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四十四章 金家的反应
    慕萱纳闷,难道金家不知道金易已死?

    即便金宇回到金家时已经忘掉了相关的一切,他们问不出什么来,可金家这样的大修仙家族,金易又是家中老祖宗的心头肉,怎么可能没有本命元神灯或本命符之类能知生死的东西?

    这金家到底在搞什么鬼?

    慕萱挤进人群,仔细看着那张寻人榜,听着围观修士们的议论,一言不发。

    “听说这个人是金家年轻一代中资质最好的,几个月前外出游历却一直未归,金家的人无法联络到他,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只要提供有效线索,就能拿到两千枚灵石的赏金呢,啧啧。”一个围观修士道。

    “这金家是什么来头?还真是出手阔绰。”

    “孤陋寡闻了吧,金家都不知道?那可是昆仑西丘排的上号的大修仙家族,就在明光城西去四五百里处。我听人说金家老祖是元婴期大能,极为疼爱金易这个曾孙,所以不顾家族反对,不,也没人敢反对,一定要找回他。”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话说回来,咱们修道之人就算闭个关也需数月,既然是外出游历,便是几年、十几年也很正常,金家少爷这才出去几个月,怎么他们就忙着找人呢,莫不是金家出了什么事吧?”

    “那谁晓得。这种大家族人口众多、嫡庶有别,可修仙资源就那么多,分配不公,权利斗争之激烈丝毫不亚于某些作风不正的门派。不过这些都是家丑,他们自然不会外扬。唉,这小公子只怕也是斗争中的牺牲品,说不定这会儿早就成孤魂野鬼了。”

    “嘘,你小声点儿,万一被金家的人听到,咱们可就倒了血霉了。”

    “哎呦,一时说得高兴,我把这茬儿给忘了。呃……突然想起我还有些事情要办,告辞了。”

    说话的两个修士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怕惹祸上身,低头快速离开了,围观的其他修士也趁机会一一散去。怕惹人注意,慕萱也随着众人散开,一边思索一边登记入城。

    那人猜得不错,金易确实已成为了孤魂野鬼,而且凶手此刻就在告示下面站着。杀死金易,慕萱毫无愧疚和恐慌,杀人人杀,既然金易欲对她不利,那他就死不足惜。慕萱怀疑的是,金家这一举动背后的意义,是真如那人的猜测,金家出了什么变故?还是这一切只是一个局,一个诱她入网的陷阱?

    顺利进入明光城之后,慕萱立刻感受到几道强盛的神识伴着浓重威压扫过自身,想必就是坐镇明光城的高人前辈了。无论金家是否在耍花招,只要在城内,有十大门派联盟坐镇,慕萱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在城门口花了一枚灵石买了一份路观图,慕萱和往常一样还是先找落脚的地方。为避免暴露,她选择了明光城最大的客栈仙客居,居住在这里的修士非常多,且进出来往频繁,这样即便出了什么事也可以浑水摸鱼。

    进入客房后,慕萱设好禁制,防止他人窥探,身影一闪进了参商洞天。

    白佑见她神色凝重,奇道:“外面发生何事?”

    慕萱把今日在明光城城门口所见所闻说了一遍,忧虑道:“莫非金家已经察觉此事?算时间的话,金宇应该在前几天便回到了金家,而金易的无故失踪他又无法解释清楚,难免引起那位老祖的怀疑。”

    “我觉得是你多虑了。金宇所知道的的相关记忆,已被我全部抹去,根本不可能再恢复。即使你站在他眼前,他也不记得见过你。那么金家就没有理由会怀疑你,放轻松吧。”

    慕萱听他说的有理,可仍有不通之处:“金易千真万确已经死了,没有道理金家不知道,贴出寻人榜又是何意?”

    “或许是他的本命元神灯丢了,所以无法知道是生是死;也或许他们已经知道他死了,故意放出这样的消息来找凶手;又或许他们只是闲得无聊,玩弄观众,如我一般,纯粹是找点事情做而已。总之,有各种可能,但这种种可能都不可能指向你。”

    白佑顿了下,又叹道:“你啊,还是太年轻,多大点儿事儿嘛!”

    慕萱也长长叹息。一叹她修为低下,看不清、抓不住命运的翻云覆雨手,遇到强大敌人只能一味逃避,不敢言生死;二叹她势单力薄,无人帮衬,虽有白佑,终究不能光明正大的存在。面对赤霞派和金家这两方强敌,她更感自己微如蝼蚁,朝不保夕。

    “说来说去,还是实力问题。”慕萱失落地说道。

    “对啊,到了你能轻松打得赢我的那一天,这修仙界你就可以横着走了。”白佑看出了慕萱的情绪不高,语气故作轻松地安慰她。

    “到那一日?啊啊啊啊啊!好遥远啊!”慕萱大叫着发泄情绪。

    片刻后她做了几次深呼吸,握着拳头坚定道:“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等到那一天的!”

    白佑望着她的身影,突然意识到原来慕萱也不过是个才十五岁的小姑娘,与她同岁的姑娘,只怕多数还在爹娘怀抱里撒娇,她却早已经见惯了风雨。

    幼时的苦难和这么多年的流浪,逼着她快速成长起来,一言一行之态甚至不输于多年的老江湖,所以一直以来,他下意识地没有把她当个孩子看。

    可现实不会想当然,她孤身一人要努力生存下去,为自己的未来打拼,为白佑等同伴着想,从十一岁开始在这险恶如斯的修仙界闯荡,所有的一切都压在她瘦小单薄的身躯上,茫然无助。她的老练成熟,可能是在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的情况下练出来的,但她却从未抱怨过自己的苦。

    如今想来,慕萱背负的实在太多了。

    白佑长叹,怎奈自己实在不会安慰人,蹩脚的话语起不了什么作用,只好寄希望于慕萱自己想明白,心里能够轻松一些,别再那么沉重了。

    慕萱听白佑长吁短叹,还不知道他重新给自己定了位,便提议道:“捉鱼来烤吧,好久没吃了,这一池鱼儿也够肥了。”每当因她或白佑情绪不好而导致整个参商洞天气压都偏低的时候,烤鱼吃鱼是最有效的办法。

    白佑见能转移慕萱的注意力,再加上自己也馋了,对这个提议自然是肯的。他也不用渔网,直接化为原形,瞬息间便叼了几尾鱼上来。

    阿萌和逐风不用说,早就自觉地等在一旁了,不多时,明珠湖边便飘来了阵阵香味和欢声笑语。

    吃完烤鱼,慕萱心情大好,心里的阴霾也一扫而光。

    因怕明光城里坐镇的前辈高人发现端倪,慕萱觉得还是待在洞天外比较好,况且明光城那么热闹,总是要去逛一逛的。求点人气,给点动力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