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七十八章 本命法宝
    时光匆匆,两个月就这样过去了。

    慕萱和罗新月早已相熟。丹房和橘杏林都不忙的时候,俩人就聊聊小道八卦,偶尔拜访下其他同门,结伴游玩圣门等,日子过得舒服又惬意。

    慕萱在做这些事情的同时,也没忘了修炼。她没有罗新月那种快到**的提升修为的速度,只能用时间一点点来磨。好在五灵蕴火的根骨在筑基期也有很大的提升,五行灵气自行修炼的速度比起练气期快多了。

    这一日,慕萱正端坐在橘杏林柜台后面。

    橘杏林是门派开的一个铺子,卖的是圣门门派炼制的丹药,还有许多灵草药材。同时,它也接受门内弟子委托寄卖,代为鉴定保管,只赚个手续费。

    因为面向广大弟子,说到底都是自己人,价格嘛,卖的时候比门派外的坊市便宜,收的时候却不压价。因此橘杏林向来很受门中修士们的喜爱,不管买还是卖都爱往这儿跑。

    这一会儿生意冷意,没有修士上门,慕萱便拿出了炎灵真君的收藏书籍,慢慢地翻看着。

    柜台里还有一位筑基男修,长得白白净净,性子也颇为腼腆易羞,稍微一逗就脸红。没人来的时候他要么修炼,要么发呆出神,轻易不肯与慕萱这位师叔搭话。一时间,整个橘杏林静的落针可闻。

    慕萱慢慢翻着书页,打发着零碎时间。所幸炎灵真君的书都是精品珍品,又五花八门涉略广泛,足以让慕萱这本看累看烦了换那本,反正乾坤袋里的空间大得很,她每一种都装了好几本。

    来丹房和橘杏林做事之后,慕萱很少在宁清院,便回了庶务堂,遣散了宁清院的执事弟子,把阿萌和逐风重新放回了参商洞天。将来的路可能会很曲折,她必须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提升自己以及身边的人的实力,或者说战力。

    在练气期时非常向往的御剑飞行,此时的慕萱也学会了。虽然做不到乘奔御风,瞬息千里,但比起两条腿,好处还是显而易见的。即便在门派内,筑基期修士不能御剑或御物飞行,光是走的也比以前快了许多。

    如此一来,慕萱来回跑腿办事儿也省事儿多了。凭借这一点,这两个月里,她对圣门各处的位置环境和门内的许多人物的了解熟悉都还不错。

    算起来丹房所有跑腿的活儿好像都让慕萱给揽了下来,有时候连罗新月都惊讶她怎么不知疲倦似的。师伯的建议,既然要融入门派,当然要多多接触了。

    慕萱正想着,橘杏林外来了一位修士。

    她起身正要招呼,那修士忙道:“弟子奉玄同真君之命,若慕师叔此刻无事,请前往玄同洞府一聚。”

    慕萱点点头,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传信的修士听罢,微微欠身便先行回去复命了。

    慕萱看了看店铺里那个腼腆男修。感受到慕萱的目光,他又红了脸,慌忙低头道:“师叔自去便是,弟子会照看好橘杏林。”

    慕萱把书收起来,摇了摇头离开柜台。摇头是因为她想不明白,自己有那么可怕或者美貌不可逼视吗?虽然后面一个想法有点忒不要脸了。

    玄同真君曾说过,没有事情的话就不要过去打扰他,如今派人来传唤,想必是有要紧事了。想到此处,慕萱加快了脚步,向玄同洞府掠去。

    玄同真君见到慕萱,笑着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

    慕萱行了一礼,然后来到他身前,跪坐在蒲团上,笑道:“不知师伯叫弟子来有何事啊?”

    玄同真君思忖了一下,道:“你在丹房可还习惯,如今还怪我擅自安排这些杂事给你吗?”

    慕萱听了有些微惶恐,本想立即起身请罪,又想到若真这样做了,玄同师伯肯定会生气,说把他当外人了。

    她没有起来,只是坐直了身子,笑道:“师伯说哪里话,从一开始我也没有怪过您老人家啊。当时只是有些不解,如今早已明白师伯的苦心,感谢还来不及呢。”

    玄同真君听她这么说,哼了一声,笑道:“就你这张嘴甜会哄人——你能明白我的用意就好。这次让你过来,我是想问问,你境界早就稳定,可有考虑过炼制你的本命法宝?我这儿刚得到了一些材料,你可能用得到。”

    本命法宝,顾名思义,与修士关联密切,运命相关。炼制成功后,要不断温养,让其与自身神识契合,从而达到如臂使指的效果。本命法宝比一般同类法宝威力更大,同样,若是本命法宝受损,修士自身也会遭到反噬。

    慕萱想了想,道:“弟子对这些事情了解不多,且最关键的是弟子至今没有找到用起来得心应手的武器,暂时还没有想过本命法宝的事。”

    正好,趁这个机会,让玄同真君给自己一些意见。

    果然,玄同真君修眉微皱,道:“还没找到合适的武器?我记得你是用飞剑的,怎么,用着不对头?”

    慕萱道:“弟子觉得自己并不适合用剑。虽然不是剑修,但剑这种武器,也并非人人都能驾驭的。”

    玄同真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笑道:“这么说,你还颇有自知之明了?”

    慕萱无奈,提高声音道:“师伯,我诚心请教,你反倒打趣我。”

    玄同真君咳了一声,笑道:“平日里跟你的师叔师伯们玩笑惯了,一时忘了你是个皮薄爱羞的女娃儿。咳咳,那你平时与人斗法时,除了飞剑,还用些什么法器,拿出来我瞧瞧罢。”

    慕萱从乾坤袋中掏出了常用的那把飞剑,还有那把神奇的兽角小弓及几支羽箭。犹豫了一下,她把从金易手上得来的那根能伤及经脉内里的鞭子也摆了出来。

    其他东西,玄同真君看了都不甚在意,除了这根鞭子。

    “咦……这根鞭子是……”玄同真君越看越眼熟,惊讶又疑惑地地望着慕萱。看此情形,玄同真君显然是见过这鞭子的,只是不知他跟金家是否有什么渊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