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仙倾城 > 第三十八章 夜宿
    赶路时慕萱就注意到,不怀好意与她答话的那几人,也都是跟她大致相当的修为,练气七八层左右。其中明面上出现试探她的共三人,不知是否还有同伙隐在暗处。

    而慕萱一行,多了聂流风和张云若,双方实力则相差不多。

    “我的修为是练气八层,略懂些布阵之道。不知聂道友和云儿妹妹斗法经验如何?”慕萱慎重问道。

    聂流风摇摇扇子:“我常年跟随师父游历,斗法经得多见得多,虽只是练气九层的修为,自认哪怕是练气圆满的修士,在我手中也讨不了便宜。云儿妹妹修为只有六层,又是头一次出来闯荡,不过,你身上肯定有不少宝贝吧?”他转头笑眯眯地看着张云若。

    “当然了!娘亲不仅为我准备了不少高阶符?,还把摄魂铃和翻天印给了我用以防身,嘻嘻,这下正好用到呢!”张云若兴高采烈。

    聂流风吃了一惊,道:“伯母把这两件法宝都给了你,让你随身带着?”他本以为张云若能够一路平安追到这里,身上定有些了不得的法宝,却没想到居然是摄魂铃和翻天印。

    慕萱也是非常讶异,这两件法宝她从书上看过,乃是仿造上古神器炼制而成,威力巨大,在整个修仙界都颇具名气。这张云若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够随便带着这两件法宝招摇过市,而且她的家人竟如此放心交给她,不怕引来觊觎而招致杀身之祸?

    张云若笑道:“是啊,娘亲不放心我孤身一人,怕有危险,就让我拿着了。流风哥哥是怕我爹爹知晓后责罚我吗,你放心,有娘亲在,爹爹也拿我没办法的。顶多就是他自己生两天闷气,只要我撒撒娇、认个错,爹爹的气就消了。”

    听了此话,聂流风仍是一脸古怪,却没再说什么。慕萱不动声色掩去惊疑,笑道:“有这么厉害的法宝,那我们此次定能成功。云儿妹妹,聂道友,我们这便动身吧?”

    按照商议的结果,聂流风与慕萱云儿道别后,乔装隐在暗处,伺机而动。慕萱和张云若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赶路引人上钩,双方留下传讯符联络。

    三人非常高调地上演了离别场景,聂流风转身往来的方向走,慕萱和张云若依依不舍挥手送别了他,继续慢慢向前。

    张云若挽着慕萱的手臂,既担忧,又有几分期待,道:“萱儿姐姐,流风哥哥他能赶上咱们吗?不知道他乔装之后是什么样子,好想看啊。”

    慕萱时刻注意着周围及身后,敷衍道:“云儿放心吧,你流风哥哥那么厉害,肯定能赶上的。”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看起来就像一对普通的姐妹。

    两个时辰过去了,表面上一切正常,道路上依旧有行人来往,看不出异样来。慕萱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视着她们。她稍稍放心,这说明那伙人没有放弃她这个目标,那这次诱饵就没白当。先前还担心被聂流风、张云若一打扰,又多了一人同行,那伙人察觉了什么呢。

    途中停下歇息了几次,一个时辰后,天色渐暗,慕萱选了河边一片空地,打算今夜就露宿在此。张云若从未在野外过过夜,十分新奇,帮着慕萱捡干柴,又学着生火,忙的不亦乐乎。

    二人席地而坐,拿出干粮在火堆边烤热了充饥,两人说说笑笑,像是丝毫没有意识到已有危险靠近。

    填饱肚子之后,夜色已深,张云若以手掩口连连打了几个哈欠,道:“萱儿姐姐,我们早点休息吧,今日赶路好累。”

    慕萱添了新柴,正拿了根木棍,把火拨的更旺,道:“妹妹先睡吧,我还要在周围布上阵法,以防半夜有野兽伤人。”

    片刻后,慕萱收拾停当,也在寂夜虫鸣声中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夜幕中慢慢显露了几个黑色的人影。

    “大哥,不过是两个小丫头片子,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吗?”一个男人压低声音抱怨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都是修士,你怎知她们没有压箱底的手段?好了,别嘟囔了,小心惊醒她们。老三,你去上风口,点燃失魂香,手脚放轻点儿!”

    被称为老三的,竟是个女子,她咯咯笑道:“大哥没看出来这两个丫头周围都是阵盘?怕是咱们已经暴露了行踪,人家早就有所准备吧?”

    “老三,这你就不懂了。夜宿野外,生火布阵以驱野兽,这是常识。白天试探那丫头,颇见其警备沉稳。若她们真的没有摆设阵盘,那才可疑呢。好了,别??拢?芩?忻挥胁炀酰?灰?Щ晗闳计鹄矗??嵌ㄈ慌懿坏袅耍 ?p>  听罢此言,一个娇小的身影迅速往慕萱停留的空地的上风处而去,不大一会儿,她去而复返,娇笑道:“成了,都掩住口鼻。恭喜大哥又得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

    其他两人也低声恭维着,不停地拍着马屁。那老大低声笑了笑,得意道:“既然如此,她们的乾坤袋,就由你们分了吧,老子也看不上那些微末东西。现在都闭嘴,一刻钟后,失魂香起效了动手。”

    四人趴在草丛里,盯着前方一动不动的两位女修,按捺住急切的心情,静静等待着一刻钟过去。

    “呼……终于到时间了,老二,你过去试试。”老大命令道。虽然已经可以确定两只肥美羔羊到手了,他还是非常谨慎。

    老二麻溜地跑过去,对着一个阵盘随意一通砍,不多时便破了那个阵法。见此情景,其余几人纷纷从草丛里钻出来。阵法被破,人还未醒,可见失魂香已发挥了效力。

    除了老大,其他三人纷纷跑上前去,去翻慕萱和张云若的乾坤袋。

    老二在最前面,他选择了对娇俏可人的张云若下手,猥琐的想着揩点儿油。谁知他的手刚碰触到张云若的胳膊,便“哎呦”一声倒了下去。这一下惊动了剩下的三个,口中惊问着怎么了,手中纷纷亮起了兵器。

    张云若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站在了傻了眼的三人面前。她挥手拍了拍身上的土,厌恶道:“你们几个毛贼,哼,多亏萱儿姐姐早有防备,把一切都料到了!”

    慕萱早在张云若起身时便已起身,手持一条鞭子,对张云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云儿妹妹,快用摄魂铃,能放倒一个是一个!”

    “摄魂铃!”

    对面三人也回过神来,两方人登时战在一处。张云若催动摄魂铃,却只来得及对付已冲到跟前的老四,老四倒下,老大便冲了上来,他知道摄魂铃的不凡,意欲直接抢夺过来。

    眼见张云若躲避不及,慕萱一鞭挥过去,稍稍阻拦了一下,这边老三也同时向她攻来,慕萱只好收鞭应对,两边都显得相形见绌。

    张云若第一次参与真正的斗法,再加上修为又低,一时间手忙脚乱,哪里是老辣的贼人的对手,甫一开战便落了下风。

    慕萱一边应对老三,还要时不时的帮张云若一把,偏偏剩下的这两人实力都比较强,斗法经验又丰富,她颇为吃力。眼角一瞥,张云若衣裙染血,看神态已然支撑不住,慕萱心急如焚,心底大骂聂流风这厮怎么来得如此慢。

    等不到聂流风的支援,张云若又即将被制服,届时自身处境也会危险万分,慕萱铤而走险,把后背留给老三,欺身攻向老大。

    就在慕萱以为会被老三的飞剑刺破背部时,聂流风终于赶到,翻天印轰然压下,把老三压成了肉泥,那把已擦到慕萱衣衫的飞剑也骤然落地。

    聂流风催动翻天印解决了老三,把张云若扶到一边休息,飞身加入了对老大的围攻。两人合力,很快,他和慕萱便把那老大拿下。

    老大气喘吁吁扑倒在地,被聂流风的剑压着颈子,犹自大声嚷嚷道:“怎么可能?你们真的早有准备?那失魂香怎会对你们无用?老子竟然栽在两个小丫头片子手里?不可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