温养,会对日后熔炼有所帮助。”

    慕萱点头,接过来仔细看了两眼,才放回乾坤袋。虽说此法宝已基本成型,可以用了,可慕萱才是头一次接触,并不能好好操控它。法宝和主人需要磨合,契合度越高威力越大。

    不管怎么说,以后的路都由银月流光来护航了,慕萱还要好好摸索,习惯并善用它的长处。

    最初阶段已经麻烦了玄同师伯,慕萱决定以后的过程都自己亲自完成。反正这是个漫长的过程,她有的是时间提高自己的炼器水平。

    想着在圣门内不会遇到争斗,慕萱便把银月流光放入了识海。用神识祭炼本命法宝,可以加强法宝与神识的联系,有莫大的好处,最终能做到随心所动。

    这可不是吹的,只用了一个月,慕萱就已经感觉到自己对银月流光的理解加深了一个层次。假以时日,做到随心所欲绝对不是问题。

    同时,慕萱也在抓紧时间,抽空去炼器室炼制一些低阶法器。虽然比起最初有了很大进步,但慕萱并不满意,乾坤袋里的材料也已经用得差不多了,灵石倒是还有很多。慕萱琢磨着,是不是去门派店铺里买些材料回来。

    罗新月从外面跨进来,就看到慕萱正在低头沉思。她拍拍慕萱的肩膀,笑道:“每次看你,好像都在想事情。有那么多事情可想吗,你的脑袋不痛啊?”

    慕萱抬头,笑道:“多动脑是好事。我总是思虑不周,愚者千虑亦有一得,多想想也无妨。怎么,新月,你步履匆匆,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罗新月笑得眉眼弯弯,赞道:“果然还是小萱最懂我——你难道没听说,今日风云榜要开了?”

    风云榜,是圣门的一大特色。它主要面对圣门结丹期以下弟子,分不同境界打擂,每三个月开榜一次,重新挑战排名。门派为了激励弟子们的修炼热情,还设置了丰厚的奖励,有灵石、法器法宝、功法等。所以,每次开风云榜,都会有很多弟子前去参加,或者纯粹去观摩凑热闹。这一盛况,被弟子们称为“风云际会”。

    慕萱自然是听说过风云榜的,但她筑基前一直忙着修炼,根本没有空闲。筑基后又一直在丹房做事,后来又抽时间学炼器,因此一直没有机会去看。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慕萱心底认为打擂台没有什么好看的。

    此时听罗新月这么说,慕萱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去了吧,你若想去看只管去,我守着丹房。这里没人可不行,万一哪位长老有差遣呢。”

    罗新月朝几个小童子的方向努努嘴,道:“他们不是人啊?你没来之前,我很少待在丹房,所有事情都是这几个小鬼头在照料呢。眼下又没有正在炼制的丹药,你放心,出不了差错的。”

    说着,她已经拉着慕萱的胳膊往外走了,边走边道:“平常我也不去看的,可是这次可不一样,莫师兄也会参加呢。小萱,你不是一直想见识一下莫师兄的实力吗,这正好是个机会。”

    莫非非也会去?

    慕萱想了想,不再坚持,跟着罗新月一路往青云台走去。

    “新月,你曾说莫非非是筑基期第一实力高人,怎么还会去挑战别人呢?”作为第一人,应该是别人去挑战他才对。

    罗新月道:“莫师兄两年前下山去了,近日才回来。要不然,我早就介绍他给你认识了。他离开之前,当然都是稳居风云榜首。可他走了之后,榜首被别的弟子占去了,这次回来就要夺回去了。”

    慕萱点头,又问道:“那咱们门派里,除了你莫师兄非常厉害,还有别的特别出类拔萃的弟子吗?”

    罗新月毫不犹豫道:“当然有。邹小蕾师姐和林玉扇师兄、周洁师姐、白槿师姐、蒙本清师兄、林羽师兄等等几位师兄师姐,个个都是难得的天才,自身修为亦是十分厉害。只不过,他们还是比不过莫师兄。”

    看得出,罗新月对莫非非这位师兄非常推崇。慕萱笑了笑,对这位莫师侄更加感兴趣了。

    她们边聊边走,很快就到了青云台。青云台下围了一大片弟子,看样子比赛还没开始。

    其实慕萱也只是听说过风云榜,对比赛规则和过程却不了解。此时再问罗新月,也来得及。

    罗新月耐心为慕萱解释了一遍,还不忘嘲笑她这都不懂。

    风云际会,分两种形式。一是可各持法器或法宝,全力施为。二是不用法器法宝和其他辅助,仅凭个人修为,考验修为的深厚和法术的熟练程度。前者叫做天宝,后者叫做妙法。

    一般规则是,名次低的修士向名次高的提出挑战及方法,对方应下即可上台比试,由获胜的修士取得高名次。连续三次不参加风云榜比试,则取消原本成绩,不再保持。若是第一次参加,须先经受门派裁判的考验,取得名次。

    罗新月还在说着,青云台上忽然挑上了两个人。慕萱不认识,但台下的修士们包括罗新月,都激动起来了,叫喊着加油。

    “左边的白衣修士就是莫非非师兄,右边的那个拿扇子的是林玉扇师兄。啊啊啊!没想到第一场就是他们两个。”罗新月兴奋尖叫,仿佛遇到了心中的偶像。显然,她是支持莫非非的。

    莫非非外出两年,名次早已被挤出去了。这次他来,就是重新争夺第一的,而且,他直接挑上了此时的榜首,林玉扇。

    慕萱望着台上的两人,细细打量了一番。

    莫非非一身白衣,长剑在背,笔直的站着,整个人犹如一把出鞘利剑,剑意凛然。林玉扇嘴角含笑,面色温润,他手里拿着一把玉色扇子,不疾不徐地扇着凉风。他一身浅灰衣衫,立在那里,分明有几分出尘飘逸的气质。

    一个锋芒毕露,一个深沉内敛,谁的赢面更大呢?慕萱很期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