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50 明兰幽草
    夙音眼角眉梢一挑,给龙紫夕传音道:“怎么,看样子你不太愿意?如果实在不愿意,现在拒绝还来得及。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之前的那些话可不是危言耸听的。是去是留,你自己想清楚。”

    龙紫夕此时除了无语就是无语,这人根本就是认准了她不敢拿龙家开玩笑,她还有拒绝的余地吗?

    “好,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拒绝的。今后入了我门下,就要守我门下的规矩。”夙音见龙紫夕一脸菜色,笑得妖娆。

    北溟乐坐在龙紫夕身边,见她脸色不好,小声问了一句,“怎么了?”

    龙紫夕瞥了夙音一眼,摇了摇头。

    拍卖场里已经开始拍卖物品了,只不过刚开始都是些灵兽晶核或者低级灵器还有功法书,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

    北溟乐和龙紫清的视线到处乱飘,夙音一直斜靠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这样呆了最少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听到下面的拍卖师敲了三声金铃。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在台上的时候,就听她浅笑着开口道:“下面要拍卖的这件物品跟刚才那些物品不太一样,而是一株珍稀灵植。大家应该都知道圣药山的规矩,能在山上得到一株珍稀灵植十分不易。”

    “废话少说,快说说是什么灵植!”下面已经有人不耐烦了。

    这人虽然语气不善,但拍卖师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仪态。要说这拍卖行倒真是下了血本,能找到这么一个既漂亮又身材火辣的女修士来担任拍卖师,可不是所有拍卖行都能做到的。

    就见她挺了挺纤腰,更凸显出了那对傲人的雪白。“这位贵宾别着急,该听的话还是要听完的。不然要是待会儿大家搞错了拍卖的规矩,那可就是我的过失了。”

    刚才开口的那个人见到美女施展美人计,果然不出声了。而且刚才还有些嘈杂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拍卖师见大家都安静下来,满意地扬了扬唇。“这珠灵植对于高级炼药师来说绝对是至宝,很多的高级圣品丹药都离不开这种灵植。但偏偏此种灵植生长期十分漫长,在整个修真界恐怕只有这圣药山才能踩到。大家也知道在圣药山采药的规矩,因此这株灵植的主人要求以物易物,而不是用灵石拍卖。谁拿出的灵植能让他动心,这株灵植就是谁的。好,废话不再多说。这株明兰幽草现在开始起拍。”

    龙紫夕听到拍卖师两次提到圣药山的规矩,问道:“这圣药山采药有什么规矩?难道只有圣医谷的人才能采?”

    “不是的,听说圣药山外面有禁制,这种禁制是上古禁制,要想进入只有等到每月的月圆之夜才行,然后必须在下月月圆之时出来。虽然看上去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里面的灵兽十分凶猛,再加上天险,很多人进去也不敢深入。传闻每次死在采药途中的修士,累积起来都能堆满半座山了。当然,我觉得这句话很大程度夸张了里面的危险程度。”

    北溟乐在来圣医谷之前,可是做足了功课。所以对于这种传闻,也只有她能说上几句。

    要是搁着龙紫清,恐怕他对圣医谷的了解还不如剑器宗。

    夙音懒懒地掀开了眼皮,也不知道是在看着谁。轻启薄唇,连声音都是懒懒的。“圣药山的危险程度,远比你知道的多。以你们现在的修为,恐怕连山里也进不去。能在山周围打个转,已经算不错了。另外你还有话没说全,圣药山虽然只有月圆之夜能够进入,但是并不是每个月圆之夜都可以。三十年一轮回,也即是说,这次进去之后如果有幸出来,再想进去就要等三十年。对于低级修士来说,一生也没有多少三十年。更何况要想进圣药山是有名额限制的,每次只能进入二十人。”

    龙紫夕三人都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夙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给他们讲解这种琐碎的事情。按说他看上去绝对不是那种多话的人,更何况是浪费唇舌和别人解释什么。

    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倒是解决了这个疑问。“这次圣医谷的最后考核就在圣药山中进行,你们要想进入圣医谷就要跟别人争抢这二十个名额。当然,要是进去了出不来,也没有资格进入圣医谷。我费心说这些,全都是为了我的小徒弟。好不容易收的,要是轻易就死在里面岂不可惜?”话说到最后,夙音淡淡地笑开了。

    可是龙紫夕听到这话可不觉得感动,反而有种全身发毛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他的一件玩物,在他没失去兴趣之前不想让她死似的。总之怎么想怎么别扭,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她这时又试着给碧霄传了一次音,可是还是没有回应。要不是知道他此刻还是安全的,她恐怕真是踏实不下来。不过饶是这样,还是禁不住蹙了蹙眉,坐在沙发上也觉得有点儿心慌。

    龙紫清和北溟乐互相对视了一眼,也禁不住觉得脊背有点儿发寒。不敢再抬眼往对面看,索性都转脸看向了拍卖场。

    夙音说完那番话以后,倒是没有再开口。而是转过头,也望向了下面的拍卖场。

    此时,有个侍者端着一个透明的琉璃盅上台,盅里盛着一株伸展着九瓣花瓣的灵植。不过让几人惊诧的是,那九瓣花瓣的颜色是从蓝色慢慢过渡到紫色的,看上去十分漂亮。

    龙紫夕自认见过的灵植也不少了,这明兰幽草她之前也从书上看到过,但是当看见那株灵植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气。因为灵植太过炫目,怪不得要小心盛放在琉璃盅里。

    “这株明兰攸草已经成熟,确实难得。”

    夙音呢喃了一句,让龙紫夕也动了心思。这株灵植这么难得,她要想办法弄到手才行。而且她知道明兰幽草的作用,对她来说绝对是不可或缺的。虽然目前可能用不到,但是等用得到的时候再找,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还是先到手比较踏实。

    “这株灵植可是我那师弟看上的,你有信心和他争抢?”夙音唇角挂着抹似有若无的邪笑,一双眼睛凝着龙紫夕的小脸。

    龙紫夕抿了抿唇,“拍卖本来就是价高者得,何况不是有你这个师傅呢吗?”

    夙音挑了挑眉,知道龙紫夕这是将了她一军。如果自己再劝她,恐怕就要落得个胆小的名声了。“我的徒弟,自然不必惧怕别人。只不过这株灵植能不能到手,权看你自己的本事。”

    龙紫夕要的就是这句话,她现在不管愿不愿意反正已经掉进坑里了,不抓紧机会利用一下这个师傅,那就对不起自己了。

    得到想要的,龙紫夕又把头转向了窗口。见下面已经开始叫价,她也按响了摇铃。

    每个包房里都设置了摇铃,摇响它以后就会有侍者进来。果然,这边铃声还没停下,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龙紫清打开门,侍者低着头走进来恭敬地问道:“请问各位有什么需要?”

    “我要拍那株灵植,出价一株天香云萝。”龙紫夕淡淡地开口。

    龙紫清和北溟乐都是炼药师,听到龙紫夕身上竟然有天香云萝这种珍稀的灵植,一时间都愣在了那里。刚才听她要拍下明兰幽草的时候,他们俩实际上并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

    毕竟拍卖场里的宾客太多,光上面的包房都不下十个。如果他们拿不出能和明兰幽草珍稀的灵植,可以说根本就没什么希望。更何况刚才和那个娘娘腔在一起的修士,明显就是冲着这明兰幽草来的,就算他们手里有珍稀的灵植,恐怕和圣医谷的祖师一比,也就不稀奇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天香云萝根本就不是龙紫夕自己的。她一个从凡间界过来的人,就算加上方家那个药园子也不够看。

    天香云萝和另外一些灵植都是碧霄种植在药园中的,龙紫夕猜想应该是为了让她来参加考核准备的。想到这儿她的心里又是一暖,碧霄为她考虑的实在太多了。同时也衍生出一点儿愧疚,因为她能为碧霄做的实在太少。

    这一感动一愧疚,就想着赶快把修为提升起来。就算帮不上他太多的忙,最起码不要给他拖后腿。她将来是要和碧霄齐头并进的,绝对不能落后他太多。她早晚都要全世界知道,这世间只有她龙紫夕才配得上碧霄。

    其他人自然不知道在这当口龙紫夕脑子里的想法,都还在为那株天香云萝吃惊。饶是侍者被训练地早就处变不惊,目光中还是闪现出了惊诧的神情。可能是太过吃惊,特意问了一遍:“您确定出价一株天香云萝吗?”

    “自然确定。天香云萝比那株明兰幽草,只强不差。”龙紫夕话说到这儿,就噤了声。

    侍者点了点头,又恭敬地退出了房间。

    “想不到我这小徒弟家底还挺丰厚,看来这拜师礼都可以省下来了。”夙音似笑非笑地睨着龙紫夕,半开玩笑地说道。

    龙紫夕也笑道:“师傅都认下了,这拜师礼可不能少。况且要是让别人听到师傅的家底还没有徒弟丰厚,岂不是让人笑话?”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倒真是有点儿道理。等你行拜师礼那天,做师傅的一定给你个惊喜。”

    “那我可就等着了。”

    师徒两人说完,又看向了窗外。

    侍者已经把龙紫夕的报价告诉了拍卖师,下面的宾客还在叫嚣着。拍卖师听到侍者的话下意识地抬头往上张望了一眼,然后就让侍者去请示明兰幽草的主人了。

    过了片刻,侍者又回到了拍卖台上,显然已经和主人沟通好了。

    拍卖师摇了摇铃,喊道:“大家静一静。这明兰幽草的得主我已经找它的主人确认过了,从即刻起,这株明兰幽草的主人就是二号包房里的贵宾了。”

    “什么?他们出的什么价钱,难道还比老子手上的灵植值钱吗?”

    “就是,我们要听听,他们究竟给出的什么价钱。”

    下面的吵闹声此起彼伏,这时四号包房的窗户也打开了。

    刚才和龙紫夕他们产生矛盾的矮个儿看着阴柔男,有点儿心急地道:“现在怎么办,要是让师尊知道我们没有拍到明兰幽草,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到时候我们几个都没好日子过。”

    “吵什么,难道我不知道吗?真是可恨,这个夙音一向目中无人,可从来也没从正面和师尊起过冲突。你去查查他给出的是什么价钱,咱们回去也好跟师尊交差。”阴柔男指挥其中的一个师弟,让他去后台查看交易的灵植。

    他们都是这间拍卖行的常客,虽然不知道这里的老板是谁,但那些侍者都要给他们面子。没过一会儿,那个被指派的师弟跑了回来,表情有点儿纠结。“听说是一株天香云萝,但是我觉得不太可能。”

    “天香云萝?咱们这个三师伯还真是大手笔!”阴柔男也面露惊讶。

    “现在怎么办?”矮个儿没了主意,他们手上的灵植就是加在一起也没有那株天香云萝值钱。

    阴柔男摇了摇头,“还能怎么办?看看下面还有没有什么珍稀的灵植,拍回一个交差吧!”

    这边垂头丧气的时候,二号包房的门已经被敲响了。

    侍者将明兰幽草小心地递给了龙紫夕,然后带着天香云萝离开了包房。

    继明兰幽草之后又陆续拍出了一件物品,但大部分都是些功法书。虽然也有一两样灵植,但都没有之前拍出的明兰幽草价值高了。

    龙紫夕和龙紫清几人看得兴趣缺缺,直到最后的压轴物品上台,才又睁大了眼睛。

    拍卖师摇响金铃,开口道:“下面这件拍卖品,是这次拍卖会的压轴拍卖品。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知道紫融丹吧,没错,我们接下来拍卖的这件物品,就是一颗紫融丹。”

    拍卖师的话音一落,下面又喧闹了起来。这回的动静比明兰幽草带来的轰动还大,连二楼的几个包房也忍不住打开了窗子。

    龙紫清和北溟乐也趴到了窗口,想看看紫融丹到底长什么样子。

    紫融丹,高级圣品丹药。只要在冲关前服用一颗紫融丹,冲关成功的概率就可以上升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就算是大乘巅峰,也不例外。这枚丹药的价值不用多说,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

    很多人都抱着过眼瘾的态度,紧紧地盯着拍卖台。

    当侍者拿着一只瓷瓶递给拍卖师的时候,很多人都禁不住站了起来。

    拍卖师对于众人的反应十分满意,小心地打开瓷瓶,一股浓郁的幽香立刻在场中飘散开了。

    之后,她又小心地盖上了瓶盖,浅笑道:“这颗紫融丹,起拍价三十个极品灵石。”

    本来跃跃欲试的众宾客,一听这价钱全都泄了气。极品灵石?竟然是极品灵石!一颗极品灵石相当于一百颗高级灵石,三十的起拍价,就相当于三千颗高级灵石。更何况极品灵石十分稀缺,很多人都不舍得拿它当做货币。

    不过听到这个报价,很多的大势力或者比较有钱的炼药师、炼器师就乐了。价钱这么高,能和他们抗衡的人就少了。

    阴柔男所在的包房里,此时也在商量参与竞拍的事。之前错过了明兰幽草,如果把紫融丹献上去,他们就可以免于被惩罚了。

    二号包房中,龙紫夕听到紫融丹的名字也动心了。以她现在的精神力要炼制紫融丹还不太现实,更何况炼制的材料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凑齐的。如果能够拍下来送给碧霄,说不定他身上的封印可以快点儿解开。

    只不过她身上的极品灵石不多,要想拍下来不太容易。她看了看龙紫清,问道:“哥,你身上有多少极品灵石?”

    “怎么,你想拍下那颗紫融丹?”龙紫清摇了摇头,接着道:“这个我们拍不起,我身上总共就只有十颗极品灵石。这可是咱们压箱底的东西,不能随便花。”

    龙紫夕蹙了蹙眉,看了夙音一眼。

    夙音眼角一挑,问道:“你要紫融丹做什么?你离冲关还早着呢!”

    “不是我用,是我……一个朋友。能不能先借点儿灵石,以后还你。”龙紫夕还是不习惯叫夙音师傅,何况还没有正式拜师。

    夙音瞥了她一眼道:“极品灵石没有,不过这紫融丹嘛……你的那个朋友不一定用得上。”

    龙紫夕紧蹙的眉头又往里蹙了一分,望着夙音的目光有些冰冷。为什么听他的语气好像知道自己要送给谁,还知道他用不上?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什么都知道不成?

    不过眼下知道借不到钱,她也就不再纠结了。大不了她努力提升精神力的境界,这紫融丹她早晚都能炼制出来。

    最后,这紫融丹被阴柔男那伙人得到了。过了片刻,侍者再一次敲响了二号包房的房门。

    门打开的一刻,侍者就拿着一枚空间戒指走了进来。

    龙紫清等人都有点儿纳闷,不明白侍者这时候进来是做什么的。而龙紫夕则深深地看了夙音一眼,就见侍者走到夙音面前,恭敬道:“大人,这是拍卖紫融丹所得的二百颗极品灵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