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40 不如早点嫁给我
    幽麟带着龙紫攸走过铁索,就看见龙紫夕身上也受了伤。不敢再耽误时间,赶紧冲回去将她带到对面。

    龙紫攸见妹妹本来白皙如玉的脸上红黑一片,心疼地不行。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走过去查看龙紫夕的伤势。“夕夕,你身上还有没有疗伤的丹药,赶快吃一颗。”

    龙紫夕空间戒指里的灵植不多,根本就不够炼制丹药的。

    她刚要摇头,幽麟就递过一个瓷瓶道:“吃一颗,里面的路很长。”

    龙紫夕明白幽麟的意思,凭她和哥哥现在的状况,恐怕走不到里面就倒下了。

    当下也没有犹豫,倒出两颗丹药。递给龙紫攸一颗,自己吃了一颗。“好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几人点了点头,依然是由幽麟在前面带路往洞里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前面的修士把机关破坏地差不多了,一路上倒是没有再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一直走到一条河前面,四个人才停下了脚步。

    “前面没有路了。”龙紫攸蹙了蹙眉说道。

    幽麟和瑾言同时朝河上望去,瑾言思索了一下道:“出路应该是在河下面。”

    龙紫夕点点头,和瑾言不谋而合。只不过她心里有点儿担心,觉得这条河没有那么简单。刚才的岩浆她是体验过了,河下的危险程度绝对不会比那个岩浆铁索弱。

    幽麟观察了一下河面,回道:“待会儿我先下去看看情况,等我回来你们再下去。”

    三人点了点头,幽麟用神元力在身上罩了层光幕,纵身跳进了水里。

    龙紫夕和龙紫攸紧紧盯着河面,心里都很紧张。瑾言往四周望了望,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河面上却始终都很平静。

    龙紫夕身上没有表,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长时间。但是大概的印象还是有的,估摸着没有两个小时也差不多了。

    凭幽麟的速度,这条河就算再深也应该游到底了。除非是出事了,否则不可能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她想了想,决定亲自下去看看。“哥,师兄,你们在上面等着,我下去看看。”

    “夕夕,你说什么呢。这里还有两个男人,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冒险?”龙紫攸瞪了自己妹妹一眼。

    瑾言收回目光道:“我觉得这里的布局十分熟悉,好像在师父的古书上看到过。从之前遇到的岩浆还有这里的河水,似乎都和五行相关。岩浆属火,河水属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应该还有其他几个属性才对。”

    “嗯,我觉得布置这个山洞的人应该和玄阵门有极大的关系。”龙紫夕附和道。

    龙紫攸见河里还是没有动静,对两人道:“咱们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干脆一起下去吧?”

    龙紫夕点点头,明白哥哥的意思。他们和幽麟认识这么久,早就把他当成朋友了。现在他生死未卜,他们肯定不会抛弃他离开。与其在这里等着浪费时间,不如下水探探情况。况且三个人下去,互相之间也有个照应。

    龙紫夕从戒指中拿出几张符纸,当场画制了三张避水符。然后递给瑾言和龙紫攸道:“来,一人一张。”

    瑾言和龙紫攸将避水符叠起来放在手中,三人同时跳进了水里。

    水下的光线很暗,几乎看不清三米之外的景物。而且河水冰冷刺骨,他们一进到河里就感觉到水中的寒气不断往骨头里钻。那种冷让他们有点儿难以承受,很想游上岸去缓一缓。

    可是下水之后就发现身体不断往下沉,根本就游不上去。无奈之下,三个人干脆往河底游去。

    他们身上因为带着避水符,所以在水中是可以呼吸说话的。

    瑾言游在最前面,突然感觉小腿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被猛地拉向河底。

    “师妹,你们小心,河里有东西。”一句话说完,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龙紫夕心里突然有点儿害怕了,倒不是怕河底有什么怪物,而是害怕瑾言和幽麟都出事了。

    这时,龙紫攸游到她的身边,拉住她的手道:“夕夕别怕,哥哥在这儿。”

    龙紫夕想起前世自己小时候害怕的时候,哥哥总是拉着她的手安慰她。那种温馨的感觉让她一瞬间充满了力量,点点头道:“哥,我想试试焱魂紫火。异火不怕水,待会儿你跟在我身边千万别撒手。”

    “好,哥听你的。”

    龙紫夕一只手拉住龙紫攸,另一只手凝出一团紫火照明。两个人打起十二分精神,缓慢地朝河底游去。

    当他们看到河底的情况,都禁不住抽了口冷气。

    此时趁着紫火的火光,看到河底游走着许多藤条一样的植物。藤条就像有生命一样,缓缓地蠕动着。有几条藤条已经伸到了两人面前,可能是害怕紫火所以没有接近。

    双方就那么对峙着,好像在等待龙紫夕手上的异火熄灭。

    龙紫夕丝毫不怀疑,只要紫火一撤那些藤条就会冲过来将他们缠住。

    再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就看见那些东西上缠着不少的死人。有的已经被水泡的肿胀了起来,死状既恐怖又恶心。

    龙紫夕顾不上恶心,焦急地在那些死人里寻找,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害怕地捏紧了手,担心会在那些人里看到熟悉的身影。

    “他们不在这里。”龙紫攸回握了一下她的手。

    龙紫夕长长地吁了口气,如果不是河水太过冰冷的话,她现在绝对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哥,这些东西害怕紫火,你再离我近点儿。我怕待会儿再下去一点儿,那些藤条会忍不住攻过来。”

    龙紫攸又朝她的方向挪了两步,这时就相当于在河底行走了。

    下面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全都是那些藤条一样的植物。河里没有鱼也没有其他生物,让兄妹两人看得头皮发麻。

    龙紫夕观察着河水流动的方向,带着龙紫攸往前走。因为紫火的关系,那些藤条虽然躁动不安却都不敢攻击他们。就这样两人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就看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两人对视了一眼,就往洞口走去。

    可是刚接近那里,一股狂猛地吸力突然将两人吸了过去。龙紫夕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股水流卷了进去。

    在黑暗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被一道漩涡冲出了河底。可是再往周围寻找,却找不到龙紫攸的身影。

    “哥,你能听到我说话吗?”龙紫夕试探着询问道。

    可是整个河岸都没有回音,山洞里只有她自己的声音。

    不过她有种预感,哥哥应该和她一样已经被冲出来了。也许他们走的路线不一样,所以并没有在一个地方上岸。

    她这会儿已经冷得受不了了,就算有真元力护体也不管用。想着先上岸再找他们,于是就朝岸边游去。

    上了岸以后,她就给自己用了个净身术。然后催动真元力,才觉得身体开始回暖。

    突然,听到周围响起“簌簌”的声音,那种声音让她觉得脊背有点儿发凉。往周围观察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就看见洞顶上闪烁着一片片诡异的红光。

    龙紫夕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那是一种从心里散发出的寒意。

    也就是洞里太黑,她除了红光看不清具体是什么东西。不然她就会看见一片片叠在一起,正倒挂在洞顶呲着獠牙的吸血蝙蝠。

    那些吸血蝙蝠只是盯着龙紫夕,却没有采取行动。

    龙紫夕也不傻,知道那些东西只是观望。所以她并没有使用焱魂紫火,就怕激怒它们以后自己应付不了。

    这时,一阵轻风从她身边擦过,接着她就被人一把搂住带到了洞穴边上。

    龙紫夕刚想反抗,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夕夕,别动。”

    “碧霄,是你吗?”龙紫夕低声问道。

    本来她是想传音的,因为害怕声音引起那些东西的突袭。但是她试了一下,神识根本就释放不了。

    “嗯。”碧霄轻轻吐出一个字,接着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龙紫夕觉得眼眶有些灼热,赶紧仰起了脑袋。她想不到他们再见面的时候竟然是这种情况,实在是太戏剧性了。

    想起之前在妖兽群里见面的事,她压低声音问道:“之前你为什么不见我?”

    “夕夕,具体的事一时半会儿和你说不清楚。但是你要相信我,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保护你。如果你和我的关系暴露,你的处境会很危险。等我解决了自己的麻烦,一定会去找你。要不是这个山洞里面有禁制,我也不敢靠近你。”

    “你的意思是,在山洞里可以和我说话,出去以后还要装作不认识?”

    碧霄听出龙紫夕不开心,轻笑道:“傻夕夕,我可以跟你传音啊。本来就想传音跟你解释的,不过遇到了点儿意外。你已经晋入了结婴期,接下来就可以找门派加入了。我教你一个幻颜术,将来你用幻颜术改变容貌,暗魂的人就找不到你了。记住,出去后直接去圣医谷参加考核,在那里会很安全。”

    话落,就将幻颜术的法诀告诉了龙紫夕。

    “碧霄,我和哥哥已经说好,出去后就回龙家。我只是想见你一面,所以才进来的。”龙紫夕回道。

    “我知道你一直想回龙家,但现在不行。你的父母不并在那儿,龙家的两个人都是冒牌货。夕夕,先去圣医谷。等我把事情处理完,陪你一起去找父母。”

    “你……”龙紫夕说出一个字,剩下的就吐不出来了。

    她没想到碧霄为了她还专门去过龙家,要不然也不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可是龙家的如果不是她的父母,那父母到底在哪里呢?会不会遇到危险,会不会……

    碧霄知道龙紫夕心里的想法,揉了揉她的头发。“夕夕,不要乱想。不过,可以感动。如果你要是感动的话,不如就早点儿嫁给我。你看,已经过去三年了。我们的事是不是应该……”

    “等我找到父母,这件事必须通知他们才行。而且我哥哥那里也不好过,你要做好思想准备。”龙紫夕想到自己和碧霄之间的事,难得地脸红了。幸好洞里的光线暗,能够遮住她的脸色。

    碧霄点点头,心里禁不住有些欣喜。他等了这么久,就为了等这一天。不过现在他必须先把自己的事解决好,绝对不能让她陷入危险。

    龙紫夕又听到了洞顶传来的响声,凑近碧霄耳边道:“上面那些是什么东西,也是妖兽吗?”

    “嗯,上面那些是吸血黑蝠。你应该知道蝙蝠是没有视力的,但那些妖兽靠地却是视力。”碧霄解释道。

    龙紫夕不解,问道:“那为什么过了这么半天它们也没有动静?”

    “你知道蝙蝠的天敌是什么吗?”碧霄沉默了一刻,反问道。

    龙紫夕只依稀记得穴居蝙蝠的天敌好像有蛇、蜥蜴等。可是这里并没有……“难道你带了蛇和蜥蜴进来?”

    “……”碧霄被噎了一下,说道:“反正和我在一起,它们不敢攻击你。好了,我们快离开这里吧,你不是还要去找你哥哥他们吗?”

    “对,也不知道哥哥他们被冲到哪儿去了。”龙紫夕刚才因为那些吸血黑蝠不敢轻举妄动,现在知道不会攻击自己就想立刻离开。

    碧霄拉住龙紫夕的手,安抚道:“跟我来,我带你去找他们。”

    龙紫夕被碧霄牵着手,两个人贴着洞壁往里走。这一刻她心里的忐忑已经一扫而空,甚至想如果能和碧霄一直这么走下去也不错。没有烦恼,也不用面对未知的危险。就他们两个人,一直这么走下去。

    碧霄感应到龙紫夕心中的想法,捏着她的手紧了紧。

    两人走了二十分钟左右,龙紫夕看到了前面的光亮。碧霄放开了她的手,嘱咐道:“夕夕,他们应该就在前面,你自己过去吧。”

    龙紫夕点点头,明白碧霄的顾虑。她哥哥毕竟并不知道碧霄的存在,他贸然和自己一块儿出现不太好。

    “等等。”碧霄拉住龙紫夕,将自己手腕上的手链摘下来戴到了她的手上。“拿着它,必要的时候可以保命。手链我重新祭炼过,比之前的隐匿效果要好。而且里面的那小子一直吵着去找你……”

    龙紫夕见碧霄提起紫焱的时候声音有些不对,知道两个人应该相处的不太融洽。收下手链,对他道:“碧霄,出去后记得和我传音。如果我传音找你,你也不许再躲着我。”

    “好。”碧霄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快去吧!你要是再不走,我会以为你是舍不得我。”

    龙紫夕无语地撇了撇嘴,没想到他的嘴还是这么……翻了个白眼,往有光亮的地方走去。

    碧霄就站在原地注视着她,直到看不见人了也没有移动过位置。

    龙紫夕朝着光亮走去,发现发光的是镶嵌在洞壁上的灵石。她猜想应该是这些灵石的体积太大了,所以才没有被人摘走。

    “夕夕,前面那个人是夕夕。”

    龙紫夕听到了哥哥的声音,不禁加快了脚步。于此同时,看见龙紫攸三人和另外几个人正站在下一个洞口的位置。

    接下来四人重逢,都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龙紫攸三人将自己下河以后的情况都说了一遍,原来情况和龙紫夕之前猜想地差不多。河下的通道确实通往几个不同的方向,只不过终点都在这个洞口的附近。

    而他们经过的地方并没有吸血黑蝠存在,但也碰到了一些小困难。幸好龙紫攸被卷进的地方最靠近洞口,要不然凭他现在的修为很难毫发无伤地走到这儿。

    幽麟见龙紫夕没事,心里松了口气。提议道:“继续往前走吧。”

    “你们要走了吗?能不能再等等,我们一起走好不好?”说话的是个清秀的少女,两只眼睛跟探照灯似的望着幽麟。

    龙紫夕挑了挑眉,能看出这个小姑娘对幽麟有意思。不过转头看看幽麟,心里对她顿时多了点儿同情。看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注定这个小姑娘的感情要付诸东流了。希望她别太上心,不然恐怕会受伤的。

    果然,幽麟看都没看那个少女。只是看了龙紫夕一眼,就率先往前走去。

    少女嘟了嘟嘴,抬脚就想跟上去。结果被同伴一把拉住了,看样子是个爱慕她的小伙子。

    龙紫夕对于别人的事没什么兴趣,更何况幽麟对那个女孩儿并没有好感。她没有乱点鸳鸯谱的嗜好,于是就跟在幽麟身后往前走去。

    往前又穿过了两个洞口,龙紫夕几人发现前面的山洞里矗立着很多的金甲武士雕像。所有的武士身上都披着金甲,看上去十分威武。她忽然想起之前瑾言所说的五行的说法,心里顿时有了定论。

    最早的岩浆是火,河水和河底的藤条是水和木,金甲武士就应该是金和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