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六十三章 麻烦事儿又来了!
    五灵蕴火的资质极其罕见,慕萱也拿不准筑基的时候是否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她觉得还是先跟白佑商量一下比较好,想出个对策来。

    参商洞天里,白佑无聊的快要抓狂了。自从慕萱把阿狸和逐风安置在宁清院的灵兽室之后,参商洞天便清净下来了。虽说苍临山上还有一鹤一兽,白佑却向来不待见那两位老友,也甚少涉足苍临山,所以他多半时间都是呆在明珠湖前发呆。

    慕萱看他闲着也是闲着,便给他找了个事做,让他伐木凿石,在明珠湖边修建了个亭子。慕萱又从宁清院里拿了些茶叶茶具,以后可以坐在亭子里喝喝茶聊聊天,总比坐在湖边青石板上强。

    此时的白佑正端坐在亭子里,手中不断转着一只茶杯。看见慕萱进来,他用手支着下巴怏怏道:“你可有好几天不曾回来了,那位便宜师父的魅力当真不小啊。”慕萱常窝在书房里研读炎灵真君留下的手书,此事她曾向白佑提过,白佑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

    慕萱轻笑一声,走过来坐在石凳上,道:“那是自然,我师父可不是一般人。你整日这么闲着也是无趣,不如我拿些书过来给你看看,权作消遣?”

    白佑有气无力地挥了下手道:“看那些作甚,我还没百无聊赖到这个地步。说也奇怪,自从那两个家伙不在了之后,我总觉得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唉,要是有架打就好了。这一身老骨头,再不活动活动就生锈了。”

    他边说边伸了个懒腰,抡了几圈胳膊。

    慕萱抿了一口茶,道:“如今我修为将满,快要闭关筑基了,你可知五灵蕴火之质与其他灵根筑基时是否有不同之处?”

    白佑检查着自己一尘不染的衣服,漫不经心道:“能有何不同,吉兆更明显就是了。造物神奇,越是古老稀奇的灵根资质越能引发不凡天象,至于五灵蕴火嘛,我没亲眼见过,但根据我以往见识加上推测,此灵根以火为主,应是凤火连天之象。”

    说着,白佑似是幸灾乐祸一般,看了慕萱一眼,笑道:“如此奇异天象一出,往后在这圣门之中,你想低调也不成了。”

    凤火连天,必然会惊动整个天胥山甚至方圆千里的范围,届时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慕萱皱眉,道:“寻常单灵根修士筑基时,会引发怎样的天象?”

    “不外乎飘来一些祥云、映射金光瑞气之类的,反正没什么大的动静,离得远了就看不见、觉察不出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虽说异变天象比较惊人,他们也不会怀疑什么,顶多就是认为你机缘深厚,将来定会得道而已。”白佑一点也不担心。

    慕萱松了口气,如此一来她也有了个心理准备,不至于真到那时候因为太过惊愕而措手不及。

    既已无后顾之忧,慕萱就直接在参商洞天里修炼了起来,只是偶尔回到宁清院里看看。三个月后,她成功修到练气十层圆满。此时,正好是她入门满一年的时间。

    慕萱很满意,出了参商洞天,收拾一番便直接去了玄同真君的洞府。筑基是大事,自然要向师伯报备一下。

    她不常出门,也没有听说过有哪位新入门的弟子已经筑了基的。不管有没有,她作为元婴真君的徒儿自然不能落后,即便是第一个筑基的都不为过。以她的资质和玄同真君赐的那么多灵丹妙药,再加上“勤奋修炼”,入门一年就冲击筑基期,这速度还是可以让人接受的。

    慕萱来到玄同真君洞府前,还不等她开口,门口的执事弟子便迎了上来。

    “回慕师叔,真君近日在闭关参悟,恐怕不能见您了。”

    慕萱暗呼一声不妙,脸上却不动声色,笑道:“不知师伯他老人家可有说过何时出关?”玄同真君别说闭关个三五十年,就是一年半载,慕萱也等不了。

    那执事弟子笑道:“师祖闭关已有十几日光景了,闭关前他老人家交待过,最多不超过二十日,想必快了。不知慕师叔是何事,您可先回去,等师祖出关,弟子一定替您回禀。”

    听说还有几天,慕萱松了口气,几天时间她还是能等的。她笑道:“我打算近日闭关冲击筑基期,想着来禀告师伯一声,没想到倒不凑巧,我过几日再来一趟吧。”

    那执事弟子吃了一惊,他本是筑基修士,先前出于对慕萱的尊敬而没有刻意去探查她的修为,如今悄悄一看,见慕萱果然已是练气期圆满了。能被元婴修士看重而收徒的,果然不一般。

    他收敛吃惊神色,恭敬道:“师叔入门仅仅一年,就可以冲击筑基期,实在可喜可贺。弟子知晓新入门的弟子中并没有已经筑基或者打算筑基的,师叔资质绝佳,必能一举成功,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他说这话并不是刻意讨好慕萱,而是发自肺腑地认为慕萱进步神速,当得盛名。

    慕萱笑笑,谢过了他的美意,便欲回转宁清院。恰在这时,一位红装女修朝玄同真君洞府这边走了过来。

    慕萱不认得她,看其周身气势应是某位筑基期的师侄,想必也是来找玄同真君的。既然门口有执事弟子相告,慕萱不打算多管闲事,她心里也不在意,款款而行,就要和这女子擦肩而过。

    只听身后的执事弟子笑道:“王师姐外出游历,一去就是三年,如今回了门派,想必大有突破吧?”

    那红装女子待人却颇为冷漠,淡淡道:“多谢师弟记挂。我来找玄同真君,有要事相询。”

    执事弟子本是客套几句,听她冷淡的回答已有几分不悦,又见她如此语气说话,不由得怒气冲天。当玄同真君是普通弟子吗,你说相询就相询?!

    他按捺住怒火,冷脸回道:“真君闭关,任何人不得相扰!连慕师叔都没进去。”言外之意是慕师叔这样的红人都不能例外,你又算什么?玄同真君可不是你想见就见的!

    那红装女子听罢,猛地抬头望向慕萱,声音陡然尖锐起来:“什么?你说她就是慕萱?”

    慕萱其实还没走远,尤其是修道之人格外耳聪目明,自然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字不漏。奇怪,看这女子的反应,好像对自己有意见?

    于是,慕萱停住脚步,转身看着红衣女子,等待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