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六十五章 处罚
    慕萱只听身后一阵轻微风啸,身子一个急转,堪堪避开已近在眼前的剑尖,下一瞬,她也祭出了自己的飞剑,横在胸前。

    王雨娇一击不中,变换身形,充满恨意地舞动手中的剑,出招狠厉,攻向慕萱心肺之间,竟欲直取慕萱性命。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执事弟子只看到王雨娇如残影般冲到慕萱跟前,等他反应过来冲上来阻拦时,已经晚了,两人已经厮杀在一起。

    慕萱飞剑在前,却被王雨娇手中的剑击中,发出尖锐的金属碰撞之声。也多亏这一挡,她才险险避开直攻要害的剑招,却不幸被刺中了胳膊,顿时衣衫破裂,鲜血直流。

    慕萱倒吸一口气,筑基修士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再加上王雨娇全力鼓荡筑基威压,意图震慑慕萱,慕萱竟有几分喘不过来气的感觉。这一战,王雨娇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自己必败无疑,甚至会丢掉性命!

    恰在这时,执事弟子已经抢过来,执剑护在慕萱身前。他看了一眼慕萱血流不止的胳膊,脸色难看至极。虽然没有伤到要害,可这处伤口看起来也十分可怖,慕萱左臂上的半边衣袖垂着,露出了半截本该白生生的胳膊。可此时那半截胳膊上多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满被鲜血浸染,血液流到白色衣袖上,又顺着衣袖滴滴答答滴到地上。

    他寒声道:“王师姐,我先前已告诫过你,没想到你不但不知悔改,反而行凶伤人,玄同师祖洞府前竟敢如此放肆,我不得不回禀掌门,请掌门依据门规处置了!”

    王雨娇眼中疯狂退去,多了一丝清明,看着慕萱的伤臂,又看了看慕萱的脸。看到慕萱还像方才那般淡定自若,丝毫不把她和她的剑放在眼里,眸光一冷,又重新染上了恨意。

    不就是仗着自己是炎灵真君的徒儿、又有玄同真君疼爱么?做出这一副淡然给谁看,是他的徒儿便能学到他的风华么?这样无耻虚伪的人怎配得上他?不,不行,那个位置上不能有任何人,即便是我死,也不行!

    王雨娇越想越疯狂,心魔生,摧毁了她最后一丝理智。

    执事弟子注意着王雨娇的神情和动作,发现她居然不管不顾再次攻来,心中大震。这王雨娇到底受了什么刺激,莫不是真的疯了?本来事情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只要慕师叔不介意,她的认错态度良好,掌门可能会宽大处理。可继续下去,慕师叔若伤重或者死去,王雨娇轻则被逐,重则赔上性命,到底是什么让她如此疯狂?!

    来不及多想,他慌忙挡上去,劲风一扫,把慕萱卷至一旁,边战边喊道:“慕师叔快跑!“他自己也只是筑基初期,抵挡不了太长时间,到时慕萱就真正危险了。

    慕萱犹豫了一下,没有动,不知丢下他是否妥当。

    便在这时,一道浩然剑气轰然而至,王雨娇和执事弟子手中的剑应声而落,两人受到波及,“噔噔噔”各被逼退几步,一个愣怔,一个狂喜。下一瞬,一道人影飞至,挟无匹威势而立。

    慕萱在这种程度的威压下,险些喘不过气来,看来人那张冰冷的脸,料想他是十分生气的,难怪有这么深重的气势。慕萱不认得此人,不过他是从玄同真君洞府三十丈之外的一座洞府中出来的,再看出手手段,估计是门派里的某一位长老,也就是她的师兄一辈的了。不管怎样,有人出手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慕萱微微松了口气。

    来人一言不发,看到王雨娇脚下沾血的剑和慕萱仍在流血的伤口,脸色阴的能滴出水来。

    执事弟子见状,忙上前见礼,小心翼翼道:“弟子见过欧阳长老!”

    欧阳长老哼了一声,冷声道:“到底发生何事?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视门规为无物,真君洞府前公然寻衅斗殴,这里岂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

    执事弟子硬着头皮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解释了一遍,便退到一旁。眼下有前辈出面,接下来已经没有他什么事儿了。

    欧阳长老面色一寒,深深地看了王雨娇一眼,又看看慕萱,确定那伤势无有大碍,才道:“你们三人跟我一起去太极殿面见掌门,如何处置由掌门定夺!”

    说罢,他鼓荡灵力御剑疾驰而去。

    王雨娇脸色惨白,咬了咬嘴唇,拾起地上的剑,紧紧握在手里,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越过慕萱,朝太极殿走去。慕萱和执事弟子对视一眼,也快步跟了上去,总不好让掌门和长老等太久。

    欧阳长老御剑停在太极殿前,不等殿前的执事弟子通禀,便直接走了进去。

    门口的两位执事弟子对看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和敬畏。没办法,欧阳长老向来冷酷不近人情,但他修为高强,颇得掌门看重,直闯太极殿也不是头一次了,既然掌门不说话,谁还敢说三道四呢。

    太极殿内,华鼎真人正在偏殿内伏案疾书。他面前的桌案上铺着一张白纸,纸上书法走势龙飞凤舞,颇有气概。华鼎真人轻吹了口气,放下狼毫金笔,满意的端详着自己的作品。

    蓦地,华鼎真人感觉到有人进入太极殿,他起身来到正殿,看到来人却是一怔。

    “玉罄师兄,你怎的有空过来?”华鼎真人有些愕然,不是听说玉罄师兄闭关了吗,怎么突然出关、还来了太极殿?

    玉罄便是欧阳长老的道号,他闻掌门之言,一直不变的终于表情有了一丝松动,缓缓道:“闭关不能解决许多问题,我决意离开门派外出游历,寻找机缘。不过我今日前来,却是另有他事。师弟,你一直奉行无为而治的门派管理之法,这原无不妥,可有些弟子却完全藐视门规,不但以下犯上,更是差点酿出人命之事!你该好好管管了。”

    华鼎真人听到他半是教训半是不满的话语,一点也不生气,反倒吃了一惊,忙问道:“师兄所指何事?”

    玉罄真人道:“事关炎灵师叔新收的那个弟子慕萱,人已经在路上了,师弟稍后自相询问吧。”

    华鼎真人觉得有些诧异,事关慕萱?莫非慕萱不知轻重,做出了以下犯上之举?要真是这样,碍于玄同师伯的面子,还真不好办。

    所幸慕萱没让他们久等,片刻后就来到了,直接被执事弟子带了进来。

    看到慕萱胳膊上的伤口,华鼎真人眉头一皱,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三人。

    三人向华鼎真人和玉罄真人见礼完毕,那名执事弟子又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在掌门面前,他不敢有偏袒和隐瞒。

    华鼎真人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还不算复杂。他问道:“王雨娇,你可有什么说法?”

    王雨娇咬咬牙,道:“弟子只是不服,想要跟慕师叔切磋一下。”

    华鼎真人袍袖一挥,冷声道:“哼,你明知慕萱还未筑基,出言相激,出招狠厉,分明是下了杀心。慕萱乃是你的师叔,你可知对师叔动武,按照门规,当废去修为逐出门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