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重生之医品狂枭 > 034 阿夕,我们又见面了!
    莫修在病房中转了一圈,找好方位布下了一个空间隐匿阵法。

    空间隐匿阵法,顾名思义就是自成一片空间。也就是说,阵法一旦启动,不管屋里发生什么外面的人都不会知道。而且就算有人推门进来,也同样看不到他们。等于屋里和屋外已经是两个世界,不在同一个维度里了。

    这种空间阵法属于高级阵法,以龙紫夕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完成。不过她从莫修布阵的过程中,还是学到了不少实际的东西。这些知识在书本上是学不到的,光看看就已经获益匪浅。

    莫修那边启动阵法后,仿佛整个世界都沉静了下来。屋里发出任何声音都好像放大了数倍,就连瑾言的呼吸声都听得十分清楚。

    “好了。丫头,你开始炼制丹药吧!”莫修点点头,示意龙紫夕可以开始炼制了。

    龙紫夕从空间中拿出九天屠龙鼎,准备开始炼制逆灵丹。

    以她现在的精神力和灵魂力,炼制逆灵丹这样的高级圣品丹药已经没有什么困难了。

    在炼制过程中,每个步骤她都能熟练沉稳地完成。大约过了四个小时左右,鼎中就飘出了丹香。

    就在逆灵丹将要成丹的时候,药鼎发出了剧烈的震颤。

    虽然她知道阵法已经将房间和外界的联系掐断了,可心里还是有点儿紧张。这毕竟是她第一次炼制这么高级的丹药,会发生什么情况连她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不过就在药鼎震动地越来越厉害的时候,空间只是跟着震颤了两下就安静了下来,并没有任何崩塌的现象。

    龙紫夕见状松了口气,立刻用瓷瓶将丹药装了起来。

    莫修光闻着丹香就知道丹药炼制成功了,他伸手接过龙紫夕递过的丹瓶道:“丫头,你这一手炼药术,比那些天医门的传人都强。”

    “师父,您就别夸我了。快点儿把丹药给师兄吃了吧,马上就天亮了,待会儿医生要来巡房了。”龙紫夕浅笑道。

    莫修点点头,扶起瑾言将丹药送进了他的嘴里。

    龙紫夕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说道:“师父,待会儿您还要回去吧?不如我来照顾师兄,您去办事吧?”

    “嗯。魔气离开宿体以后,那几个人也就成了死尸。必须马上去处理善后,确实不能在这里久留。还有内鬼的事,也要尽快查出结果。待会儿你师兄要是醒了,别忘了问问他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龙紫夕点点头,“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我总觉得师兄和那个内鬼曾经正面接触过,只要他醒了就什么都知道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好了,那我就先走了。对了,天亮以后再撤掉阵法,这样比较安全。”莫修嘱咐完,就立刻离开了病房。

    与此同时,方家山庄内已经彻底乱套了。

    夜里碧霄和龙紫夕看到的那个老者就是方家家主方宗凯,他和封天恒去药园采灵植,本来是准备让寂月手下的炼药师给方家老祖炼药用的。要知道圣品中级丹药,他们方家还没有炼药师有把握炼制。所以当听到那位炼药师同意炼制的时候,他可是高兴坏了。

    当晚采了一份灵植交给炼药师,可谁知道中间出了差错,丹药炼制一半就报废了,为这个白白浪费了一份灵植。

    这件事本来就够让方宗凯心疼的了,可是丹药还必须要炼,所以他就准备再去药园采一份灵植。

    当他解开禁制走进药园子的时候,看着一片空地当场就傻眼了,愣了足足有五分钟才反应过来。他不论怎么样都不能相信自己眼睛看见的,不明白才一个晚上的时间药园子怎么就没了。

    他第一个就怀疑上了封天恒,可是以封天恒的背景他根本就惹不起。无奈之下,只能动员所有方家人寻找。

    方家内宅的一处院落中,黑袍男立在寂月身边,将方家药园被偷的事禀报了一遍。

    寂月阖着眸子问道:“让你办的事都办妥了吗?”

    “主人,放出去的人都被抓住了。现在恐怕是……”

    “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成果?”寂月倏地张开双眼,淡淡地瞥了一眼黑袍男。

    黑袍男吓得浑身一抖,心脏就好像被万千荆棘捆绑住了一样。

    他揪着胸口倒伏在地上,颤声道:“请……请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机会?”寂月的声音冷了下来。

    黑袍男强忍着胸口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由于喘不过气,一时间根本就无法说话。

    “那件事再办不好,就不用回来了。无用之人,没资格活在世上。”寂月说完,又合上了眸子。

    黑袍男闻言差点儿瘫坐在地上,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他知道主人说地出做得到,他等于是在阎王殿逛了一圈又回来了。

    正当他要离开去办事的时候,寂月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我要出去些日子,这里的事交给你来办。如果没有必要,这段时间不要找我。”

    “是,主人。”黑袍男躬身应道。

    医院里,瑾言服下逆灵丹没有多久就醒过来了。

    当眼中慢慢有了焦距,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盘膝打坐的龙紫夕。

    他愣了一瞬,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奇怪的感觉。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那种感觉,暂时定义为温暖吧。

    从小他就很少生病,就算偶尔生病也是师父在身边陪着他。他几乎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生命里还会出现第二个亲近的人。

    记得刚开始遇到师妹的时候,他还曾经排斥过。甚至于当师父要收她为徒的时候,他心里也十分的不赞同。

    或许是心底里认为自己该是孤独的,所以潜意识就排斥和任何人接近。

    至于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这个师妹的,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只是突然发觉现在的这种感觉很舒服,很温馨。这和师父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好像更喜欢现在的这种感觉。

    龙紫夕坐在沙发上打坐,突然感觉有一道视线正紧紧地盯着她。立刻退出修炼状态,就见瑾言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师兄,我脸上有东西?”

    瑾言心里有一瞬间的窘迫,赶紧移开了目光。

    龙紫夕见他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浅笑道:“师兄,你感觉怎么样?看来逆灵丹起作用了,应该是没事了。”

    “逆灵丹?”瑾言闻声回忆起了自己昏迷前的事情,眉头蹙了蹙道:“我想起来了,总局的内鬼是谁我已经知道了。师妹,麻烦你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我必须马上赶回去。”

    龙紫夕抿了抿唇道:“师兄,那件事师父已经去调查了,你还是多休息一下吧?”

    “我已经没事了。”瑾言说着就想起来。

    龙紫夕并不赞同他马上回去,解释道:“逆灵丹虽然是疗伤圣药,但是要彻底修复是需要时间的。”

    瑾言从床上坐了起来,摇摇头道:“来不及了。师父绝对猜不到那个人,我必须现在就去。师妹,这件事你不用插手,我和师父解决就可以了。现在我已经没事了,你先回学校吧?”

    “好吧,我去帮你办出院手续,办完我就回学校。”龙紫夕知道瑾言性子比她还倔,只能点了点头。

    瑾言见龙紫夕答应,突然又变得有点儿扭捏。“师妹,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来医院的时候见你倒在地上,之后就给师父打电话来的。那时候师父正在解决魔气的事,所以我就一直在这里等师父。后来我们两个一起想办法找灵植给师兄炼制逆灵丹,今天早晨师父刚回去。”龙紫夕将昨天到今天发生的事大概讲了一遍。

    瑾言点点头,浅笑道:“麻烦师妹了。”

    龙紫夕望着瑾言,总觉得他变得有点儿奇怪。不过她现在没心思多想,只是礼貌地回道:“没什么麻烦的,你是我师兄,师妹照顾师兄是应该的。好了,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办手续。”

    说完,她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瑾言望着龙紫夕的背影,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尤其听了她的解释,觉得似乎有口气闷在胸口不太舒服。

    龙紫夕办完出院手续就直接打车回了学校,刚走到校门口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程灏?不对,应该说是寂月。他怎么会到皇家学院里来,难道他们魔族又把目标定在这里了?

    寂月感觉到龙紫夕的气息,回过头对她无声地笑了笑。

    龙紫夕沉着脸站在他对面,传音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来这里,当然是找你的,我的阿夕。我们又见面了,还记得上次分开时我说过的话吗?再见面的话,我不会再轻易放走你了。”寂月说着话,缓步走到了龙紫夕的面前。

    龙紫夕后退一步道:“我想我上次说的很清楚了,我不是你的阿夕。这里是学校,在这儿对你的统一大业没什么帮助,劝你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寂月摇了摇手指,做出噤声的动作道:“阿夕,我们才几日没见,你就不乖了?过来,到我身边来。”

    龙紫夕知道这个人有多变态,凭她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没可能从他手中逃走。要是手链空间在她身上,还能躲进去试试。可是现在她身边什么可以凭仗的东西都没有,又不能在学校门口动手,只好站在那里不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