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52 大结局
    千叶铃兰成熟以后,叶片上会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晕。此时四个人同时盯着那层层叠叠的叶片,心情都有点儿激动。要知道很多的高级圣品丹药都需要千叶铃兰的叶片当做材料,可是偏偏铃兰的成熟期极长,数量也太过稀少。能发现这么一株,已经发财了。

    “小夕,待会儿你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儿。我总觉得这里没有灵兽看守不太正常,觉得有点儿发慌。”北溟乐提醒道。

    云斓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望着北溟乐道:“我判断,你这种情况属于幸福来得太突然,你有点儿接受不了,哈哈!”

    “滚!你懂什么?”北溟乐狠狠地瞪了云斓一眼。

    龙紫夕看了看龙紫清,说道:“我会小心的。”说完,她就走出了手链空间。

    随着距离千叶铃兰越来越近,龙紫夕的心里也在打鼓。她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跳的频率很快。

    倒不是她胆小,而是这儿的环境实在太危险。如果突然窜出一只高级灵兽,她的命八成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龙紫夕紧捏着双拳,樱唇绷成了一条直线。眼看着千叶铃兰就在眼前了,她缓缓伸出手去摘取,仿佛怕惊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可饶是如此小心,也改变不了被灵兽发现的命运。

    就在她的指尖马上要碰到铃兰的时候,周围突然响起了一阵“簌簌”的声音。

    那种声音从湖底传来,扩散到四周,最后又从四周反馈回来,听了让人心惊胆寒。

    北溟乐和龙紫清等人的脸色瞬间煞白,龙紫清更是大喊着让龙紫夕躲开。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湖底那个东西的速度实在太快,只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就“哗”地一声破水而出。

    那是一头成年的三头狂蛟,每个头上都长着一对坚定如铁的钢角。覆满铁甲鳞片的身体猛地从水中浮出,三个头六只猩红的铜铃大眼死死地凝在龙紫夕的身上。

    “嗷”的一声怒吼,显然已经怒极。

    龙紫夕唇边漾出一抹苦笑,心想这回恐怕是真的躲不过去了。不过即使这样也不能坐以待毙,她亮出一抹纯净的紫色火焰,火焰包裹着越来越浓郁的真元力,在她的手中越滚越大。

    慢慢的,紫火变成了一朵紫色的莲花,莲花的九片莲瓣栩栩如生,其中蕴含的能量正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来吧,看看最后是你死还是我亡!”龙紫夕话落,首先朝狂蛟攻了过去。

    三头狂蛟的目光中溢满了讥讽,仿佛在笑话龙紫夕的自不量力。庞大的身躯轻扭,正中的头颅猛地朝她的方向袭去。

    龙紫夕的心情瞬间沉到了谷底,这只畜生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阴影已经将她完全盖住,她在狂蛟面前就和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她手中的紫莲还是扔了出去,打算做最后的博弈。

    结果就像预想中的那样,紫莲碰到狂蛟其中的一个额头之后,迅速爆开,虽然将它正中的额头炸开了皮,但是那点儿伤对于皮糙肉厚的狂蛟来说却太过微不足道。

    这时龙紫夕再想发动进攻,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狂蛟的头颅就在眼前了,小塔从空间中飞了出来。

    “主人,你快躲开!”说着,小塔朝着狂蛟的头撞去。

    虽然以龙紫夕现在的修为还不能驱使神器,但是因为她和小塔缔结契约的关系,小塔还是可以借助她的修为自行攻击的。只不过这种攻击和神器真正的威力实在相差太大,这一撞也不过只能让龙紫夕多一个喘息的机会。

    龙紫夕踩着湖中的浮萍回到了岸边,接着就回到了空间之中。

    “小夕,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外面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北溟乐看到一簇金色的灵光冲出去,却不知道是从哪儿出去的。而且她也不知道那个是神器发出的光芒,毕竟神器对于他们来说一直是传说一般的存在。

    不到万不得已,龙紫夕也不想暴露小塔。敷衍地回道:“那是我的一件法器。”

    小塔见龙紫夕成功回到了空间,就想跟着回去。没有主人操控的神器,根本就发挥不出本来的力量。

    三头狂蛟眼见着自己的猎物跑了,将满腔的愤怒都发泄在了小塔身上。见它撞完自己以后就要溜走,怎么可能放过?

    庞大的蛟身裹住了小塔,不让它离开。其中的一个头颅张开嘴,亮出两排尖牙就往小塔身上咬去。

    几乎与此同时,从不远处传来打斗的声音。那打斗传播过来的余威仿佛有毁天灭地的威力,将周围的山体都碾碎了,那些植物更是被摧毁地一棵不剩。打斗的声音越来越近,不断有一股股的灵力风暴袭来。

    “你们听,那是什么声音?我怎么觉得比三头狂蛟还可怕?”云斓本来就被三头狂蛟吓得惊魂未定,突然感受到更加狂暴的灵力波动,立刻躲到了北溟乐身后。

    北溟乐被云斓的行为气得火冒三丈,把他从后背揪出来道:“你有点儿出息行不行?就你还想做云家的接班人,我看云家有你没你都一样!要是真的让你统领云家,说不定没几天就被人灭了!”

    “喂,你这个泼辣女,小爷怎么样还轮不到你置喙!”云斓一梗脖子,瞪着眼睛。

    龙紫夕见云斓和北溟乐两个人跟斗鸡似的盯着对方,无奈地揉了揉眉心。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这两个人竟然还有闲心吵架。

    狂暴的灵力波动越来越近,就连刚才还嚣张万分的三头狂蛟都感觉到了。它那六只大眼中带着明显的惧怕,放开小塔就要潜回水中。

    但是还没等它来得及回去,一股灵力波动在它身边炸开,三头狂蛟瞬间就被炸成了碎片。

    龙紫夕几人要不是有空间护着,现在的情况恐怕会比三头狂蛟更差。但即使保住了一条命,几个人也被震得口吐鲜血。

    龙紫夕捂着胸口抬起头,就看到两股灵力飓风在不远处的湖面上不断地碰撞分开,看样子是在打斗。

    再仔细观察的时候,就发现飓风的中心位置是两个人,还是她十分熟悉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正是碧霄和寂月,他们正激烈地拼斗着。

    龙紫夕心中激动,但是却不敢传音。因为她知道,自己如果现在传音给碧霄,他一定会分心的。她知道碧霄已经感觉到她的存在了,不然不会一直把寂月往其他方向引。

    不过让她想不通的是,这里是圣药山,山外有上古封印,这两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你们说,圣药山深处的那些灵兽,会不会是这两个人赶出来的?”龙紫清眯着眼睛,捂着胸口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着。

    云斓深以为然,点头道:“这个还用问吗?肯定是这两个人!不过这两个人是什么修为?就算是大乘巅峰强者也不可能将这里毁成这个样子。你们看天上的封印,封印都要破了!”

    剩下的三个人听到云斓的话同时抬头,就见到本来完好的上古封印已经逐渐松动,变得越来越稀薄了。

    碧霄和寂月的修为是怎么回事?他们又怎么会出现在圣药山深处的?

    就在龙紫夕想不明白的时候,她脑海中的那张神秘地图又出现了。但是这回的情况和以往都不同,那张地图越来越清晰,在她脑中的金光刺得她脑袋生疼,就好像要从里面爆开了一样。

    一个个诡异的画面在脑海中快速闪现,如同放了快进镜头。

    龙紫清最先发现龙紫夕的异样,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小夕,你怎么了?”

    龙紫夕的脸色越来越白,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滴落。她咬着牙摇了摇头,接着就疼得抱住了脑袋。

    “小夕,小夕你怎么了?”北溟乐也是吓得脸色一白。

    龙紫清和云斓也在不断地叫她,可是那些声音听在龙紫夕的耳朵里却忽远忽近,嘈杂的声音震得她的大脑更疼了。

    龙紫夕现在恨不得自己快点儿晕死过去,这样她就不用这么痛苦了。这种痛苦就像有人挖开了她的脑袋,生生往里灌输东西一样,就是再坚强的人也受不住。

    “啊!”龙紫夕一声嘶吼,这回终于成功地晕过去了。

    碧霄感觉到了龙紫夕的痛苦,手中的动作慢了一步,寂月的魔剑“铛”的一声将他震了出去。

    “噗……”碧霄喷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停在了半空中。

    “碧霄,把你手中的神器交出来。”寂月反手将剑插回腰间,伸手道。

    碧霄用手抹掉唇边的鲜血,笑得妖娆惑人。“寂月,你我如今都已经恢复了记忆,你觉得我会把神器交出来吗?紫夕已经变成了凡人,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她?当年要不是你私心作祟和紫瑶合伙害她,她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寂月突然狂笑不止,只是血红的眸子中却满是怨恨和伤痛。“害她?呵呵,紫夕要不是被你蛊惑,又怎么会悔婚?你知道她怎么变成凡人的吗?都是你,是你害了她!要不是她爱上了你,怎么会想要悔婚?我哪儿比不上你,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接受我?你以为她的神体是被我毁掉的吗?你错了,是她自己毁了自己!她说她对不起我,毁掉神体以后就可以变成凡人,就可以干干净净地和你在一起!碧霄,你说我怎么能不恨你?今日我就要杀了你,以报夺妻之恨!”

    碧霄到现在才明白当年的真相,目光温柔地望向地下的某处。他知道他的紫夕就在那儿,在那儿等着他。“寂月,我们各退一步!这么多年你的心愿无非是想要统一神魔两界,我把妖神之印和神器给你,再加上幽麟的冥神之印,你放过紫夕!”

    “呵呵,碧霄,在凡间呆了这么久,难道连脑子都呆坏了?放过她?你别忘了,她本来就是我的魔后!”寂月眯着眸子,冷笑道。

    碧霄碧绿色的瞳仁化成了两道黑色的竖线,寂月嗤笑道:“怎么,恼羞成怒了?今日我不仅要你手中的神印,还要神器和紫夕。实话告诉你,紫瑶就要来了,哈哈……”

    “你这个疯子,你竟然打开了神界通道?”碧霄狂怒道。

    “错,这可不关我的事,是世人的愚蠢造成的!如果没有人类的贪婪,又怎么会被利益驱使乖乖的给紫瑶卖命呢?”寂月抽出魔剑,浑身的气息暴涨。“废话少说,来吧!看看今天是你丧命在这里,还是我丧命在这里!只要你死了,东西和人我自然可以到手!”

    说着,寂月手中的魔剑发出一道震天的啸啼。

    碧霄知道自己再多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干脆从虚空中拿出了一把闪耀着银辉的宝剑。

    剑柄上盘踞着九条金龙,剑尖一抖发出阵阵龙吟声。寂月手中的魔剑见到这把宝剑,竟然害怕得连连震颤。就好像人类害怕,身体会发抖是一个反应。

    “没用的东西!”寂月咒骂了一句,将魔剑收回了剑鞘。“碧霄,你以为只有你找到神器了吗?今日就让我们看看,是昊天诛神剑厉害,还是龙骨噬魂笛威力大吧!”

    碧霄薄唇紧抿,就看见寂月从虚空中拿出了一支通体碧绿的笛子。笛子上散发着七彩光晕,不用吹奏就响起了一阵阵乐声。

    碧霄顾虑着下面的龙紫夕,心里有点儿犹豫。一旦他们两个用神器拼斗,别说是这座山,恐怕连带着修真界和凡间界都会化作乌有。

    寂月见碧霄迟迟不肯动手,就知道他有顾虑。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将龙骨笛放到了唇边。

    碧霄看见寂月的疯狂举动,手中猛地甩出一团火焰。寂月见状朝一边躲了过去,笛子也就没有马上吹响。

    “碧霄,你怕了?”寂月大声狂笑道。

    “是,我承认我没有你这个疯子心狠。”碧霄能够感觉到龙紫夕正在发生蜕变,因此就想为她拖延一会儿时间。“寂月,就算今天你杀了我,你也得不到紫夕。”

    “什么意思?”寂月的心脏猛地一缩,狠戾地盯着碧霄“哼,你不会就是想拖延时间吧?怎么,还期待有人能来帮你?”

    碧霄轻轻摇头,笑道:“紫夕和我早就已经合二为一了,我们缔结了灵魂契约。”

    “什么?”寂月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咬牙切齿地吼道。

    “怎么,没听清楚?”碧霄冷笑。

    寂月恨道:“碧霄,你真是该死!”

    就在空中二人对立的时刻,空间中的龙紫夕醒了过来。

    不对,应该说是上古时期的紫夕上神醒了过来。

    她已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自然也想起了自己的身份。除了神体没有重塑之外,里里外外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空间里的其他三人觉得都不认识龙紫夕了,她全身都散发着虚无缥缈的气息,只要一个眼神就让人不敢直视。

    龙紫清三人甚至有一种想要跪下膜拜她的冲动,要不是龙紫夕尽量控制着自己周身的气息,那三个人早就跪下了。

    “你……你还是我的小堂妹吗?”龙紫清抖着声音问道。

    龙紫夕眼里带着笑意,回道:“是也不是。以后叫我紫夕吧,龙紫夕已经成为回忆了。”

    北溟乐和云斓干脆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傻傻地看着紫夕。

    紫夕从空间中走了出去,踏着虚空走到碧霄身边,双眼紧紧地凝着他,目光中满是柔情。“霄,我们终于见面了。”

    碧霄宠溺地叹了口气,浅笑道:“还是那个傻丫头。”

    寂月紧紧地攥着拳头,恨道:“紫夕,过来,你是我的魔后,难道不记得了吗?”

    “月,何苦再纠缠下去?你明知道我是不会嫁给你的,难道我之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说过,神魔两界我可以交给你,神器也可以交给你,但是……”紫夕正说着,忽然转开眼道:“紫瑶,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呵呵,没想到我隐藏地那么深,还是被你发现了!”虚空一阵抖动,一个虚影渐渐凝实了起来。

    这是一个相貌和紫夕一模一样的女人,只不过紫夕给人的感觉是纯净美好,而她是妖魅邪肆。

    紫夕暗暗摇头,眸光也变得深沉起来。“紫瑶,过了这么久,你还在恨我吗?”

    “恨,我当然恨!姐姐,你为什么要跟碧霄在一起,为什么?”紫瑶疯狂地嘶吼,那样子看上去比寂月还要疯狂。

    紫夕见妹妹这么恨她,心里也不好受。但是她的决定不会改变,她还是要和碧霄在一起。

    紫瑶突然收起了目光中的疯狂,轻笑道:“呵呵,姐姐,想不想知道妹妹刚刚在做什么?”

    说完,紫瑶手心一转,她手中就出现了一方古印。“喏,姐姐,你看,这崆峒封天印我已经找到了。你以为将这药山打入凡间界我就没办法了吗?当年你毁了自己的神体,下界轮回时,我便在你的体内动了一点儿手脚。神器早晚会回到你身边的,一件都不会少。我在神界实在太过孤单,只能亲自导演一出戏给自己解闷。”

    “哦,对了!姐姐,你是不是想要寻找你轮回后的父母?不用找了,他们已经和六界一同化为了乌有,连找到的神器都在我手上。如今除了这药山以外,可都变成废墟了呢!哈哈哈……”

    “你说什么?”紫夕心里一阵钝痛,比凌迟还要痛苦。“紫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六界生灵做错了什么?”

    “做错了什么?他们错在得到了姐姐的爱。凡是姐姐你喜欢的东西,我都要毁掉!一个……不留!”

    紫瑶的话音刚落,伸手在虚空一抓,将碧霄抓在了手中。“姐姐,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爱碧霄吗?所以,他也要死!你记住,他今日落到这个下场,都是被你害的!”

    “紫瑶,碧霄和我们相依相伴十万载,你真的下得了这个狠心吗?”紫夕说着,摇了摇头。

    紫瑶冷哼道:“这都是他自找的,本来这腾蛇只是我们的伴生神兽,可他早就忘记了自己的职责,竟然爱上了姐姐你!一个附属品而已,有什么资格谈爱?”

    “紫瑶,你毁了六界众生,一定会遭到天道的惩罚!”碧霄被紫瑶勒着脖子,脸上的深情却十分坦然。

    紫瑶冷嗤一声,道:“天道?等我集齐了神器,当上主宰,还有什么天道可以约束我?不毁了六界,又怎么能建立新的世界呢?”

    寂月听到紫瑶的话,目光猛地一沉。

    “碧霄,你别怪我心狠,我可是给过你机会的!”紫瑶说着,手上的力道渐渐收紧:“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身上的封印是谁下的吧?当初你私自下界去寻找姐姐,是我在你身上加了封印。本来想着你要是识趣,我就留你一条命。可是偏偏你还是和姐姐相遇了,你说,这还能怪我心狠吗?”

    “果然是你。”碧霄听后淡然地回道。

    “原来你早就猜到了?呵呵,不愧是我们姐妹的伴生神兽!不过,你还是要死!”

    紫夕制止道:“紫瑶,我们已经下了界,对你根本就没有威胁,为什么非要制造杀戮呢?放下吧,放下你还是我的妹妹!”

    “放下?呵呵,要是能放下,我早就放下了!”紫瑶呵呵一笑道:“如今我是神体下界,这个界面马上就要崩塌了!在这之前,我会一个一个送你们上路!”

    紫瑶的目光中一片阴狠,手中力道逐渐加大。

    碧霄知道自己根本就反抗不了紫瑶的神体,最后温柔地看了紫夕一眼,接着就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紫夕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吼,就见碧霄的身体化作了万千光点,慢慢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紫瑶,这是你逼我的!”紫夕不想再听下去了,手持乾坤玲珑塔,让小塔飞了出去。乾坤玲珑塔不断变化,最后将紫瑶罩在了其中。七色的塔身不断旋转,带着毁天灭地的神力。

    紫瑶却丝毫没将乾坤玲珑塔放在眼里,呵呵一笑,“姐姐,你还是那么天真!你手中的神器才有几件?我手上可是已经有四件了!混沌万兽图,去!”

    碧霄消失后,他手中的昊天诛神剑朝紫夕的方向飞去。

    可是紫夕已经被混沌万兽图中冲出的兽灵缠住了,根本就分不开身去接剑。

    这时一道黑影飞过,神剑被寂月夺到了。

    “呵呵……姐姐,我们这边可是有六件神器了,你如今还有希望赢吗?”紫瑶得意地笑了起来,望着紫夕道:“姐姐,很快我们就会融为一体了,永远都不会分开了!真好,哈哈……”

    “你已经疯了!”紫夕被灵兽的兽魂困住,眼眶中涌出一滴清泪,划过腮边滴落了下去。

    “姐姐是在为碧霄伤心吗?等我们融合以后,姐姐就不会再伤心了。很快……就什么痛苦都没有了。”紫瑶说着,猛地朝紫夕冲去。

    这时,变化陡生,谁都没有料到的是,刚才还站在一边的寂月挡在了紫夕前面,用手中的昊天诛神剑划伤了紫瑶的手臂。

    “你……”

    “你……”

    紫夕和紫瑶同时出声,一个语气里满是愤怒,一个则是出于惊诧。

    “竟然敢背叛我?你去死吧!”此刻的紫瑶已经近乎疯狂,伸手一抓一握就将寂月的主魔魂生生抽了出来。

    紫夕目光复杂地看着寂月,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呵呵,你不要用这种同情的目光望着我,我只是不想将魔界交给一个女人统领而已。这世界的主宰该是我,而不是她紫瑶。不过谁叫我技不如人,死了倒也一了百了。紫夕,其实你就是个无情的女人,可是,这辈子栽在你手上……我……不悔。”

    寂月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随着身体渐渐消散,化为了乌有。

    紫夕闭了闭眼睛,望向紫瑶道:“为什么你非要逼我走到这一步?你知道吗?我下界就是为了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能放下心里的执念,我们还是姐妹。可是你非要亲手毁了这一切……”

    “姐姐,我们本是双生并蒂,从有灵识开始就在一起。可是你却背叛了我,爱上了碧霄。我怎么能够容忍?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容忍?我也想过放弃,可是我做不到!姐姐,你放心,我会找齐神器让你复生的。到时我会用药山的神泉给你洗涤神魂,到时你就会永远和我在一起了。我会创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新世界,你说好不好?”

    紫夕摇摇头,叹息道:“看来你是无法回头了!”话落,紫夕就从原地消失了。

    紫瑶心里“咯噔”一下,慌乱地寻找。“姐姐,你在哪儿?你快点儿出来!你为什么就不肯和我在一起?快点儿出来!”

    “夕夕,你想好了?”碧霄望着紫夕问道。

    “嗯。我已经给过她机会了,可她始终不肯放下心里的执念。”紫夕转头看着边上的夙音,点头道:“开始吧!”

    夙音手中拿着一本泛着七彩光华的古籍,这本古籍正是十大神器之一的盘古天地书。

    只见夙音口中念念有词,天地书中的世界开始彻底崩塌……

    原来夙音是盘古的传人,一直掌管六界衍生变化。

    盘古造世时,首先创造的就是神界。本来想用混沌之气培植一株混沌紫莲,将来让她当神界的主宰。可是出乎预料的是,紫莲的种子发芽后竟然化作了并蒂紫莲。

    主宰,万神之主,将来管理六界的王,这个位置本来是不能出现任何问题的。所以为了神界的将来,盘古就想毁掉其中的一个分枝。

    但是当他发现的时候,紫夕和紫瑶已经有了灵识,她们不忍对方受到伤害,就求盘古给她们一次机会。

    盘古最终留下了并蒂莲,却将盘古天地书给了自己的弟子,让他来监视着并蒂紫莲。并且在紫莲边豢养了一只伴生神兽腾蛇,就是之后的妖神碧霄。

    本来一切都很美好,但是当紫夕和碧霄互生情愫之后,紫瑶的心理开始发生变化。因为混沌之气发生了变异,才衍生出了魔神寂月。

    盘古的弟子夙音发现问题之后,就要除掉紫瑶。但是紫夕不忍数万年的姐妹亲情,主动要求下界试练。

    夙音虽然同意了紫夕的请求,却在那时就定下了一个计划,一个针对紫瑶的计划。

    紫瑶在不知不觉间早就已经被夙音引进了盘古天地书之中,她之前看到听到的都是夙音操纵天地书变化出来的。

    天地书中的世界崩塌,紫瑶会重新变成一颗混沌紫紫莲的种子。而寂月变成了普通的肉体凡胎,入六界轮回了。

    碧霄见紫夕沉默不语,问道:“寂月消失,你同情他了?”

    “不,他是紫瑶的怨气衍生出来的,紫瑶消失他也一样会消失。况且现在挺好,他再也不用受紫瑶的影响了,可以做一个普通人。”

    碧霄点点头,松了口气道:“剩下的事就交给夙音去忙,我们是不是该做点儿正经事了?”

    “你说的正经事是什么?你我已经拿回神体了,该回神界了。”紫夕知道自己该去履行职责了,神界还等着她去修复。

    “夕夕,到现在你还装傻?你说正经事是什么?当然是嫁给我!如今事情都解决了,我们该举行婚礼了,我的女神!”碧霄说着,搂上了紫夕的纤腰。

    紫夕俏脸绯红,瞪了碧霄一眼。“夙音还在这儿呢,你干什么?现在最重要的事是重新培植紫莲,我会用神泉给她洗涤灵魂,让她无忧无虑的长大。”

    “你想将她放到异世中成长?”碧霄问道。

    “嗯,神界并不适合她。”紫夕点点头,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

    夙音是不会允许两株紫莲同时留在神界的,既然认可了她做主宰,就一定不会让她妹妹留在神界。与其放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不如她亲自送她下界。

    夙音的使命完成,转头笑道:“紫夕主宰,我们好歹也师徒一场,给你一个忠告。你之前心太软了,差点儿犯下不可弥补的大错。有些事只有一次机会,犯过的错误不要再犯。”

    “放心吧,犯过的错误不会再犯,我已经不是当初的紫夕了。”紫夕点点头,转眼看着碧霄道:“走吧,回神界!”

    ……

    神界一晃万年后,神殿中。

    一银发碧眸的少年看着神幕上闪耀着金光的几行小字,目光深沉地可怕。周身散发着充满怨念的气息,怒气升腾。

    这时,一个紫发紫眸的男子走进了神殿,瞥见神幕上的小字,无奈地摇了摇头。“昕,你何必生气?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了不是吗?”

    “紫焱哥,幽麟叔叔将冥神之印留给了你?”

    紫发紫眸的男子就是如今的冥神紫焱,他点点头,笑道:“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姐姐也将主宰之印留给了你吧?”

    “还有妖神之印!”名叫碧昕的少年咬牙切齿道。

    紫焱耸了耸肩,“看来你比我可怜!”

    “那两个人竟然扯出要下界去补婚礼这么荒唐的理由,还真是……”碧昕说到最后,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紫焱呵呵一笑,心里也觉得无语。如今姐姐和碧霄的孩子都这么大了,竟然要去补婚礼?还能找出一个更扯的理由吗?

    万年前早在神界举行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婚礼了,这两个人明明就是厌倦了神界的生活,才下界去的。

    ……

    凡间界,A市中。

    碧霄和紫夕望着眼前都市的变化,心里充满了自豪感。

    “霄,你说小昕会不会觉得我们不负责任啊?”紫夕担心地问道。

    “呃,恐怕他已经无语了。下都下来了,你就别再想那些事了。以昕现在的能力,管理神界是没有问题的。何况那儿还有紫焱和夙音看着,不会出问题的。你不是说想念凡间界和修真界的那些亲人和朋友吗?”碧霄回道。

    紫夕点点头,心里踏实了许多。“主要我想看看妹妹过地好不好,让她代替我活在凡间界,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之前我用苍穹天机镜观察过,寂月也已经转生到了这里。走吧,你想看我就陪你去看。不过你不能在凡间界现身了,毕竟那些人都已经把紫瑶当成了你。咱们远远地看一眼,就去修真界。”

    “好,就远远地看一眼。”

    碧霄牵着紫夕的手,两个人隐身朝前面走去。

    他们用了一天的时间,将凡间界的亲戚朋友都看了一遍。如今紫瑶成为了龙紫夕,自从她被神泉水洗涤了灵魂以后,完全地脱胎换骨了。现在在展云扬和凌昊辰等人的帮助下,将生意做到了世界各地。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商业女王龙紫夕的名号。

    徐烨已经成功地娶到了秦媛,而徐颖则嫁给了展云扬。不得不说,这两家的关系有点儿混乱。

    伊海和展林山还健康地活着,两个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快点儿抱上重孙子,为这件事,两个老人还打了赌。

    龙紫夕的好朋友乔雅已经可以修炼了,而童晓雪嫁给了韩旭伟。

    紫夕看到所有的朋友都活得很好,她就彻底放心了。

    最值得一提的是,紫瑶如今成就非凡,成为了众青年才俊追逐的对象。而追求她的人中,就有转生之后的寂月。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如果是在之前,绝对没有人会将这两个人联想到一起去。但是两个人的缘分又在情理之中,因为寂月本来就是紫瑶的一缕怨气衍生出来的,两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紫夕和碧霄离开凡间界,再到修真界的时候,正好赶上云斓和北溟乐的婚礼。这两个人作为云家和北溟家的继承人,将两家发展地空前壮大。修真界现在已经不是六大世家了,而是四大世家。

    北溟家、云家、龙家和蓝家,端木家和方家已经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不仅如此,这四大家族结成了联盟,其势力已经成为了修真界最大的势力,隐隐超过了圣医谷和剑器宗。

    蓝清羽和龙逸真回到了龙家,如今的龙家由龙紫清、龙紫攸还有龙紫云三兄弟共同执掌。

    龙紫清是圣医谷弟子,龙紫云是剑器宗弟子,因此龙家在炼药和炼器方面都培养了不少的人才。

    瑾言找到了他的哥哥瑾语,两个人都跟着莫修回到了修真界,现在也留在了龙家。

    龙家如今顺风顺水,蒸蒸日上,所有人都在为龙紫夕的终身大事操心着急。龙家的长辈们琢磨着,等云斓的婚礼结束,他们就给龙紫夕也就是紫瑶搞一个比武招亲大会,专门给龙紫夕寻找夫婿。

    紫夕想留下来观看给妹妹举办的这个招亲大会,碧霄无奈之下只能陪着。但他可不吃亏,趁着紫夕提出要求,他状似思索道:“陪你留下也不是不行,但是总要给我一点儿福利吧?”

    “你想要什么福利?”紫夕没好气地斜睨着他。

    “先过来在这里亲一口,我就告诉你。”碧霄指了指自己的左脸,玩味地笑道。

    紫夕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们还是小孩子啊?还玩儿这种无聊的游戏?你爱说不说,不说正好。”

    “夕夕,你有没有觉得小昕一个人留在神界很可怜?”碧霄撇了撇嘴,诱导道。

    “所以呢?”紫夕挑了挑眉梢。

    碧霄轻笑道:“所以,我们应该给他再生个弟弟或者妹妹,这样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孤独了,不是吗?”

    “好啊!”紫夕点点头道。

    碧霄闻言一愣,狐疑地看着她。今天怎么会变得这么好说话?本来他可是已经准备好软磨硬泡了。他现在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怎么想怎么觉得难受。

    紫夕见碧霄一张脸不断变化,呵呵一笑道:“可以是可以,但要等到你能追上我再说,呵呵……”

    说着,紫夕当先运起神元力跑了出去。

    “丫头,你以为你还逃得出我的手心吗?”碧霄唇边漾出一抹邪笑,运起神元力追了出去。

    紫夕回头一笑,目光中溢满了甜蜜和幸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